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回家驚變
    對於莫家來說,莫雨桐這算脫離苦海,劫後重生了。

    莫家三口情緒發泄完後,莫母忙着準備晚飯,莫父則拉着許如鵬去書房喝茶。

    “伯父,關於莫老師今後的安排,我有些不成熟的想法,想先徵求一下您的意見”,許如鵬慎重考慮後開口說道。

    莫之齡有些詫異,這個孩子給他的感覺太過成熟,他其實有些擔心女兒是不是和許如鵬有男女關係,但這話他是怎麼也問不出口的,“哦?說說看。”

    許如鵬回道:“莫老師從小學習音樂,一直以來她其實都對音樂都有着執着的追求,所以,我想讓莫老師去長安,我呢,想開一間音樂工作室,希望莫老師可以幫我。”

    原本,許如鵬是真沒打算搞什麼勞什子音樂,因爲如果他做音樂,那百分之九十九都得剽竊,剽竊是可恥的,不道德的,再說,命運那傻**正在死死的盯着他,每一次的剽竊,估計都是一次危機的疊加,但爲了莫雨桐,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誰讓莫雨桐是他的逆鱗呢。

    莫之齡覺得這個小夥子滿嘴胡扯,開音樂室?那是想開就開的,你一個大學生,憑什麼開,拿什麼開,但許如鵬剛剛解救了自己的寶貝女兒,自己還真沒法直接訓斥許如鵬不知天高地厚。

    “小許啊,桐桐呢,以後也確實不合適繼續在鄜州縣待了,我呢,想和她媽媽帶她出去旅旅遊,散散心,學校呢,暫時也不去了,等過段時間再看今後的具體打算,你說呢”,莫之齡委婉的拒絕道。

    許如鵬有些無奈,但莫父的想法也無可厚非,一個窮逼大學生要帶人家女兒去長安開音樂工作室,這事擱誰看,都是瞎扯淡。

    “行,那這件事就後面再說,先出去散散心也好,日子且長,不急的”,許如鵬已經決定直接和莫雨桐商量了,和莫老頭商量,純屬找不自在。

    晚飯其樂融融,杯籌交錯。

    第二天早飯過後,許如鵬便離開了莫家。

    該回家了, 回家?

    故鄉的家,一個三十多歲的的靈魂帶着二十歲的軀體回家,複雜的情緒縈繞在許如鵬的腦海。

    許大山,鍾淑慧,許諾音,許諾心,奶奶,故鄉的家才真的是家。

    生,養,育所在之地,即便它偏僻,窮困,但那纔是最讓人懷念,最讓人踏實的地方。

    簡單置辦了一些水果牛奶,許如鵬直接打車回家,重生的改變從細小末節都體現的淋漓盡致,前世的許如鵬絕對不會打車回家,那樣太奢侈了,50塊錢那可是他三天的生活費。

    汽車漸漸遠離了小縣城的喧囂,平穩的行駛在鄉間田野的公路上,微風徐徐,果香四溢,入眼的都是忙碌採摘蘋果的樸實農民。

    一堆堆顏色鮮豔的果子代表着一個個農民之家這一年的收成和希望。

    許如鵬想着,老許和鍾老太這會應該也在果園裡忙碌着吧,這倆老頭老太太,得珍惜這最後的田園生活了,年後,許如鵬是絕對不會再讓老兩口繼續在果園裡操勞了。

    半個小時後,租出車已經停在了許如鵬家的大門口。

    許如鵬扯着大嗓門喊到:“許諾音,許諾心出來幫忙提東西。”

    只見從門口飛速的竄出一道身影,“哥,你回來了?哈哈,太好了,咦?你咋感覺不一樣了。”

    許如鵬寵溺的摸了摸許諾心的腦袋,“你這丫頭,還是這麼毛裡毛躁的,你哥還是你哥,哪裡不一樣了。”

    許諾心撅着嘴巴說道:“你才毛裡毛躁的,你纔出去一個月,咋感覺變帥了很多呢,也長高了”,說着許諾心踮着腳用手比活着。

    許如鵬看着還是個少女的許諾心,心裡的滋味更是百轉千腸,上一世的許諾心早已結婚生子,雖然小日子過得還算舒適,但歲月的痕跡仍然在臉上刻畫了諸多痕跡,全家都寵溺的小丫頭,也成了三十歲出頭的普通婦女。

    這一世,普通兩個字,註定不會和許諾心有一丁點關係,他許如鵬的妹妹,怎會普通平凡。

    從出租車後備箱裡取出所有東西,汽車揚長而去,“哥,我提我提,嘿嘿,有沒有我的禮物”,許諾心眼睛盯着塑料袋子尋找着。

    許諾心還是那個許諾心,一點沒變,“有,都有,不過不是我買的,有人給你倆買了禮物”

    ,許如鵬笑着說道。

    這句話,一下子勾起了許諾心的好奇心,“誰給我買的?你的女朋友嗎?你談女朋友了?”

    許如鵬笑着輕輕點頭。

    “許諾音……!快出來,許如鵬談女朋友了,快點出來”,許諾心興奮的大聲吼道。

    “靠,許諾心你至於嗎,閉嘴,你這一嗓子整個村子都能聽到”,許如鵬立刻訓斥道。

    家門口又竄出一道人影,“許如鵬回來了,談女朋友了?在哪?快點讓我看看,長啥樣。”

    許如鵬看着竄出的許諾音,表情無奈至極,這倆不愧親姐妹,“你倆夠了,趕緊提東西回家,談個女朋友至於嗎?走,走。”

    許如鵬沒有理會兩個好奇到極致的妹妹,率先走進了院子。

    又走進了這個待了20年的院子,除了熟悉,還是熟悉,這座院子承載了許如鵬整個少年時期。

    “轟!”

    許如鵬腦海響起了驚天巨響 !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瞬間變了顏色,只是瞬間,整個村子的上空都佈滿了烏雲。

    “咔”一聲清脆的雷聲夾雜着閃電將天空一分爲二。

    許如鵬的身體此刻原地站立,雙眼緊閉。

    許諾音和許諾心發現許如鵬的不對勁,抓着許如鵬的手臂大聲喊叫:“哥,哥,你怎麼了”?急切的聲音裡夾雜着哭腔。

    許如鵬此時腦海裡,只有不斷炸響的巨大轟鳴和雷電劈在自己身上的疼痛和酥麻。

    沒有人發現,恐怖的雷電一分爲二,有形和無形,有形的雷電在天空瘋狂肆虐,無形的雷電直奔許如鵬而去。

    一道,兩道……連續咆哮的雷電響徹天空。

    痛……痛……痛……無盡的的疼痛侵襲着許如鵬的每個細胞。

    許如鵬神念怒吼,命運,我艹你大爺,老子回個家,你他媽都要弄老子,老子就是不想死,你丫能又能怎樣?

    無形的雷電巨網將許如鵬包裹,久違的死氣迅速凝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