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 章女人是魔鬼
    小鳥麵包對話之A</p>

    奇斯:你是怎麼想到要把兔子丟進火裡面燒的?</p>

    李鷺:這是我從電烤箱烤熟食物的原理演繹出來的方法。</p>

    奇斯:電烤箱的原理?</p>

    李鷺:首先要有一個熱源,</p>

    然後把食物放進熱源裡,</p>

    等待一會兒,</p>

    然後它就熟了。</p>

    奇斯:……</p>

    ————————</p>

    從把人夾在腋下到破帳而出,整個過程不超過兩秒,奇斯惟一的感覺就是觸感硌手,好像夾了一塊排骨。</p>

    迎接他們的是幾管黑洞洞的槍口,奇斯頓時緊張起來。在阿富汗的時候什麼陣仗都見過,還曾經有過百人武裝圍攻他們十幾人的小隊,或是以土炮步槍迎擊敵人的榴彈發射筒以及機槍的戰況。但是那時候,他身邊都是信得過的兄弟,都是在鮮血裡九死一生過來的,他們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生命。</p>

    現在呢?他不知道李有沒有能力保護自己,他不知道李能不能躲過流彈,能不能找到避過火力中心的死角。</p>

    李鷺瞬間推開奇斯,戰俘刀亮出。</p>

    那是一把塗了啞光塗層的銳器,在黑夜裡行動完全不見反光,劈風斬人完全無聲。她往旁邊滾開一躍而起,往其中一個人的喉嚨刺下去。刀尖捅在當先一人的脖子上,暗沉的聲音響起,卻沒有刺進去,那人的咽喉部位也有堅硬的護甲。李鷺心知不好,就著反彈的力道連退數步。</p>

    奇斯僅僅是一愣,緊接著也就行動了。他差點忘記了,使用戰俘刀的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貨色。</p>

    奇斯記憶中的師傅也常擺弄類似的玩意兒,那是一種三稜刺刀,被配掛在56式步槍上,據說是師傅家鄉生產的物件。因為經過特殊熱處理,刺刀本身就攜帶了毒素,被刺傷後難以凝血而血流不止。</p>

    李手裡拿的是三稜刺的變形,血槽更深且一面開刃,變成了丁字形橫截面的刀具。奇斯在冷兵器網頁上也見過。光是看到黑色的塗層,就能聯想到上面也許凝結了不知多少死者的血塊。</p>

    這把刀很陰。有一個說法叫做「人如其刀」,從一個人使用的武器上就能看出這個人的性格。單兵匕首有很多種,傘兵刀、潛水刀、格斗刀、救生刀、坎山虎……李偏偏選了這種最陰的冷兵器。完全是為殺人而準備。</p>

    奇斯心裡泛起一種異樣的感覺。師傅告誡過他,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許這塊排骨殺起人來比其他人還要不手軟。</p>

    ——這個人應該是個可靠的戰友,他想。</p>

    身後爆炸聲連響,帳篷裡燃起了火光,裡面的人生死未卜……</p>

    *** ***</p>

    奇斯清醒過來,感覺到自己的狀況非常之糟糕。他雙手被反銬在背後,腳上也捆了鐵鏈,雖然不至於被綁死,但雙腳的活動距離不超過三十公分,想要跑是跑不起來的。</p>

    目前的狀況不明,四周比較黑暗,奇斯感覺到身旁只有一個人的呼吸聲,他小心翼翼地觀察四周的情形。然後發現自己處身於一個石磚建築物,四面封閉,只有一個磚頭大的小洞通風透氣。他像蚯蚓一樣弓起了背,努力翻了個身,然後看到李瞪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他。</p>

    「發生了什麼事?」他問。</p>

    「他們用了瓦斯彈。」</p>

    「哦……」奇斯慢慢回憶起當時的情形,喉嚨裡還有火灼一般的感覺。</p>

    他又問:「你怎麼樣?」</p>

    「先管好你自己吧,」李鷺說,「你的肩膀傷了一大塊。」</p>

    「是嗎?」奇斯動了動胳膊,緊接著笑開了,「還好,沒殘。」</p>

    「……」</p>

    「你有什麼想法嗎?」奇斯問。這樣的突襲太不尋常了。</p>

    李鷺說:「回營後供給的飲水裡大概放了安眠藥,所有人都昏睡,我們是他們計劃外的。這究竟是什麼訓練,從楊那裡都沒有聽說過有這種環節。」</p>

    「所以埃里斯和楊都叫不醒?」</p>

    「嗯。」</p>

    奇斯沉默下來,他回想著被綁到這裡前發生的事情。然後他覺得肚子餓。</p>

    「現在過了多久?」他問。</p>

    李鷺搖頭。</p>

    奇斯從通氣孔裡往外看,天色還暗,他估摸著說:「應該已經不是那一日了。可能是第三天。」</p>

    「?」</p>

    「難道你不覺得餓嗎?」奇斯問。</p>

    李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這人對饑餓不太敏感。」</p>

    奇斯直覺地認為,這排骨如果雙手自由,大概是要撓頭的吧。這麼近的距離,盡管光線並不充足,但對奇斯來說已經足夠看清對面的人。他看到排骨的短發還很溫順地貼耳伏著,上面沾了一些灰土和草屑,讓他心裡有異樣的感覺,很想幫排骨把腦袋清理乾淨了。願望是好的,能夠體現同志之愛。現實是殘酷的,他們都被綁得結結實實的。</p>

    於是又沉默。</p>

    他和李不是很熟,除了一頓飯的交情外,似乎就沒有什麼話題好說。</p>

    這段時間裡,天色漸漸亮了,從通氣孔中透出微藍色的光。他在想該如何出去,可是四周沒有能夠打開手銬的鐵枝,門口緊閉,沒有出路。</p>

    就在第一縷陽光照入囚室的同時,奇斯聽見了軍用皮靴敲擊在石板路面的聲音,接著緊鎖的門口被打開,進來了幾個身份不明者。他們身著叢林迷彩,全身標准配備。當先一個留了絡腮胡子,下令把兩人帶出去。</p>

    橙黃的日光透過雨林,斜照在這一片不大的空地上。</p>

    奇斯不著痕跡地左右顧盼,發現原來此地是個被熱帶雨林完全包圍的農莊,就是那種燒林種地圍出來的不過四五十畝的一塊小地方。</p>

    農莊裡有男人有女人,也有小孩和老人,他們對於奇斯和李鷺的出現都是漠不關心的,看向他們的眼神有一種「啊,怎麼又來了」的不耐煩。</p>

    兩個人被帶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院落。絡腮大胡推開房門,迎面一股血腥氣撲鼻而來,絡腮大胡嘿嘿地乾笑著,一腳把地上的一團障礙物踢開,用生硬的英語說:「兩位還是先進來坐坐再說吧。」</p>

    奇斯和李鷺都清楚地看到,那一團東西鮮血淋漓皮肉交錯,上面沾滿泥灰碎草,正是前兩天還活蹦亂跳地被李鷺塞下一團炭灰的白猩猩。</p>

    這不是演習,再嚴酷的演習選訓也不會弄到把人的腦袋切下來當球踢的地步。</p>

    李鷺沉肅地抬頭。</p>

    他們站直在一間足有教室大小的夯土建築,地上染滿血跡。與他們相距六米的對面,一個女人坐在窗台上。</p>

    黃種人,很高,也很結實。</p>

    她穿著一套全黑色的休閒衣,那衣服比她整個人還要大上三四個尺碼,於是松松垮垮地掛在身上。好像是偷了別人衣服來穿似的滑稽。</p>

    奇斯和李鷺卻笑不出來。她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和他們是一樣的。她在吸煙,一口一口地吞雲吐霧,眉毛糾結在一起,那夾著煙的手勢好像是在握槍,那眼神也好像是在盯著獵物。</p>

    女人陰沉地說:「你們裡面好像還有一個和我是一樣的人種。日本人嗎?台灣人?香港人?還是大陸人?」</p>

    李鷺說:「和你有關系嗎?」她話音剛落,打從斜刺裡走出一個肌肉虯結的大漢,他也留著絡腮的胡子,可是比帶他們進來的那個人還要高出半個頭,手臂足有奇斯的大腿粗。</p>

    他一拳橫掃,那力道很猛。仿佛是突然被一輛裝甲車裝在耳旁,李鷺的腦袋被打偏過了一邊。奇斯往旁側擋開,用身體阻在那大漢和李鷺之間,可是還是遲了,李鷺腦袋垂著,身體有些搖晃,可能有輕微的腦震蕩。</p>

    怒氣在心中迅猛地燃燒,奇斯卻不能輕舉妄動,他們的生命是對方的籌碼,放任情緒激化對他們如今的處境沒有任何幫助。</p>

    女人嘿嘿地乾笑一下,吐了幾個煙圈出來:「好吧,我不多說廢話,你們可以叫我弗凱。本來想上演一出他鄉遇故知的戲碼,看來是沒辦法的了。」</p>

    「你想說什麼?」奇斯問。</p>

    「聽說過‘沙漠雛鷹’嗎?」弗凱問。</p>

    奇斯儼然是知道的,遇見同行了……</p>

    沙漠雛鷹是一個非政府武裝,活躍在克什米爾、阿富汗、中東等地區。他們行蹤詭秘,因此在同行內有「幽靈部隊」的稱號。</p>

    奇斯說:「我知道,但是從沒聽說過‘幽靈部隊’也蕩到南美洲。」</p>

    「不,不是搞破壞。」弗凱把吸了一半的煙丟在地上,用腳踩滅了,一步步踱到奇斯面前。她大概一米七的個頭,在黃種人中算是可觀的高度,卻也只是比奇斯肩膀稍微超出了一些。</p>

    弗凱慢慢蹲了下來,以從下往上的角度仰視奇斯,連連贊歎地搖頭:「身材真好。」一邊說,一邊把手指伸到奇斯兩腿間,「居然插不進去,腿真直,骨架也很好。」</p>

    她左右撫摸,又連聲贊歎:「嗯,肌肉也很緊繃。」</p>

    奇斯冷冷地低頭看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李鷺則先是詫異,然後微微點頭,贊同弗凱的說法——奇斯的身體讓她很有擺在手術台上玩弄的欲望。</p>

    弗凱歎了一口氣,站起身:「我對你很滿意,這次過來主要是想要收納幾個資質不錯的人,怎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p>

    奇斯猶豫了片刻:「拉人入伙,應該有點誠意。」</p>

    「誠意當然有,就是你的命。」弗凱說,她貼近奇斯的肩膀,嗅聞他身上的味道,然後又贊歎,「味道很清,是個乾淨的人,我對你非常滿意。」</p>

    李鷺站在旁邊,看到這女人囂張放蕩的模樣,心裡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煩悶在醞釀,她把這種負面感覺歸根於傷風敗俗和有礙市容的原因。</p>

    「我答應。所以請你現在放開我。」</p>

    弗凱呵呵地笑:「這可不行,你看,既然你要入伙,也得表現出一點誠意不是?」她戀戀不捨地摩挲奇斯的臉頰,那神情很是沉迷,簡直就是在欣賞自家陳列的古董珍玩似的。最後她還在奇斯脖子上「啾」了一下。</p>

    空氣裡的殺氣指數瞬間騰生,弗凱也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到李鷺身上。</p>

    她突然湊到李鷺耳邊,用中文說:「看不出原來你是個基佬……」</p>

    李鷺臉色一冷,半瞇起眼危險地看她。</p>

    弗凱拍手大笑,然後指著李鷺對奇斯說:「這家伙太弱,沙漠雛鷹不需要這樣的,把這小子殺了吧。」</p>

    「我也看他不順眼,不過你要先把我放了,否則你是要我咬死他?」</p>

    弗凱專注地直視他,要從他臉上找出什麼破綻來,奇斯也毫不畏懼地任她探究。弗凱最後攤手:「好吧,既然你說要殺了他……」</p>

    說到那個「他」的瞬間,弗凱忽然伸手壓住李鷺肩膀,一膝蓋撞上她襠部,力氣非常之大,將骨頭撞得生痛,李鷺立即彎腰倒了下去。</p>

    盡管關節活動的空間有限,奇斯還是搶上弗凱面前,重重撲到她身上,阻止她緊隨而至的第二腳。剛才弗凱踢到的部位對於一個男人而言已經是致命要害。光看第二腳的起勢,奇斯也知道她仍不會留情。他不說話,眼眶已經泛紅,倔強地緊抿雙唇糾纏住弗凱作勢又踢的腳。</p>

    一個人的防御力量大小,與其本身的肌肉量有著很重要的關系。肥厚的脂肪或者是強韌的肌肉,能夠保護骨骼不受傷害。在奇斯眼中,像李這麼排骨的人是完全沒有防御力的,他相信自己隨便一腳都能踢斷李的好幾根肋骨。</p>

    弗凱愣了愣,猛地把奇斯推開,一腳踹上他膝蓋,緊接著是腹部和胸肋。她穿著硬皮軍靴,厚重結實,對人體有足夠的傷害力。奇斯繃緊了肌肉,對抗接連不斷如驟雨般的毆打。</p>

    奇斯忍耐著,心想女人真不是個好東西,難怪他師傅對之退避三捨。</p>

    弗凱停下腳,俯身把李鷺提了起來,大聲喝罵:「就為了這麼個東西,值得嗎?你們讓我很生氣。」</p>

    「那真是對不起了,」奇斯嘲諷地說,雖然有點弱,但精神還是在的。</p>

    「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把對方殺了,自己就能活下去,否則就是兩人都死的局面。」</p>

    奇斯閉上眼睛撇過頭,不再理會弗凱的話。</p>

    「你呢?」弗凱看向她手裡的人。</p>

    李鷺翻了個白眼,撇過頭也不理她。</p>

    「很好,既然你們都沒有利用價值了,那就等著吧。」弗凱把李鷺丟在一邊,指揮幾個手下說,「這個男的還有反抗的力氣,給我打,打到他不能動為止。」</p>

    接下去,更加讓人難以忍受的毆打劈頭蓋面而來,沒有間隙一般的一浪壓過一浪。</p>

    乾渴、饑餓,加上不人道的體罰,奇斯在忍耐和疼痛中慢慢迷糊,也沒有力氣維持蜷縮的姿勢保護腹部不受傷害。不知道是誰的一腳踢在他眼眶邊上,如果再偏一兩分,這只眼睛就不用要了。</p>

    奇斯想起他的母親。他記憶裡唯一會溫柔待人的女性,記起她柔軟的懷抱、有些走調但唱得很溫柔的兒歌、長長的披在肩膀上的頭髮、沐浴後薄荷草的清香。</p>

    他倔強似的抿緊了唇不發出聲音,然後就失去了意識。</p>

    又過了很久,奇斯在黑暗中抓住了一點柔軟的觸覺。他感到有人在餵他喝水。</p>

    慢慢把眼睛打開一線,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張臉。臉上青腫不堪,一道蜿蜒的血跡從額頭掛到下巴。</p>

    「李?」他緩慢地問。</p>

    李鷺坐起身,她把口中的水咽下,然後說:「過了兩天半,現在是下午。好消息是他們終於供應水給我們了,壞消息是沒有飯菜,而且綁得更緊了。」</p>

    奇斯已經不覺得餓,大概是因為餓過了極限,也或者只是因為被外傷掩蓋住了饑餓的感覺。</p>

    「我還要喝水。」</p>

    李鷺為難地往水碗望了一眼:「你現在覺得怎樣?動得了嗎?」</p>

    奇斯苦笑地說:「我想大概肋骨斷了。」</p>

    「那你別動。」說完,李鷺又往門口處挪動,一點一點像一只菜青蟲一般地挪動到水碗旁邊,含了一口水,然後回來餵食。</p>

    ……真的是捆得比剛來時要緊多了。</p>

    再一次坐起身,李鷺微窘然地說:「真不好意思,還讓你喝我的口水。」</p>

    「沒關系,今天若換你變成我這樣,一樣也要喝我的口水。」</p>

    「……」</p>

    「謝謝你,我精神好多了。」</p>

    「還要嗎?」</p>

    「還要一點。」</p>

    李鷺再一次努力向門邊過去「汲水」。</p>

    奇斯忍了忍沒忍住,哈的笑出來,一邊笑一邊抖,把傷處震得陣陣生痛。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