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門
    第十一章 生門

    各懷鬼胎的孟奇和索命夜叉相視而笑,誠摯坦然,只不過一個明白對方的打算,一個不了解合作者的“壓箱底手段”。△¢頂△¢點△¢小△¢說,w.23.

    孟奇環視一周,打量楊真禪和中年文士,視線在兩人身上長久停留,感應氣息。

    此乃小心謹慎之道,索命夜叉并未說什么,反倒介紹著:“這位便是申豹道友你提到的八荒伏魔劍楊真禪楊兄,這位是老夫好友,叛逃出滅天門的‘混世天魔’賈真。”

    沒聽過……孟奇僅是對中年文士賈真略感眼熟,但無論氣息,還是外貌,都屬陌生,由于他刻意遮掩過,連實力都難以準確把握,只能知曉肯定未邁過第一層天梯且遜色于索命夜叉和毒手魔君。

    至于“八荒伏魔劍”楊真禪,氣息不穩,飛行狀態有虛浮之感,看來差點走火入魔埋下的隱患尚未彌補,在播密又狠吃了點苦頭,實力大幅度倒退,明顯在則羅居之下很多,但作為法身親傳,孟奇不敢大意,從資料看,“劍法出眾,凌厲無匹”八個字絕不會是虛言。

    楊真禪頭發花白,眼角布滿了魚尾紋,外表老實憨厚,舉止畏畏縮縮,不時東張西望,隱有驚弓之鳥的感覺。

    有那么一剎那,孟奇覺得他可憐又滄桑,幾乎不忍動殺心,但想到他為了突破,尋求魔道秘法彌補根基,殺了不知多少懷孕女子,挖出特定八字的胎兒,以煉制紫河補天丹,那一點憐憫徹底消退,心腸復堅,殺心內斂。

    若他的表現不是偽裝,心境已然倒退,有極大破綻……孟奇冷靜做了判斷,一個以劍法出眾聞名的外景劍客若本身都畏畏縮縮了。那他的劍法亦不會再凌厲。

    “現在我們可以交換彼此掌握的情況,尋找無憂谷的入口了。”孟奇收回目光,坦然自若。

    索命夜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對他口中的逃命之寶分外好奇,究竟是何物品,能讓他在危險密布的播密和強敵環伺的狀況下如此鎮定?

    若自己能夠得……索命夜叉略微心熱了一下。

    他沉吟道:“此事從兩年前說起,彼時附近一帶發生了大地震,巖洞崩塌,河流改道,有的峽谷坍陷。有的裂縫加深,因為沒影響紅霧的存在,我等初時并未當回事,可自那以后,陰森濕潤的感覺越來越重,出現了巡邏陰兵之外的陰靈,它們神出鬼沒,時而會攻擊我等。”

    “與這些陰靈較量之中,我們陸續發現了一些通往更深處的裂縫、巖洞。乃至成形的入口,它們有的會噴出庚金之風,有的會燃燒地底陰火,有的無聲無息。漆黑深邃,無論扔什么進去,都沒有動靜,我們試圖探索這些地方。但都太過危險,差點要了我等之命。”

    索命夜叉刻意隱瞞了具體的探索過程,若沒有冥皇。自己等人怕是會死傷過半:“當然,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找到了部分線索,相信播密地底藏著一個無憂谷,上古某個大派所在。”

    孟奇聽得很專注,索命夜叉話里有用的情報很多,與古籍主人當初找到的線索互相印證,一層層迷霧似乎變得稀薄。

    等索命夜叉說完,孟奇將古籍主人之事介紹了一下,挑重點講:“古籍主很多年前探過播密,找到部分山川陣法外顯的痕跡。”

    “結合他對無憂谷的考證,這應該是無憂谷的護谷大陣,‘正反五行困神陣’,但不知為何從對外變成了對內。”

    說到這里的時候,孟奇刻意看了看毒手魔君,他眼簾低垂,古井無波。

    “正反五行困神陣……”索命夜叉皺眉道,“那該怎么辦?”

    “會噴庚金之風的巖洞,燃燒地底陰火的裂縫,這些都是陣法節點的象征,結合當初記錄的外顯痕跡以及古籍主人對‘正反五行困神陣’的了解,我們可以試著判斷入口的位置了……”孟奇將手一指,真氣激射,在巖石上繪刻著自己掌握的播密地貌。

    索命夜叉、毒手魔君、楊真禪等人根據自己的探索,幫他補足,重點標注了節點的位置,包括剛才神廟里的那個。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簡陋的播密地圖在眾人眼前呈現,陣法節點明確,連成的軌跡異常玄奧。

    孟奇看著地圖,腦海內回憶著古籍的內容,里面有粗淺的正反五行陣描述。

    索命夜叉、毒手魔君等人的目光滿含希冀。

    過了半響,孟奇沉吟道:“正反五行陣入口一陰一陽,一死門一生門,毗鄰而居……從陣法走勢看,應當在此處。”

    他將手一指,索命夜叉的瞳孔頓時收縮,因為這是剛才毒手魔君探索的神廟,不,是與它宛若雙子的另一座神廟,自己幫忙開啟入口的神廟!

    竟然在那里?

    “若是正常,此地本應是死門,真正入口在這里……”孟奇指了指地圖上的位置,正是自己之前慌忙退出的神廟,“可如今正反顛倒,由外往內,生門死門必然發生了對換。”

    他僅能粗淺判斷。

    “死門……難怪你說很危險……”索命夜叉看向了毒手魔君。

    有了毒手魔君的遭遇,他對孟奇的判斷多了幾分信心。

    毒手魔君沉默點頭,沒有多說。

    而孟奇亦是滿心疑惑,他在死門到底遭遇了什么!

    “那我們過去探下有沒有入口。”“混世天魔”賈真初次開口。

    孟奇等人自無反對。

    神廟就在下方不遠,里面陰氣森森,長滿青苔,有水凝結,與陽廟的干凈清爽形成鮮明對比。

    “陰陽相對,其余不差,這里的入口和另外神廟的位置肯定一致。”孟奇走向了神像后方。

    經過神像時,孟奇下意識看了一眼,發現這是一尊滿是西域風味的神像,女子模樣,五官柔和,雙手捧瓶,瓶口雕出眾多花紋。似乎有吸納魂魄的感覺。

    “這是播密國崇拜的瓶神,有死后歸宿之意,在陽廟里則是象征著生機的水神,據說他們最尊崇的是另外一位古老的神靈,可我等從未找到過關于這位神靈的神廟。”索命夜叉見孟奇腳步停頓,介紹了一句。

    孟奇沉吟道:“播密國的神廟分成陰陽,恰在‘正反五行困神陣’的生死之門上,他們對無憂谷應該不缺乏了解。”

    毒手魔君干癟的聲音響起:“死門前的甬道和夜明珠明顯是后來者的手筆。”

    言下之意就是播密國之人挖掘出來的!

    越過神像,孟奇在對應的位置仔細檢查,可始終找不到入口的痕跡。用力敲擊,發出沉悶的響聲,顯然并沒有空洞。

    “既然陽廟的入口機關在這里,陰廟的顯然在對面。”索命夜叉忽然醒悟,邁步出廟,奔向對面,自己之前竟專注于探索陽廟入口,并未聯想到類似之事!

    少頃,巖壁與地面交接的地方無聲裂開。仿佛憑空出現,里面是一條向下的臺階。

    明明空洞,卻沒有對應的聲音……孟奇懷疑簡單粗暴的雷劈火燒都未必能將入口打開,或許能毀掉墻壁和地面。但入口不會呈現!

    幾人等到索命夜叉回來才踏著臺階往下,兩邊同樣鑲嵌著夜明珠,灑下淡淡微光。

    這條甬道比陽廟的還長,孟奇等人走了許久都看不到盡頭。四周靜謐至凝固。

    若是生門,接下來便要進入它外圍的幻陣了……孟奇隱瞞了部分古籍內容,打算踏入幻陣后憑借對陣法的了解。找到機會突襲楊真禪,先將考核任務完成,之后考官出手就順理成章了!

    孟奇打量兩側,發現墻上多了壁畫,全是雕刻的匍匐之人,一直往前,不知多少。

    他沒有再看楊真禪,免得引起警覺。

    想到此事,孟奇莫名覺得好笑,過去自己看的小說,都是主角在結隊尋寶時遭遇反派的襲擊,隊伍人心惶惶,不知是外敵還是內奸,怎么到了自己身上,要扮演內鬼和反派的角色了……

    不知不覺,四周有薄霧冒出,孟奇瞬間失去了索命夜叉等人的蹤跡!

    孟奇思緒轉動,回憶剛才各自所處的位置,然后結合幻陣的性質,大概判斷出了目前楊真禪在哪里。

    正當他要穿梭于幻陣,突襲楊真禪時,心中忽然升起危險預感,腦海內勾勒出一只無聲無息拍向自己的蒼白手掌!

    它速度極快,察覺之時已然躲避不及!

    電光石火之間,孟奇不進反退,以背部撞向手掌,打斷了它的后續變化,免得它往上襲擊脖子。

    只要不中罩門,自身就等于寶兵!

    真氣灌注,淡金凸顯,蒼白手掌如同拍中了庚金。

    孟奇元神震蕩,淡金略微黯淡,但手中流火已刺向后方。

    火焰內斂,灼熱暗藏,“流火”反刺中手臂后陡然爆發,原地仿佛亮起一輪小太陽,高溫噴薄。

    偷襲之人發出一聲暗哼,在孟奇反攻前消失不見。

    孟奇周身毛孔吐納元氣,故意裝出有點受傷的樣子。

    此時,由于地貌變化,幻陣威力減弱,眾人走了出來,發現身處一個大廳內。

    “申豹道友,你怎么了?”索命夜叉看見孟奇嘴角溢血、背部衣衫破爛的樣子,略有驚愕。

    孟奇環視眾人,緩緩道:“被人襲擊了。”

    他著重看了看幾人的手臂,沒發現誰受了傷。

    難道也是肉身成圣的神功?可剛才刺中的感覺不像……孟奇心中疑惑紛呈,最懷疑的對象當然是疑似附體的毒手魔君,可他黑袍毫無損傷,看不出被刺中了一劍。

    索命夜叉道:“莫非申豹道友懷疑我等?”

    “本座未能發現偷襲者。”孟奇坦然道。

    索命夜叉皺了皺眉:“難道是神出鬼沒的陰靈?”

    這個可能無法排除……孟奇邊思考邊看向大廳四周,只見壁畫到了此處終于有了改變。

    匍匐的人群越往前越是衣飾華麗,他們朝拜著對面墻壁的神靈,一個蛇頭人身的神靈,僅從描繪就能感覺得到它的古老、滄桑、陰冷和死寂,而這古老神靈兩側,分別伺立著瓶神和水神。

    “是祂!”索命夜叉脫口而出,狀極驚訝。

    孟奇望了過去:“是哪位上古神靈?”

    “崇拜祂的人很少,想不到播密居然暗中信仰祂……”索命夜叉嘀咕了幾句,“在我們西域,稱呼祂為‘冥皇’,而你們中原,似乎叫做‘黃泉’。”

    黃泉,上古大能,九幽天生神靈之一!孟奇嘴巴下意識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