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信任
    第二百零一章 信任

    “該你了!”

    絲絲電蛇仍在跳躍,將黃黛和范雨的瞳孔蒙上了一層明紫,一道人影昂然而立,舉刀喝敵。

    兵魔死了?

    兵魔就死了?

    橫行天下的兵魔就這樣死了?

    這由不得她們鎮定,兵魔原是極天殿有名的魔頭之一,出手狠辣,兇名遠播,后來更是得了魔氣灌體,成為真正邪魔,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知多少正道強者慘死于他手下,被分尸碎骨。

    好幾次,“救世三賢”之一找到機會,欲要襲殺魔將中較弱的他,以削弱枝葉,但都被他險險逃走或支撐到了援軍來臨,屢次不死,魔威遍傳江湖。

    可今時今日,不過兩三息的時間,兵魔就被劈成了兩片,身死魂消,宛如一場夢境在眼前上演。

    噗通,兵魔兩片尸體倒落于地,聲音震得兩女和附近江湖好漢內心為之一顫。

    看到孟奇纏繞著電光的長刀,撲過來的火魔雙眼仿佛有火苗在燃燒。

    正常情況下,兵魔應當有他驅使的“邪魔大軍”保護,縱使半步外景,想要殺他,亦得耗費時光,但剛才邪魔大軍被派去牽制其他人了……

    正常情況下,如果自己不被那詭異刀法影響,不短暫怒火上頭,當能讓可惡的敵人在借力之時直接被魔火入體,身負重傷,岌岌可危,哪有攻擊火魔之力!

    正常情況下,若非兵魔預先不到敵人會如此夾攻,以他的實力,撐到自己靠攏不算難事!

    但世間哪有那么多正常情況?

    尤其是對手刻意為之時!

    憤怒、仇恨的火焰再次于火魔心底熊熊燃燒,催發著魔氣,讓他從內到外都透著火光。

    殺了你們!燒死你們!

    火魔右手五指成爪,抓向孟奇,道道火焰往掌心收縮。吸力龐大,帶動得孟奇身不由己就跨前一步。

    而他的左手,遙遙一掌劈向齊正言,烈火翻滾,似成長刀,一下將彌漫的寒氣隔開,將冰層蒸發,白霧繚繞。

    他對自己充滿信心,有把握以一敵二,殺掉精神消耗極大的孟奇與實力遜色較多的齊正言。

    左掌為輔。牽扯劍客,右爪是實,抓攝心焰,火魔已全力以赴,用出了壓箱底的招式!

    他右手五指燃著一層金黃色明焰,掌心仿佛無底漩渦,將附近火焰氣流盡數吸納,以至于虛空都有坍縮過去的感覺,天地盡在掌中。無法躲避,無法逃開,除了硬接,別無他法。

    最為恐怖的是。孟奇只覺心湖一下沸騰,眼前全是金黃,自己似乎靈魂出竅,置身于了火焰地獄里。遭受著灼燒,無法擺脫,形如噩夢。

    這是精神攻擊!這是真正半步外景具有的招式威力。不僅危險肉身,而且影響元神!

    養邪神者靠邪神之眼代替眉心祖竅的打開,就有種種神異,何況真正踏破了生死玄關的半步外景?

    孟奇過去遭遇的敵人里,蛇王基礎不穩,強行打開,能引動少許天地神異就算不錯,青散人境界倒退,兩人都無力發出類似攻擊,只有當初的朵兒察能夠辦到,但被拿著佛寶的心寂方丈正面擋下了,猶是如此,他還能用強橫的精神制造幻覺,干擾江芷微的感官。

    面對這可怕的一擊,換做別人,恐怕只有天人交感及以上境界才能靠著與天地的溝通,強行掙脫,比如當初的顧小桑,即使身居法身招式,實力驚人,躋身人榜前五,八竅的境界亦讓她賴著性子等待朵兒察與心寂方丈拼成重傷后才悠然出手。

    當然,不排除顧小桑有凝練眉心祖竅的秘法或者《無生老母降世經》有其他抵抗精神攻擊的法門,但她那時自身也有不妥,長期處于小紫狀態,功力全失,恢復之后,怕一時亦難以攀升至巔峰,否則她正面與完好的朵兒察交手,靠著功法的強橫和詭異,傷到朵兒察并保命逃走還是不難辦到的。

    不過,孟奇在眉心祖竅上下的工夫勝過江芷微,也可能勝過顧小桑、王思遠等人,幻形、不死印法、變天擊地,層層遞進,縱然還是比不上真正的半步外景精神強橫,但自保還是能辦到的!

    忍受著“火焰”對元神的灼燒,他運轉起了“變天擊地”,整個人氣質一變,滄桑悠遠,磅礴浩大,似有情似無情,仿佛俯視著大地的蒼穹,“火焰”如何能燒?

    腦袋刺痛,鼻血流出,眼前金黃退散,重新現出那只手爪,火焰緊貼,吸力恐怖,已然不遠!

    孟奇正待施展身法,避開鋒芒,忽然感應到了江芷微的氣息,她已提著長劍,欺近于十丈之內。

    火魔亦察覺敵人有援手到來,劍氣沖霄,異常可怕,而眼前可惡小子雙眼略微痛苦之后旋即驚醒,與天地渾然一體,氣勢蒼莽,擺脫了精神攻擊。

    他心中頓生退意,從哪里來這么多強者?還都是九竅未至但實力強橫恐怖的怪物!

    精神攻擊效果不佳無妨,只要這一招逼得面前敵人閃避,自己就立刻抓住機會,借火遠遁!

    孟奇沒有猶豫,淡金燦爛,直接前撲,身體微側,長劍突發,以攻對攻!

    他相信同伴,就像相信自己!

    赤紅流光綻放,美得如同黃昏的晚霞,破空聲、風聲全都消失,仿佛融入了這純粹的一劍,不可方物的一劍。

    與此同時,江芷微長劍斬出,明亮奪目,跨擊滄海,斬斷汪洋。

    她出劍之時,距離火魔尚有五六丈,長劍落下時,已縮至了一丈以內,劍光帶起無邊鋒芒,分山裂海!

    前有飛仙,后有追命,火魔當然不敢與孟奇以攻對攻,將他斃于爪下,雖然兩人的外景招式威力僅等同于他不用絕招時的全力一擊,但自身要害畢露,被這樣一擊斬中。依然必死無疑。

    他又不會玄功和金鐘罩等功法,面對“同階敵人”的前后夾攻時,可以無視一方!

    火魔體內似有爆炸之聲傳出,金黃火焰從他眼角鼻孔嘴巴等地方噴瀉,整個人劇烈燃燒起來,從火魔變成了火把,手腳都仿佛變成了烈焰。

    他急速旋轉起來,一圈圈火焰蕩開,孟奇的“天外飛仙”刺入,只覺層層灼熱。層層阻礙,不斷被事物拍擊于劍側,被高溫火焰纏繞,威力飛快流逝,換做任何一口利器,已然被燒毀!

    砰,孟奇被帶得倒飛出去,胸前一片焦黑,還有火焰在灼燒。

    他七竅流血。半是傷勢半是因為連用三次外景和變天擊地導致的精神徹底枯竭,頭痛欲裂,元神萎靡。

    斬斷滄海的一劍破開火焰汪洋,一圈圈烈焰分退。瀕臨火魔身前。

    火魔的雙手突然呈現,像是早就等待于此,在他的判斷里,江芷微這一招的威脅強于孟奇。大部分的精力留待這一刻。

    雙爪擊出,眼看便要拿住白虹貫日劍,就在這時。劍光突然消散,如游魚,似飛鳥,輕飄飄從兩掌之劍穿過,刷刷兩劍。

    竟然是虛招!

    竟然用壓箱底手段做虛招!

    火魔完全沒想到江芷微如此奢侈,但又沒辦法通過感應真氣流動和肌肉反應把握她的虛實,只能憑借眼力、靈覺和戰斗經驗應敵,誰知被這大手筆蒙騙了!

    他慘叫出聲,江芷微的兩劍雖然只是正常進攻,但命中薄弱處后,靠著本身的真氣與寶兵的鋒利,一樣能破開魔氣,造成一定傷害!

    江芷微從他頭頂飛過,落于身后。

    火魔雙眼流出一絲絲鮮血,暗紅近黑,口中發出驚天動地的哀嚎,若不是被該死的小子牽扯,即使被蒙騙,自己也來得及避開要害,頂多受點輕傷!

    他身體炸開,無數火焰灑落,處處都有,點燃廢墟,不知何處是真身!

    火魔已是膽怯,顧不得報仇,只想靠著半步外景的神異遠遁!

    他借火而躍,眼看便要突出重圍,半空忽然有雪花飄落,大地冰封,火焰徐徐熄滅,身體為之一僵。

    齊正言修煉的是渾天寶鑒,從蓄氣開始就吸納天地間的異種能量,玫霞蕩屬火,碧冰雪酷寒,對火遁等有著常人難及的感應,于是龍紋赤金劍斬出,千里冰封!

    火焰融化冰層,以火魔的實力,縱使惶惶然逃命,亦不會被嚴重傷害,僅僅能影響剎那。

    但他的身后有江芷微。

    明艷絕倫,劍號閻羅。

    一道劍光亮起,周圍環境仿佛有了微小的變化,肅殺,無我,黃黛和范雨等人只覺天地都為之側目。

    僵化迅速被火焰消除,一道赤色流光貼著地面燒出很遠,接著慢慢熄滅,露出一道人影,他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腦后鮮血與白漿緩緩溢出,弄臟了紅色長袍。

    死者:火魔

    身份:極天真魔手下七大魔將之一,排行第二。

    死因:后腦中劍,貫穿至眉心。

    殺人者:江芷微。

    江芷微咳嗽起來,吐出一口鮮血,鮮血剛到半空,便劇烈燃燒,迅速殆盡。

    剛才那一劍,火魔亦是拼死反擊,魔火入體,讓她傷勢不輕,當然,還沒到大幅度影響戰力的重傷程度,畢竟火魔被冰封千里凍僵了一下。

    范雨、黃黛等弟子已經忘記了搜尋,忘記了敵人來襲,不可一世的火魔竟然橫尸眼前!

    真的是絕世高手!

    趙公子介紹得沒錯,他們是來自海外的絕世高手!

    廢墟中央,“霹靂劍仙”一名弟子扒開磚瓦,眼前忽然一亮,一個滿是上古文字的古樸三足鼎靜靜躺在那里,氣息內斂,無法直接感應。

    “找到了!”他心中一喜。

    “真得謝謝你,節省我好多時間。”突然,他耳邊響起一道美妙的聲音。

    他驚愕抬頭,面前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名女子,身穿玄色鑲金絲長袍,臉戴面具,氣質尊貴,不可直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