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 章不速之客
    李鷺一頭撞在門框上,那景象太驚奇了。像李鷺這麼個人,認識她的何曾見她如此失態過。奇斯自然沒有,以至於他無法在第一時間沖過去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當他站起來想要過去扶住李鷺的時候,她微退了半步自己站穩了腳跟。</p>

    奇斯擔心地問她是否安好,他已經把上一個問題拋到腦後忘記得一乾二淨。</p>

    李鷺忍痛揉著額頭,低聲道:「沒關系,誰都會有被門框撞到腦門上的一天。」她晃了晃腦袋繼續往外走,似乎被撞得暈了,開始幾步還踉踉蹌蹌的。奇斯擔心得很,又不敢強行把她攔住去看看究竟撞成了什麼樣子。</p>

    奇斯緊隨在李鷺身後來到廳內的可視監控屏前,這期間,門鈴還在鍥而不捨地響,兩人首先看見的便是一張扭曲的大臉,這張奇怪的臉孔完全占據了監控屏幕的整個空間。</p>

    李鷺沉默了一會兒,按開了內外通訊的聲道。</p>

    「你認識這家伙嗎?」她故意這麼問奇斯,門外那家伙能聽得到。</p>

    扭曲的大臉刻意貼得更近了,被廣角鏡頭歪曲成更為詭異的形狀。</p>

    奇斯左右仔細打量,回答:「認識,他是埃利斯。」</p>

    「你看錯了吧,埃利斯怎麼可能長著一張腦殘的臉?」說完,李鷺啪的掛下內外通訊的電門。她坐上沙發,一只手捂著額頭,仍然盯著屏幕看,只是不知道在想什麼。</p>

    奇斯也不去理會那個被拒之門外的家伙。比起考慮埃利斯的問題,他更想做的事把李鷺的手拉開看看,苦於又沒有那麼親近的立場去做這種好像是情侶之間才能做的事情。說起來,他們居然跨越了談戀愛這一步,直接跨越進入同居時代,這是多麼讓他驚奇的事情。</p>

    可是這又讓奇斯感到無比挫敗,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好好地談一場「普通人的戀愛」?據史克爾夫婦斷言,「普通人的戀愛」會讓女方感受到羅曼蒂克的氛圍,從而心情愉悅舒暢,大大提高投懷送抱的幾率……</p>

    門鈴又響了,電子顯示屏自動亮起。</p>

    這回站在門外的換了個人,循規蹈矩地站在電子眼三步開外,布拉德說:「剛才失禮了,我已經教訓了那個笨蛋。」</p>

    埃利斯頂著腦門上一個大包,被布拉德拖著進入奇斯的房子,他們身上都背著琴箱。</p>

    「你們來幹什麼?」李鷺問。她坐在沙發上,額頭因為剛才的撞擊起了一塊紅腫的包。</p>

    埃利斯左看看奇斯額頭上的血痕右看看李鷺額頭上的包,隨後說:「家庭暴力,不相上下。」</p>

    「?」李鷺挑了眉毛,她感覺自己有聽沒有懂。</p>

    布拉德已經懂了,一腳踩上埃利斯的腳背,在埃利斯的慘叫聲中說:「我們今天來是想看看你恢復得怎樣了的,現在看起來還好。然後還有一個請求。」</p>

    「請講。」奇斯說。</p>

    「我們想借貴公司的靶場一用。」</p>

    「借靶場……什麼時候借?」</p>

    「今天和明天。」</p>

    「有什麼要求嗎?」</p>

    「希望是八百米以上的移動靶。」</p>

    奇斯目光投注在兩人背後的琴盒上,而李鷺則先問了出來:「A級任務?」</p>

    布拉德搖頭,埃利斯則說:「A+級別。」</p>

    李鷺皺起眉,看向奇斯:「有辦法借到嗎?」</p>

    「靶場有,但是恐怕無法騰空。」</p>

    「有困難嗎?」布拉德問。</p>

    「公司下個星期要進行年初核查,全面評估雇員的基准能力,所以靶場恐怕無法騰空給你們單獨使用。」</p>

    布拉德說:「無法騰空也沒關系,我們可以和他們共用。只是你們的移動靶有沒有時速45公里的?」</p>

    李鷺問:「45公里的時速,你們是想對行駛中的汽車進行狙擊?」</p>

    「可以這麼說,所以這兩天需要大量練習。」</p>

    「我想應該是有,紐約分部的負責人是個遠程狙擊愛好者,跟我去公司看看,也許會有意外的驚喜。」</p>

    *** ***</p>

    奇斯·威廉姆斯上班也會遲到,並且遲到也不請假說明,這是十分罕見的事情。據說他在洛杉磯分部的時候就保持了0遲到的記錄。可是這個記錄在紐約分部被打破了。</p>

    這讓負責考勤工作的達德利君非常的失落。距離早九點已經超過了40分鍾,他考慮著是不是需要給奇斯打一個電話?在這段期間,負責人艾瑞頻頻從他自己的辦公室探頭出來窺視達德利的狀態。在看到他第N次哭喪著臉放下電話時,艾瑞總算忍不住,從辦公室走出來,對達德利說:「你可以不要打電話給他了,也許人家和他的小女朋友昨夜春風一度,今天正需要休息。」</p>

    「什麼?女朋友?」達德利站了起來,還十分罕見地拍了桌子。</p>

    「他和女朋友同居的哦。不過上次去他家的時候沒見到,被那個該死的家伙擋住了。看樣子,他很寶貝那個女人。」明知道達德利對奇斯有超乎尋常的崇拜,艾瑞還是很惡趣味地打擊這個年輕人。</p>

    「女朋友?」</p>

    「我沒有告訴過你嗎?還是你聽漏了?」</p>

    「女朋友……」</p>

    「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女人,讓奇斯露出那樣的表情。……一定是溫柔美麗,就像是一朵嬌弱的花朵一樣的女人。」艾瑞擅自將自己對好女人的評判標准傾注到了奇斯身上,「據說是東方人種,說不定是大和撫子翻版,啊,真羨慕那個男人。美國還有多少個謙虛隱忍懂禮儀的女人啊。」</p>

    達德利很失落,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迎接這個消息。</p>

    「達德利,你這是什麼表情!」</p>

    「一個有女朋友的奇斯……而且沒有結婚……」達德利說。</p>

    「你怎麼知道他沒有結婚?」</p>

    「檔案上記著的。」</p>

    艾瑞倒退一步,驚疑不定地說:「天,你不要告訴我,你是準備‘橫刀奪愛’!」</p>

    達德利狠狠瞪了他一眼:「胡說八道。」</p>

    「那你糾結個什麼勁。」</p>

    「沒有結婚但是卻有女朋友,這樣的男人會把80%的精力傾注在追求配偶的上面。這會對業務有多大的影響你知道嗎!難怪他拒絕出外勤,只願意做教練工作。」</p>

    艾瑞無趣地道:「還以為你糾結什麼,不愧是紐約分部的財迷,人家交女友也妨礙你賺錢了。」</p>

    「我這是為公司利益算計。」</p>

    艾瑞聳肩,做了個鬼才信的表情。基本上而言,他的性格決定了他在部下面前不可能得到崇高的畏懼的敬意。</p>

    達德利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來電顯示,是來自二樓東側打字員室的。接起來,電話那邊傳來興奮的聲音。</p>

    「達德利君,請拉開東側的百葉窗,今天真是養眼啊。」那邊的男人興奮地道,「太養眼了!真是美人!」</p>

    達德利莫名其妙,先切換到免提模式,然後過去拉開了東側的百葉窗。</p>

    樓下停著一輛不知道哪裡開來的十分破爛的銀灰色悍馬,達德利推了推眼鏡,辨認出車門和前車蓋上確實有至少二十個彈孔。這本是一輛有頂棚的好越野,可是不知道是被什麼器械弄成了這樣——它的頂棚不翼而飛,於是變成了一輛敞篷越野。</p>

    單憑令人歎為觀止的彈孔和別出心裁的敞篷「設計」,足以讓紐約州任何一處警察將它攔下詢問來歷。</p>

    然後,正在下車的是奇斯·威廉姆斯君。達德利抬手看了手表,確認奇斯在遲到四十九分鍾後到達了上班地點。</p>

    緊接著下車的是……</p>

    艾瑞比達德利先一步打開了監控系統的面板,從監控室接入了露天停車場的圖像。拉近鏡頭,看到了非常奇異的三個男人。</p>

    一個身材高大,肩寬腿長,有著亞麻色的毛發,表情顯得對什麼事都漫不在乎。他察覺到了球狀電子眼的監控,面向鏡頭露出個迷人的微笑。</p>

    一個比較乾瘦,雙目雖然深陷但炯炯有神。</p>

    一個比較瘦小,身上的男裝松松垮垮,像是偷了別人的衣服來穿的樣子。頭上戴了一頂鴨舌帽,帽簷遮住了眼睛,與其他幾個人站在一起不太搭調。</p>

    電話那邊傳來打字員們的歡呼:「美人啊,我也好想要!」</p>

    「哪裡美?沒看出來。」達德利說。</p>

    艾瑞突然倒吸一口長氣,猛然間直撲向電腦屏幕,一把抓住屏幕邊沿,難以置信地說:「那是被文森特標記過的M21!我的主,居然在這裡見到了。」</p>

    那個高大的有著亞麻色毛發的男人背後,背著一把迷彩外觀的美國原裝國產M21狙擊步槍。</p>

    艾瑞能夠清楚的背下M21 7.62mm迷彩型狙擊步槍的性能和特性。這種有效射程700米的狙擊步槍重量僅有4.5公斤。4.5公斤是個什麼概念,傳統狙擊步槍一般要達到10公斤以上,M21的輕量級體型保證了使用者能夠在戰場上輕便快速的移動。</p>

    當然,他之所以會如此驚訝其實和槍械本身並無關系。M21雖然好用,但如果一種系列的槍械生產量達到138萬支的天文數字,也就不會讓人覺得十分稀奇珍貴了。</p>

    這把槍真正珍貴的地方是槍把上標記的滴血的變形體「V」。那是在槍械調整師中的傳奇人物文森特的標記。據說經過他調整的槍械能夠在實戰中達到理論初速和最高精確</p>

    「啊?」主要從事財務及秘書工作的達德利有聽沒有懂。</p>

    電話那邊說:「艾瑞,怎麼樣,看到令你心動的美人了吧」</p>

    那是當然!</p>

    艾瑞拿起自己的行動電話,撥通保安處,說:「在我同意那輛禿頭悍馬出去之前,攔住它。」</p>

    「老大,你看上它了?」</p>

    「真漂亮。」艾瑞喃喃地說,眼睛放出另達德利膽戰心驚的綠光。</p>

    他閉上眼睛沉住氣,反復告誡自己,要有禮貌,要冷靜,然後商談槍支轉讓事宜,能在百萬美元內搞定最好,如果不能……他一咬牙,拼了,錢算是什麼,錢能比吃飯家伙重要嗎!錢能比他亮閃閃的收藏品重要嗎!</p>

    樓下,布拉德從車裡拉出他的大提琴箱,背上肩膀。埃利斯沉不住氣,他想一到靶場就開始「砰砰砰」,於是在李鷺換出門衣服期間,把槍械零件組裝完畢。布拉德不一樣,他寧願到靶場再享受將槍械一片片組裝起來的樂趣。</p>

    就像喝咖啡要在咖啡廳,吃漢堡要在快餐店,法國大餐要在星級餐廳,中餐要在中餐館……組裝槍械也是要與場景相配合才會有樂趣,這就是布拉德的信念。</p>

    埃利斯摩拳擦掌,他看到李鷺挨著奇斯站在一起,忍不住多話問:「你跟來做什麼,也想練練手?我記得你狙擊不行的。」</p>

    李鷺抬頭看著那棟大樓,問奇斯:「你就在這裡上班?」</p>

    「是的。」</p>

    「我要是有什麼事過來找你,會不會給你添麻煩?」</p>

    「不會!」奇斯簡直求之不得,「請一定要來找我,就這麼說好了!」</p>

    「……」李鷺看著奇斯緊緊抓住自己手臂的手,用空出來的那只手抓了抓額角,歎口氣,最後點頭說,「好的,就這麼一言為定吧。」</p>

    *** ***</p>

    艾瑞近距離看到了奇斯帶來的三個人。他們坐在他辦公室的沙發上,僅僅是第一次來,卻也沒有表現出生疏不適應。艾瑞能夠感覺得出,他們是一個世界裡的人,身上都有微妙的相似之處。因為時常在刀口舔血,也可稱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也不會特別在意處身於什麼樣的環境。就算是陌生的場所,也能完全放松地坐著。</p>

    這其中,他只認識埃利斯。在聖誕之前,為了請求外援,埃利斯單槍匹馬找到了S.Q.在猶他州的基地,那時候,艾瑞曾經與他有一面之緣。</p>

    奇斯過來是要取得艾瑞的同意。畢竟是紐約分部的靶場,而不是他私人財產,要帶外人進入需要一定的手續。</p>

    「據我所知,潘朵拉應該也有自己的訓練場所,而且也是非常適用於實戰訓練的。」艾瑞說。</p>

    「是的,不過紐約州的訓練場所前一段時間被事故損壞,至今尚未修復。」布拉德說,「所以這一次是要拜托你了。」</p>

    「好吧,我也不好詢問你們什麼,不過我不反對。」艾瑞說,「但是我要跟你們去看看。」</p>

    「隨便參觀。」埃利斯說,他自信滿滿。</p>

    S.Q.家大業大,紐約分部的訓練場在一片山場內。據說早在西進運動時期就有開拓者將這塊面積約十平方公里的地方圈入了自己的家業內,後來又被納入了S.Q.的資產範圍內。直到如今,這裡還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山場,種滿了高杉和馬尾松。</p>

    下過大雪,松樹和高杉上擠滿了白色的雪團,地上也鋪白了一片。越野車壓過鋪滿積雪的道路停在了山腳下。</p>

    靶場占據了兩個山頭。這雖然是私人地產,但還是有一條公用車道直穿中央谷地。有時候需要實彈練習,為了防止過路車輛被流彈擊中,道路的兩邊都被堅實的水泥障壁給保護起來。而槍彈中有一些是殺傷力超強的穿甲彈,這道厚達半米的水泥牆也並不一定能夠完全防御住所有的風險。</p>

    雪地上留下的車轍有好幾道,而靶場裡也早有二十幾人俯臥在雪中進行各種姿勢的射擊練習。</p>

    布拉德和埃利斯大略看了看,對他們的射擊訓練不甚感興趣,因為不在他們的涉獵范圍內。而奇斯和李鷺則是相當感興趣的樣子。</p>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就是在戰場上負責狙擊位和突擊位的差別。布拉德和埃利斯基本上是在七百米以上的遠距離對戰場進行干預,所以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隱蔽、等待、射擊。而他們所經歷的學習,也不會遠離這三個項目。</p>

    李鷺和奇斯則不一樣,他們要在前位負責打亂敵人的陣勢,沖擊出對方防御的漏洞,或者是自己進行剿滅任務,或者是為後方狙擊位創造射擊機會。所以他們要練習的項目更為殘忍和血腥。</p>

    「怎麼樣?」奇斯問李鷺,她直瞪瞪掃射隊員的目光讓他深感驕傲。</p>

    那些隊員以不同的姿勢伏在雪裡。</p>

    「很好的訓練。」她說,「這些是鍛煉他們無論何種情況下都能射擊的吧。」</p>

    艾瑞說:「是的。在實戰中什麼事情都會發生。有時候也要使用非慣用手,或是用雙腳作為發射支點。」他說完,然後後知後覺地發現了問題。</p>

    近距離的觀察下,就算東方人的面目特征再難辯認,艾瑞也得出了眼前這位是個女士的結論。看到她和奇斯站得很近的樣子,不由得就想到了那個尚未謀面的「奇斯的小女朋友」。</p>

    至於一同跟來的達德利君,則完全沒有察覺。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