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斷未來
    第三十八章 斷未來

    少林寺,大雄寶殿,諸多著黃色僧袍,披紅色袈裟的少林首座和長老屹立。

    白眉如雪,長出臉龐的空聞手持九環錫杖,仰望西方,感嘆道:“阿彌陀佛,貪汗又有佛光現世。佛祖傳承,不能落入左道之手,老衲只能再履紅塵。”

    他臉藏淡金,諸般氣息內斂,望之平平常常,環顧左右道:“無思,你請空慧師弟入后山舍利塔,看守‘阿難刀’。”

    說是看守,實際卻是讓看守藏經閣的空慧代掌神兵,鎮壓宗門。

    無思乃菩提院首座,形如枯木,須發皆落:“師父,神掌總綱關系重大,不可等閑視之,還請您帶上神兵,免得被大阿修羅等人所趁。”

    空聞微笑搖了搖頭:“得之我緣,失之我命,不用為此讓山門處在危險之中。王氏心思難測,還得多加提防。”

    言談之間,他似乎對即將到來的法身之爭頗有信心,不愧為天榜第三,曾經封印或殺死過一位法身的高人!

    “阿彌陀佛,弟子謹遵師命。”無思見空聞主意已定,沒有再勸。

    空聞低宣一聲佛號:“此事人多無用,空見師弟,無凈師侄,你們隨老衲走一遭。”

    他雖然只點了兩人之名,但這有少林高層戰力的兩成多了!

    除開空聞這個法身不提,少林在天下頂尖勢力里,宗師數量亦能排在前三,外人估計至少七位!

    其中,為世人熟知者有六,藏經閣空慧,達摩院首座空見,菩提院首座無思,戒律院首座無凈,達摩院長老無妄。菩提院長老玄悲,另外則被懷疑有一位長期面壁修枯禪的空字輩高僧。

    而空見是外景巔峰,無凈亦有八重天,勝過一般宗師,空聞明顯是兵貴精不貴多!

    “阿彌陀佛,無凈師叔乃戒律堂首座,關系本寺清凈,理應留在寺內,師祖,還是讓弟子陪同吧。”玄悲站了出來。

    他等同空聞親傳。故而主動請纓。

    不過道理無錯,作為戒律院首座,明顯該留在寺內,除非無人可派。

    空聞擺了擺手:“你玄關有悔,根基不穩,還得多加閉關,尋一線涅槃重生之機,無思則要助空慧師弟主持本寺事務,其他首座長老又不如無凈師侄。呵呵,戒律在心不在人,有沒有首座都無妨。”

    他一言而決,玄悲只能接受。

    “神掌出世還有段時日。我們緩行過去,先觀其變,免受人制。”空聞看了達摩院首座空間和戒律院首座無凈一眼。

    某座充滿陰森死寂之意的古墓內。

    一位周身繚繞著血黃死霧的**恭敬立于一具巨大棺柩前。

    這具棺柩足有兩丈長,寬足一人。色澤深黑,看起來極其沉重,上面雕滿了陰曹地府、九幽黃泉的花紋。

    棺柩一頭一尾皆放置著一盞青燈。燈身古舊,滿是斑駁,火苗如豆,幽綠駭人。

    “宗主,目標出動了。”繚繞著血黃死霧的**恭聲道。

    棺柩內傳來一道淡漠威嚴又低沉暗啞的聲音:“照計劃行事。”

    話語之中似有流水潺潺之聲。

    “十心上人”眉宇之間有著淡淡的倦怠,引人好奇和疼惜,有著獨特的魅力。

    他看著江芷微握劍之手,疲憊之中泛起真誠笑容:“姑娘之手潔白**,秀氣之中不顯纖弱,觀手便如觀人,姑娘亦應如是,何不與貧僧共參歡喜之禪,享人間極樂,悟無上大道?”

    他的嗓音充滿磁性,低低而語,娓娓道來,讓人如浸一汪溫泉,有說不盡的舒適與放松,神思都有點迷迷糊糊。

    江芷微同樣有此感受,但旋即清醒過來,比起玄女的“凡塵仙界”,他還差得遠!

    “十心上人”看見江芷微呆立半空,似被自己惑神禪音所攝,臉上笑容更盛,飛了過去,口中依舊道:“天分陰陽,人分**……”

    看見“十心上人”后,雪冷釗就像中了定身術,渾身顫栗,渾身力氣如同消失,想遁走都辦不到,此時,聽見十心上人的魔音,看到江芷微的呆愣,她忍不住開口,試圖喚醒,但十心上人如早有所覺,回首看了她一眼。

    眼神淡漠,嘴角勾起,似笑非笑,雪冷釗頓時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眼前之人仿佛就是自己的主宰,是自己歡樂和痛苦的主宰,無法反抗,不想反抗!

    那是一片極大的陰影,自己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就在這時,一道劍光亮起,天空完全昏暗,似乎所有光亮都被吸附了過去,除非之外,天地間再無一物,無我無他!

    就連常見的劍氣縱橫,四周交感劍氣等異狀亦沒有!

    只有純粹,只有燦爛,只有劍未發,意先臨!

    十心上人只覺眉心刺痛,元神被懾,想要抬手,都變得緩慢,眼睜睜看著劍光奔來!

    糟糕,中計了!

    劍出無我!

    他再顧不得其他,周身竅穴突然打開,冒出琉璃之光,里面夾雜點點粉紅,身后現出一尊面目猙獰的金身佛像!

    這尊佛像近乎實質,盤腿而坐,雙手張開,抱住一名女子。

    這名女子渾身,肌膚勝雪,身材凹凸有致,看得人血脈賁張,她容貌極美,但始終變化連連,處于虛幻狀態,跨坐于佛陀腿上,坐面對面**之狀。

    只有采補到足夠數量或足夠質量的女子,才能讓她凝實,從而交織法理,踏過第二層天梯!

    這尊佛像一現,雙眼立刻睜開,一片清明,并改變了****,兩手合十于女子背后。

    歡欲為空,沉淪為空,諸性皆空!

    十心上人的雙手隨之抬起,合十于面孔前!

    萬般皆是為空,純粹劍光的消失,長劍被十心上人雙手恰到好處**!

    茲茲茲,劍光噴薄。金身佛像的雙掌出現道道劍痕,十心上人倒飛出去,避開了后續攻擊。

    面對江芷微蓄勢已久的“劍出無我”,他雖境界壓人,但還是吃了個虧。

    是她!

    是絕劍仙子!

    想到傳聞里明艷絕倫的容貌,想到對方的實力,十心上人憤怒之意皆化作**,燃燒著歡喜真氣!

    其他人沒有自己的收獲,皆去了佛光升騰之地,還得有一陣子才返回。此地沒有強者可以阻止自己!

    蘇無名確實可怕,但自己無有牽掛,常年被雪山派等勢力的強者追殺,他又不是法身,能隔空傳力,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得手后躲入瀚海或葬神沙漠密地,蘇無名還能一直守著不成?

    這就是邪魔九道中人與世家朝廷強者做事上的區別,更無法無天,更肆無忌憚!

    但十心上人明顯亦是被**影響了心靈。否則歡喜廟方丈也不會刻意招惹蘇無名這種法身有望之人!

    江芷微一劍沒有得手,毫無猶豫,再次強攻,劍光高舉。跨擊滄海,四周劍意充塞,氣流分開,似乎無法抵御!

    十心上人背后猙獰的金身佛像再次變化**。一掌拍出,牽動了十心上人的右手。

    這一掌平平無奇,沒有其他異象。僅真氣于前方化成同樣的金色大手,但它五指變化間,宛若游魚,帶著某種難以言述的詭異,呼吸間就穿透了江芷微的劍勢,拍向她的胸前。

    無孔不入掌!

    歡喜廟大名鼎鼎的絕學!

    一招得手,十心上人心中**更盛,掌勢飄渺,變化無窮,讓江芷微無從防御,也沒辦法同歸于盡。

    突然,江芷微的劍光回折,莫名在身前向下一揮,仿佛在隔斷著什么。

    重重掌勢消失,萬般變化皆無,露出一只金色大手,毫無花俏拍向前方,自然被長劍抵住。

    當!江芷微和十心上人同時倒飛出去。

    怎么可能如此輕松擋住我的無孔不入掌?十心上人心中驚訝,忽然想起一式劍法:

    《太上劍經》九大殺招之一,“斷未來”!

    斬道見我,無吾,無他,無前,無后,無現在!九大殺招皆從此衍化!

    此劍一出,諸般變化消弭,沒有未來!

    本是用做進攻,但江芷微此時拿來防御,亦是恰到好處。

    “才晉升外景沒多久,她居然就掌握了第二式法身劍招?”十心上人這才知道江芷微劍道天分究竟有多么出色,可想到如此出眾女子要臣服于自身,他的**更盛!

    斬盡變化,消弭未來,沒有關系!我就硬碰硬,以境界壓人!

    十心上人背后金身佛陀低誦禪音,蓮花朵朵憑空浮現,右掌抬起,再次拍出,變化不多,但力量讓虛空都有搖動之感!

    歡喜佛陀本愿力!

    當!江芷微再用“斷未來”擋住了這一掌,但口鼻溢血,顯然受了內傷。

    與云鶴真人敲定好細節后,孟奇算了算時間,走到門前,推了推,發現森羅萬象門一動不動。

    按照約定好的時間,江芷微該將萬象門從芥子環內取出了!

    難道外面出了變故?

    孟奇心中一動,看了云鶴真人一眼,周身竅穴打開,金烏混洞,星辰大日等虛相內顯,然后歸于諸天,諸天回溯過往,凝于混沌!

    他來見云鶴真人自然是用蘇孟本尊身份!

    當!當!當!

    一道道掌劍碰撞之聲響徹半空,江芷微連連倒飛,七竅皆有鮮血流出,面對法相之力和少許法理加持的十心上人守得很是艱苦。

    十心上人見急切不得成功,憂慮洗劍閣絕頂高手返回,于是暗震虛空,傳音雪冷釗:“釗兒,還愣著做什么?還不來助貧僧?”

    雪冷釗打了個機靈,下意識搖頭,長劍反而對準十心上人。

    十心上人用“歡喜佛陀本愿力”強攻之中,精神蔓延過去,掃過她的身體。

    雪冷釗當即全身**發軟,腦子渾渾噩噩一片,再看到十心上人那亙古不變般的淡漠無情雙眼,再無法抗拒,回想起過去種種快樂和痛苦,轉過身,就要側擊江芷微。

    見此情狀,江芷微不再逞強,從芥子環內取出一物,扔向十心上人!

    果然有秘寶!十心上人早有戒備,佛陀禪唱之聲愈發,光點纏繞,手臂變得極其**,以最威猛最強橫的力量拍向這件物品!

    長方形,刻滿諸多花紋,這,這居然是一扇門!

    十心上人雖見多識廣,但從未見過用門當秘寶的!

    莫非是防御性質的?

    砰!金身佛像連同十心上人之手拍中了大門。

    吱呀一聲,大門敞開,十心上人只覺掌力空空蕩蕩,竟然都消失無蹤!

    就在這時,他看見一道刀光亮起,斬破幽暗,斬破混沌,斬破一切,天地由此而始!

    好可怕的刀!

    他正待運轉歡喜佛陀法相,卻發現自己似乎被枷鎖纏住,無法動彈。

    怎么會這樣?

    怎么會這樣!

    刀光臨身,從頭到腳,層層光芒閃耀皆無法阻止,十心上人雙眼圓睜,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變化!

    啪,兩片尸體帶著滿身的熱血跌落塵埃。

    雪冷釗愣在當場,看著地面變成了兩片的十心上人,如墜夢境。

    讓自己無法擺脫,不敢擺脫的恐怖邪魔就這樣死了?

    讓自己一直籠罩在陰影里,時常噩夢的可怕邪魔就這樣死了?

    死的一點都不轟轟烈烈,艱難曲折……

    她抬頭往上,看見一口繚繞著青色雷光的長刀,上面鮮血點點,迅速焦黑發散。

    再往上看,她看到了一名俊美陽剛的年輕**,他擺著**,摩挲著下巴,疑惑看著下方眼睛未曾閉上的尸體,問著對面女子:

    “這和尚誰啊?感覺挺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