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質詢
    第八十二章 質詢

    無凈首座?

    聽到這個名字,孟奇悚然一驚,心跳不由自主加快,因為無凈乃戒律堂首座!

    他是無字輩目前年紀最小的一位,但修為卻超凡脫俗,不比達摩、菩提兩院首座差多少,亦是地榜上有名的人物,而且他為人嫉惡如仇,明察秋毫,不妄縱,不妥協,是寺內僧人最怕的一位高僧。

    對自己的詢問竟然要戒律堂首座親自出馬,莫非他們懷疑我什么?

    孟奇驚疑不定之中,禪房的門隨風而開,真妙當先走入,容貌氣質皆顯陰鷙的玄空其后,接著他們分列兩側,恭迎一位著黃色僧袍、披紅色袈裟的和尚。

    這和尚四十歲上下,膚色古銅,五官普通,臉龐棱角分明。

    作為戒律堂首座,他不像別的宗門刑堂執掌者一樣不自覺帶上幾分狠厲,而是沉穩內斂,不茍言笑,唯有那雙眼睛凌厲冷峻。

    “這是戒律堂無凈首座。”真妙為孟奇和真慧介紹道。

    拜見之后,孟奇立刻感受到無凈的目光在自己和真慧兩人身上來回打量,如刀劍穿身,似烈陽照雪,讓自己有種內心秘密都被看穿了的感覺。

    無凈收回目光,盯著孟奇的雙眼,低聲道:

    “真定,你從何處學的‘阿難破戒刀法’?”

    “啊?”孟奇震驚出聲,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不敢相信看似普通的傷口會透露這個秘密。

    玄空回頭看了無凈一眼,見他輕輕頷首,于是轉身看向孟奇,嚴肅道:“井底之蛙安知天地廣闊?天眼通、天耳通絕非世俗傳聞!”

    “你沒有任何掩飾的一刀擺在真常身上,讓首座如何看不出那是‘阿難破戒刀法’的第一式‘斷清凈?”

    “老實交代,你從何處偷學的‘阿難破戒刀法’?是不是和真常、真永聯手盜經,然后因為分賬不公而反目?《易筋經》抄本是不是被你私藏了?”

    一連串的問題仿佛一個個驚雷在孟奇心中炸響,自己還是太小看有法身高人鎮壓的少林了,行事太不謹慎了!

    “我,我……”孟奇腦海念頭急轉,尋找著借口和理由,畢竟“六道之主”的危險如芒刺在背,自己不可能如實回答。

    “師兄是偶然看到師父練習‘阿難破戒刀法’后學會的。”這時,旁邊的真慧一臉坦然地說道,似乎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一點也不害怕。

    “偶然看到?”玄空一字一頓地反問,接著冷笑道,“誰能偶然看到別人練刀而了悟真意,掌握一式外景巔峰級的刀法?”

    能傷到“羅漢伏魔神功”與“般若掌”小成的真常,真定必須得了悟“斷清凈”真意。

    旁邊的真妙第一次聽聞此事,恍然又震驚地看著孟奇,難怪他能傷到真常!可“阿難破戒刀法”是秘籍傳承,他能這么短時間內了悟真意,刀道天賦也堪稱驚世駭俗了!

    孟奇生死邊緣也不是沒走過,危險亦遇到好幾次,迅速壓住了驚駭的情緒,壯著膽子道:“首座,玄苦師叔,事實確實如此,弟子或許與‘阿難破戒刀法’有緣,偶然撞見師父練刀后,于舍利塔修煉金鐘罩時悟出了紅塵如爐,鍛我佛心的真意。”

    老實說,換做自己,也不會信真妙這個解釋,但此時只能強辯了。

    “修煉金鐘罩與‘阿難破戒刀法有什么關聯’?”玄空臉上寫滿了不信。

    無凈卻輕嗯了一聲:“如何悟出?”

    孟奇趕緊將當時的情形詳細描述了一遍,因為是親身經歷,所以格外翔實。

    他說話時,無凈雙眼深處似有金瞳凝聚,一直盯著他的眼睛。

    等到他說完,無凈緩緩頷首:“這當是你了悟真意的真實經歷,但偶然看到練刀一事,確在撒謊,沒人可以只看一遍刀法就能了悟真意的。”

    他說的很肯定,不知是基于常識判斷,還是剛才暗施神通,看出了孟奇在撒謊。

    “首座明鑒,確實如此。”孟奇不敢與無凈對視了。

    無凈沉默了一陣,正當孟奇以為他要用神通或類似“搜魂十三手”的功夫拷問自己時,他突然開口了:“事情曲直早已注定,非是狡辯能夠開脫,你隨我去大雄寶殿,面對方丈和其他長老的質詢吧,沿路之上,好好想一想,放下屠刀,當能立地成佛。”

    說完,他就轉身走向門外,而此時玄空陰鷙的臉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一副你果然有問題的模樣。

    面對外景之中亦算一流的無凈,孟奇哪里敢反抗和逃跑,只好收斂著心情跟了上去,安慰自己六道輪回之主相關的事情不會被天眼通等發覺,至于勾結真永、真常之事,自己問心無愧,不怕神通或絕學加身!

    真慧呆呆地也跟了上去,完全沒注意無凈只是詢問孟奇一人。

    夜風微涼,孟奇緩步而行,心神漸漸沉淀,排除了害怕和惶恐。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無凈突然回頭看了他一眼,仿佛察覺到了他狀態的變化。

    大雄寶殿之上,孟奇第一次見到了傳說中的“降龍羅漢”空聞方丈。

    他臉藏淡金,白眉長長垂下,容貌清癯,胸前戴著一串墨沉沉的佛珠,手中持著九環錫杖,充滿了出塵之意。

    殿中披著紅色袈裟的僧人,孟奇認識的很少,只有菩提院首座無思,長老無想,無得,自家師父玄悲。

    拜見方丈之后,無凈將事情原委完完整整講述了一遍,包括他通過神通判斷出孟奇在撒謊。

    無想、無得等長老、首座紛紛點頭,相信無凈的話語,縱使達摩祖師涅槃歸來,在成就法身之前,也不可能偶然看到別人演示刀法就能了悟真意的。

    “我佛慈悲,普度世人,若誠心悔改,當能消除罪業。”無凈轉頭看著孟奇,目光如電。

    孟奇看了一眼師父玄悲,見面無表情,正待說話,卻忽然有另外一位長老進來。

    “阿彌陀佛,回稟方丈,舍軀崖下沒有找到《易筋經》抄本,也沒有發現別的絕技秘籍,或許是被毒潭所融。”

    “那里毒物遍地,是不少修煉毒功的施主喜愛的地方,我們又任其自然,只是規勸他們少造殺孽,未曾驅趕。”眉須皆落,宛如枯木的菩提院首座無思平淡說道。

    他的意思,孟奇聽得分明,可能是哪位修煉毒功的外景高手收到了“天降大禮包”。

    “阿彌陀佛,無定,你帶十位長老下去詢問一下那些施主。”方丈空聞語氣平和地說道。

    無定,雜物院首座,知客院、雜役院也歸屬其中。

    玄空此時突然開口:“方丈,各位長老,也可能是包裹未曾掉下懸崖。”

    他意指孟奇隱匿。

    “真定,你到底從何處習得‘阿難破戒刀法’?”無凈再次開口詢問,多了一分嚴厲,“《易筋經》真的掉下去了嗎?”

    找不到《易筋經》抄本的狀況讓孟奇下意識冷汗直冒,莫非自己擺脫不了冤屈?

    他定了定神,在一道道或嚴厲或淡漠或慈和的目光中道:“方丈,各位長老,《易筋經》確實掉下去了。”

    “那你從何處習得‘阿難破戒刀法’?出家人不打誑語!”無凈愈發嚴厲。

    孟奇心跳加快,不知該堅持還是該另外編造借口,手心不由出了一層白毛汗。

    這樣的壓力下,尤不得他不緊張。

    正當他咬牙準備再找理由時,忽然看到師父玄悲走出長老隊伍,坦然伏拜于方丈空聞面前:

    “弟子知罪,弟子私授了真定‘阿難破戒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