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劍莊支脈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劍莊支脈

    “藍血人控水入微,宗師以下,若無相應寶物和功法抵御,確實需要一個大境界的優勢才能與他們戰斗。…≦,”孟奇坦然頷首。

    至于何九他們要往哪個方面理解,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何九感慨道:“幾代以來,我東海劍莊因此而亡的高手強者不在少數,直到慢慢摸索出防備的辦法。”

    “阿彌陀佛,老衲行走東海多年,從未聽聞藍血人之事,潛離島各位亦是如此,為何獨獨東海劍莊知曉?”孟奇抓住機會,問出疑惑。

    房間內的氣氛陡然凝固,何九不語,黃太沖眼睛微秘,何休愈見冷峻。

    過了一會兒,何九才自嘲笑道:“卻是劍莊一樁丑事。”

    他又思索了下道:“真正的藍血人居于深海隱秘之處,自稱天降神靈,大海眷族,他們極端喜水,認為汪洋大海才是天地的核心,對陸上之事不敢興趣,向來不出海面,故而即使常年居于東海,也不大可能聽聞過他們。”

    說到這里,他看了黃太沖一眼:“我們東海劍莊開派時其實有七大支脈,有世家類型的傳承,也有門派的形式,其中一脈世家因為子嗣艱難,又遭了厄難,于幾代前斷了香火,傳承化入劍莊本身。”

    “還有一脈,修煉‘無相劍蠱’,算是在劍道路上別開了生面,可惜太過急功近利,在機緣巧合遇到藍血人后,對他們的身體奧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認為這樣的軀體是天地自然的杰作,非常鍥和他們的功法,能幫助克服諸多難關,于是,他們通過某種奇怪的儀式和神交等方法,歷經三代。終于成為了藍血人,但又保留著某些人類特征,修煉進展極快。”

    “有了實力就有,他們試圖控制其他支脈,徹底掌控劍莊,制造了不少陰謀,但最終邪不勝正,事情敗露,被剩余五大支脈聯手擊敗,趕出了劍莊。后來屢次借助藍血人之力興風作浪。”

    何九述說的時候,何休神情沒什么變化,黃太沖則眼觀鼻鼻觀心,不發一言,宛若旁觀之人。

    看來當年之事非是何九述說的這么簡單……孟奇若有所思想著,不過東海劍莊幾大支脈誰對誰錯和自己沒有一文錢的關系,沒必要刨根究底:“不知老衲遭遇的這位施主是純粹藍血人,還是修煉無相劍蠱的藍血人?”

    “死后能凝水藍之石,當是真正的藍血人。”何九肯定道。

    黃太沖從老僧入定狀態恢復。摸了摸稀疏的頭發,疑惑道:“真正的藍血人認為大海是天地核心,陸上與天空不過偏頗荒蕪之地,從來不屑一顧。為何突然會摻合云家之事?這簡直像是自認為家財萬貫的富翁謀奪乞丐的破碗,不合常理。”

    “大劫將至,末法來臨,有所反常才是常理。”孟奇裝模作樣道。

    何九沉吟了下道:“也可能是有人牽線搭橋。用別的好處誘惑藍血人幫忙,先前有位朋友發現云老爺子之死詭異后,就差點被左道的毒手魔君滅口。如此看來,藍血人背后還有群魔頭。”

    “就怕他們徹底與邪魔左道合流。”黃太沖有些憂慮。

    “沒想到還有左道邪魔……毒手魔君重出江湖?”孟奇一本正經和他們討論著“毒手魔君”之事,末了問道,“可是之前跟在幾位施主后面的那位小施主遇到的毒手魔君?”

    “正是。”何九沒有隱瞞。

    “不知他目前在哪里?也許還有他自身沒注意的發現?”孟奇寶相莊嚴問道。

    何九搖了搖頭:“他已離開了云府,不知躲到了哪里。”

    孟奇失望不露,轉而問起毒手魔君截殺的細節。

    說著說著,何休插言道:“以云前輩的境界和實力,即使藍血人的大祭司都沒辦法在無聲無息的狀況下殺害他。”

    “除非云家有人幫忙……”何九看向窗外,明凈的陽光照耀著云府,其下不知掩蓋了多少骯臟。

    “南無阿彌陀佛。”孟奇宣了聲佛號,將自己與藍血人交手的“大致情況”描述了一遍。

    何九與黃太沖等人對視了一眼后道:“藍血人能融入水中,常法難見,要么每遇見一處水源,都用劍氣等殺一遍,要么調配特殊藥物,投入水中,既然已經確認是他們,我這便讓云家‘殺水’,防止偷襲。”

    “阿彌陀佛,藍血人已然暴露,又知何施主在此,肯定不會掉以輕心,怕是早就撤離,‘殺水’不會有什么效果,還是多防備左道邪魔。”孟奇提醒了一句。

    “大師所言極是,但小心無大錯。”何九灑然笑道。

    孟奇站起身,收起水藍之心,雙手合十:“幾位施主有了提防就好,不枉老衲走這一遭,藍血人不現,云家內事老衲也不便插手,不如就此別過。”

    對于他不涉足云家之事的態度,何九等人都頗為贊賞,起身相送。

    這一次,孟奇檢查過水源,殺了幾遍,方才變回毒手魔君,悄然返城,進入祝家。

    百花夫人和嬰寧早就等待于此,對之前“法證大師”拜訪何少莊主之事頗為疑惑。

    孟奇簡略將藍血人之事講了講,踱步走到床邊,看著外面盛開的鮮花,微微一笑:“藍血人暴露,事情有變,東海劍莊不會久拖,明日怕是就要確定家主,你們可能準備好?”

    “這倒是有點倉促。”百花夫人暗里嘀咕,還不都怪你算出了“藍血”二字,否則自己等人當能從容布置!

    嬰寧則一臉天真好奇,低低自語:“世間竟有非人非魔非妖的藍血者,而且控水入微,宛若水祖眷族。”

    水祖就是上古水神的別稱,但因為真武的存在,權柄被攤弱,實力比不上雷神。

    “不知會是誰勾結藍血人……”百花夫人苦苦思索。

    而這時,她看見身穿青袍的孟奇負手下樓,兩鬢的斑白在落日余暉下隱有金紅,更添滄桑之感。

    走到荷塘邊,孟奇背對跟下來的百花夫人和嬰寧,淡然道:“有何家之法,藍血人在云家內當無處藏身,所以,此時此刻,哪位的院子里有藍血人,哪位就是陰謀勾結者,就像這樣……”

    說話間,他緩緩蹲下,雙手突然電閃而出,插入水中。

    輕輕一撕,水中泛出股股幽藍。

    孟奇像是洗了手般拍了拍,重新站起,恍若無事,只是手中多了一塊指頭大小的水藍之石。

    百花夫人和嬰寧的目光都有凝固,不敢相信毫無異常的水中會有此等變化!

    剛才聽孟奇描述藍血人化水之能時,她們僅是略有警惕,因為沒有親眼見到和遇見,少了直觀感受,無法體會那種“凡水皆敵”的可怕,但現在,她們呼吸變得粗重,對藍血人的畏懼直線上升,而能輕松對付藍血人的毒手魔君愈發深不可測!

    我都能變半個藍血人,還會察覺不到水的“異常”?孟奇看著手中之石,含笑搖頭。

    雖然這非正統九變之列,僅是強行模擬,無法得到藍血者八成精髓,但終究是摸清楚了大半虛實后變化,即使操控水行之力較弱,可抵御和感應還是頗有效果!

    “看來何九還未通知云府之外的人。”孟奇似感嘆似隨口而言。

    百花夫人收斂情緒,看了嬰寧一眼,媚笑道:“藍血人當真詭異,可終究難逃先生法眼,先生如此大才,小女都有點配不上。”

    她頓了頓,眼波流轉道:“不知先生可愿加入我們門派?本門雖然不強,但總有幾分顏面,愿意幫先生分說滅天門和羅教,化解積怨。”

    呼,果然是道……聽到這句話,孟奇松了口氣,有那個面子擔下此事的只能是邪魔九道之一!

    “能化解滅天門和羅教之仇?”孟奇適當表現出了一絲欣喜,接著沉吟道,“不知是何門派?”

    百花夫人嫣然一笑:“等此番事了,再詳告先生,至于云家后續之事,就不勞先生費心了,我們自己與云九爺商量。”

    “好。”孟奇點了點頭,忽然道了一句,“最好將藍血人之透露給阮三爺。”

    “為何?”百花夫人和嬰寧不明白話題怎么轉到了這個方向。

    難道告訴你們我發現阮三爺很關注藍血人?順手幫幫忙?孟奇不動聲色胡扯:“阮家與云家關系一向不好,如今卻派阮三爺這等人物前來,暗中必有圖謀,或許已有某位嫡脈與他們勾結,不若透露此事,打草驚蛇,免得不聲不響被咬一口。”

    “言之有理。”百花夫人明顯想到了別的地方,神情隱有驚喜。

    看著她們聯袂而去,孟奇半點沒去想她們究竟支持的是誰,云九,還是云十三,這與自己毫無關系,現在自己只剩一個目標了,找到烏橫劍,弄清楚魔痕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