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 章陳腐的活體試驗品
    洛杉磯機場。</p>

    半年沒有回來,李鷺也沒有太多的感觸,直接到行李領取處等到了自己的行李箱就往機場外走。出了機場,就上了一輛往市中心的巴士。時間已經是深夜,坐車的人不是很多,她在靠街邊窗口的一張椅子上坐下,掏出一瓶指甲油把十根手指都仔細塗好了,才開始閉目養神。</p>

    下一個站點上來了一個人,走到她身邊的椅子上坐下,往她手裡塞了一個東西。過了不久那人就下車去了。李鷺默默把手裡拿到的槍支和彈夾收好,才跟著下了站。洛杉磯雖然不禁止槍支買賣,但是有時候還是需要來歷不明的槍支才方便辦事。</p>

    就在今天下午,她接到Z打過來的電話,通知她已經找到首批量產型地獄淚HD的買主。任務的目的是回收並銷毀地獄淚HD,避免流入市場。</p>

    李鷺本來並不想接受這個任務,畢竟半年時間還不足以養好手傷,但是聽到任務目標後又改變了主意,因為首批地獄淚HD的買主是洛杉磯的JK黨。這是類似於黑手黨的組織,但是成員更豐富,以南墨西哥人為主。如果僅僅是這樣,也不會引起李鷺的興趣,Z免費提供的參考信息徹底挑起了李鷺的殺機——JK黨的幕後是多維貢的杜洛斯家族。</p>

    該死的杜洛斯,如果不是那個倒霉的愛好水晶的大小姐,她也不會郁卒地被奇斯那個倒霉小子圈養在家,更不會天天要被迫吃下至少半斤的豬蹄。</p>

    好吧,這個JK黨的暗殺業也給奇斯的S.Q.公司帶來了不少麻煩,害得他時不時都要往洛杉磯跑支援,這姑且也算一個原因。</p>

    沒有多做考慮,李鷺很快選擇撬開門鎖潛了出去,卡爾已經站在大門外,拿著當天的機票等待她……Z和卡爾絕對是資本家奴隸主,沒見過逼人出工還這麼積極下力氣的。</p>

    李鷺原來在洛杉磯開設的診所已經被盤了出去,她於是只好先在一個小酒店下榻。手機這時候突然響了,李鷺拿過來一看,是奇斯的電話。按道理來說,出任務不應該隨意接電話的,潘朵拉自己人就算了,其他人的電話並不牢靠,誰知道電話信號是否被追蹤呢。她猶豫片刻,眼前似乎閃爍著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最後歎了一口氣,還是接聽了。</p>

    「喂?」</p>

    電話對面立刻響起奇斯如釋重負的聲音:「李鷺,你在哪裡啊?」</p>

    「現在在洛杉磯。」</p>

    好大一段停頓後,奇斯才說:「你回去了啊,怎麼都不提前告訴我。」奇斯的聲音和他的人一樣表情豐富,李鷺好像看到他一臉沮喪的樣子,心想莫非這個笨蛋沒有看到留言?</p>

    因為臨時決定接受任務,奇斯的手機又打不通,李鷺才在字條上留言。心想奇斯回到家肯定是要睡覺的,於是就把字條放在床頭櫃上了。</p>

    「你現在在哪裡?」</p>

    「家裡。」奇斯回答,語氣弱弱的,好像沒從打擊裡恢復過來。</p>

    「我知道你在家裡,你在家裡的哪個地方?」</p>

    「廚房。」</p>

    「我知道了,我下次留字條的話會貼在廚房裡……你說冰箱門上怎麼樣?」</p>

    「……你留字條了?」</p>

    「在床頭櫃上。」</p>

    聽說李鷺不是不告而別,奇斯立刻恢復了精神:「是嗎,我去看看。」</p>

    「我直接說給你聽好了,這次回洛杉磯是為了‘收拾’一些東西,最遲後天回去。」</p>

    「收拾東西?要我幫忙麼?」</p>

    「不必,很簡單的小玩意。對了,今天你買了什麼菜?」</p>

    「豬蹄,雞爪,鴨掌……」</p>

    李鷺停下了整備手槍的動作,但是殺氣已經不自覺溢出:「奇斯,我鄭重告訴你,如果不想分居,最好給我停止這樣的菜譜。」</p>

    「可是你的手還沒好全。師傅跟我說,吃哪補哪。」</p>

    「我們是豬嗎,是雞嗎,是鴨嗎?算我求你了,就做一盤豬大腸吧,要醋溜的。」</p>

    「可是師傅跟我說,豬大腸吃多了膽固醇會高。」</p>

    「我知道了,我會盡量把你尊敬的師傅找到的,到時候你就和他同居去吧。」為了吃一盤豬大腸,居然以同居分居為威脅,李鷺深刻的感覺到人生的無奈。或者也可以說是「民以食為天」。</p>

    討論的最後,以奇斯的妥協告終。</p>

    【奇斯:】</p>

    【李鷺:\/~】</p>

    *** ***</p>

    李鷺坐在床邊,撫摸自己的左手。現在感覺還不太利落,但是相信再過不久就能夠好全了,否則卡爾也不會如此積極把她趕出來活動活動。</p>

    身體裡的血液在沸騰,大概是因為又要接觸到那種至今讓她渾身發寒的毒劑。當日,就在這個城市,被白蘭度瞬間毀壞的生活……地獄淚HD,改變了她命運的一種藥劑。</p>

    洛杉磯的夜生活正在如火如荼。李鷺確認了一下自己的狀態,關閉了手機丟在枕頭下。左手仍然有些微的不適,畢竟是用軟骨組織代替了下截指骨,但是還好,卡爾說指骨鈣化的速度很快,再不久就能正常用力了。</p>

    指上的指甲油已經全乾了,在皮膚紋理上形成了薄膜。她等下要做的事情不能讓警察局記錄在案,雖然Z神通廣大,但也不能每次都麻煩她與安全部門網絡系統的一干宵小作斗爭不是?指紋之所以能夠檢測得出來,是因為手指上的分泌物、汗液留在了物體上,如果僅僅簡單的任務,指甲油膜足以遮蔽汗液的溢出。為了謹慎起見,她又在手上套了肉色的塑膠套。</p>

    她慢慢抽出行李箱的拉桿,旋出一柄兩尺長的強化陶瓷刀。由於材質特殊,又緊緊嵌在行李箱拉桿裡,機場安檢也不能看出其中蹊蹺。</p>

    手機的鬧鈴響起,已經是23時。李鷺閉了眼睛,狠狠吐了一口氣出來——是時候行動了。</p>

    一個小時後,她到了小東京街區一處廢棄的樓房外面。</p>

    李鷺抬頭看著那一棟像是火災遺跡的建築物,半邊被熏得焦黑,另外半邊是黃色的牆皮,沿著每層樓外那長長的走廊,靠裡的門扇破舊凌亂,玻璃窗口也被砸碎殆盡。</p>

    這裡黑燈瞎火,顯得格外陰森。又是一次單獨的行動,她心裡並不害怕,仿佛恐懼之心從數年前那個雨日就已經被完全抽離。</p>

    「誰在那裡!」驀地,一個凶狠的聲音從旁側一個垃圾堆裡發出。</p>

    遇到外人闖入警戒區域的情況,李鷺是二話不說就直接讓對方喪失戰斗力的,而不會傻乎乎喊一聲「你在幹什麼」。這個崗哨真是外行中的外行,或者因為看見李鷺是個女人,就沒有起戒備心?</p>

    李鷺不再猶豫,猛然躍起。</p>

    垃圾堆裡的崗哨一驚,只略微辨認得出人影忽然不見,才來得及按下警鈴,喉嚨上就傳來空氣灌入的痛感,頓時鮮血噴湧沒了生氣。</p>

    李鷺一甩利刃,轉身沖入那棟廢樓。</p>

    裡面的人已經察覺有外人入侵,急匆匆從各個窩點裡出來,手持安裝了消音筒的槍械,對著李鷺就是一頓狂掃。</p>

    可惜那些手槍類的射速就不是很快,被消音器那麼一阻就更慢了,至少在李鷺看來就是這樣。她左沖右突,避過一連串槍彈,早已接近第一個敵人,反手一刀就要了對方的性命。</p>

    這一連串的動作在她而言輕而易舉,仿如吃飯呼吸般簡單,而在那些守御者的眼裡,幾乎只剩下一道殘影。</p>

    「警告,警告,基地外圍B區發現侵入跡象。」</p>

    「目標移動速度過快,無法攔阻!」</p>

    「傷亡……」</p>

    通訊頻道裡一片混亂。</p>

    建築物的地下,與外圍完全不同,是極具戰略□能的金屬框架地下結構。負六層的指揮控制中心裡,白蘭度下屬傭兵團的洛南德少校被監控器裡的混亂吸引了視線。</p>

    JK黨的這個基地主要是由多維貢杜洛斯家族出資支持的,眼看著杜洛斯大小姐即將與白蘭度步入婚禮殿堂,身為白蘭度手下得力狙擊手的他也來到這裡,目的就是為了推廣HELL DROP的銷售渠道,順便收集一些活體試驗的數據。</p>

    屏幕裡所顯示的景象讓他無法移看到杜洛斯的人不斷倒下,對方猶如砍瓜切菜一般收割著己方的生命,但凡阻擋在那個入侵者面前的,瞬間就失去了再戰的能力。</p>

    洛南德少校出身於海軍陸戰隊,算是實戰派的精英,在白蘭度手下傭兵團裡也是數一數二的狠角色,看到這樣的屠殺場景也覺得手指有些發軟。而站在他旁邊的基地負責人——一個又禿又白的胖子——雙腿都在打抖。</p>

    「怎麼突然會出現這樣的人?怎麼辦?難道是實驗工廠的活體逃出去了嗎?」胖子哆嗦地說。</p>

    「不可能是實驗工廠的活體外流,這個人……與那些活體都不一樣。」洛南斯少校沉吟片刻,立即就做了決斷,「來者不善,把入侵者引進實驗工廠。操作師,關門,放活體。」</p>

    *** ***</p>

    與此同時,Z正在自己老窩裡上演一場黑客攻堅戰。幾個月不在人前出現,Z倒是學會把自己打理乾淨了,至少楊經過她身邊不必再特意捂著鼻子走路,也不必每隔三日就對寢具進行一次消毒。</p>

    凌亂的代碼不斷閃過,這些在其他人看來無意義的字符看在Z的眼中,卻是一條條重要的指令。</p>

    多維貢地區的確有錢有閒,居然請得到與她幾乎不相上下的「發現者」,這回再想侵犯多維貢的系統就不那麼容易了。Z咬咬牙,扶了一下防輻射眼鏡,大喝一聲:「孽障,看我不滅了你!」</p>

    楊正在Z老巢的特制廚房煮咖啡,聽到Z又發瘋,不禁搖頭歎息。這樣的女人,除了潘朵拉的難兄難弟們,還有誰敢招惹她。</p>

    時鍾敲響二十四下,眼看著午夜了,Z還是不肯罷休,嘴裡念念有詞:「孽障,今天不閹了你的命根子,老娘就跟你睡!」</p>

    楊聽得這驚世駭俗的語言,腳下一軟,差點把咖啡灑在地上。</p>

    他才想告誡一下Z要稍微注意自己所剩無幾的人品,那亂七八糟的女人突然站了起來,說是站起來還不足以形容其動作的突發性。</p>

    「糟糕了……」Z緊緊盯著旁邊的筆記本電腦。她剛才使用了三台聯機,經過濾過裝置,信號到了筆記本上自動進行演示破解,不必擔心外網追蹤。聽到她這麼說,楊心裡一緊,立即就聯想到正在出任務的李鷺。</p>

    「糟糕了……出問題了……」Z訥訥地說,「我們得趕快把李鷺叫回來。出問題了!」</p>

    楊端著咖啡,等待她的下文,Z卻失了常態,左右翻找李鷺行動電話的代碼,桌子上被她弄得亂得很,一時間理不出頭緒,根本找不到。</p>

    「發生什麼事?」</p>

    「這個,」Z騰出一只手指向電腦屏幕,楊繞過去看,上面正播放一段視頻,粗如手臂的鐵欄裡關著兩個男人,地上七零八落地躺了十幾具動物屍體。他們正在瘋狂地斗毆,用他們能拿到的任何武器。</p>

    「眼熟嗎?」Z問。</p>

    楊越看臉色越不好——他們用的哪裡是武器,而是動物的肢體!獅子堅硬的腿骨、猩猩堅硬的臂骨在他們手裡如同乾柴,輕輕一下就能拗斷。</p>

    「李鷺身上那個是HELL DROP的原始試驗藥劑,據說其他人身上用了則必死無疑。」Z說, 「HELL DROP量產版適合大眾吸食,成癮性高。現在你看到的這個是改良版的效果,效果穩定的肉體強化劑,致死率低,但是人會失去理智。」</p>

    「這個我知道。」</p>

    「李鷺這次的任務是從JK黨手裡銷毀地獄淚毒品,問題是,那裡不單純是JK的毒品中轉基地,還是一個藥品試驗工廠。這個圖像是從多維貢扒下來的,拍攝場景就是在JK黨的洛杉磯基地。像這樣的‘活體’,從飼料購入情況看,那裡只是有五只。」</p>

    楊聽到這裡,咖啡早已被放回桌上。他快步走到電話旁,立即就撥通了李鷺的行動電話。</p>

    「你瘋了,行動裡要用特殊頻段。」</p>

    「這個先別管了,要她先撤回來再說。她再厲害,也沒辦法一下子對付五個.」</p>

    但是事實讓他們心髒再度緊縮,李鷺的行動電話無法接通。</p>

    *** ***</p>

    這裡和Z所給的建築構造圖並不一樣。Z的信息居然出了錯誤?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事,Z在網絡解碼方面是爐火純青的造詣,除非這個基地太特殊,對方連存檔資料都做了偽裝。</p>

    危險近在眉睫,眼前的黑暗大概隱藏著未知的恐怖,明知道在這時候應該轉身就走,可是那流動著的陳腐的氣息引領著她一路向前。</p>

    腦袋裡亂糟糟的,電花般閃爍著各種各樣的場景。白蘭度淡漠的臉、瑪麗冷笑的臉,陰雨天氣冰冷的路面,臉頰緊貼著泥濘的不適,最後這些畫面終止於脖子上傳來的刺痛,眼前頓時昏暗,感覺停滯於那激辣的藥液注入血管……李鷺停下了腳步,以這種狀態應戰,顯然是自己找死。她把陶瓷刀插回腰帶,雙手持著槍械,背靠在泥灰斑駁的牆壁上深深地呼吸。</p>

    如果是普通人,在行動中一般不會突然出現那麼多幻想。可是自從那件事以來,李鷺時不時會為突然蹦出來的記憶而困擾,原始藥劑對大腦的侵害是顯然存在的,有時候,李鷺的自控力顯得不是那麼強,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集中精神。不過,還好,還能夠控制。</p>

    那些畫面逐漸消失,突然之間,不知怎麼就想起了奇斯,亮晶晶的綠色的眼睛閃爍著,心虛地問她:「今天還吃豬蹄成嗎?」這是發生在她出來之前兩天的事情,當時為了吃什麼發生了好一頓爭吵,最後決定用50米手槍射擊來定勝負。手槍射擊不是李鷺的強項,結果是奇斯贏了。啊啊,早知如此,就應該用步槍臥射定勝負!對,下次再產生沖突,就用這個!</p>

    李鷺回過神,無語失笑,牆壁因為陳舊而顯得潮濕冰涼,那些充滿陳腐氣息的回憶也漸漸被壓制下去。而奇斯……總歸還是讓她不知道該如何對待才好。她還有這個資格嗎?還有這個能力嗎?接受一個人的愛慕對普通人而言是多麼平常的一件事,可是像她這樣,已經不正常了的人,可以過上普通人的生活嗎?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