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 章楊的惡名早已遠揚
    25</p>

    楊被押進禁閉車裡問話,弗凱在主控車裡對幾個二線團員訓話。</p>

    弗凱不斷地摳頭,她感到很頭疼,她感到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先不說別的,她帶來這群二線真孬到了一定的水准。尤其是跟楊對拼的這幾個。</p>

    對方手裡沒槍,自己手裡有槍——那當然是占據有利地形,遠攻為主,她長這麼大還沒見過自己傻乎乎跑到對方有效攻擊距離裡的腦殘。真孬,斗不過人,等人把槍放下還用槍指著對方腦袋一直押送過來。這算什麼,典型一色的色厲內荏。</p>

    站在她身前幾個隊員看到弗凱大隊長以近於光速的速度摳頭,紛紛把臉垂得更低了。</p>

    顯然她也是個沒什麼耐心的,揮了揮手說:「算了,回去讓團長帶你們重頭重修。」</p>

    「啊!讓團長……」</p>

    如果說弗凱只是有時候會搗鼓些動作的惡魔,那麼羅諾諾亞團長則是撒旦中的撒旦。</p>

    他們張大了嘴巴,幾乎要昏倒過去。</p>

    楊最終沒有受到什麼處分。</p>

    輕騎兵學校官方對此作出解釋:有關工作人員沒有注意到學員在特殊情境下的情緒,故意進行言語挑釁,在該起事件中承擔主要責任,學員可免予處罰。不久後,官方又在相關文件下做了批示:某工作人員是臨時工。</p>

    楊在兩天後被客客氣氣地放了出來。他被關了兩天,洗過澡刮過臉,換上一副嶄新的金絲邊平光鏡,眼角的淤腫消了不少,他爬出充作禁閉室用的裝甲車時,精神煥發,與關進去前那倒霉樣子判若兩人,簡直像是進去度假似的。</p>

    安吉拉上校與弗凱一同在指揮車裡看著楊。安加拉上校指著屏幕說:「真的就是他,他居然又回來了。」</p>

    「又?」</p>

    「他前年參訓過一次,可惜在倒數第二關被‘擊斃’了。今年形象變得很厲害,我居然一時沒有認出他來,真是失策。」</p>

    弗凱對於同業競爭者很敏感,別有用心地問:「聽你這麼說,他似乎很厲害,怎麼被擊斃的?」</p>

    「他……」安吉拉上校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他大部分時間會很懶散,前年就是恰巧在懶散期被擊斃的。」</p>

    執行任務、生死關頭,也會以懶散的態度對待……弗凱隊長連連撓頭不予置評,她家裡的那位羅諾諾亞團長大人好像也是差不多的德行。</p>

    安吉拉上校結束了她的長嗟短歎,拿出一沓整理出來的資料冊,擺在操作台上說:「好吧,前期選訓就到此結束,現在該籌劃最後的各國競賽了。」</p>

    弗凱隊長湊過去看,那些資料記載著目前尚未被淘汰者在各個環節中的具體表現,附帶光盤影像資料。</p>

    安吉拉說:「選訓已經結束,下一環節是真槍實彈的競賽,稍有不慎就會出現死傷。所以前期工作非常重要,我們要根據他們各自在上一階段的表現了進行分工組隊。」</p>

    研究了近半日後。</p>

    弗凱隊長說:「那個楊……就讓他扮演人質角色吧。」</p>

    安吉拉上校毫不猶豫:「英雄所見略同!」</p>

    總不能讓一個隨時能下殺手的BT人物荷槍實彈與別人混戰吧。</p>

    弗凱隊長又說:「那個李……就讓她在後方隨隊醫生吧。」</p>

    「英雄所見略同!」</p>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楊一起前來的也不會是能夠手下留情的人。</p>

    「狙擊手埃里斯該怎麼安排位置?」弗凱半疑惑地詢問。</p>

    「姑且……今年的狙擊槍彈全部改成彩漆彈吧。」這家伙估計也是不留活口的主。</p>

    「那麼奇斯·威廉姆斯……」</p>

    安吉拉上校想也不想:「無國籍組總要有至少一個沖在前方的突擊手才對吧,就他了。」</p>

    奇斯先生被認定為全無國籍組別裡最厚道的人士——其實比起其他人來,他一點也不厚道,只是既然要與楊等人作比較,自然在這方面就落了下風,矮子裡面拔將軍麼。</p>

    於是在幕後組的策劃下,該年度最後軍事競賽的內容被規定為「解救人質演習」,由校方選定扮演恐怖分子的隊伍與扮演特種部隊的隊伍來進行對抗。從「特種部隊」隊員中抽取一名隊員作為人質。</p>

    而由於該年度同時出現數名強大殺傷性的學員,為避免情況脫出控制,全程使用彩漆彈,取消了以往在部分地區域可以使用實彈的規則。</p>

    無國籍組碩果僅存的九個人將與意大利組的十八人進行對抗。從數字上看,意大利占據了先天優勢。可現實常常是讓多數人無語的,在實戰中,尤其是冷兵器戰爭時代過去之後的實戰中,人數占優不再代表著勝利女神的偏愛。</p>

    在那場沒有死亡的戰役中,來自潘多拉的三個人出於這樣那樣不可告人的官方目的,被當成河蟹一般塞到了無人知曉的角落。</p>

    首先是楊,他在最後一個環節的整整十五日中,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地呆在小黑屋裡,如他所願地成□扮演了一名文雅柔弱的可憐人質。——出於對他的「尊重」,主辦方為他的小黑屋配備了不可上網的電腦一台,單機版游戲軟件若干。每天必有西式冷盤及哥倫比亞咖啡招待。</p>

    接著說李鷺,她蹲守在後方簡易帳篷裡無所事事了半個月,期間成□打擊了數批前來襲營的恐怖分子。據那些從李鷺的帳篷中放出來的人痛哭流涕地說,李的帳篷將成為他們一輩子的夢魘。他們永遠也忘不了在慘白LED燈光照明中,有一個面目沉郁的排骨君手持200CC的注射針筒,陰笑著一步一步向他們逼近的鏡頭。</p>

    在這其中不得不提起埃里斯。</p>

    根據官方安排,他本應該是身處後方,遠距離保衛後方營帳的安全。是李鷺在通訊中要他不必多管閒事,到前線去參與解救人質的任務,速戰速決。埃里斯本來猶豫不決,但一件事不幸地發生了,幾個偽裝成本陣營的敵人潛入了李鷺的帳篷。</p>

    察覺上了障眼法的當,埃里斯趕緊從自己偽裝潛伏的位置沖了出來,然而進入李鷺的帳篷,他看到的卻是幾個大男人橫七豎八地躺倒在地上,李鷺手持一個大針管剛從地上站起來。</p>

    「你在做什麼?」他當時馬上就問了。</p>

    「注射麻醉劑,讓他們一覺睡到演習結束最好。」</p>

    埃里斯看沒有自己的事,轉身就往外走。剛邁出兩步,想起一件事情,他毛骨悚然地停下,轉回頭瞪著身後唯一清醒的人:「我記得好像沒有配給麻醉劑吧。」</p>

    「是的,就連有鎮痛□效的藥物都很吝嗇,最多只有阿斯匹林。」</p>

    「那你是從哪裡弄來麻醉劑給他們注射的?」</p>

    「這個啊,我該好好感謝熱帶雨林,有很多原材料,」李滿不在乎地說,「我昨天晚上用炒菜鍋熬了一些出來,想不到藥效居然挺不錯。」</p>

    在這一刻,埃里斯知道李鷺不會有問題,有沒有他在後方支援都一樣。</p>

    埃里斯放棄了後方防御的位置,他一路追隨在救援組的後方,一公里有效射程之內,只要進入他的瞄准鏡,都沒人能夠逃掉被爆頭爆胸的命運。他有意識的主動進攻有力的支援了奇斯於其他幾個隊員的救援行動。</p>

    當奇斯單槍匹馬踢開小黑屋門口的時候,楊正在最終幻想八的最後一關與黑髮魔女幹得半死不活。受那突如其來的踢門噪音影響,他緊抓鼠標狂點左右鍵的手一抖,GF硬是沒召喚出來,女魔頭一陣狂風亂掃,屏幕裡的男主角露出一個淒美的表情,小手按在胸膛上作梨花吐血狀,緩緩軟倒在地上。</p>

    淒絕的BGM響起,GAME OVER的英文提示昭示著楊這半個月舒適生活的終結。</p>

    奇斯一手端槍,一手撫著胸口傷處,臉上塗滿了迷彩油泥。楊看不出他臉上是什麼表情,是否痛苦,是否疲憊,完全看不出來,這一刻站在門邊等待他出去的是一名戰士,身上充滿了鐵和血的氣味。</p>

    楊能想象得出這十五日是多麼難熬的日子,偵查與反偵查,追蹤與反追蹤,設防偷襲定位尋找目標,一切普通事務在危險重重的熱帶雨林裡變得更加困難。尤其是這次行動是完全沒有食物和飲水供給的,他們必須憑自身能力在雨林中求生。</p>

    奇斯與他是完全不一樣的類型,楊心中五味雜陳。如果以後成為了敵人,那麼奇斯一定是他最棘手的敵人,這樣的敵人有堅毅的心志,不會為他的言語所擾亂;這樣的敵人認定了目標就不會妥協,並且還擁有高超的實戰水平。</p>

    他推了推鼻梁上掛著的金絲邊眼鏡,啜飲乾了杯中的最後一口咖啡,推開椅子站起身來。迎著陽光對奇斯說:「看來我們是勝利的一方。」</p>

    「嗯。」</p>

    奇斯僅僅回答了一個單字。</p>

    *** ***</p>

    集訓終結的那一日,奇斯被S.Q.派來的黑鷹軍用機接走。</p>

    楊和李鷺一行人則在等待潘朵拉的運輸機,因為要從委內瑞拉西南部調運一台裝甲車回總部,運輸機恰巧經過他們所在的東南部熱帶雨林,大約明日才到最近的機場。他們只要在當晚乘車趕到機場就沒有時間上的沖突。</p>

    趁著這段難得的空閒時間,埃里斯又跑去向弗凱隊長蹭團長的聯系電話,楊和李鷺難得有清閒的時間,沿著河岸一路散步。</p>

    李鷺一路踢著石子,顯得無聊。</p>

    楊醞釀了一會,問她:「你打算怎麼辦?關於奇斯的事。」</p>

    李鷺停下腳步:「什麼關於奇斯的事?」</p>

    楊也停下腳步,與她正面相對,搖頭說:「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事情,只要曾經發生過,就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我的工作就是通過這些痕跡推斷他們的本來面貌。」</p>

    「你想說什麼?」</p>

    「奇斯是個不錯的人,你可以考慮他。」楊說。</p>

    李鷺詫異地抬頭:「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和他有什麼關系。」</p>

    「你和他雖然不是一起回到營地,但他身上包扎的方式我是認得的。繩子的打結方法、醫療替代品的靈活運用……不要忘了我也曾經承蒙你的照顧,多少還是會認得一些你的風格。」</p>

    李鷺沉下臉:「被俘期間,我的確是曾經與他在一起,但那又如何。」</p>

    「算了,你不承認就算,但是這樣真的好?有時候人生也需要一點樂趣。」</p>

    「……」</p>

    兩個人繼續沉默地向前走,因為各懷心事,都不說話。</p>

    夕陽漸漸接近了地平線,沿著河岸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雨林樹冠的頂部渲染了沉重的紫紅和墨綠的顏色。時間剩下不多,他們必須原路折返。</p>

    楊和李鷺停了下來,站在一棵高大的紅樹旁邊。</p>

    這種樹有非常繁密的根系,並且會不斷從樹幹和樹枝上掛下氣根插入水裡。日久天長,它會變成一棵枝葉根須繁復的龐大家族,魚群在它插入河水的根須之間游動。它能夠矗立在水中屹立不倒,不必擔心會被淹死,它本來就是能夠抵擋風雨洪水的龐然大物。</p>

    難得浮生半日閒,一旦離開了這片雨林,回到那個喧囂著各種暴力、犯罪、陰謀與背叛的世界,就又只能忙碌奔波,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停下來看一眼天空雲彩的變幻莫測。</p>

    楊說:「看來你是無論如何也要加入我們了。」</p>

    「如果沒有下定決心,我到這裡來做什麼,找虐?」</p>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個組織為什麼命名為潘朵拉,為什麼必須要參加輕騎兵學校的測練。」</p>

    潘朵拉打開的是——噩夢之盒、絕望之盒、禁忌之盒。他們所從事的是遠離普通人生活的邊緣事業,進入這個組織,代表著就算踏破禁忌也絕不止步,就算染上無辜者的鮮血也一定要達到最終的目的。只是在毀滅別人的同時也是在毀滅自己的人生,他們是只有一個未來的人,只會向自己的目標前進。</p>

    李鷺說:「我全都明白,所以以後請不要再和我談論關於奇斯的事情。我的人生不需要樂趣也照樣能夠繼續下去,多了一個人反而會讓我困擾。」</p>

    「他不像是會讓人覺得困擾的人。」</p>

    「不是他的問題,是我自己沒有把握。」李鷺說,「我不習慣為別人的安全考慮,所以還是自己一個人比較方便行動。」</p>

    「如果對方是一個白領上班族,我的確是要堅決反對的。但是奇斯很強,如果是他,應該會很合適。」</p>

    「但是多維貢也很強。楊,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應該知道我心裡現在裝的都是些什麼,不需要一個男人來讓我變得軟弱。如果我足夠強大,能夠確定自己絕對不會動搖,確定能夠保證身邊人的安全,那麼多幾個親人朋友會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現在不行,我現在很慶幸自己在這個世上孤身一人。你呢?難道你不也是這麼想的嗎?」</p>

    楊不點頭也不搖頭,他不表態。</p>

    他僅僅是在夕陽余光下緊緊逼視李鷺,想從她臉上找出一點蛛絲馬跡。</p>

    這個氣氛很讓人緊張,李鷺感到很困惑,皺了眉:「你這是什麼表情,活像一個嫁不出女兒的老爸,還是古代封建社會的那種。你突然就關心起這方面的事情,是不是有什麼圖謀?」</p>

    楊站立不動,胸口微弱地起伏,李鷺也感到了他目光注視的地方移到了自己的頭頂的後方。</p>

    「站穩,」他用唇型說。緊接著出手如電,一步跨上來,把她身後的什麼東西抓住,遠遠甩了出去。</p>

    李鷺扭頭看見一道綠色的線被甩飛到遠處的河裡,不禁大叫道:「竹葉青!那種蛇肉很好吃的啊,你怎麼能說丟就丟,我已經半年沒吃過這麼好的蛇了!」</p>

    因為要抓住李鷺身後的毒蛇,楊撐在她肩膀上維持自己的平衡。兩個人現在還靠在一起,就聽見李鷺說出這麼市儈的話,讓他深感無力。</p>

    他欲哭無淚地說:「你確定真的真的要加入我們?」</p>

    「是啊。」李鷺說。</p>

    楊望天,無語凝噎:「首先恭喜你通過了最後一關的測試,Z和元老們都很滿意你的表現。」</p>

    「所以?」</p>

    「所以緊接著就要哀歎我的不幸。」</p>

    「?」</p>

    「我是負責你這塊的聯絡人,以後常常要在一起搭檔。啊,我何其不幸,要和一個審美情趣完全不同的人在一起工作!」楊哀歎地放開了李鷺,順便在她頭頂上擦乾淨剛才摸了蛇的手。</p>

    「喂!我說過不要拿你的髒手弄我頭髮。」</p>

    「我也說過你的頭髮比我的手髒……」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