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 章洗澡別忘帶武器
    日歷翻過十二月,就連地處南方的洛杉磯也開始比較冷了。和北方不同,至少這裡樹木還是沉沉的綠色。把最後一批藥劑試驗體處理完畢,李鷺將最後獲得的戒毒替代劑生物鹼晶體封入一枚試管中,覺得肩頭上的擔子總算松了些。</p>

    和楊、Z他們認識經歷了五年,他們的目標一致,就是阻止墨西哥附近毒品產區的擴張。合法的手段也好,非法的手段也行,只要能夠達到目的就再所不惜。</p>

    布拉德全球性地接殺人營生,楊只是一個小酒吧的酒保,至於組織裡其他的埃里斯、卡爾、朵拉……有的是華爾街的資產評估師、有的是政府公務員。李鷺不知道其他人為什麼參與入這個組織,也沒興趣知道,那對她沒有任何意義。</p>

    有意義的是,Hell Drop的原始試劑——這個使她經受了長達一年戒毒期的毒品,如今似乎取得了相當大的進展。白蘭度·阿基斯這個人,逐漸從多維貢的幕後走到了台前。</p>

    李鷺醒來,睜開眼睛是白色的天花板。她一時之間還感到有些恍惚,而後就被冷空氣凍得越發清醒。往窗台看過去,外面黑蒙蒙一片,還沒有天亮的樣子。按掉了預設的鬧鍾,起床。</p>

    這幾天事情太多,頭一夜也沒有睡好,凌晨三點才上床。音箱還沒關,電腦屏幕也在閃爍,正在播放在線新聞,電台評論員在播報環球一周時事。</p>

    羅可的大嗓門顯得很精神,正在講述墨西哥邊境兩大家族的恩怨史。阿基斯家族與杜羅斯家族,羅可很幸災樂禍地說,我們應該感謝這兩個毒梟世家獨特的世界觀,在過去百年中,他們反目成仇,即使家族內部也一直都在內訌。而沒有將全副精力都投入到毒品生產上。</p>

    李鷺沒工夫理會主持人惱人的嗓門,穿上黑色中袖高領毛衣,到書櫃前挑了一瓶薄荷酒,給自己倒了一杯,坐在窗台上等待天亮的到來。這棟被夾在高層建築物之間的六層小樓租金還算便宜,她簽了長期租賃合同,租借下一整棟樓。六層樓上是兩間臥房和一間書房。她靠坐在主臥的飄窗台上,一動也不想動。</p>

    手機鈴聲突然響了。李鷺心煩意亂地放下酒杯,從書櫃上的座架拿下手機接通訊號。</p>

    「早安,」那邊是楊,「埃里斯從多維貢回來了,他的腿被打傷了,不過帶回了不得了的消息。」</p>

    「什麼時候的事,需要我的幫忙嗎?」</p>

    「前天晚上,只是皮外傷,你上次給的外傷藥還有很多,他自己都處理好了,」楊說,「不過有很驚悚的消息,我過一會兒發給你,你注意查收。」</p>

    「我知道了,謝謝。」手機那邊的訊號迅速中斷,只剩下嘟嘟的掛斷聲。</p>

    李鷺來到電腦前,郵箱早就是打開狀態。她坐在電腦前又在發呆,沒過幾分鍾,終於有了新郵件進來。</p>

    李鷺點開來看,是一封生日快樂電子賀卡,伴奏是一段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有點嘈雜的電子音樂……她皺起眉,聯上待機在一旁的筆記本,運行其中的一個錄音軟件,錄好後立即將台式電腦關了機。這是楊幫弄到的筆記本,運行速度不錯,不過片刻,音符被替換成一段莫爾斯密碼。二次翻譯後,變成了如下一段文字:</p>

    白蘭度·阿基斯將與杜羅斯家族聯姻,私人武裝部隊合並逾八萬人。</p>

    Hell Drop取得重大進展,來春將進入量產階段,銷售渠道亦已打通。</p>

    ——From Young</p>

    李鷺默默看完譯文,按下粉碎鍵。</p>

    阿基斯與杜羅斯是墨西哥邊境三不管地界裡的兩大家族。各國官方基本不敢公布它們的勢力究竟有多大。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信的,每年新出產的各種毒品,百分之六十出自於這兩大家族的農場。</p>

    說是農場,不如說是國度。他們不需要警察維持治安,不需要政府進行社會管理,他們自有私設武裝部隊。幸運的是,由於生意上的傾軋,阿基斯與杜羅斯兩家在過去百年裡一直如同天敵般相互仇視,這也給墨西哥和美國的緝毒事業提供了非常大的便利。</p>

    然而現在兩家卻聯系在一起。結合點就是白蘭度·阿基斯這個人。</p>

    書櫃的一隅有一張班級照。其中有一個黑頭髮白皮膚的年輕講師。微曲的頭髮很濃厚,遮蓋了大部分的前額,黑絲邊框的眼鏡後面,是琥珀色的眸子。</p>

    她咽了一口酒,嘴角掛上一絲嘲諷的冷笑——琥珀色的眼睛?那幾年白蘭度騙得她夠狠,就連眸色都是假的。白蘭度·阿基斯,那雙如同猛毒一般的濃綠眼眸,就算過了這一輩子,她也不可能忘記。</p>

    手機突然又響了,李鷺心情不太好,放在一邊沒有理會。但是楊奸笑的聲音一遍一遍地回放,不厭其煩。李鷺很是懊悔,那該死的酒保以前擺弄她的手機時沒有進行阻止,以為這不過是個沒什麼大不了的通訊設備。然而一旦手機鈴聲被替換成最讓人厭煩的人的聲音後,事情就不同了。</p>

    她不耐煩地接通訊號,沒好聲氣地問:「又怎麼了?」</p>

    「沒,因為事情涉及白蘭度那個人,所以想確認一下你是否安然無恙地看完了信息,沒有四處發飆。」</p>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即使發飆也絕對不是因為白蘭度,而是因為你的騷擾電話。」</p>

    「啊,原來是這樣的嗎,可憐的白蘭度,事到如今居然都不及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p>

    「如果你願意取代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的話,我不介意在你身上捅出一個馬蜂窩。」</p>

    「狠心的女人,就不能讓我自我陶醉一會兒嗎。」楊抱怨道。</p>

    李鷺輕松帶過他的抱怨,轉移話題說:「戒毒替代劑已經做好了,你什麼時候來拿?」</p>

    「我在幫布拉德制作安保遠程控制系統,過幾天再去你那裡拿吧。」</p>

    「布拉德,那個信奉手動安保系統的人?」</p>

    「他這回想要試試看新技術。他順便也要給我介紹一個信用不錯的軍火商,我要去看看有什麼新款自動手槍。」</p>

    沒什麼話好說的了,李鷺想起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於是又說:「我想洗澡。」</p>

    電話那邊沉默了很久,楊才故作鎮定地回答:「我知道了,你洗你的去,不用連這種事都報告。」</p>

    「可是天然氣被停掉了。」</p>

    「又?!!」楊的聲音體現出抓狂本質,「銀行不是有自動繳費業務嗎!」</p>

    「我忘記往裡面存錢了,這你可不能怪我,為了你上次交待的戒毒替代劑,我廢寢忘食日夜不停,什麼旁的事都做不了。你難道不覺得有愧於我?</p>

    「你現在想怎麼樣。」</p>

    「嗯,我想去你那裡洗。」</p>

    「……」</p>

    「不給去的話就別想拿到成品了,合成路徑我馬上就毀掉。」</p>

    她說完,然後聽到話筒裡傳來磨牙聲。</p>

    「好吧,你自己去吧。」</p>

    「密碼鎖怎麼開?」</p>

    那邊傳來的咬牙聲越發響亮,最後楊還是很容忍地說:「你到了就給我打電話,我發送進入許可。」</p>

    「謝謝,你最好了!」李鷺興高采烈地親了一口,掛斷電話。</p>

    楊是個聒噪的酒保,調酒十分專業,味覺嗅覺極其靈敏,所以也格外受不了別人進入他的領地。他住在犯罪多發區,整整一棟三層小樓都是他名下的物業。</p>

    李鷺順利入了門,學楊的痞性子吹了聲口哨。楊這個陰謀家,把自己的樓房搞得跟未來世界似的,開門關門、熱水燒飯,全部遠程遙控。</p>

    李鷺連洗浴用品都不用帶,仗著有主人的通行令,在房間裡暢通無阻。手機又響了,她接起來,楊在那邊叫:「不許上二樓!」</p>

    「我沒上啊……」李鷺理直氣壯地說。</p>

    「別以為我不知道,室內監控開著呢。」</p>

    李鷺抬頭一看,居然還真在牆壁裝飾花束後面發現了針孔攝像機。</p>

    「原來這是二樓啊,」李鷺大言不慚地說,「我還以為是一層呢。」</p>

    楊氣得直咬牙:「那你以為剛才進門的一層是什麼?」</p>

    「啊,我以為我是從地下室進來的。」</p>

    「李鷺!」</p>

    李鷺堵著耳朵,把手機拿遠直接關掉。難以置信地自言自語:「原來男人龜毛到一定程度,叫聲也是會要人命的。」</p>

    抱怨是抱怨,她還是認命地退回一層,熟門熟路地找到了洗浴間。楊的洗澡間十分奢侈,占了半個一層,有直徑兩米的洗澡池,新款的按摩床、黑色牛皮沙發、紅木茶幾,甚至還擺著一台二十弦箏。完全是不倫不類不洋不土的裝修風格。</p>

    雖然淋浴能保證衛生潔淨,然而能夠有一個浴池,尤其是2×2米的大浴池,感覺會尤其的好。李鷺先用消毒液把池壁清潔了一遍,發現根本沒搓下什麼油泥,證明楊有能力把自己的老窩打理得一塵不染。他容不下別人進來,衛生肯定是自己搞的,真不知道哪裡來的美國時間打理那麼大的范圍。</p>

    燈具開關就在水池旁邊,李鷺感歎著甚合朕意,抬手把室內所有燈光都關上。</p>

    黑暗。</p>

    安靜。</p>

    浴室裡除了水輕輕晃漾的聲音就再沒有其他動靜。</p>

    完成了工作的李鷺心無旁騖地享受劫後余生的快樂。前一段不斷提純生物鹼的日子根本就是災難。需要時時刻刻關注藥樣的變化,控制反應速度;尤其那些試驗動物,由於毒癮發作而弄得地下室全是排洩物,花了不少氣力去打掃。李鷺早就習慣打碎門牙和血吞。只要能夠完成Z交待的任務就萬事大吉。</p>

    楊喜歡用橄欖味的浴鹽,池子裡充斥著若有若無的青澀氣味。漸漸的,李鷺放松了肩膀,頭枕在池壁上,進入睡眠之中。</p>

    奸笑手機鈴聲又突兀地響起來。在蒸汽繚繞的黑暗浴室內,顯得格外淒厲。李鷺渾身一震,幾乎被嚇趴到池底,睡夢中被驚醒過來,看到擺在岸邊的手機閃爍藍色的鬧鈴光。</p>

    什麼事這麼著急?</p>

    她摸到手機接了起來。</p>

    「我是楊。」那邊說。</p>

    「我知道。」</p>

    「你趕快離開那裡,」楊的聲音顯得很緊張,李鷺也不得不收束了注意力,聽他有什麼說法。</p>

    「埃里斯被白蘭度的人盯梢上了。他從多維貢回來第一站就是到我家,現在已經有不明身份的車輛停在樓外。」</p>

    「你從監控器裡看到的?」李鷺問。</p>

    「是的,我剛剛發現。啊,已經下車了,一、二……一共八個人,帶司機。他們很重視埃里斯嘛!」</p>

    「埃里斯是能從多維貢帶回情報的人,夠格讓他們感到重視。」李鷺用肩膀夾著手機,從浴缸裡出來,用極快的速度擦乾身體穿上浴衣。</p>

    楊又繼續說:「地下室有通往外面的通道……暈倒!他們有五個在外圍守著,三個打算從地下室進去,帶了槍,應該是……」</p>

    說到這裡,手機似乎被搶過去,緊接著是布拉德的聲音:「李,我是布拉德,你最好趕快出來,他們全部配備Swiss Arms公司生產的突擊步槍。」</p>

    對於這位殺手中的超級專家說的話,李鷺完全相信,只是有些聽不懂。她說:「不要跟我說什麼公司,說性能!」</p>

    布拉德毫不停頓地迅速解釋:「子彈初速大約是九百米每秒的超音速,有效射程大約六百米,而且子彈連發,足夠在十秒內把你打成一百洞的穿孔蜂窩。精確得像瑞士鍾表一樣。」</p>

    李鷺感到了事態嚴重,來到浴室百葉窗前,從窗簾間的縫隙往外看。兩輛小型卡車停在房子外面。幾個人正在想辦法悄悄進入地下室。</p>

    「楊,你屋子的安保系統能支撐多久?」李鷺雖然這麼問,其實也知道不能支撐多久。</p>

    楊屬於狡兔三窟類型的人,他這個產業並不是很重要,即使有防盜系統,那也僅僅是防范闖空門的持槍盜賊之流。那些盜賊小混混,頂多就是從街邊店買的射程一百米以內的小手槍,與瑞士公司生產的連發突擊步槍相比,根本是小矮人見到了綠巨人的差別。</p>

    楊接過電話:「你從三樓樓頂出去,一定有辦法的。」</p>

    李鷺往上面看了看,發現這一面牆較近的建築物也要在十幾米開外。</p>

    「快!他們已經進入地下室了。」</p>

    「你房間有什麼武器嗎?」</p>

    楊沒有來得及說話,手機訊號突然中斷。聽筒裡傳來叭滋滋的噪音。李鷺關了機,知道那兩輛小型卡車裡放有訊號阻斷器,恐怕網線、電話線什麼的也被剪斷了。</p>

    李鷺把手機收好,在四周尋找能夠使用的武器。</p>

    來的是白蘭度的人!</p>

    她和白蘭度相處的最後一日所見的那些人,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不知道今日會不會遇上當時的熟人。</p>

    時至今日,當時注射進血管的毒品仍在時不時閃爍著危險的訊號,它在召喚著她投入毒癮的懷抱,引誘她繼續接納致幻藥物的注射。心情是難以抑制的興奮,呼吸不由得稍微急促起來,手心出了薄汗。這份痛苦,一定要他償還!</p>

    如果能有什麼趁手的武器……不論是警用伯萊塔也好,或者單兵匕首也行,對方手持怪物般的連發步槍,她至少需要足以致命的武器……</p>

    她突然想起那架古箏,處於這間不倫不類的浴室中央的琴具。因為之前一直注意於浴室裝潢的不倫不類,所以反而對古箏的出現沒有太大感覺,如今再想起來,簡直就像是為了讓這具琴出現得恰到好處,而將浴室裝修得七零八落。</p>

    好樣的,李鷺在這一刻也不由得欽佩楊的奇思妙想。她摸到那具冰涼的樂器,這樣的工具真是趁手。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