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風起郢城
    第二百五十章 風起郢城

    齊正言做了易容,臉如鍋底,背部微拱,手持雙拐,像是使奇門兵器的普通江湖人士,若非孟奇與他異常熟悉,怕是沒辦法察覺端倪。/頂/點/小說www.23w.

    顧小桑在這方面的能力還是值得稱道的!

    她自己著紅襖,扎辮子,眉清目秀,沒有半點大羅圣女的風采。

    “不要回答,直接傳音入密,雖然外景刻意之下,這樣也可能被聽到,但顧不得那么多了,目前環境吵鬧,處處都有人傳音入密,誰能想到端坐中央的‘狂刀’蘇孟正與附近不起眼之人交流。”顧小桑若非刻意魅惑,聲音都是清脆空靈,這么多話一口氣說出,依然字字清晰。

    孟奇目視前方,不動聲色地看著常輝演練刀法,沒理顧小桑,直接對齊正言傳音入密道:“齊師兄,你遭遇了什么危險?傷得怎樣?”

    齊正言同樣將目光放到校場中央,沉聲道:“我被‘神話’盯上了。”

    “他們認出了我們的身份?”孟奇沒有特別驚訝,有碧霞元君珠玉之前,完成任務后,他們四人已有這方面的猜測。

    雖然自己與西王母交手時沒有用劍,但江芷微的“劍出無我”實在太過標志性,又沒有別的法身招式干擾判斷,被認出來的可能不小,而她認識的人里面,使刀者不會少,可有那種實力的,數不出幾個來,與她相熟的自己首當其沖就是懷疑的對象。

    即使還有輪回者隱姓埋名,不求主世界出名的可能,但自身的嫌疑是擺脫不了的,順著這條線下去,有“降世神魔”稱號的齊正言似乎亦與當時某人有點像,琴心天生的阮玉書更是不用說。

    只得趙恒趙五爺由于未行走江湖,與自己等人又沒有現實的聯絡,“神話”無跡可尋。

    看來當初主世界交好。還是有點貿然,不過那時誰能知道死亡任務后會出現非對抗任務也能遇到輪回者的情況。

    “應該是。”齊正言肯定回答,“我沒來得及參與東陽別府之事,與‘神話’無冤無仇,出手的‘賜福天官’又招招致命,只求傷人,毫不留手,顯然不是覬覦傳聞里我得到的神功傳承。”

    “他們直接動手了?齊師兄,你傷勢如何?‘賜福天官’實力怎樣?”孟奇一口氣問道。

    阮玉書深居瑯琊,還沒入江湖游歷。江芷微背景深厚,師父乃天榜之下第一人,曾活生生斬殺了神話排名前列的“東王公”而沒事,“神話”的報復估計不會選擇她們,畢竟“仙跡”已擔下得到如來神掌的懷璧之罪,“神話”對自己等人僅僅是泄憤之舉,沒有利益糾葛,出手者不會冒險,

    所以。他們的目標看來鎖定了身為浣花劍派普通弟子的齊師兄和作為少林棄徒的自己。

    “嗯,我游歷江東時,聽聞興云之宴,想著你和江師妹肯定會至。所以過來看看,哪知路上被人偷襲,來襲者戴著神話特制的面具,乃是‘賜福天宮’。普通半步外景的實力,我與他苦戰一場,以傷換命。強行逃走,被追了上百里。”

    “正當傷勢發作之際,遇到小桑姑娘出手,驚走了‘賜福天宮’。”齊正言詳細將事情經過描述了一遍,“我受了‘賜福天宮’一掌,仗著玫霞蕩卸力,僅是重傷,目前恢復了不少。”

    齊正言差點到八竅,尚未修煉“紫星河”,并且招式境界也不夠,比孟奇要差一些,對上正常半步外景,渾天寶鑒的遠程攻擊神異沒有了優勢,處在完全的下風,只能勉強保命逃走。

    “齊師兄,能于半步外景手下逃生,很不錯了。”孟奇真心實意寬慰了一句。

    別看自己現在人榜第六,拼盡全力可搏殺正常半步,但終究境界不夠,遇到這種半步放下身段,直接暗殺偷襲,還是很容易丟掉性命的,齊師兄能活下來足以證明他的實力,而且比自己預料得更強。

    他呲牙道:“不管如何,這事得謝謝顧妖女,即使她別有圖謀,救你之事還是實打實的。”

    在孟奇看來,顧小妖女向來無利不起早。

    “相公,我們一家人,不用刻意感謝。”忽然,顧小桑清脆含笑的聲音在兩人的秘密交流中響起。

    孟奇勉力控制住表情:“你,你能聽到?”

    齊正言亦略有呆愣。

    顧小桑笑吟吟道:“剛才妾身只是言外景刻意之下能夠聽到,可從未說過外景以下沒辦法做到。”

    “……”孟奇竟無言以對。

    顧小桑微笑道:“對付齊師兄,半步外景的預備成員或許夠了,但面對能于青散人、烈焰人魔和落魂簫圍攻之下反殺的你,若妾身是神話之人,肯定會建議至少派一名外景水準的正式成員,哪怕是泄憤,不涉及利益,也要干凈利落,不拖泥帶水,免得橫生枝節。”

    “難怪讓我盡快去興云莊。”孟奇恍然道,興云莊是東海劍莊別院,長期有外景長老駐守,如今少莊主何九在此,更不會疏于防范,至于狼王那種,明顯是睜一只閉一只眼,給少莊主解悶的,“等一下,你為什么也要稱呼‘齊師兄’?”

    他這才察覺顧小桑稱呼不對。

    “相公,作為你的夫人,孩子她娘,難道不應該跟著你稱呼,或者直接叫大伯?”顧小桑一臉理所當然。

    我不該問這種話的……孟奇臉皮抽動,之前顧小桑這么稱呼,好歹沒有旁人,可現在齊師兄正聽著,日后讓自己怎么面對小伙伴們?會被嘲笑死的!小吃貨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呵呵,我殺了青散人,你好像一點意見都沒有?”他趕緊轉移了話題。

    顧小桑笑嘻嘻道:“他勾結外人,私下聯手,殺得好!而且你是我相公,未來的法王,殺個把散人算得什么?”

    孟奇決定不和妖女瞎扯了,轉而看著齊正言。

    齊正言目前臉如鍋底,更加看不出表情了:“我好歹是‘浣花劍派’弟子。已將此事通傳本門在江東的長老,言他們覬覦我奇遇得到的傳承,對‘神話’之事,他們肯定很感興趣。”

    “嘖,要做一票大的嗎……”孟奇眼睛一亮,自己也能找機會以密探身份通知六扇門,郢城可是有銀章捕頭的,距離州城廣陵也不算遠。

    自己還可以在城門附近的墻上留下暗記,看有沒有“仙跡”別的成員在此。

    當然,不能直接和“仙跡”之人照面聯手。畢竟上次輪回任務,自己模擬了翻天印的氣勢,雖然神話沒人修煉玄功,不知道其中奧妙,多半會以為是特制的物品,覺得自己等人乃適逢其會,暫時與“仙跡”合作,但若自己繼續與仙跡有明面上的瓜葛,神話之人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自己就是“元始天尊”了。

    “我羅教也有散人在郢城。”顧小桑插言。語氣輕快活潑,“妾身入了九重天廢墟第一層,發現有別人捷足先登的情況,這讓我的收獲大大減少。心情變得不好,初步懷疑是‘神話’,既然有這個機會,肯定得惡心報復他們一下。而且我羅教的法王、神使、散人對‘神話’這詭秘組織亦是很感‘興趣’。”

    妖女的話虛虛實實,不能盡信……孟奇相信顧小桑不是那種純粹為了報復就大動干戈之人,沒有利益的驅動。她才懶得插手。

    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孟師弟,這段時日你自己小心,我會躲入浣花劍派郢城據點,等待長老到來并暗中觀察誰在盯著你。”齊正言叮囑了一句,他不想躲在羅教,顧小桑可是危險人物。

    “聽你們所言,‘神話’僅是遷怒泄憤,不涉及讓他們眼紅的利益,作為一個組織,這種行為是不會長久的,只要你們抗過這一次,又沒給他們造成嚴重損失,多半就沒有后續了。”顧小桑笑瞇瞇寬慰著“自家相公”。

    商談了一陣,兩人稍微退后,重新沒入人群。

    這時,顧小桑眼波微轉,悄悄看了齊正言一眼,頗有玩味之意。

    常輝演繹完刀法,呼吸急促,神情激動,直接跪倒,磕頭道:“多謝蘇少俠演繹刀法,全常家多年之想!”

    孟奇剛才的指點已算是半師之恩,在這個師道威嚴的世界,常輝的舉動絲毫不顯諂媚。

    孟奇還未回答,就聽王載感慨道:“能根據前后刀法變化,補齊缺失,這份眼力,這種刀道境界,委實讓人敬佩,蘇賢弟,沒想到你已到這種程度。”

    他話不長,但聽得觀戰的江湖人士恍然大悟,紛紛拿又驚又愕又興奮的目光看向孟奇,這幾乎是開派祖師的水準了,還是那種自創招式傳承的!

    當然,僅僅是小門小派。

    不愧是王載兄,這份點評之力,我拍馬難及……孟奇有點熱淚盈眶的感覺,對著常輝矜持一笑:“無需多禮,剛好從你的刀法有所感悟。”

    當初看江芷微創“閻羅帖”,自己是艷羨不已,如今,自己也登上了這個臺階。

    嚴沖目光幽深,對孟奇的評價再次調高了一些。

    常輝千恩萬謝回到高臺后,不知多少人踴躍而出,但有人速度最快,像是一陣風吹過,閃到了校場中央。

    他身著岳華門弟子的服飾,看似普普通通,但氣勢凝然,頗有幾分高手姿態。

    不少岳華門弟子發出輕咦,似乎沒想到會看見這人,此乃年輕高手的聚會,他年輕歸年輕,可與高手毫不相關,貿然下場,會給門派丟臉的!

    但在孟奇和嚴沖眼中,這普通弟子足有八竅,真氣流動如云似水的八竅!

    “岳華門弟子應少卓,還請幾位少俠賜教。”這名普通弟子拱手道。

    他直接挑戰了孟奇等人!

    江湖之大,有的人不是沒有實力,僅僅是缺少成名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