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 章元祖,阿諾,奇斯
    戰場清理進行得很快,不多會兒功夫,屍體已經清理殆盡,足見潘朵拉後勤保障組的辦事效率。</p>

    楊和奇斯參觀了戰場,一路下到實驗工廠。值得一提的就是那三只行為舉止頗有大猩猩遺風的人類,不過李鷺把他們叫做「活體」,並且十分嗤之以鼻。楊在Z截獲的視頻裡看到過其中的兩只,就是它們兩個拿著動物骨骼亂砍亂殺,沒有一點理智與戰斗的美感,總而言之,不是楊這條路上的。但是戰斗的結果卻如此出人意料,本來他和Z都以為李鷺要吃一次大虧。至於奇斯,看到那三只被關在籠子裡嗷嗷直叫的活體還沒有什麼反應,畢竟沒有對比的話,普通人也不會注意到它們已經變異了的現實。可是當他看到潘朵拉善後組人員清理出來的另外兩具曾經算是活體的屍體之後,臉上就變了顏色,那兩只身上多處穿透傷,可見戰斗之激烈。大致看完,一行人往地上回去。</p>

    奇斯小心翼翼地落後兩步,從李鷺背後偷偷觀察她是否有不妥之處。哪知道才觀察了兩秒,李鷺就回過頭來問他:「你做什麼?」</p>

    「也許是落在後面撿錢呢。」楊說了個冷笑話,他說笑話的□力比起他操控金屬絲的能力正正是成反比。</p>

    奇斯見自己是無法「偷偷」觀察了,可是要直接問又怕李鷺覺得自己婆婆媽媽,進退兩難。</p>

    李鷺也不知道他究竟想什麼,不過對於奇斯異於常人的思考回路已經習慣了,看他還在後方呆站著不過來,只好做了一個明確地表示,轉過身向他伸出一只手,等他自己過來。</p>

    奇斯「啊」了一聲,終於回過神來了,他趕緊兩步上前握了上去。這動作很自然,走過去的時候也沒多想什麼,但是抓住人了之後,奇斯又有點回不過神了。他默默看了一眼楊,見他不甚在意的樣子,又看了一眼李鷺,她也好像很自然的樣子……哦,這只是單純的牽手,沒有額外的意思表示,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索菲亞說過,自我意識過剩的男人是很讓女人討厭的。</p>

    李鷺抓著人,放心了。這地下她一路走過來,知道地形復雜,還真有點怕奇斯走丟了。雖說奇斯好歹也有不俗的戰力,但最近自己不知神經錯亂了哪裡,總是覺得他一旦出了自己的視線就會遇到什麼危險或是搞出了什麼烏龍。</p>

    這心態不大正常啊,李鷺想,這可不是典型的奶媽心態嗎。</p>

    「你這次下手不留余地啊,連指揮官都給幹掉了。」楊說,「幹掉了的話,我們拿怎麼弄情報啊,要知道,最難撬開的嘴巴就是死人的嘴巴。」</p>

    「電腦晶片我可留下來了,在他們來得及銷毀之前。」李鷺遞了一塊晶片出來,交給楊,「如果Z無法解鎖的話,那就不是我的責任了。」</p>

    楊仔細收好,算是接受了她的說法。</p>

    一組善後組成員匆匆忙忙從過道上通過,他們身穿防護服,手持麻醉槍,還有兩個拖了一個兩立方米的合金籠子,看樣子是要去收拾三個被關在籠子裡的。</p>

    李鷺叫住他們:「籠子上通了電,你們先把接線頭撇開。」</p>

    善後組點頭應是,然後又迅速行動起來,那三只可是難得的實驗材料。</p>

    「通電,接線頭?難道它們出來過,你剛剛是一對五?」楊問。</p>

    「它們是出來了,不過我把它們又‘帶’回籠子裡去了。」</p>

    「它們會乖乖讓你帶進籠子裡去?」</p>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如果我不處於攻擊姿態,它們似乎會以為我們之間是同類。然後就被我帶回去了,我出籠子的時候順便通了高壓電,它們被電了兩下就安生了。說實話,它們脾氣還挺可愛的。」</p>

    「……它們估計以為你是母猩猩了吧,可愛的母猩猩。」</p>

    「楊,你說笑話的□力比你做中餐的能力還要差很多。」</p>

    奇斯撓撓頭,不摻和進他們之間的意氣之爭。</p>

    *** ***</p>

    由於得到了多維貢的機密晶片,李鷺和楊乾脆就聚集到Z的老巢裡開會。</p>

    可憐的奇斯急忙忙從紐約趕到洛杉磯,才見了李鷺一面,還沒來得及一表衷心,就被宅人中的達人Z大人丟出了她的老巢。</p>

    奇斯拼命地拍門,他的突擊步槍被Z貫在垃圾桶旁——其實就是因為他剛一入戶就把數公斤重的槍械掛在Z的備用主板上,才被Z大發雷霆掃地出門——可是無論怎麼敲,Z早把隔音設施全數打開,根本沒人出來應門。奇斯退後兩步,無奈地看著這棟類似於惡靈古堡的三層小別墅,手邊還有一把手槍,算了,應該足以自保。他不甘心地瞪視了一會,最後還是轉身黯然離去。</p>

    不過也沒關系,奇斯自得其樂,洛杉磯這個城市充滿了美妙的回憶,他和李鷺在這裡相遇。對了,可以到全能診所去看看。念頭一成型,單細胞生物奇斯同志立即扭轉了前進的方向。</p>

    那一棟六層的半破舊小樓已經被盤出去了,不過業主還未入住,粉紅色的廣告牌殘破地招搖在街邊,熟悉並且讓無數男人怨念的「讓你更快、更高、更遠」的廣告詞一如既往地讓人怨念。</p>

    奇斯停下腳步,靠在電線桿上,從下往上打量著它。其實這裡挺好的,以後再把它盤回來吧,他這麼想著。不過這條街區還真是破舊,居然連電線桿這種早該呆在博物館裡退休的古董貨都還有。</p>

    清晨七時,還沒有什麼人在街上行走。垃圾車從小巷盡頭開過來。從奇斯這個位置可以看到垃圾車司機友好地跟他微笑。奇斯身後正好有幾個收集垃圾的大桶,橘紅色的車子停在電線桿旁,棕頭髮白皮膚的司機探出頭來:「嘿,伙計,今天這麼早起?」</p>

    奇斯說:「七點了,不早了。」</p>

    「嘿嘿,」司機乾笑,這時候有電話過來,司機拿起通訊器接聽。奇斯耳朵很靈,他不是故意要去偷聽別人談話的內容,而是談話內容自己鑽進了他的耳朵。那是一種聽不懂的語言,聽起來很像南墨西哥的地方語。</p>

    在洛杉磯城市外百公裡以外的黑幫監獄裡,南墨西哥幫是裡面最危險的一個幫派,曾經在那所監獄裡執行過鎮壓暴亂任務的奇斯對南墨西哥的地方語略有耳聞。盡管司機神色很正常,行為也不特出,可是奇斯還是敏銳地察覺到了一絲危險。</p>

    司機收起電話,對站在車後收垃圾工說:「喂,還不趁早收貨,想等到你老母死啊?」說完還回頭對奇斯笑笑。</p>

    奇斯借著電線桿的掩護,右手摸到了後腰的槍匣。</p>

    從垃圾車後尾部站著一個身材矮小的人,聽到司機的話就跳了下來。奇斯才看清楚,那是一個十分年輕的黃種人女孩。她不應該做垃圾收集的工作,盡管奇斯對加利福尼亞的法律不很熟悉,也知道這裡不允許未成年人從事這樣的粗重活。對於超出常識的異常,奇斯有著該死的直覺。</p>

    直覺告訴他,危險來臨。</p>

    這麼瘦小的女孩能做什麼?在理智反應過來之前,奇斯撲倒在地,眼前已經不見那個女孩的身影——那是非人的速度,而車裡的司機也升起了車窗、落下了車前擋風玻璃的防護板。奇斯拔槍在手,這是他師傅改裝調試過的訓練槍,看上去不起眼,卻有超乎尋常的威力。一槍發射出去,穿透了垃圾車的防彈玻璃,子彈射入司機腦袋,一槍爆頭。</p>

    奇斯手指扣動扳機的當時,不等結果出來,就連滾兩下。轟的響聲在接近腦袋的地方炸裂,地面似乎在震動。電線桿轟然倒塌,扯落幾條破落掛在上面的電線。</p>

    那個女孩徒手就把電線桿擊斷。她站在奇斯原先的位置,低頭看自己的拳頭,因為強力的擊打,上面蹭破了一些皮,連血都沒出。奇斯對這樣的事情見所未見,在以那樣的力量擊打硬物之後,再強壯的人也會受到一定傷害的——那女孩是什麼人,肌體堅硬到如此地步。</p>

    「白蘭度,肌肉強度還不夠呢。」她不太高興地說。奇斯注意到她帶著便攜耳機,耳機裡傳出那邊的說話,一個男人說,「阿諾做得很好,繼續吧。」</p>

    奇斯並不錯過這樣的機會,他就著在地上的姿勢,連續三槍射出,封死了女孩的所有退路。即使奇斯的師傅到場,也要贊揚一聲,這三彈集超高的反應速度、豐富的實戰經驗、精准的即時判斷為一體,世界上能躲過去的人絕對在個位數范圍之內。可是那女孩顯然並非正常人,她再次失去了蹤影,脫出了子彈包圍的范圍。</p>

    奇斯畢生所見,除了李鷺,再沒有別人能比他的動作還快。可是這個女孩,顯然比李鷺還要快。這是完全超出常識范圍的奇異力量!</p>

    *** ***</p>

    奇斯?李鷺乍然驚醒,她睜開眼左右看看,四面陰暗得很,哪有奇斯的蹤影。略過了一會,她想起來,奇斯被趕出了Z的家門,因為他隨意亂放的行為得罪了Z的電腦硬件。應該不會有什麼事吧,奇斯好歹也在洛杉磯住過幾年。</p>

    李鷺從牆角站起身,往電腦屏幕看去。</p>

    Z和楊還在奮戰,Z是電腦方面的專家,楊是情報處理的高手,盡管如此,破譯地下實驗工廠的實驗數據晶片還是花費了很大的精力。</p>

    「怎麼樣?」李鷺走過去,問。</p>

    「快好了。」Z說,「已經得到幾個視頻,我放出來,你和楊先看一下,我繼續破譯其他的文件。」</p>

    「你先放吧,我們看著。」楊說。</p>

    房間裡掛了好幾面液晶屏幕,正中三面寬屏是Z處理數據用的。她操作了幾下,側牆上一面黑屏亮了起來,自動調整好色調和亮度後,開始播放一段最新截取的視頻。</p>

    Z繼續專心致志地做自己的工作,手指如同機械般不要命地在鍵盤上操作,還不時以聲控系統進行輔助操作。楊和李鷺安靜地看一旁的屏幕。</p>

    視頻名「元祖-β078號實驗體-成□」。</p>

    視頻的內容是多維貢阿基斯家族實驗工廠在兩個月前對被命名為「元祖」的血液樣本進行活體試驗的過程。一個眼圈青黑的倒霉醫生拿著半管血液注射入一個正在發狂的「活體」體內。十分鍾過後,活體逐漸變得平靜,充滿血絲的眼球上,血絲也在退散。那個眼眶青黑,一臉頹廢的醫生,正是當初給李鷺抽血的約翰醫生,他不但活了下來,還植入了人造聲帶。只是樣子變得很倒霉。</p>

    楊越看越是沉下臉來,李鷺乾咳一聲,乾笑道:「原來血液也可以當鎮靜劑使用啊。」</p>

    「那是你的血液嗎?」</p>

    「……」李鷺閉口。</p>

    楊對她毫無辦法,歎了口氣:「什麼時候讓他們弄到血液的?」</p>

    Z在旁邊補充:「經過演算,對方是在半年前李鷺被俘時得到血液的幾率在百分之九十四以上。」</p>

    「你既然知道有這回事,怎麼不摧毀血液樣本?啊?你不是挺能耐嗎,不等我們救援就屁顛屁顛自己跑出來了,啊,你就不會用腦子想想有什麼漏洞需要先補救再走啊。」</p>

    李鷺攤手:「我那時失血那麼多,腦袋暈乎乎的,哪裡還想得到什麼補救漏洞啊,記得把變態醫生丟下大樓已經不錯了。」</p>

    楊和Z搖頭無語,說到這個份上,也還真不好意思再怪罪李鷺。</p>

    電腦傳來叮當一聲提醒音,是又一個實驗數據被成□截取的提示。Z立即點開,她也湊過來看了。</p>

    這個實驗數據記載的是一個叫做「阿諾」的活體實驗樣本,附帶了一段影像資料。在河道裡,一個叫做阿諾的女孩徒手撕裂了兩條鱷魚。在她眼裡,皮糙肉厚的鱷魚好像只是魷魚絲。並且,她居然能夠與實驗人員正常交流。</p>

    Z和楊笑不出來了,他們面面相覷。</p>

    「事態發展已經超越了我們的權限,很有必要報告幕後組。」Z說。</p>

    楊點頭:「你去聯系元老們,我去把其余的人找過來談一談。」</p>

    「好的。」Z難得這麼正常。</p>

    房間裡只剩下李鷺,她一眨不眨地注視著屏幕,影像裡那個被實驗的樣本「阿諾」還是個未成年的女孩吧,大約十六七歲的模樣,身體瘦瘦小小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從她的身上,李鷺看到了自己過去的樣子,還在學校中無憂無慮的樣子。</p>

    從頭至尾,阿諾的眼睛始終盯在河岸上的某一點。</p>

    鏡頭搖晃,掠過河岸。在那一群身穿防護服的實驗人員中,有一人獨獨只是穿了很普通的休閒服,阿諾的笑容為他而發。</p>

    李鷺走上前定格了畫面,那個人就算化成灰,李鷺也不會認錯他。白蘭度,你這算什麼,這算什麼?</p>

    伸出手幾乎觸摸上了屏幕,李鷺眼睛緊縮了起來,停滯在屏幕半厘米處的右手握成了拳頭,最後一拳砸在牆上。到最後,尊敬與信任的感情只存在於記憶裡,現實是如此諷刺,剩下的只有摧毀他的意志。</p>

    門口傳來腳步聲,李鷺回了神,趕緊恢復了視頻播放。她轉回頭去,進來的是楊,手裡拿著行動電話。</p>

    「S.Q.發來訊息,無法聯系奇斯,也無法確定他的位置。」</p>

    李鷺微一愕然:「無法聯系,也無法確定位置,什麼意思?」</p>

    楊把電話遞給她:「你自己問。」</p>

    電話那邊是紐約艾瑞和洛杉磯史克爾的聯線通話,艾瑞說:「奇斯凌晨的時候過來申請調用直升機,你知道的,調用直升機有一定的手續,我們要求他說明理由,並且佩戴信號發射裝置,避免他劫持直升機……」</p>

    「請你直接說結果。」李鷺說。</p>

    艾瑞有些被她的語氣驚住了,直接說了結果:「我們於今天清晨七時十分接到他的求助訊號,但是立刻就失去了聯系,可以確定的是,信號發射裝置被破壞。」</p>

    史克爾接著說:「我們洛杉磯分部接到艾瑞的通報就到失去信號的地方查看,地點是在原先的全能診所對面。現場有十二處彈痕、一輛垃圾車、一具身份不明的屍體。電線桿被人為擊倒,並且,在診所門前發現大量血跡。」</p>

    李鷺靜靜地聽著,她直覺,很不好的事情已經發生,並且正在進展。</p>

    「我們驗了血,地上遺留的與奇斯的血型吻合,也有可能不是他,DNA檢測結果不久就能出來。」史克爾說。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