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控水入微
    第一百一十七章 控水入微

    水流漫出小溪,將附近之地浸潤在一層淺水里,四周泛起水霧,氤氳朦朧,天地之間的水行之力陡然增強,帶來可怕而沉重的濕意,這一瞬間,孟奇只覺進入了深海!

    那名有妖異之感的男子帶著種高高在上的優越,仿佛神靈在俯視著微末蒼生,高等生靈在看著細小爬蟲,傲慢得讓孟奇想往他臉上狠狠揍一拳。≥頂≥點≥小≥說,

    正當孟奇準備毫無保留出手之時,忽然看到這名藍血人眼中透出幾分譏諷,幾分得意,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在嘲笑自己徒勞無功!

    他的氣息明明不強,為何如此有把握?如此自信?是有所隱藏實力,還是別有依仗?孟奇心中突然閃過不好的預感。

    預感剛顯,孟奇就覺渾身血液變得灼熱,咕嚕咕嚕,如同煮沸!

    孟奇竭力控制,可始終無濟于事,它們像是背叛了自身,自顧自行動,若非練成玄功,僅僅這一下,孟奇就得受到重傷,如果是還沒踏過生死玄關的開竅之人,直接暴斃,沒有例外,未曾聞血液沸騰的凡俗能活下來的!

    “怎么樣?是不是血液沸騰,不再屬于自身,無法駕馭?”藍血人浮現一種變態的愉悅,像是很享受這樣的殺戮或者控制過程,他雙手不知什么時候已暗中結印,身體周圍有淺藍色波紋晃蕩。

    孟奇聞言一驚,藍血人對水行之力的駕馭達到了如此變態的程度,能直接控制敵人體內的血液、汗水,甚至腦漿?

    這幾乎超過了外景的水準!

    即使當初遇到的西王母,以她對金行之力的駕馭,要達到細微操縱敵人體內金鐵部分的境界,怎么也得外景巔峰,而眼前的藍血人明明才第一層天梯左右的氣息!

    藍血人跨前一步,手印變化。遙遙拍出,淺藍波紋輕輕晃動。

    孟奇腦袋嗡的一下迷糊,隱約能聽到頭顱里有水波搖晃之聲,思維變得遲緩,全靠元神支撐。

    “是不是很震驚?”藍血人傲慢獰笑。

    他手印再變,孟奇只覺五臟六腑和肌膚血肉全都出現了遲緩,里面蘊含之水難以被控制,內景無法成形,外天地自然不能勾動,而且純粹的肉身之力也施展不出。舉手投足都變得艱難!

    什么天打五雷轟,什么開天辟地,什么沾因果,什么陰陽印,在這樣的身體狀態下,孟奇根本無望運使!

    藍血人身體隱約透明,泛著幽藍的晶瑩,神情高傲道:

    “膜拜吧,這是專屬于神靈的力量!”

    “我不知見過多少人類強者。他們一個個在我面前痛哭流涕,連眼淚與鼻涕都背棄了他們,你這個第一層天梯都未邁過的廢物,還問我為什么不偷襲?”

    “若沒有遠遠超過我的境界。根本抵御不了這種控制!”

    “渺小的蟲豸,以你的實力哪配得上我偷襲?”

    他極盡嘲笑之能事,緩步走到了似乎已經直不起背的孟奇面前,雙手合攏。便要徹底引爆孟奇體內的液體,讓它們沖破束縛!

    他的眼睛露出期待的笑意,手印猛地靠攏。就在這時,一只陰冷虛幻的手突兀冒出,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

    什么?

    藍血人目光發直,看見眼前的孟奇變成了半透明的飄忽狀態,陰森而鬼魅,自己再也無法感應到他體內的液體!

    怎么會感應不到液體?他完全無法相信!

    孟奇嘴角勾起,另外一只手也抓住了藍血人的手腕。

    傻了吧,爺會變成陰魂,體內沒有水分!

    什么叫玄功,這就叫玄功!全天候全地形全狀況作戰不受限制!

    若不是誘你靠近,免得你逃脫,第一下之后就能擺脫!

    藍血人又驚又愕,正待掙脫,忽地感覺對方的雙手傳來可怕的吸力,讓自己元神迷糊,讓凝聚的癸水松散,似乎隨時會順著吸力投過去!

    噬魂消體的魔功?他這個時候才仿佛面前之人是一代魔頭,強行收斂精神,運轉秘法,體內有一圈圈深藍波紋蕩開,試圖抵消吸力。

    可這個時候,握著他手腕的孟奇突然輕輕震動了雙手。

    心神愉悅,酥麻的細小電流嗖嗖流竄向身體每個角落,藍血人頓生飄飄欲仙之感,運轉的秘法差點失控。

    天魔極樂!

    這種感覺只是瞬間,藍血人迅速恢復,油然而生羞憤痛恨的情緒,怒吼道:

    “去死!”

    “你必須死!”

    他體內深藍波紋凝聚,化作一顆心臟,接著猛然炸開,天地為之一變,變得幽藍死寂。

    水行之力不僅僅表示水液,還是孕育生機之力,藍血人施展秘術,不計后果爆發,強行施展自己還未控制的力量,化孕育為腐蝕!

    即使你是陰魂,體內沒有水液,但只要你還存在,就蘊藏生機!

    藍血人目光之中盡是痛恨,恨不得將孟奇碎尸萬段。

    就在他期待著孟奇生機被腐蝕消融時,突然看到孟奇身影蠕動,化作幽藍,水流凝聚成人,體內有波紋一寸寸蕩開,抵御著腐蝕和控制。

    這!藍血人的眼睛睜得極大,看到了孟奇嘲諷的笑容!

    他竟然能變成同族!

    他竟然也有駕馭水行之力的特長!

    在雙方擅長相同,實力又相差不大的情況下,這種對生機的腐蝕自然起不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孟奇對天魔功核心技巧掌握不多,僅是靠著當初摸索老鐘頭行氣線路有所涉獵,無論天魔四蝕還是天魔極樂,都只能靠玄功模擬出少許效果,剛才根本沒想過以此取勝,純粹是陰魂狀態下能用的功法不多,而且必須靠它們遮掩,讓精神所化電流對藍血人身體和元神進行深層次“摸索”,掌握藍血構造之秘,從而可以變化,具備一定的駕馭之力!

    再次顫抖,極樂又臨,藍血人略有失神,孟奇背后已是長出兩只手臂,結出印法,按于他的頭頂,藏容元神之所。

    極樂為引,變天擊地!

    藍血人元神失守,心靈大海澎湃起伏,記憶碎片紛呈涌現,最先自然是印象最深刻的畫面。

    幽藍晃動,水波暗起,萬丈海溝之中聳立著一座幽藍晶瑩又泛著金屬光澤的巨塔。

    這看似巨塔,又有著些微不同,通體呈圓柱狀,兩側有一對對羽翼般的灰藍裝飾,塔底立在一個巨大的淺碟之上,造型非常怪異。

    上面繪刻著一尊神靈之像,孟奇正待凝目分辨,突然發現有水波急速“涌來”。

    嘩啦,藍血人的記憶碎片崩滅,心靈大海泛起滔天巨浪,開始坍塌!

    孟奇已是單手握住藍血人的頭顱,收回了雙臂,一手負后,此時他微皺眉頭,看著藍血人身體琉璃般破碎,化成碎屑,融化成水,然后迅速蒸發,了無痕跡。

    到了最后,孟奇右手只剩一枚凝聚的藍色寶石,上面有玄奧的花紋,內里有水波晃蕩。

    “能隔空阻止窺探……”孟奇收回右手,看著水藍之石。

    在剛才的摸索之后,他就發現藍血人的身體結構有別于人類和妖族,非人非妖,周身沒有竅穴,內中沒有肺腑,而是長滿了一根根細小又虛幻的深藍枝節,每根枝節都有符印般的花紋,勾連著水行之力,洋溢著鬼斧神工的味道。

    “自詡為神靈的奇怪種族?不過如此嘛……”孟奇嗤之以鼻想著。

    他沉吟片刻,再次變回法證大師的樣子,穿著黃色僧袍,披著紅色袈裟,寶相莊嚴返回臨海,手中托著那枚水藍之石,直接到了云家府邸前,求見何九。

    何九聽見稟報,感應蔓延,忽然感覺到濃郁的水行之力,心中一動,臉色微變。

    他沉住心神,讓仆人請法證大師入內,沒有貿貿然前去迎接,免得引起別人注意。

    孟奇踏入客院,發現這里池塘干涸,沒有半點水分,水井亦然,頓時微微點頭,東海劍莊果然知道藍血之人。

    何九與黃太沖、何休養氣功夫皆是了得,端坐等待,直到孟奇進來,仆人退出院子,才凝目看向孟奇托著的那枚水藍之石。

    “這是大師殺的?”何九恢復了豪邁自信的姿態,灑然問道。

    “阿彌陀佛,老衲本待離開臨海,游歷濟世,誰知半途遇到這位施主,他非人非妖非魔,直接喊打喊殺,老衲恐波及其他生靈,不得已秉饒益有情戒除魔衛道。”孟奇單手宣了聲佛號。

    黃太沖深深看了孟奇一眼,感嘆道:“大師果然不凡,老朽沒有看錯。”

    他與何九交換了眼色,坦然道:“這藍血之人天賦異稟,體魄特殊,若不超過一個大境界,人族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當然,到了宗師,法理融入法相,可以勉強抵御天賦,能對付同境界藍血人了。”

    “觀這水心之石,大師所殺藍血人相當于剛邁過第一層天梯的外景,大師若非宗師,怕是已遭劫難。”

    他們見孟奇拿著水心之石上門,知道他遇到了真正的藍血人,而且本身實力確實強大,因此秉承著交換情報和自身乃正道的想法,稍微透露了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