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兩只老狐貍
    第七十五章 兩只老狐貍

    孟奇輕輕挑眉,順著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身后,只見甬道側緣,火光黯淡之處,突然冒出來一條人影,頭戴綸巾,身著儒袍,面容清癯,頭發花白,正是閑隱先生段向非。

    他的出現并不給人突兀之感,也不是憑空凸出,而是讓孟奇有一種之前那個地方自己完全沒有注意過的感覺,亦像是眼前原本無法察覺的迷霧一下消失了。

    啪,一道透明晶瑩的玉璧從甬道上方落下,將孟奇和段向非隔開。

    “我始終覺得有人在跟蹤我,可完全沒有頭緒,想不到原來是閑隱先生,別來無恙否?”孟奇恍然道。

    段向非背負雙手,氣質悠然,哪怕已經落入了甬道陷阱,也不顯慌亂,微笑開口道:“事關犬子之命,老朽不太放心,只好一路跟隨申猴先生你,想不到你居然是假的。”

    “假不代表不能辦事。”孟奇同樣沒有驚慌失措,嘆了口氣道:“這么說來,殺了寒使之人就是閑隱先生你了?我不太明白你為什么要殺他們滅口?”

    “很簡單。”甬道入口傳來一道清雅的聲音,素衣素袍、頭扎木簪的崔栩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立在了那里,這正是段向非沒有急速倒退,脫離甬道的原因。

    崔栩手中握劍,表情冷峻,眼神淡然:

    “因為他是雪神宮當代宮主。”

    孟奇撫掌道:“難怪,難怪!閑隱先生好神奇的‘幻形’,竟然能讓貧僧一路被綴著卻毫無所覺。”

    “雕蟲小技,徒然君笑。”段向非沒有否認,“我之所以殺掉寒使他們,是因為崔老鬼就在附近,若是被他抓住寒使等人,知道了給你說的內容,就會確認我的身份。”

    說到這里,他轉頭看向崔栩:“崔老鬼,你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崔栩也不急著動手,冷冷道:“調查明誠失蹤之事時,所有線索都指向雪神宮,你卻不太熱衷,草草調查后就借口父子關系不睦而離去,別人或許會信,卻瞞不過我,當時我就想,除非你能確認并非雪神宮動的手,否則斷然不會如此行事,而你為什么能確認呢?”

    “再聯想到明誠與雪神宮借著藏寶圖之事暗通曲款,以及他裝成紈绔子弟以掩飾武功高強,我心中就有所明悟了,只不過不太確認,因此借著假申猴一步步引你入局。”

    段向非苦笑道:“對啊,只有雪神宮實際的主人才能確認并非雪神宮動的手。我還以為是明誠熬不住苦刑,將這個秘密告訴了你。”

    “明誠倒是條漢子,若你不是雪神宮宮主,當為錦繡良配。”崔栩少有地贊美了一句。

    “當時我有點懷疑是你擄走了明誠,可又怕身份暴露,只好借機遠遁,通過引導申猴來調查這件事,唉,沒料到十二相神是你一手組建的,我棋差一招,輸得不冤。”段向非嘆了口氣。

    “你也是老謀深算,若非申猴暴露太早,威脅又大,說不得你就全身而退了。”崔栩輕輕點頭,贊了段向非一句,他似乎想要讓老友死得明明白白。

    段向非呵呵笑道:“哪比得你深謀遠慮,連我唆使洛青前來挑戰,都未能引開你。”

    “原來洛青是你唆使來的,難怪時機恰到好處,若非真定法師能對宗師造成一定威脅,我怕是沒那么容易脫身,光靠大哥,恐怕攔不住你離開。”崔栩看了孟奇一眼。

    段向非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如此,而且卯兔綁架尤弘博之事讓我更猜不到你們就是十二相神,不過我離開時,洛青雖然失了先手,但也不至于被重創吧?”

    “后來我出手了,所以洛青剛才來信,將決斗推遲七日。”崔栩像在說一件日常瑣事。

    段向非嘿了一聲:“洛青初開精神秘藏,哪是你的對手,你元氣和精力兩大秘藏,怕是又開了一個吧?”

    “嗯,元氣秘藏,段兄,你一直號稱開的是元氣和精力兩大秘藏,現在看來,怕是撒謊了,你的‘幻形’應已圓滿了。”崔栩輕輕點頭。

    段向非笑了笑:“有‘幻形’在,精神秘藏相對簡單,我開的是精神和精力兩大秘藏。”

    “你倒是坦白。”崔栩表情不變地道。

    段向非悠然笑道:“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坦白一下又有什么。”

    “你沒有勝算的,這條甬道布滿機關,能射出無數強弩,每一支都等同于我七八成功力一劍。本來大哥還故意制造了鏢物丟失之事,準備將霹靂堂的三百枚天雷子埋在這里,可惜為了對付洛青,不得不用這件事引出不知情的弘博,所以,為了不讓你懷疑,只好放棄。”崔栩淡淡說著陷阱,“但有我在這,效果也是一樣。”

    這兩只老狐貍!孟奇聽得撇了撇嘴巴,敢情自己成了他們彼此試探的棋子了!

    “哼,不管你們是老謀,還是遠慮,我只知道一點,咱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他暗暗握拳道。

    正當段向非要說話時,孟奇突然開口了:“閑隱先生,確認一下這里躺著的是不是段明誠。”

    崔栩、段向非、尤同光都莫名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關心這個。

    “是犬子。”段向非愕然之后,緩緩點頭。

    孟奇頓時笑得露出一排白牙:“我的任務完成了,閑隱先生,報酬呢?”

    這下,三道莫名的目光都變成了看白癡的眼神,這種時候還想著任務不任務?你先活著出去再說吧!

    冰窖內寒氣翻騰,再次凝結出文字:

    “找到了段明誠。”

    “主線任務完成,獎勵一百五十善功。”

    “身處戰斗之中,無法回歸,脫離后半個時辰內可隨時選擇回歸。”

    孟奇略微一愣,還以為能直接回歸的,不過這也算預料之中,畢竟類似的狀況自己曾經考慮過。

    這樣也好,至少戰斗完能立刻回歸,不用擔心重不重傷,是否瀕死的問題了!

    想到這里,他渾身戰意沸騰,握著戒刀的手愈發用力。

    “真定法師,你覺得我會準備報酬嗎?”段向非好笑地回答。

    孟奇白牙燦爛:“其實你之前許諾的報酬,我都不想要了,我只要‘幻形’,崔城主將你困在這里說那么多,恐怕也是想要這個。”

    崔栩略微愕然,旋即平淡:“段兄,復述一遍‘幻形’和有關人神界限的秘密吧,不要耍花樣,你應該很清楚,以我對精神秘藏的了解,不難判斷出真假,如果你配合,到時候你死明誠活,否則兩個一起死。”

    “我不明白你為什么非要這些?”段向非沉吟了一下。

    崔栩的目光越過段向非和孟奇,望向冰窖內的棺材,神色變得柔和:“修為越深,我越相信人神界限的存在,而關鍵就在精神秘藏,若能得到‘幻形’,加深眉心祖竅的修煉,當能一舉打破人神界限,破空飛升,到時候,呼風喚雨,起死回生,不在話下。”

    “唉,你倒是用情至深。”段向非嘆道。

    崔栩收回目光:“你可以不說,反正藏寶圖在我手上,到時候一樣能得到。”

    “原來錦華侄子還沒去藏寶之地,我還想著派手下抓他當人質的。”段向非搖了搖頭,“你行事真是謹慎。”

    “他只是躲了起來,給你希望,讓你能大膽進來。”崔栩難得地露出一絲微笑。

    段向非回頭看了段明誠一眼,自嘲地笑了笑:“唉,人老了,就舍不得兒孫,好吧,你聽好了,‘垂簾明心,意守祖竅’……”

    不僅崔栩專心傾聽,孟奇和尤同光亦是同樣的表現。

    幻形乃專修眉心祖竅的功法,全書五個篇章不過一千多字,隨著段向非徐徐道來,漸漸步入尾聲。

    “‘有物圓一,自混沌出’……”

    話音未落,段向非突然前躥,如一縷青煙,直撲崔栩,雙掌泛青,身形飄渺。

    他劍法雖強,但幻形才是根本!

    所以右手五指被削并未讓他實力有損!

    正值幻形最后的核心篇章,不管孟奇,還是尤同光、崔栩都聽得聚精會神,一時有點愣住。

    但崔栩何等人物,祖竅凝練,精神強橫,很快回過神來,腳下用力一踩。

    甬道左右頓時有孔洞顯露,一支支強弩電射而出,風聲呼嘯,箭雨如瀑,讓人避無可避,擋得了一邊,擋不住全部。

    段向非身形如影,奇怪扭曲,在強弩箭雨中閃轉騰挪,躲過了不少,可惜強弩實在太多,實在太密,他還是不斷被洞穿,鮮血泊泊流出。

    孟奇雖然和段向非隔開,但崔栩踩的是全部發動的機括,因此那一支支強弩同樣從兩面瘋狂襲來。

    這種時候,孟奇沒有依仗神行百變,而是將身一團,縮成圓球,雙手分別護住后腦等罩門。

    嗖嗖嗖,一支支強弩射在了孟奇身上,哪怕暗金流轉,依然貫穿了過去,將孟奇插得像只刺猬。

    天長地久有時盡,強弩亦是稀少物,一輪之后,孔洞內再無弩箭射出。

    段向非身中七八箭,血染儒袍,受傷頗重,已然和崔栩戰成一團。

    孟奇緩緩起身,背部、身側是密密麻麻的強弩,鮮血不斷流出,染紅了箭桿,染紅了白袍,加上臉泛淡金,不似僧人,倒像地獄歸來的惡鬼。

    他受傷頗重,若非金鐘罩減傷效果極佳,怕是早就橫死當場,猶是如此,金鐘罩也處于破關邊緣。

    “給我開!”他怒目圓睜,狠狠撞向面前冰壁。

    金鐘罩雖搖搖欲墜,但孟奇內力尚存,修煉金鐘罩增加的力氣任在,砰一聲將冰壁撞出了一道道裂痕。

    啪啪啪,冰壁裂開,尤同光卻不慌不忙地雙掌拍出,就要趁孟奇重傷且立足未穩,取他性命!

    就在這時,他看到孟奇手中多了一個黑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