101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那都不算事 / 小二B
【006章 不服就幹】
    “ 嘿…順子,呦,黑了不少嘛。怎麼好些日子沒見了,等下一起買點酒,在買點花生米,一起整點? ”  “ 好! ”身後傳來熟人的聲音,我來不及回頭,只是隨口應付道,便匆匆忙忙的跑向宿舍。剛報到完,我就跑到宿舍裡去了。一踏進門,一股熟悉的味道傳來。煙味,沒錯就是煙味,居然還是我最愛的大中華。

    睿哥正叼着根菸,手裡拿着一個手機瞎摁。我大吼一聲 “ 啊!家鄉的味道。 “ 睿哥聽到之後 嘴裡的煙,吧唧掉在了被子上。“ 噗通 ” 從牀上滾了下來,手機被扔的老高,他的頭朝地親吻着,兩隻手死死的捂着臉,腿也分岔着鉤住上鋪的架子,不時一顛一顛的。我趕緊上去把他給扶起來,說道 “ 哥,你咋的啦這是?”他站起來,馬上跳進衛生間,沒有理我。我眨了眨眼,正要進去追問他怎麼回事。睿哥又幽靈般的出現在我眼前,臉上敷着白色的面膜。一邊摸着臉輕輕的拍拍胸口心有餘悸的自語 “ 呼…還好還好,我這英俊瀟灑的臉沒受傷。“

    “ 啊… ” 我們倆對視一眼同時大叫。我回過神來臉一黑,剛想破口大罵。一串唾沫星子衝我的臉上迎來。 “ 小順子,草泥馬的,你是不是吃鹽吃多吃傻了?一來就一驚一乍的,回家一趟是不是被豬撞了?差點嚇死我了。你個煞筆… 對了你剛纔說什麼來着?”  “ 啊…” 我想了想又是一聲大叫,睿哥趕緊塞緊耳朵, “ 啊你個頭…不是這個,上一句。 “ 睿哥拍我一下雖然不是很用力,但…還是很疼。“  啊,家鄉的味道! ” 我泯了泯嘴巴,眼球轉了一圈。認真的說道。 “ 嗚嗚嗚… ” 睿哥頓時淚牛滿面,我愣住了,趕緊問 “ 哥…你是怎麼了?又鬧哪樣? ” 睿哥一邊擦着眼睛一邊說 “  嗚嗚嗚…順子,你咋知道我今天洗襪子了呢?雖然你們經常罵我的腳臭,其實,我知道,你們還是很想念這種味道的… ” 說完還往我身上蹭了蹭,我剛想說話,又被他打斷了, “ 既然你如此掛念,那哥哥我也不能私藏了… ” 睿哥掀開枕頭,兩雙有點泛黃的襪子安靜的躺在那裡。我奪門而逃,順手還不忘把那包大中華塞進兜裡。

    暈死…我說的可是大中華的味道。

    放假回來,我的卻黑了好多,畢竟要在地裡幫伯伯幹活。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壯了不少,就是個頭兒沒長。

    下午…海子、張權都來了,還有一大羣一起結拜的兄弟。(都是些龍套這裡就不一個個介紹了。)一羣人浩浩蕩蕩的奔向學校門口的小賣部。大家都相互找好位置坐好。

    不一會兒睿哥就抱着一打啤酒,啤酒上有幾包花生。我曾經納悶的問過睿哥, “ 爲什麼你們能買到幾打幾打的酒,而我有時候幾瓶都買不到。 ” 睿哥只是甩了甩頭髮, “ 說你笨都還是誇你,誰讓你叫人家大媽的?你得叫姐姐。 ”

    我便聽了睿哥的話,從那以後起,我都是姐姐,姐姐的叫。買酒不再是問題,有時候叫的甜了,還會送幾包小花生米。

    酒一拿上來,我馬上一瓶下肚,抓了幾粒花生。酒瓶一拍桌子,學着睿哥的,風騷的甩了甩頭髮,頭一昂,手打了個響指。 別有韻味的說聲 “ 爺們! ” 四周人都用鄙視的眼神看着我,我頓時居然不會感覺到一丁點不好意思。原來臉皮這東西是可以傳染的。

    “ 啪 ” 又是拍桌子的聲音,大概是爲了不讓我難堪吧。睿哥腳踩在凳子上,同樣的招牌動作,甩了下他那飄逸的長髮。跟我之前那個調調差不多。 “ 敞亮 ”

    “ 哈哈哈… ”大家笑了笑,就開始扯假期的生活。一頓海喝,一頓海吹。大家都是大老爺們,有的喝的興起,乾脆把上衣都給脫了。一邊喝酒,一邊划拳。

    等到大家喝的都差不多了,剛想收拾收拾好回宿舍睡覺,陰陽怪氣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 呦…老闆娘,纔剛開學就坐滿人了?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滿,連我幾個兄弟喝酒的地方都沒有。” 這聲音有點熟悉,聽的我身子不禁顫抖。我向門口一眼望去,幾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門外照射進來的陽光,顯得房間裡面有些暗。劉輝?!雖然有些暗,但我還是認出了帶頭那個人。

    劉輝今天穿着一件白襯衫,襯衫只扣了中間一個釦子,脖子上掛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項鍊。耳朵上還釘着一個大耳釘,下半身穿着一條牛仔褲,在右腿上還有幾根不鏽鋼的鏈子。再是穿着一雙耐克鞋。一身痞子氣非常濃郁。

    劉輝走上前,找到一張凳子坐下。從兜裡拿出一根菸點着,吸了一口。叼着個二郎腿,用手掏了陶耳朵,不耐煩的說道 “ 你們誰是帶頭的? ”  “ 我! ”睿哥走到他面前,看着他不冷不熱的說道。劉輝愣了一下,他沒想到一個初一的學生敢跟他叫板。繼續用高高在上的口氣說 “ 那你就趕緊帶着你這一幫人滾蛋,乘老子現在心情好,不想捱揍就快給老子滾。”

    睿哥似乎就跟他槓上了,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 要是我說不呢? ” 劉輝出奇的沒有發怒反而樂了樂, “ 那你說呢? ” 還沒等睿哥回答。反手就是一耳光,扇的睿哥鼻孔裡冒出了一點血,看的出來這一耳光扇的用力。劉輝把煙踩滅,往睿哥的腳下吐了一口。惡狠狠的說道 “ 小B玩意,你今天再給我狂一個? " 這時候有人看不下去了,一個個大叫着 “ 睿哥… " 。有幾個甚至想衝上去好好的揍劉輝一頓,都被後面的人給拉住了。

    我氣的只咬牙,睿哥反而一臉的淡定。

    睿哥低下頭摸着自己的臉,一臉平靜。我從來沒有看見他如此平靜。

    他慢慢轉過身,大吼 “ 兄弟們! 服不服? "  “ 不服 " 我們一個個握緊拳頭吼着。睿哥又是大吼一聲 “ 不服就幹!" 我們也是跟着大吼 “ 不服就幹! "

    劉輝目光呆滯了一下,睿哥馬上從桌子上操起啤酒瓶,沒有一絲停頓的砸向劉輝的頭。 “ 咣噹 " 劉輝從凳子上摔來了下來,碰倒了一個啤酒瓶子。血慢慢從他的頭頂上留下來,染紅了整件白襯衫。大家也紛紛操起啤酒瓶,拿起板凳,向劉輝他們砸去。雖然我們比劉輝小了幾歲,但是我們人是他們幾個人的幾倍,手裡又有傢伙。所以他狼狽的逃了,這是我第一次看他這麼狼狽。他們沒想到的是我們這些孩子還真敢動手。

    睿哥手裡還拿着一半碎了的啤酒瓶。望着劉輝他們逃離的背影,大吼, “ 草泥馬的,有種接着幹啊! 哈哈哈……” 說完他大笑一聲,把手裡的啤酒瓶往地上一摔,很有氣勢。接着手一招呼 “ 繼續喝! ”   “ 好…哈哈哈… ”  接着笑聲一片片,大家都挺高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