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 章起司麵包餵小鳥
    這一日診所裡沒有什麼患者,診室裡傳出悠然的藍調布魯斯。奇斯壯了壯膽子,下車前先檢查一遍自己的儀容確實無誤之後,才一步一步悄悄地走了進去。接待廳裡沒人,候診室也沒人,他走進玻璃門隔著的診室,發現李鷺躺在診床上。她一只膝蓋屈起,一只手臂蓋著眼睛,看上去似乎很累。</p>

    叫她起來於心不忍,可是不叫她起來又不敢亂動,於是奇斯在旁找了椅子坐下。</p>

    紙袋放在桌子上的聲音驚醒了李鷺,她猛然地坐了起來。奇斯被嚇了一大跳,幾乎要翻身伏地拔槍反擊。但是李鷺只是用清醒的目光掃視了奇斯一下,幾秒鍾之後便恢復了朦朧狀態。她垂下頭,目光斜瞄奇斯,身體有些搖搖欲墜。低聲地抱怨:「什麼啊,是起司麵包先生啊……」</p>

    「起,起司麵包先生?」奇斯愣愣地重復,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安上了這個綽號。</p>

    由於起綽號是個不紳士、不淑女的行為,一般也只有十分親密的好友或是互看不慣的冤家之間才會這麼做。李鷺這算是什麼呢,她是把他們劃成了朋友一類還是仇家一類?</p>

    不管答案是什麼,都讓起司麵包先生感到無比雀躍。</p>

    索非亞說得太對了,女人總是口不對心的,李鷺一方面叫他走,另一方面卻對他有著深刻的良好印象!【 】</p>

    李鷺垂頭不久就開始搖晃,纖細的脖子不堪腦袋的重負。在接連的點頭抬頭之後,她放棄地躺回床上,翻身向牆裡,留了個後腦勺給奇斯,倒頭大睡。</p>

    奇斯精神大振,從椅子上站起來,呆立良久,臉上慢慢染上了興奮的紅暈。「好的!」他覺得自己幹勁滿滿,把什麼禮儀、客氣之類的拋之於腦後。他卷起風衣袖子,提起包裝了食物材料的紙袋,出去關門。</p>

    翻出CLOSED的牌子並且拉下閘門後,他充分地發揮了探險者的精神,一直搜尋到三層終於發現了一個使用率不算很高的廚房。不過還好,打掃得十分乾淨,鍋碗瓢盆俱全。</p>

    二話不說,取出食材開始做飯。</p>

    奇斯在阿富汗的經歷堪稱豐富。他很小的時候隨父母到夏威夷旅游,那一趟飛機被恐怖分子劫持到了阿富汗邊境,從此他就只好在那邊定居了下來。一個黑眼睛黃皮膚姓史名威克的無國籍男人把他帶大,教了他很多事情,其中一樣就是如何在材料短缺的狀況下做出一頓好飯。</p>

    師傅說:「要抓住女人,就要先抓住女人的胃。」</p>

    師傅還說:「沒有什麼比美味可口的食物更讓人心情愉悅了,手制美味大餐與2克拉的鑽石等價。」</p>

    奇斯有點懊悔,他事先沒有計劃要過來,所以購買的食材都是自己平常吃的便宜貨。動物內髒比較難以出售,超市都是以低於瘦肉三分之一的價格上架,今天的肝髒和大腸看上去很漂亮新鮮,於是就都買了些。</p>

    不知道李鷺吃不吃動物內髒。他覺得忐忑不安。善於勇往直前的奇斯懊惱地雙手抓頭,狠狠地對自己的頭皮狂刮狠掃一遍之後,結束了短暫的猶豫,下定決心地把風衣一脫,挽起襯衫袖子,洗淨手抄起刀,開始了史氏傳人的大餐烹飪。</p>

    李鷺到午夜十二點才醒。她記起自己還沒有關診所門就進來睡了,難怪睡不安穩。她以手掩口打了個長長的呵欠,坐起身,然後看到對牆的掛鍾上指示的洛杉磯時間。</p>

    診室裡昏暗著,巷邊的路燈從玻璃窗外透射進來。而候診室和接待廳卻亮著燈,朦朦朧朧的從磨砂玻璃門透進診室。</p>

    直到這時候,李鷺才想起在她睡覺的中途的確是有人進來了。因為是一股沒有威脅力的,讓人安心的氣息,所以她就沒太在意。反正平時也是這樣,越是對著親近的人就越是不修邊幅。幾個過從較密的朋友也都知道了她的脾性,所以——把朋友丟在一邊睡覺應該不算很冷淡吧。</p>

    她暗自點頭,心安理得地下床找鞋子。拉開門,外面暖色調的燈光立刻晃得眼睛有些花。她閉上眼睛,然後聞到空氣中漂浮了醬香肉片的氣味。</p>

    究竟是哪個家伙來了,楊那家伙根本就不會做煎炸蒸煮的中餐,心理陰暗的酒保楊只是個西餐冷盤和甜點以及酒品的狂熱愛好者。至於暫居在附近城鎮的布拉德和埃里斯則更加是料理白癡。</p>

    怪事了,我難道認識會做中餐的人嗎?她不明所以地撓頭,順氣味一直晃晃悠悠走上三層。</p>

    接下來,她驚悚地看見居然是起司麵包先生在使用自己的廚房。</p>

    奇斯聽到樓梯口有響動,回頭看是她,熱情地招呼:「啊!你醒了,再等一會兒,豬肝粥馬上就好。」</p>

    「那是什麼……」</p>

    「那個啊,噢,是剛炒上來的甜椒燴大腸,那個是醬牛肉——可惜醃制的時間不夠,可能味道有點不足,不過不要緊,我用醬油、胡椒和洋蔥調配了佐餐汁。還是你這裡好啊,我那邊的公寓安裝的消防設備太敏感,有時候會把炒菜的油煙誤認為是火災。我都不敢在那裡放開手腳煎炸的,嗯,而且你的器具也很齊全。」</p>

    奇斯·威廉姆斯先生一旦進行自己拿手的事項,就會連口齒也變得靈便,全身散發職業人士的自信。李鷺覺得自己剛睡醒的腦袋很是不能跟上形勢變化,她落了下風。</p>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麼進來了。」</p>

    「說起這個,你也太不小心了。雖然洛杉磯總體的治安是很不錯的,可是這裡不是社區,還在治安混亂區的邊沿,你也不怕被人闖空門。要是進來了歹徒怎麼辦。」</p>

    ——謝謝,歹徒已經奔走相告絕不能到我這裡撒野了。</p>

    奇斯還在繼續嚇唬她:「歹徒可是很可怕的!到時候你哭都哭不出來。」</p>

    ——謝謝,他們被我和楊嚇唬得尿都尿不出來了。</p>

    「他們把門一關,想對你做什麼就做什麼!」</p>

    ——【mm】</p>

    ……</p>

    看到李鷺似乎被嚇壞了,奇斯心有不忍,安撫地拍拍她的肩膀:「別怕,有我在呢。下次過來幫你帶一些防狼器,我也會叫我朋友多關照你這裡的。」</p>

    「謝、謝謝你的好意,可是……」</p>

    「啊,已經到時間了,你習慣在哪裡吃飯?廚房裡還是其它地方?」奇斯沒注意到李鷺有話要說,回頭去擺弄粥鍋。把涼掉的菜放進微波爐加熱。</p>

    李鷺放棄地垂下頭:「就在這裡吃吧。」</p>

    熱騰騰的飯菜擺放上台,李鷺也洗好了奇斯的那一套餐具。這讓奇斯興奮異常,能留下來一起吃!他幾乎要歡呼雀躍,礙於李鷺就在眼前而沒敢放肆。</p>

    威廉姆斯先生故作鎮定地接過烏木筷子,握上筷子的那一刻差點就感動涕零。多少年沒有摸過真正的烏木筷子了啊,超市裡賣的都是廉價的樹脂筷子或不銹鋼筷子,一點也沒有吃中餐的氣氛。</p>

    我和李鷺果然是有共同語言的!威廉姆斯先生激動地想,所以一點小小的挫折不算什麼,為了美好的未來生活,就算粉身碎骨也一定要以男子漢的氣概求得她的首肯!</p>

    李鷺對坐在餐桌上仍然一驚一乍的、面目表情變化多端的奇斯感到無以評述。真不知道這個人在激動什麼,她實在很餓了。</p>

    最近被報復心重的楊通告了很多任務,不但要為組織的外勤人員配置特效傷藥,負責特異環境中急救措施的短期培訓課程,還要把因傷暫停職務的埃里斯所負責的部分工作一起接手過來。昨天坐了十三個小時的飛機飛往亞洲,辦完事又從遠東趕回來,開門進入診所,連門都忘了關就倒在診病床上補覺。</p>

    不管他了吧,李鷺想。</p>

    面前的菜色也確實是誘惑到了她,於是把奇斯丟在一邊自個兒變表情玩去,她舉起筷子夾了一塊醬牛肉送粥……</p>

    奇斯·威廉姆斯的肚子咕咕作響,他終於從激動興奮中回過神。想起自己下飛機後還沒吃晚餐,飛機上的便餐早就消化光了。他不好意思地摸頭,不知道李鷺是不是聽到了那不文明的肚腸作祟聲。可是抬眼一看,見到的卻是李鷺把筷子舉在空中,眼睛裡泛起了水花。</p>

    發,發生什麼事了!</p>

    奇斯震驚得從椅子上跳起來,顫聲道:「李、李鷺你別這樣,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我會努力去做的。」</p>

    李鷺愣愣地看他,看得他心弦顫抖,痛得無以復加,不知道什麼樣的苦楚才讓她露出這樣的表情。</p>

    「發生什麼事了,如果方便請一定要告訴我。」他誠懇地說,為了表達誠意,從椅子上出來,在她旁邊半蹲下去,抬頭對視她的雙目。</p>

    「我不甘心。」李鷺說。</p>

    「啊?」好像有點出乎意料?</p>

    「我明明是以做脾髒修復手術的精確度來進行料理操作的,為什麼卻做得不如你好!」</p>

    啊?……</p>

    「我以前吃的爆炒豬大腸究竟都是些什麼啊!這盤豬大腸,簡直就是豬大腸中的豬大腸,豬大腸之王!」</p>

    現在變成奇斯愣在那裡,繼續半蹲的動作也不是,站起來也不是。</p>

    一頓飯平平安安吃完,李鷺擦乾淨嘴巴,她轉目直視奇斯。</p>

    感受到不一樣氛圍,奇斯不由得也放下碗筷,正襟危坐。</p>

    「您的廚藝爐火純青,我甘拜下風。」李鷺說。</p>

    「沒,沒有的事……」奇斯結結巴巴地說,心裡卻是高興得無以復加。</p>

    「請一定要把你的手藝教給我!」</p>

    「啊……啊?……啊!!!」</p>

    奇斯感到天國之門向他敞開,這句邀請,等於是李鷺首肯他今後可以隨想隨來。</p>

    師傅,我愛您!奇斯在胸前劃了個十字。他緊接著對李鷺說:「非常榮幸,就這麼定了,中國有句古話叫‘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一定會好好遵守的。」</p>

    真是賺到了,因為「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所以李鷺今後也一定不好意思解除協議,把他掃地出門。師傅!我愛您!他再次祈禱。</p>

    出於丁點的愧疚之心,奇斯補充了一句:「下次我做更好吃的給你!」</p>

    這一個晚上實在太美妙,奇斯愛死了他傍晚的失態,錯步就開到這裡。然後獲得繼續接近李鷺的機會。</p>

    臨走的時候,他意猶未盡。李鷺將他送出六層小樓,他回頭看那狹窄巷道中的建築物,從窗子裡洩露出溫暖的光芒。</p>

    「多好的廚房……」 他稱贊。</p>

    「謝謝。」</p>

    「讓我做得很爽!」 奇斯意猶未盡地說。</p>

    這句有相當歧異的話聽在李鷺耳中,把她震得踉蹌了一下。她受不了地回頭瞪奇斯,誠懇的起司麵包先生卻用無辜的目光詢問她是否安好。</p>

    李鷺悲觀地察覺到——這個世界已經變態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