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跟蹤”
    第四十二章 “跟蹤”

    戴著氈帽的黑臉漢子見中年男子入了樹林,沒有直接跟著,而是繞到另外一側,小心翼翼地鉆入。給力文學網

    前方樹木蒼郁,人影綽綽,他極目看去,突然后腦一痛,眼前一黑,頓時沒了知覺。

    孟奇提著他背心衣物,走回原地,丟到中年男子面前,平淡無波地道:“走路小心點。”

    綠洲之中雖然較沙漠涼爽,水汽充沛,但終究沒有中原腹地陽春三月的舒適,中年男子原本有些燥熱,可此時卻背心額頭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一股寒意從心頭升起,居然被人跟蹤了!居然被人跟蹤還不知道!

    “是,是小的太大意。”他呼吸急促地回答。

    孟奇、顧長青與他見面時都是另作打扮,黑布包頭,黑袍罩身,典型沙客的樣子,而且臉上也蒙著面巾。

    “你打聽到什么消息?”孟奇手中把玩著幾塊碎銀子,看得中年男子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

    他定了定神,條理分明地道:“小的在客棧、酒肆以及各處人家都打聽過了,近十日前確實有位灰袍小師父經過,他沒了盤纏,四處化緣,雖然嘴笨,但長得俊俏,為人憨厚,收獲頗豐,亦被人記住,他打聽了那場天災的路線,往車裂峽去了。”

    從這處綠洲到“播密”,根據水源的情況,有七八條線路,而車裂峽是其中兩條線路的必經之處。

    孟奇輕輕頷首,描述的形象和做事魯莽的風格確實符合小師弟:“還有其他消息嗎?”

    中年男子皺眉道:“有是有,可小的覺得太假,怕污了兩位貴人的耳朵。”

    “但說無妨。”孟奇心中一動。

    中年男子想了想道:“有人說灰袍小師父在街上大哭大鬧,見人就纏著要錢,最后往東邊蔥嶺返回了,嗯,沒別的消息了。”

    孟奇若有所思地將碎銀子扔給他:“回去的時候小心一點。”

    中年男子看著銀錢光芒,略顯激動地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顧長青疑惑地道:“后面的消息太假了,不像你描述的真慧,若是馬匪故意混淆視聽,也該編個像樣點的謊言啊。”

    孟奇微笑道:“就得一眼看穿是謊言,才符合他們的意圖。(給力文學網最穩定)”

    “什么意圖?”顧長青有點不解了。

    孟奇似笑非笑地道:“既然能有如此拙劣的謊言,那多半也有符合真慧形象舉止卻在關鍵處故意誤導的消息。則羅居雖然是馬匪首領,稱霸瀚海,但他也只是統領了三成的馬匪,與他并稱的馬匪頭子可不止一位。”

    想要與則羅居作對的馬匪同樣不少!

    “你是說,前面的消息也可能是假的?”顧長青恍然道,“有道理,我就說不該有如此拙劣的謊言,這顯然是則羅居他們的對頭馬匪故意這樣做的,以提醒我們圈套,這樣的人物在瀚海上不止一個兩個。”

    他仿佛一下打開了話匣子:“比如我顧家堡所在的金裟綠洲,就完全沒有則羅居的勢力,因為它屬于‘冰雪狂刀’身毒寥……”

    “冰雪狂刀”是瀚海上另外一名強大的馬匪頭子,同樣是外景境一流高手,與則羅居水火不容,傳聞他背后站著邪魔九道中的“修羅寺”,站著凝就了“大阿修羅身”的西域第一高手蒙南。

    身毒、則羅是西域人的音譯名,安國則是西域人的中原式名字。

    說著說著,顧長青聲音漸漸變低,因為這是在揭自己的短,向來以正道自居的顧家堡,居然要托庇于一個馬匪頭子,或許正是這樣,他分外懷念顧家先祖縱橫瀚海,行俠仗義,斬殺馬匪的輝煌歷史,也不自覺往這方面靠。

    孟奇點了點頭,什么也沒說,維護著顧長青的面子。

    顧長青忽地苦笑起來,嘆了口氣:“孟奇,我是不是很可笑?嘴上說著行俠仗義,家族卻要暗地里靠著馬匪頭子,若你的敵人不是則羅居一伙,而是身毒寥,我恐怕,恐怕沒那份勇氣和豪氣相助,我怕,我怕牽連家人……”

    “你若是不顧及家人而‘行俠仗義’,我恐怕會看不起你,連自己家人的生存都無法維護,談什么正義?”孟奇寬慰著顧長青。

    顧長青看著孟奇雙目,見他眼神誠懇,也就放下心來:“那我們是不是該尋找傳出假消息的那位馬匪頭子?他與則羅居一伙是敵人,肯定樂意幫助我們,給我們提供正確的情報。”

    孟奇擺了擺手:“先不急,說不定他對則羅居的敵意也是偽裝的呢?”

    這種計中計,自己可看過不少,而且不比以往總是會疏忽大意,自己現在也算是江湖經驗較為豐富了。

    “什么?”顧長青驚愕之后,仔細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不能小看馬匪的奸猾!

    他看著孟奇的眼神再有變化,真定小師父心里怕也是彎彎繞繞吧,對陰謀詭計很是敏銳啊!

    和他相比,自己簡直又頭腦蠢笨又經驗淺薄。

    “那我們該怎么做呢?”他真心誠意地請教道。

    孟奇指了指地上昏迷的黑臉漢子:“不是還有他嗎?”

    說著,他踢醒了黑臉漢子。

    黑臉漢子緩緩睜開雙眼,一片迷茫,還沒有明白自身的處境,直到他看見上方兩個蒙臉黑衣沙客,才一下清醒,又驚又怕地道:“你們想做什么?”

    “我倒是想問你打算做什么?說!為什么鬼鬼祟祟跟著我們的人?”孟奇厲聲喝道,努力做出“黑幫老大”的風采。

    “我,我沒有,我只是進樹林方便。”黑臉漢子驚慌失措般回答,“兩位好漢,饒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孟奇將右腳移到他的手指上,輕輕地,輕輕地踩了踩,踩得黑臉漢子毛骨悚然:“別,別,別用力。”

    “我從來不說自己是殘忍的人,但我殘忍起來不是人。”孟奇“威脅”道。

    黑臉漢子定定看了他一下,嘆了口氣道:“好漢,若我老實交代,是不是就不殺我?”

    “當然,我是一個好人。”孟奇自己給自己發著好人卡,聽得顧長青哭笑不得。

    黑臉漢子深吸口氣,緩緩吐出:“我是大檔子的手下,專門在這處綠洲打探消息,傳遞商隊的情況,這次奉了大檔子的命令,在綠洲內等待打聽小和尚與老和尚行蹤的人,剛才就是這么跟蹤過來。”

    “大檔子?”孟奇不太了解這些匪號。

    顧長青介紹道:“大檔子沈醉,不知犯了什么事,從中原逃來瀚海,拉起了一支馬匪隊伍,自號‘大檔子’,他實力很強,據說已經開了六竅,而且手下得力者眾多,不僅開竅的高手足有五六位,還有善于謀劃的軍師‘笑面狐’俞林。”

    “他們慣常在這一帶活動,想不到已經暗中投效了則羅居。”

    孟奇點了點頭,繼續問道:“所以,車裂峽是你們故意放出的假消息?以引我們進入埋伏?”

    “也不是假消息,小和尚確實去了車裂峽,只不過我讓客棧老板和販賣情報的家伙們隱瞞了一個事情。”黑臉漢子老實回答。

    “什么事情?”顧長青追問道。

    黑臉漢子表情扭曲了一下:“隱瞞車裂峽附近山谷是大檔子營地的事實,這樣一來,若是有人詢問小和尚行蹤,就會自投羅網。”

    “那小和尚呢?”孟奇語氣不變地問道。

    黑臉漢子低聲道:“被大檔子抓起來了,等著送給則羅老大,作為誘餌。”

    “回答得很老實,我會饒你一命的。”孟奇右腳用力,踢在黑臉漢子頭部,讓他再次暈厥了過去。

    昏迷了一陣后,黑臉漢子悠悠醒轉,發現樹林內空無一人,臉色變幻了幾下,趕緊起身,往著集鎮返回。

    這時,樹林內突地多了兩道身影,正是孟奇和顧長青。

    “怎么不去車裂峽救真慧?”顧長青很是不解為何還要原地等待,救人如救火啊!

    孟奇笑瞇瞇對他說道:“不能別人說什么,我們就信什么啊。不管什么情報,總得核實一下。”

    “怎么核實?找另外一邊的馬匪?”顧長青疑惑問道。

    孟奇指了指邊走邊四處張望和回看的黑臉漢子——他這是防止被人跟蹤:“‘找’他啊,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不殺他?”

    不是因為你是和尚嗎?顧長青心里嘀咕道。

    孟奇背著手,走出樹林,丟下一句話:“長青,你在這里等著。”

    他們已是熟悉起來,不用再顧公子顧公子的稱呼。

    “喂,這樣跟蹤會被發現的!”顧長青還真沒見過有誰跟蹤是大搖大擺的,對方只要回頭,就能看到他啊!

    孟奇衣物沒變,只不過取下了黑色面巾,免得引起路人注意,他背負雙手,稍微靠邊地走在黑臉漢子身后,半點也沒有躲避的意思。

    黑臉漢子習慣性地不斷回頭,可他的視線總是穿過孟奇,投向遠方,似乎那里沒有人!

    看著孟奇大搖大擺走在黑臉漢子身后,而黑臉漢子回頭時卻對他視若無睹,縱使太陽高懸,明亮燦爛,顧長青也有種鬼氣森森的寒意。

    這是怎么回事?

    PS: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