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 章我要把你做成標本
    只要不被割破,透明膠帶可以承受很大的拉力。李路順膠帶的導引從四層的文印室下到三層。</p>

    玻璃的對面是一間類似於休息室的場所,光管還亮著,被褥也是凌亂的。可以判斷出住在裡面的人因為聽到槍聲而匆忙出去加入戰斗。她雙手扣著鋁合金窗框,安靜等待時機的到來。</p>

    李鷺沒有因此浪費太多時間,四層很快傳來連續的射擊聲。她果決地扣實扳機,三枚子彈把玻璃射出龜裂花紋。槍械的後坐力把她往外蕩,但還好,膠帶足夠結實。</p>

    緊接而來的是震蕩了整棟大樓的爆炸聲,她一腳把玻璃蹬開,趁膠帶被燒毀之前的那眨眼之間躥了進去。只是半秒之差,牽拉著膠帶承受了李鷺重量的辦公椅被爆炸拋出文印室,伴隨玻璃碎片落下樓去。</p>

    可是進入三層的這間休息間也並非代表了安全無虞。懸掛在天花板上的燈管紛紛碎裂。李鷺只能矮身蹲在牆角一張床頭櫃旁,隨手抽了一個枕頭保護頭部。</p>

    ——李鷺沒有多少武器,一路都在尋找能夠提供殺傷力的事物。文印室是一個絕妙的地方,它藏匿著巨大的危險,還常常被人們忽略。</p>

    她僅僅是使用了復印機和激光打印機所必需的碳粉。並切斷照明線路偽造了一個疑似陷阱的場所。</p>

    在狹小的空間裡,空氣中如果密布了碳粉微粒是極之需要注意的,因為其爆炸烈性不下於塑膠炸彈,而易燃易爆則直追汽油洩漏的加油站。可惜的是,多維貢的雇傭兵團也許沒有把這一條列入他們的新兵培訓手冊,畢竟他們的常規戰場是在深山老林,哪裡憑空冒出一個文印室給他們學習不同類型的作戰知識?</p>

    自動火警被爆炸觸發,樓上的灑水器噴發出水流,聲音清晰可聞。</p>

    樓上的噴水聲讓李鷺吐了一口氣。她的當前任務是逃脫,越是隱蔽越好,從七層到三層遭遇了太多人,消耗了很多精力。剩下的一段路,她需要更加小心謹慎。</p>

    剛剛離開七層找到的打火機現在有了用武之地,她站到辦公桌上,燒灼自動火警裝置。兩秒之後,三層也開始噴水。</p>

    連續兩層樓發生「火災」,火警級別升級。整棟樓開始播放警告:「三層、四層防火閘門即將落下,請三層、四層所有人員迅速撤離。安全樓梯保持暢通,請樓上人員迅速撤離。」</p>

    防火門啟用的條件終於滿足,李鷺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樓道裡響起轟隆隆的振動聲,卷軸開關被引發,從近至遠接連落下防火承壓門落地的聲響。</p>

    現在,四層和三層疑似著火區域都被隔離開來,而人們的視線都還被四層文印室裡發生的爆炸所吸引,她有足夠的時間逃離這棟建築物。</p>

    李鷺一只手緊緊抓在傷口處,試圖阻止刀口破裂的進度,但是血已經染紅了病人服,一滴一滴往下洇,直到衣服下擺都被血跡洇得濕透。為了逃出去,必須要支付相應的代價。劇烈的運動是必須的,所以只有放棄對身體狀況的照管。在必要的時候,潘朵拉的任何人都能夠對自己很狠心。</p>

    打開休息室的門,對面也有一間房,門是鎖著的。有一點是必須無條件服從的,從現在開始,不能讓人聽到槍響。她需要一個消音裝置。可樂聽終於派上了用場,她慶幸自己具有超良好的戰略儲備習慣。</p>

    在沒有消音裝置的時候,他們往往必須就地取材。是布拉德把訣竅教給她——枕頭是不錯的選擇,罐頭也是方便攜帶的一次性消音器。當然,如果能夠加上一點點黏連劑,除音效果會更好。</p>

    李鷺返回到原先的休息間,在洗浴間裡找到了一瓶摩絲。看來房間的暫住人是個愛打扮的家伙。其實刮胡膏也可以,但摩絲能起到更好的效果。她在可樂聽底擠了一團摩絲,把槍口□了那團粘稠物裡。</p>

    子彈射出時沒有發出很大的響聲,子彈穿過黏稠的摩絲擊穿兩層飲料罐的鋁皮,盡管速度被降低了很多,依舊能夠確保把門鎖完全破壞。</p>

    這間房在大樓的背面,當所有人都注意到正面房間的爆炸時,在短時間內,背面就成為了盲點。</p>

    意外的,進入的這一間屋子是個料理準備室,是給單身漢們偶爾自個兒開伙用的。李鷺面對那一整屋子的器材,心想:物盡其用。</p>

    想要安靜地出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她擅長的是走極端,既然息事寧人的道路走不通,那就乾脆大鬧一場,趁亂也更容易渾水摸魚。</p>

    她所在的兩個房間和一小段走廊被前後兩扇卷簾防火閘門所封閉,形成一個密閉空間。這就好像躲貓貓一樣,你躲在這裡,即使別人知道你在這裡,也無法進來抓人。居然開始覺得回到童年時光。</p>

    這幾日被憋在床上太窩火了,要讓他們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李鷺決定,要玩一場驚天動地的躲貓貓,不玩死他們不是人。</p>

    轉回對面宿捨抄了幾樣東西回到料理準備間,那是幾段電源接線,然後還有摩斯、殺蟲噴霧和空氣清新劑。摩斯、殺蟲噴霧、空氣清新劑各一罐被直接丟到烤箱裡加熱。這些金屬罐裝日用品一般都是居家旅行必備爆炸物,不論是冬天還是夏天,只要有熱源就能夠讓它們炸開。直接丟進火爐裡最多就只會引起罐體爆破,不會有很大殺傷力,但是烤箱就不同了,相信它們足以引發烤箱的爆炸。</p>

    李鷺沒有更多時間可以猶豫,她從內部打開窗鎖,推開窗扇,放下電源接線,抓緊接線往下滑落。</p>

    (注:普通易燃易爆物爆炸的原理是:狹小的空間內+極短時間內+迅速產生大量氣體 =爆炸。——如果不在狹小空間內就只是燃燒。)</p>

    *** ***</p>

    在整個阿基斯老宅裡,白蘭度的戰斗力最低。可是這並不代表他會手無縛雞之力。他熟悉從罌粟衍生而出的一切藥物,他能夠熟練地使用,它們就像乖巧的孩子任他操弄。</p>

    瑪麗短時間內不會醒來,白蘭度使用的是一種被稱為M99的鴉片提取物,它與嗎啡一樣並存於鴉片之中,通過提純而獲取,其麻醉□效遠遠高出它的致癮毒性,是純淨嗎啡的萬倍。據說在二戰結束後不久,有一個成癮藥物實驗室的成員不小心用沾染了少許M99的玻璃棒攪拌了茶鍋,當天所有喝了茶的人都昏睡不醒。而如果是血液接觸,一針尖的M99足以殺死一個成年人。</p>

    他出門不遠,發現不少道路被堵塞,不及多想就直沖樓上。一路不斷遇見沖下來的雇傭兵。</p>

    「七層的病人呢?」他大聲問。此刻,大樓裡爆炸聲、閘門關閉聲不斷。</p>

    迎面下來的人都搖頭,想把他拖離現場。監控室完全癱瘓,他們失去了「眼睛」,不知道大樓內部正在發生什麼事。</p>

    「有人入侵,電子眼被毀壞大半!」一個人在耳邊對他大喊。</p>

    白蘭度堅定地搖頭,他用槍指著任何一個妄圖把他拖走的人。三層及以上都在噴水,好不容易來到七層,水霧仍然迷茫了視界。水壓很大,打得人眼睛生痛,好像世界末日。</p>

    地上有幾個橫七豎八的人,但這不是他要關心的。白蘭度一路直奔病房。然後他看見被浸漬在水中,空空如也的病床。</p>

    沒有血跡……白蘭度渾身抽去了力氣一般,就想往下滑。說不出是安心還是緊張,他看到了一個好消息——李鷺沒有事,一個壞消息——她不在了。</p>

    他畢竟還是沒能倒下來休息,內心暴漲的渴望催促他去尋找。他已經很久沒有與她面對面說過話了,她是他的學生,也是同行,她是繼承了他的學識的人。</p>

    *** ***</p>

    「真是一場屠殺。」埃利斯含糊地對通訊器說。他趴在距離目標建築物約有三百米的小山包上,已經越過了私人莊園的外圍。他雖然在發牢騷,手下卻不留情,又是一發狙擊彈擊穿防彈玻璃,射殺一名亂竄的雇傭兵。</p>

    「閉嘴,好好幹活。」Z說,「你剛才去哪裡了?」</p>

    「有兩個危險人物接近,我先把他們清楚了才好安心幹活啊。」</p>

    「整個潘朵拉裡就屬你最不牢靠了。」楊說,「Z,我們已經到二層,沒有見到李鷺。」</p>

    「我能看到你和奇斯,二層的電子眼沒被破壞,她應該沒有經過二層。」</p>

    埃利斯委屈地說:「我真的是迫不得己才離開崗位的。你們難道真想看我屍體橫陳?」</p>

    另一邊,弗凱打開緊急呼叫:「警車已經靠近了,K-4方位準備開始動手。」</p>

    「祝好運。」Z說。</p>

    「哦喲,還有直升機!」弗凱興奮地說。</p>

    「搞得定嗎?」埃利斯問,「放直升機進來也無所謂,如果你不想讓我把他們一槍爆掉的話。」</p>

    「NO NO NO,警察是是良好公民,不能隨意傷害。」弗凱不以為然地說,語氣活靈活現,大家似乎能想到她邊說邊搖頭的表情。</p>

    「那你們準備怎麼辦?」</p>

    弗凱沒有回答他,K-4方位傳來重型機槍掃射的巨大轟鳴。</p>

    「喂喂,直升機機槍火力很猛啊,你們真的不要緊嗎?」</p>

    片刻後,弗凱回答:「直升機被迫退,嘿嘿。車載機槍真不是蓋的,每分鍾七百至一千發子彈的射速,能夠在飛機周圍劃個囚籠。」</p>

    機槍的聲音同樣引起了李鷺的注意力,她在三層背面的高處,遠望也看不到什麼。她想到了一個可能,潘朵拉來人了。</p>

    布拉德臥在雪地裡,距離目標建築物超過半公里。他的裝備比埃利斯要沉重許多。所以他在行動中一般不會移動,如何隱蔽自己成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穿著吉列偽裝服,身上被厚實的尼龍布條掩蓋,身體輪廓完全被打散,就像被掩蓋在雪地裡的乾枯雜草。</p>

    埃利斯還在另一邊喋喋不休地抱怨天氣太冷,布拉德則異常沉默地一發一發子彈射入建築物,消滅他所見到的任何一個有戰斗力的人。</p>

    這把產自貝雷塔公司的狙擊槍有效射程達到1.5公里,有名的槍械改裝師文森特又對它進行過調整,另外配給了更高效的瞄准鏡。使用布拉德自己特制的槍彈的話,現在這把超級狙擊槍的射程已經能達到兩公里。</p>

    所以躲在半公里意外,根本不愁射不中目標。實際上,多厚的防彈玻璃在這把具有「閃光」之名的狙擊槍前如同薄紙。</p>

    距離太遠,瞄准鏡裡看得到的物體仍然很清晰,可惜就是鎖定范圍太小。他移動槍口,搜尋有生戰斗力進行狙擊。</p>

    他看到一個窗口被推開,立即就鎖定了那個目標。然而他看到了什麼?他揉揉眼睛,再次向瞄准鏡裡看,仍然是一樣的答案。他立刻撥開這邊的通訊,說:「她出來了。」</p>

    「誰?」</p>

    「是李鷺啊。她在建築物北面,三層到二層之間。她自己出來了。」</p>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不愁找不到工具,從三層到地面的最後一段距離,李鷺依靠的是從宿捨裡找到的電腦。她顧忌腹部的手術刀口,還不敢太放肆的對待自己的身體,上下樓都必須要有借力之處,斷然不敢直接一躍而下。</p>

    所幸一台電腦就足夠把人從三樓放到一樓,液晶屏和主機箱的兩截電源線、數據連接線,以及一個鼠標,可以組成一段非常結實的繩子。</p>

    落地的那一瞬間,腿軟得幾乎不能支撐自己的重量。但是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同伴就在身邊不遠處,她現在的任務就是讓他們發現自己。振作起精神,她重新站起來,發現病人服的下擺已經被洇得飽和,血液開始往地上落。</p>

    深吸了一口氣,鼓足力氣準備開始最後一段逃亡路程。她想自己大概知道同伴們會藏在什麼位置。然後她感覺到建築物轉角處有人靠近。</p>

    真的就是感覺到,因為那個人走路幾乎無聲。她警戒地貼緊牆根,一只手抓了手槍,另一只手夾了三把手術刀。一個人的話,應該沒有問題,她開始評估對方的實力。</p>

    來人終於轉過了建築物,出現在李鷺的眼前,他也是貼著牆根行動,然後看到了彼此戒備萬分的眼睛。</p>

    「奇斯?」李鷺毛骨悚然地看著那個男人,退了小半步。她臉上陣青陣白,顯得色厲內荏。</p>

    奇斯卻沒有察覺李鷺東窗事發般的尷尬心情,三步沖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她,然後視線定在洇出鮮血的地方。他沒有多做停留,說:「回去再說,先回去再說。」聲音很低,更像是說給自己聽的。</p>

    李鷺來不及反對就被他打橫抱了起來。</p>

    「為提高效率起見,如果讓我自己走,速度會更快。」</p>

    「你先閉嘴,有意見回去再發表。」奇斯說,他在生氣,肌肉都在緊繃。</p>

    「不許走!」兩人的頭頂上傳來暴烈的吼聲。李鷺知道是誰,不過目前沒有心情理會他,如果有力氣,她或許會選擇毫不猶豫幹掉他。奇斯也沒有心情理會頭頂的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邁開腳步,向建築外的小樹林沖去。</p>

    白蘭度舉起槍,子彈射在奇斯身前五米處,他趴在七層的窗台,再次喊:「我叫你停下來!你聽見了沒有!」他渾身顫抖,被氣得發瘋,不能忍受李鷺一醒來就逃離他的事實。也不能忍受有人要把她帶走的事實。</p>

    「想活著就給我停下。」他說,「否則我把你泡在酒精裡做成標本。」</p>

    奇斯覺得一股怒氣在騰升,這不是好現象,憤怒會讓人喪失理智。師傅之所以最為欣賞他,很大程度是因為他的脾氣好,少有發怒現象。</p>

    「布拉德,你在嗎?殺了他。」說完頭也不回地往樹林裡加速跑去。</p>

    「了解。」布拉德簡單地回答。</p>

    席巴管家聽見白蘭度的聲音立即就往七層上來,看到的就是白蘭度瘋狂似的往樓下射擊的狀況。</p>

    「白蘭度少爺……」管家沒有多想,一把將他撲開,毫厘之差,從不知道哪裡的遠處,一枚狙擊彈插身而過,射入身後的牆上,響起微弱的爆炸聲,然後牆體產生了龜裂,內部也許被炸成了儕粉。——那是一枚改裝過的小型爆破狙擊彈。</p>

    滅火裝置的水不停地落下,冰冷的水卻無法讓瘋狂的人冷靜下來。白蘭度眼睛充血,碧綠的眼珠子旁布滿了紅色的血絲,他推開管家,又要去找李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