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 章【前記】楊和李的偶遇(上)
    楊從超市裡出來,他買了一大袋方便面,還有一些罐頭肉、超市鮮搾的果汁。</p>

    Z剛從他家離開,猶如蝗蟲過境。冰箱裡所有食物都被清空,連過期食品也不例外。經鑒定,Z絕對是一個外星生物,消化系統能容萬物,對所有類型的食物中毒免疫。</p>

    Z來的時候兩手空空,回去的時候則帶著新購置的時尚彩殼筆記本電腦——其實那台花裡胡哨的東西配置根本就是糟糕透頂,用楊和Z兩個人都能理解的話來說,就是繡花枕頭草包芯。Z則說:「黑客技術高低與否跟電腦配置如何並無直接因果關系。」言下之意,該非人類OTAKU即使用奔2處理器也照樣能進五角大樓兜風。在楊的住地逗留的兩周內,Z查出幾個通用軟件的漏洞,在瑞士某網站上掛號銷售,單是出售漏洞數據就入賬三百多萬歐元。</p>

    這幾年,楊和Z來往甚頻,在她的影響下,楊也開始偶爾到黑客聯盟裡一逛。</p>

    這是一個水很深的世界,常人往往以為黑客離自己很遠,殊不知這個特殊行當的從業者們離所有人都很近——只要你上網,他們就在你身邊。</p>

    每個行當都有自己的潛規則,黑客也是如此。他們稱自己為自由職業者,不用按時上下班,有自己的時刻表,可以依照自己的心情工作,而且是高收入人群。比起研究木馬程序的「發明者」、散布病毒和木馬程序的「傳染者」、捕獲肉雞的「捕獵者」,這群自由人中有一類是傳說一般的存在。</p>

    這類人具有超高的技術與極其豐富的編程知識,他們幾乎與電腦語言融為一體,幾乎一眼就能查均軟件編程中的漏洞。他們只是尋找漏洞然後出售,自己並沒有直接攻擊任何人的電腦,所以並不犯法。</p>

    他們被稱為網絡世界的「探索者」,他們處身於黑客金字塔中的頂端,不但其他黑客要向他們購買漏洞數據編寫木馬,正版軟件開發商也在尋求他們的幫助。</p>

    Z就是「探索者」 這群人中的尖端人物。可是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尖端人士其實卻是一位冰箱終結者,萬能消化者,真人版午夜凶鈴,走廊裡的深夜游魂……總之,楊覺得應該沒有什麼人能夠忍受得了與她共同生活在同一屋簷下。</p>

    他慢慢地走,回想房間裡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收拾。鑒於Z昨天剛剛享用過他的浴室,楊決定回家後立刻對浴室進行全方位清潔。</p>

    以Z年均五十二次澡的人品推算,她在昨天那次入浴時的新陳代謝物厚度絕對超過兩毫米,為了確保安心,楊決定第一遍清潔絕對要用鹽酸。</p>

    他記得從這裡往左拐的一條小巷裡有專營化學試劑的店家,於是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p>

    巷子很深而且狹小,剛剛下過雨,地上很泥濘。</p>

    洛杉磯地處美國西南沿海,常常被暖濕氣流影響而陰雨連綿。所幸城市清潔做得不錯,大部分街道上的積水都是清澈的,然而這個巷子是貧困區域,地面凹凸不平,破損的水泥路面上積攢了不少灰塵,一旦下雨就變得糊塗一片。</p>

    楊不怕髒,他只是受不了自己的家被污染而已,Z稱他是「局部潔癖病症罹患者」,「典型愛家男人」。潘朵拉的其他成員都稱贊Z的取名才華,聲言這是非常能說明本質的稱號。</p>

    小巷曲折幽深,很長一段路都沒有人,楊低頭慢慢走,也不著急。直到他看見了地上躺倒的一個人。</p>

    他停下了腳步。</p>

    一個東方人側躺在水泥路面的灰漿裡,略長的短發被人為揉得很亂,發絲間沾滿沙泥,白色的褂子仿佛發了霉的奶酪,沾了斑斑點點的污穢。</p>

    大概是個女人,他冷漠地俯視腳邊的人,心裡想。</p>

    楊不是一個慈善家,他只是一個道德水平在社會水准以下的年輕人。如果遇見快要死掉的傷病員,最多只會撥打一下綜合熱線911或分流熱線311。報告完地點掉頭就走,大多數情況下對醫療人員在電話那邊交代急救辦法聽而不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風格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p>

    ——這女人好像已經死了啊,胸口不見起伏,臉上白得像牆灰一樣。楊蹲下去,把超市紙袋抱在胸前,騰出一只手戳戳她的臉。</p>

    冷得和冰棍一樣。而且,好髒……</p>

    他收回手,看著自己指尖的一點泥污,決定就讓她這麼躺在這裡好了。反正死都死了,他還是趕快撤離,留在一具屍體旁等待警察找上門來做例行公事的問話可是很傻的事。</p>

    楊正要走,口袋裡的手機響了。掏出來看,是Z的來電。</p>

    「嘿,有辦法弄到眼角膜嗎?A型血的。」Z說。</p>

    「……你可以跟醫院申請。」</p>

    「來不及,有很多人排隊,現在申請也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p>

    「什麼人這麼急?」</p>

    「羅諾諾亞,我的朋友,一個雇傭兵。」</p>

    「哦,雇傭兵啊,難怪這麼著急,這可麻煩了。」</p>

    「怎麼辦?」</p>

    楊再度蹲下,騰出一只手撐開屍體的眼睛,發現它的瞳孔擴張,角膜部分澄澈並不渾濁。</p>

    「Z啊,你在電腦旁邊嗎?」</p>

    「在。」</p>

    「幫查查角膜渾濁是死後多久才會發生的狀況?」</p>

    兩秒後——「一到兩小時。」</p>

    「再查一下角膜的保質期。」</p>

    立即回答——「六個小時內取下,二十四小時內移植。」</p>

    「我身邊有個很新鮮的屍體,在保質時限之內。型號有可能符合你的要求,要不要我帶回去?」</p>

    「啊,不管怎樣,你先帶回來再說。我去黑市上看看這兩日有沒有合適的角膜出售。」</p>

    楊把死者拉了起來,讓它坐在地上,靠在自己手臂裡。</p>

    普通來說,稍有同情心的人都會用他或她來指代已經往生的人,但是楊分得很清楚。死了就是死了,沒有生命也沒有靈魂。不論遇到怎樣的遭遇都不會反抗,是冷冰冰的玩具。</p>

    他習慣把屍體歸類為「它」。HE和SHE都不能用在毫無靈魂的冰冷事物上。</p>

    他對屍體有一種獨特的憐愛感情。</p>

    它身上濕了個透徹,看來是一直在雨裡澆著。</p>

    那身沾滿泥污的褂子太招人眼了,他把自己的立領外套一脫,蓋在它的外面,然後轉身背負上肩。楊單手抱著超市購物袋,單手扯著它冰冷的手臂,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租住的倉庫,路上遇到幾個和楊有點頭之交的人,都被他以朋友生病的接口成□忽悠過去。</p>

    門打開,楊立刻知道自己家裡來人了,果不其然,Z從廚房裡晃蕩了出來。她的頭髮一如既往的亂,穿著發黃的麻布長裙,手裡抱著新購置的小型電腦:「我正想打電話給你告訴你不用麻煩了,黑市上正好出售新鮮的角膜,我調出了死者生前資料,無病史,很可靠。價格也比較合適,我朋友那邊已經先付款了。」</p>

    楊把鞋子脫在玄關外,換了室內拖鞋進來,一路沖進浴室,把肩膀上掛著的人放在立式浴櫃的浴盆裡,才直起腰說:「你有時間去黑病例庫,就沒時間通知我一聲?現在我把它帶回來了你說怎麼辦。」</p>

    他對於居室裝修比較挑剔,浴室保持了格外的乾燥整潔,立式浴櫃把濕氣都阻隔在磨砂玻璃內,浴櫃外的地面鋪了一層織花地毯,只是如今也被從屍體上流下的水滴弄髒了。</p>

    楊不願看到這慘不忍睹的一幕,因為這意味著他又要搞一次衛生,於是扯著Z離開了浴室。</p>

    Z才說:「誰弄來的誰負責。」</p>

    楊惡狠狠瞪她半晌不能言語。</p>

    「正好前一段時間我在哪個網站上看到三步驟處理屍體方案,好像先要王水再要什麼的,總之能夠用化學藥劑把人完全溶解,一點渣都不剩。」</p>

    「然後呢?然後把那些溶解了肉體毛發骨骼的溶液倒進我家的馬桶,從我家的下水道沖出去?」</p>

    「……」</p>

    「我告訴你,我寧願把我自己的血塗滿牆壁,也不願意讓別人一滴鼻涕沾染我家的地板,何況是這麼惡心的東西。」</p>

    「那你現在都把‘它’帶進來了,你說該怎麼辦吧。」Z很不道德地說。</p>

    他們都是一類人,道德水平在社會基准之下,也不知道是誰傳染了誰,或者是相互傳染。</p>

    兩個人正在說話,浴室那邊突然傳來窸窣聲響。不論是楊還是Z都閉上了嘴,仔細傾聽。</p>

    Z問:「你家有老鼠?」</p>

    「不可能。就算你這只萬年蟑螂死了都不可能。」</p>

    「……那是什麼聲音?那裡還有什麼東西嗎?」</p>

    「……」</p>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背後發寒。</p>

    「你確定你帶回來的‘它’已經死了嗎?」</p>

    「你認為我會看走眼嗎?」</p>

    不可能,Z知道楊是什麼樣的人,嚴謹認真,一絲不苟。他也常常與死人打交道,還是個死人制造專家,不可能會認錯。</p>

    基於來自同一國度的文化底蘊,他們兩人猜測到了一個可能性,被雷得全身發麻。</p>

    楊齜牙咧嘴地說:「那麼就是……詐屍?!!」</p>

    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楊不信教,即使信也是信的魔教,比如太陽神教之類的那種。對於有可能遇上詐屍這樣罕有的案例,他感到的不是害怕而是興奮。他不可能會覺得害怕,如果你天天面對Z這種午夜游魂類型的非常人類,那麼即使黑山老妖再生也不可能會覺得可怕。</p>

    至於房間裡的飄行者Z本人就更不用說了。她抱著莫大的好奇心說:「先去看看什麼回事。」</p>

    「想不到除了電腦語言之外,世界上還有讓你感興趣的事」</p>

    *** ***</p>

    最喜歡的是一個人呆在屬於自己的空間,最討厭的是別人任意糟蹋自己的空間——楊的習慣讓人一目了然,他圈劃了自己的地盤,認同的人可以隨意進入,反感的人就算肝腦塗地也只能塗在他家門口外。</p>

    他過著像頭狼一樣的生活,只是身邊沒有自己的狼群,他是獨自生活的頭狼。</p>

    他容得下任何垃圾填充在自己的房間裡,但前提條件必須是他自己帶進來或自己制造的。屍體沒有生命,算是一宗大型垃圾,但如果屍體還沒完全死透,並且突然復活了,那就變成了楊無法忍受的大活人——何況眼前這個會動的屍體淒慘萬狀,讓他一眼看到就心生厭惡。</p>

    「討厭」是最能恰當形容他當時心情的詞語。</p>

    那已死的屍體變活了,它變成了她。這個事實讓楊從心底泛起惡感。那個完全不認識的人靠在立式浴櫃的磨砂玻璃壁上,臉色青白難看,皮膚上混雜著不知道是雨是汗的液體。</p>

    真是骯髒,要趕快丟出去。楊想。</p>

    他剛俯身下去要把它抓起來,緊接著就發現她正在輕微地抽搐,淡淡的血色液體從嘴角滑落。幾乎是幾秒內的事情,她開始猛烈地抽搐,劇烈到楊以為她會在痙攣中把自己舌頭咬掉。他維持著俯身的姿勢,動彈不得。眼睜睜看到她的冷汗涓涓不絕地滲出皮膚,仿佛皮膚變成沒有阻滯力的薄膜,無法把□禁錮在人體之內。</p>

    Z大喊道:「抓緊她,這是戒斷症狀啊。」</p>

    他呆立了幾秒,忽然重重摔倒下去,額頭磕在立式浴櫃的浴盆邊沿,發出沉悶的聲響。Z張大了嘴,就算自己電腦防御系統被攻破都沒有這麼驚訝的。她就這麼眼睜睜看著楊喪失了一切力氣,身體如同被抽掉了脊椎,順著浴盆滑倒下去,躺在浴室的地毯上。</p>

    Z被嚇了一跳,但是在她來得及反應之前,楊又突然有了反應。他仿佛是被電擊一般,渾身抽搐地震動了一下,接著睜開了眼睛。地毯的絨毛貼著臉頰,乾燥柔軟,這個原本是倉庫的居處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條,根本看不出先前是不能住人的地方,反而像是舒適的家庭。</p>

    然而這根本不是家庭,這裡僅僅居住著一個人——他自己。</p>

    他雙手撐地,慢慢站了起來。</p>

    「你怎麼樣?」Z問。</p>

    楊搖頭,厭惡地瞥了一眼浴盆裡的人,又憎惡地別開了視線:「幫我把她丟出去。」</p>

    「丟去哪裡?」</p>

    「後門出去右轉二十米有個垃圾堆。」</p>

    據說昏倒的人會比清醒的時候要沉重,因為他們失去了意識,不會配合他人的行動,所以扛起一個昏倒的人所費的功夫是平時的一倍。但是如果面對的是一個溺水掙扎的人,消耗的力氣會是平常的三倍以上,因為溺水者會掙扎,而且是拼死的掙扎。</p>

    Z感慨自己坐在電腦前的時間太久了,以至於幾乎幹不過一個因為毒癮而消耗了大部分體力的人,不過她依然還是按著楊所說的去做了,她看得出他的心情糟糕透頂,犯不著為了一個陌生人破壞他們之間的革命友誼。</p>

    楊一整個晚上都沒有睡著,他眼前浮動著的是難以忘卻的場景,走馬燈似的輪番上場。這是一出戲,一出比八點檔肥皂劇還要泡沫的家庭倫理劇。被欺騙的痛苦不堪、被遺棄的躁動不安,在這個夜晚糾纏著他。</p>

    苦悶到了極處,他也想試試用罌粟這朵禁忌之花來阻止對過去的回顧,用迷夢的幻境來替代苦澀的記憶。只是想想而已,他不會付諸行動,在被毒品污染之前,他會先一步結束自己的生命。</p>

    他憎恨厭惡所有與毒品有關的東西,潘朵拉的二十四人都是這樣。他們潔身自好,寧死也不會沾染哪種罪惡的物品。</p>

    楊的故事其實很簡單,他與黑頭髮的母親生活在一起。他被學校裡的同學圍觀,被說成是「小老頭」,因為他從小就是接近銀白色的發色,明明是黑眼睛的東方人種,卻帶著西方人的發色。</p>

    母親卻很高興,說這是父親留給他的紀念。如今回想起來,楊會把那樣的女性用「懦弱」這個詞語來概括。</p>

    後來他們移居到了美國,母親帶他去與父親團圓。</p>

    ……</p>

    楊睡不著,他從床上爬起來,拉開臥室門口,發現大廳裡一片黑。Z已經離開了,大概是去驗貨,從黑市購得的眼角膜。</p>

    他聽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聽得到遠處街道上來往呼嘯的汽車的聲音,就是聽不到活人的聲音。</p>

    生活如此寂靜。</p>

    當吊燈打開的時候,這裡裝幀輝煌,像一個人丁興旺的大家庭,然而當夜幕降臨,開關扯落,所有的景象陷入黑暗,於是只能聽到自己的聲音。</p>

    輕微的按下開關的聲響。</p>

    楊閉了閉眼睛,很快適應了這個亮度,這裡除了他再沒有其他人。沒有父親,沒有母親,只有他獨自一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