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 章同類?異類?不靠譜!
    李鷺繼續向下,在建築物內部慢慢行走。通往地下的樓梯殘破不堪,雜亂的磚礫之間,隱約流動著不尋常的氣息。血腥的氣味、瘋狂的氣味、喪失了理智的氣味。對她而言,並不是十分陌生的味道,那是她同類的味道。</p>

    可以預見這個建築內部藏了什麼,也許是一堆活體試驗品,注射了改良型HELL DROP而喪失理智的殺人機器。</p>

    在此之前,朵拉給她看過一些錄像,那是五角大樓三A級別的資料,她看到了發生在兩年前多維貢裡的那場混亂。沒有理智的肉塊沖出了實驗工廠,然後是瘋狂的屠殺,徒手撕裂它們能夠見到的任何生物的肉體。在那樣的東西面前,她的力量並不占很大優勢。</p>

    在雜亂的磚石間隙,終於出現了一角不甚起眼的金屬門。李鷺鑽行過去,發現是一部電梯。左右看看,雖然有幾個岔路口,但真正能夠通往下面的大概只有這裡。密碼鎖就在旁邊,但是她不知道密碼。不過沒關系,「普通人」打不開的液壓門,她可以打開。</p>

    *** ***</p>

    今天放假,S.Q.給了連續兩個周的時間讓奇斯好好休息,作為前幾周往返於紐約州和加利福尼亞州支援工作的補償。好不容易得到大假,奇斯決定把精力投入到家庭改造的事業中去。兩人位的地下靶場即將完工——說白了,就是用地下車庫改造的,也多虧這棟別墅足夠巨大。</p>

    設計師也足夠別出心裁,別墅地下建車庫,這是多麼沒有常識的設計,普通而言,別墅車庫不是應該在地上留一個車位就足夠了麼。不過奇斯和李鷺貌似也不是具有常識的人。</p>

    目前,只要再裝飾上吸音材料就一切OK,以後和李鷺決勝負可以用荷槍實彈了,前兩次還要在手槍安上消音裝置,著實不爽。</p>

    地下靶場四面都是柱子,空間顯得很大很空曠。建築垃圾堆滿了一角。奇斯同志一邊哼著小二郎的調子,一邊興致勃勃地坐在腳手架上往牆壁抹泥灰。不就是裝個吸音壁嘛,自己來就行。</p>

    手機突然響了,奇斯皺了眉頭,是誰在他逍遙大假第一天就來打擾?他還想在李鷺回來前把吸音壁弄好,可不能浪費時間。他非常想看到李鷺因為不能參與地下靶場最後改裝而懊惱十足的吃癟表情。</p>

    從腳手架上下來,奇斯來到那堆建築垃圾前,拎起西裝外套,掏出行動電話,按下接聽鍵。</p>

    「你好,請問找誰?」</p>

    「奇斯嗎?奇斯·威廉姆斯先生?」那邊是一個比較陌生的聲音,是個女人。</p>

    「是我,請問你是誰?」</p>

    「你能聯系到李鷺嗎?」對方急匆匆地問。</p>

    奇斯感覺到蹊蹺,基本上來說,只要不是面對李鷺,他的IQ水平肯定能超130,直覺指數五星級。應該是潘朵拉的人,這個聲音他聽過,又不是很熟悉,所以肯定不是朵拉,應該是Z。不過他還是要確認一下:「你是誰?」</p>

    「Z。」</p>

    「如果你是Z,就應該知道李鷺的聯系方法。」</p>

    Z立即說了一串行動電話的號碼,然後又說:「我們試過了,但是聯系不上。所以想問你有沒有其他可以聯系上她的方式?」</p>

    「你想說什麼?」</p>

    「她現在進行的任務很危險,前期情報有誤,我們要求她取消行動。」</p>

    奇斯呼吸幾乎停止,他是幹這行的,也是懂行的。情報工作對於行動組織是那麼重要,以至於如果情報出現了偏差,往往會害得自己人白白成了炮灰。差之毫厘失之千裡,說的就是這個道理。</p>

    「你們沒有給她配步話機嗎?」</p>

    「她在潘朵拉屬於特殊個例,不喜歡隨身攜帶我們也沒辦法。」</p>

    「為什麼沒有人和她一起行動?」</p>

    「……你以為潘朵拉是S.Q.嗎?我們只有25人。算了,既然你不知道,我們自己想辦法。楊等下會去現場。」</p>

    「告訴我在什麼位置?」</p>

    「洛杉磯……你要去?」</p>

    「告訴我!」奇斯差點吼了出來。</p>

    Z被驚得愣了神,兩秒後才立即報出了一個坐標,然後說:「現在告訴你更新的資料,這是一個偽裝成街頭混混基地的活體實驗工廠,地下建築共六層。我等下把詳細建築圖發送到你的手機上。」</p>

    奇斯不悅地說:「但願這次沒再弄錯。」</p>

    「再弄錯我就直接回家抱孩子去。」</p>

    楊已經全副武裝,準備出門。他新家外的草坪上空傳來轟隆隆的螺旋槳聲響,一架軍用山貓正準備下落。楊聽到Z這麼說,不由咋舌:「回家抱孩子?這可真是一個惡毒的詛咒,虧你想得出來。」</p>

    「滾,別浪費時間了。」</p>

    「嗯。」楊沉聲點頭,拉開大門出去。他希望這次不是真的出了什麼問題,至少在他趕去之前不要出大問題。</p>

    *** ***</p>

    站在監控器前面的洛南德少校和胖子顯然已經傻了——這是什麼戰斗!</p>

    李鷺面對的是兩個活體,雖說是活體,但由於神志不清,所以具有更大的戰斗力,如果放到戰爭中,肯定是無差別殺人的機器。</p>

    她的心情變得很不好,噩夢成為了現實,用藥物就能夠改造人類的身體承受極限,用藥物就能讓人陷入瘋狂的地獄,白蘭度真的狠得下心。白蘭度,果真是她的敵人!</p>

    她在給了兩個活體一拳一腳的同時,身上也挨了兩個拳頭。其中一拳勉強用手肘擋下了,另外一拳還是在臉上。活體的力氣很大,臉頰立即腫了。她吐了一口血沫,用手背抹了一把臉。</p>

    兩個活體不屈不撓地撲了上來,它們擁有強大的肉體。在進行活體試驗時,工廠選擇的本來就是強壯的黑人男性,所以在變成了瘋狂的肉塊之後,它們比李鷺具有更優越的先天優勢。它們具有更強大的爆發力,肌肉的承受度也更強。</p>

    普通人的眼睛幾乎不能捕捉到它們行動的軌跡。不過李鷺不是普通人。也有辦法,對方快,她也能夠快。她半屈身,猛地躍起。在跳到半空的時候,確認到那兩只出現在自己原先站立的地方,李鷺探下手,半空中發射了兩槍。</p>

    洛南德少校皺了眉,對胖子說:「把其他三只也放出來吧。」</p>

    「太危險了,可控性太差,戰斗結束後怎麼回收?」胖子說。</p>

    「回收?不必回收,直接用手雷處理掉。」</p>

    李鷺歪了歪頭,她聽到兩個活體背後的走道深處,傳來低沉的金屬拖曳聲。</p>

    這回好像難辦了,要趕緊解決這兩只。剛才射出的彈頭沒有多大用處,手槍彈頭的威力不大,畢竟是以亞音速射出槍管,很容易就被對方異化了的肌肉卡住。不但沒有造成致命傷害,它們還像吃了興奮劑一般地暴走起來。</p>

    在這種身高足有兩米的龐然大物面前,李鷺就像個侏儒——但可不是普通意義上的侏儒。</p>

    既然手槍無法造成致命傷害……李鷺晃了一下,在兩個活體不能確定她想要攻擊哪裡時,轉身就跑。</p>

    即使是沒有了智慧的活體,也顯得愣神。李鷺一遭遇上它們就沖上了一頓暴打,它們也以為李鷺和它們是同類,只會前進不會後退,哪知道打著打著居然轉身就跑?哪有這麼不靠譜的同類?</p>

    嗷嗷一陣長吼,兩個活體憤怒地捶胸,繼而奮力追了上去。</p>

    長長的地下通道都是白得發藍的光管,把人照得慘藍。只幾秒的時間,大約百米的地下通道已到盡頭,李鷺正準備轉彎,身後突然響起風聲,比風聲更引起她注意的是突發的警兆,身體瞬間察覺危險,俯身閃避。一截尖利的鐵管擦著頭頂飛了過去。</p>

    李鷺伸手一勾,在空中將那截鐵管抄了下來,手臂肌肉緊繃,可見活體的力量至少在她之上。</p>

    力量大並不代表會獲勝。她瞬間轉身面對沖來的兩個活體。</p>

    那兩家伙對突如其來的變化反應不及,硬生生剎住車停住腳,與李鷺面面相覷。在它們被破壞到可憐地步的思維裡,面前這個東西很難搞,聞著身上那種氣息明明是同類的,可是見了面一聲不吭就沖上來掄拳就打,打就打吧,打不過還會逃,一點也不像同類。可是現在這分不清究竟是哪個陣營的難搞家伙又停下來了,露出了類似友好的肢體動作。</p>

    李鷺還真沒預料到這兩活體還會停下,她原本想殺個回馬槍。看樣子,不能力敵還能智取。她臉上露出友好的微笑。</p>

    兩家伙徹底被搞糊塗了,那難搞家伙面孔抽筋了嗎,怎麼學習起異類的招呼方式了?真正的我們同類之間的招呼應該是這樣的——它們舉起雙手,左右錯落地擂在自己膨脹渾圓的胸肌上,頓時咚咚有聲。</p>

    那倆活體傻,不等於李鷺傻,她抄起鐵管,兩步沖到其中一個活體面前,在它做出防備動作前躍在半空之中。</p>

    倆活體再度傻眼,待要攻擊已然失去先手優勢。</p>

    在空中飛舞的感覺如此舒暢,李鷺就像是天生足不沾地的種族,眼前的畫面從地面轉換成長長的走廊景象,然後迅速旋轉到近在眼前的天頂和光管,她在半空中自由變換姿勢,在最高點墜落的時候,變成了頭下腳上的落體動作。而在最下方的,是雙手合持的尖銳鐵管。雙腳正能接觸到天頂,她用力蹬了上去,加速向其中一個活體的俯沖之勢。</p>

    洛南德少校看得渾身冷汗,那哪裡是人,那動作就像狡猾的隼,瞄准了獵物就直撲而下的空中制霸者。</p>

    他想到一個可能性。</p>

    其實在以前,尤其是發生在多維貢的活體暴亂,注射過原版HELL DROP的活體都不具有任何智慧。而這個基地的五個活體實驗品都具有稍高於猿猴的智商,是因為注射了少量的「元祖血液樣本」。</p>

    這個女人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元祖」?他努力調控監視器,力圖看清李鷺的真面目,可是他發覺,不論如何追蹤,那個入侵者始終保持著不被監視器看清的近零度角。那個人能夠在戰斗中注意到所有的攝像鏡頭,包括隱藏式的!</p>

    「要打電話,電話……是了,要聯系多維貢,告訴白蘭度少爺……」洛南德喃喃地說。</p>

    李鷺俯沖下去,鐵管從活體張大的嘴巴裡插入。立時,鐵管深深嵌入它身體,由上至下地貫穿了它……</p>

    *** ***</p>

    將近清晨的時候,奇斯按照楊所給的地址來到了JK黨的據點。山貓軍用機的轟鳴驚醒了附近居民。奇斯不管這些,在直升機懸浮在半空的時候,他單手操控滑繩,迅速降落到這片廢墟上。廢墟上有不少活動的人影,直升機懸浮時也是最危險的時候,但是奇斯有把握自己不會被彈頭射中。即使在半空裡,他也能掌握下行變頻的速度。何況子彈擦過空氣,在黑夜裡會形成明亮的軌跡,更是方便閃躲。</p>

    警察好像都受到了特別指示,直到現在還沒有個毛出來查看一下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或許以為是黑幫間的火並,樂得漁翁得利。</p>

    一接觸地面,奇斯立即找到一面斷牆作為掩體。最新的情報圖在奇斯腦海裡瀏覽一遍。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p>

    他瞄著了入口的方向就要往裡去。可是接下來注意到的情景讓他發了傻。</p>

    在黑暗裡,在殘磚斷瓦之間,那些默默移動的並不是荷槍實彈的敵人,他們都身穿黑色的作訓服、厚重的防彈衣,一聲不吭,訓練有素……在抬屍體。</p>

    這是怎麼回事?敵人在打掃戰場嗎?奇斯半驚訝地觀察,但是邏輯上說不通,如果是敵人,那麼看到他從直升機上下來,肯定都是要進入警戒狀態啊。</p>

    接下來聽到的聲音徹底解除了疑惑。</p>

    說實在,晚上真的很安靜,安靜到落針可聞。於是楊和李鷺的說話讓奇斯聽得格外清楚。</p>

    楊說:「你給我差不多一點,行動要帶步話機。」</p>

    「知道了。」李鷺的聲音蔫蔫的,不知道是受了傷還是因為被批評。</p>

    奇斯順著聲音看去,看到在廢樓的一角,李鷺坐在一塊半人高的斷磚上,楊站在她面前。天色太暗,看不到什麼表情。</p>

    「看什麼,過來吧。」楊早就知道是奇斯過來,他朝奇斯這邊看了一眼,沒好氣地說。</p>

    奇斯覺得有點雲裡霧裡,來之前聽Z形容得這麼緊張,還以為李鷺會弄得怎麼五勞七傷的,結果呢,她還是好好的。還有什麼事情比這件更讓人快樂嗎?奇斯從斷牆後出來,用衣袖用力抹臉上的油彩,但顯然是沒那麼容易就抹得掉的,不過不管了,他三步並作一步,很快地就跑到李鷺面前。</p>

    楊歎了口氣,自動讓出位置。</p>

    「李鷺,你怎麼突然就跑出來了呢?跑出來就算了,怎麼還到處打打殺殺的?」奇斯問,一邊扯起李鷺的左右手,檢查她是否完好無損。</p>

    李鷺像個布娃娃一樣任由他看,臉上還是黑線:「打打殺殺什麼打打殺殺,不要用這麼俗氣的詞匯來概括我們的職業好不好,況且,你不也是整天打打殺殺的嗎,看你……」李鷺停頓了一下,緊接著就驚叫:「這是什麼!‘千分之一’版本的M14突擊步槍……噢,天,不要告訴我,你腿套上插著的是史威克調試過的短銃,這麼多好東西怎麼都不讓我知道?」</p>

    楊捂額:「他是怕你知道有這些好東西,就會忍不住拿去打打殺殺。」</p>

    「我像這麼暴力的人嗎?」</p>

    楊:……</p>

    倒是奇斯不解道:「史威克調試過的槍有那麼神奇嗎?」</p>

    「當然!史威克可是文森特的老師!只是因為作品很少,所以在市面上不出名。」楊和李鷺一起說道。當日在紐約S.Q.分部,艾瑞聽到埃利斯用的槍是文森特改裝過的,當場就兩眼放綠光。</p>

    奇斯摸了摸後腦勺,不解地說:「可是他是我師傅,其實就是個色老頭。」</p>

    李鷺:……</p>

    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