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姜是老的辣
    第一百三十章 姜是老的辣

    仙界內,天際虛空宛若凝固,仙子菩薩不時騰空飛起,可怕意念橫掃各處,弟子們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混亂不多,壓抑極重。

    顧小桑看見柳漱玉的背影出現在殿前,笑容變淡,若隱若現,迅速轉過身,直接放出了商水仙子!

    此時,男弟子們還因為半步法身的威壓暈頭暈腦,思維遲緩,無人發現不對。

    歪頭打量了眼神略顯呆滯的商水仙子一眼,顧小桑似笑非笑抓緊深黑小袋,邁步往前一跨,身影變得透明,竟然有與虛空融為一體的感覺,仿佛要回歸真空家鄉!

    她的身影越來越淡,漸至無形,“化”入了虛空,殿內只留下真的商水仙子和真的郭喜!

    而在郭喜腳邊,青磚縫隙里靜靜躺著一根深黑色頭發。

    殿前,柳漱玉抬頭看著匾額上的三個上古篆字,輕吸口氣,收斂心神,腳下用力,快步奔入。

    通過殿大門時,變化成深色石頭的孟奇只覺穿過了一層輕紗,亦有經過濃霧之感,呼吸間,一切恢復正常,自己已置身殿堂。

    處在龍潭虎穴之中,面對極端可怕的敵人,孟奇沒有絲毫大意,未將自身精神與靈覺蔓延出去,感應殿堂內的狀況。

    任何事情都是相對的,自己能感應到外界,自然也就會留下相應痕跡,就像凝目看向某人時,即使他未曾注意,亦能有所感覺,而玄女心映虛空,感官精神之敏銳勝過常人何止百倍千倍,小心方能使得萬年船!

    不過。殿堂內的狀況,孟奇并非一無所知,因為柳漱玉主動分享了她的視線、聽覺和觸覺!

    于柳漱玉而言。事情順利結束就是她最大的心愿,渡過這道關卡。便能成為“真正”的玄女傳人,再不受妖女鉗制,龍歸大海,虎躍山林!

    所以,她積極配合,力求萬無一失。

    這處殿堂極大,鋪滿素色石磚,梁柱只得四根。但撐起了巍峨寬闊的穹頂,似乎撐天之四柱。

    穹頂幽暗漆黑,有一點點璀璨光芒閃爍,連成光海,恰似星河,夢幻迷人。

    柳漱玉正前方,跪著一位男弟子,正是先前來感悟霸王絕刀那位,他臉上盡是沮喪、失落和不甘,顯然并沒有悟得雷神傳承。

    正因為少見。所以才叫奇遇!

    這名男弟子咬了咬牙,趁外界混亂,無人請自己出去的機會。再次上前一步,雙手伸出,觸摸供奉臺上擺放著的那口長刀。

    這口刀色澤漆黑,造型古樸,“身軀”巨大,比孟奇的天之傷還長還寬還厚,顯出沉重異常的感覺,光是擺在那里,就似乎壓得虛空收縮。光線彎折,讓周圍環境變得幽暗。

    霸王絕刀!

    看到這把刀的第一眼。孟奇就知道它是霸王絕刀,在六道輪回之主的絕世神兵譜里也能排進前十的存在。昔年霸王仗之橫行中古,威壓一世,睥睨天下,無人可敵!

    這口刀代表著一段梟雄霸主的傳說,是中古強者凋零的禍首,它殺過的法身比孟奇見過的宗師還多!

    但孟奇并沒有因為它附加的種種顯赫名頭而震驚激動,而是從心里莫名騰起一股熟悉感,似乎這口刀是自己的老朋友,是自己血脈相連的事物,甚至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來自雷痕的感覺?”孟奇有所明悟。

    難怪道要找雷神傳人,難怪她們要抓自己,一旦喚醒此刀,又處于掌控之中,天下之大,即使古爾多和沖和也得避其鋒芒,哪怕非法身持有,只要狠得下心,用它再次沉睡上百年為代價,亦有可能直接斬殺法身,就像正品山河社稷圖,困住法身后,能忍得住幾百年不用,也可以將敵人困死。

    當然,所有的前提是,能夠斬得中,能夠困得進,就像正品陰陽鏡,一樣有機會用縱地金光之法避開。

    男弟子拼命感悟,霸王絕刀毫無反應,柳漱玉上前一步,躬身行禮:

    “師尊,狂刀混入,為防有詐,還是暫停感悟霸王絕刀之事,不知該把商水仙子她們安排在哪里暫居?”

    仙界封閉,四下混亂,感悟霸王絕刀之事顯然不能再繼續,柳漱玉裝作懵懂,以請示為借口,趁到處搜索,殿看守反倒薄弱的機會,首次踏入。

    殿后方,一座同樣古老的樓閣。

    它沒有絲毫人的氣息,似乎寂靜空曠了好幾萬年,隨著歲月流逝,被天地所遺忘。

    虛空蠕動,人影凸顯,顧小桑白衣飄飄,空靈絕俗,宛若仙子菩薩般落地,精致無匹的俏臉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她緊隨玄女搜索的腳步,經過著對方確認為沒有異常的地方,繞了一個大圈,終于抵達了這里,然后,環顧左右,上視云海,默默推算著什么。

    腳步一邁,顧小桑走到樓閣前那株碧綠高樹之下,這是此地唯一有生命氣息的“活物”!

    她將漆黑小袋一傾,里面再次飛出一道人影,除了商水仙子,里面居然還藏著人!

    這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臉蛋圓嘟嘟,粉雕玉琢,讓人想要捏一把,頭上則扎著沖天辮,分外可愛。

    小女孩睡眼惺忪,甩了甩頭,雙手伸出:“娘,我睡了多久?”

    顧小桑抱住小女孩,笑瞇瞇道:“睡了很久,真是個小懶蟲,來,娘重新給你梳辮子。”

    她將小女孩反過來,打散了沖天辮,手中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把青玉制成的梳子。

    小女孩露出天真爛漫的笑容,一邊享受著娘親的梳理,一邊打量四周,突然,她輕輕咦了一聲:“娘,我怎么覺得這里好熟。好像曾經來過,好像,好像回家!”

    “傻孩子。這里本來就是我們的家,只不過你那時候年紀小。記不太清楚。”顧小桑輕柔順著小女孩的烏發,似笑非笑回答。

    “原來是這樣!”小女孩歡呼一聲,指著半空,“我記得那些云!記得這棵樹!”

    殿內,柳漱玉請示著當代玄女。

    “好,若再讓他們感悟霸王絕刀,顯得太過反常,將商水她們安排去碧落殿暫居。”玄女聲音清雅柔和。飄渺如歌,讓人忍不住側耳傾聽。

    孟奇還沒覺得有什么,柳漱玉心跳突然加快,怎么都抑制不住,有些結結巴巴道:“師尊,您,您不是在外面嗎?”

    在外面?什么意思?

    孟奇先是疑惑,忽然震動,柳漱玉的意思是現在端坐于霸王絕刀旁的清雅仙子才是當代玄女本尊?

    那剛才的“玄女”又是誰?強橫的意念從何而來?

    透過柳漱玉的眼睛,孟奇看清楚了殿堂內的玄女。容貌清新脫俗,五官精致難言,似乎能滿足每個人對美好的最高期待。

    她儀態高雅。不沾俗氣,仿佛真正的仙子,面對她的時候,心中難生戰意,不想褻瀆了這份美好,拔不出刀!

    被她氣息沾染的四周則出塵脫俗,比仙界還像仙界。

    似乎真的是當代玄女本尊!

    這一瞬間,孟奇有元神僵化的感覺。

    她怎么會還在這里?

    感覺到柳漱玉的驚訝,玄女輕笑了一聲:“外面是為師一具應身加鎮派神兵。足以以假亂真,蘇孟這人詭計多端。善于聲東擊西,渾水摸魚。絕不能等閑視之,面對這種人,需要鎮之以靜,穩若山岳,反正他因果沾身,必定會來,那為師就耐住性子,在這里守株待兔,鏡言那邊則交給歡喜。”

    “任他奸詐似鬼,也難逃此劫。”

    這份耐心,這份鎮定……孟奇與柳漱玉同時震動,只覺烏云罩頂,危險之意節節逼來。

    真不能小視了這些積年的強者,經歷過的事情比自己吃過的飯還多!

    姜是老的辣!

    說話間,玄女強橫的意念加于柳漱玉身上,并非她不信任傳人,而是柳漱玉冒冒失失進來確實有點引人懷疑,而且玄女給自己定了一個必須遵守的規則,就是任何進入殿的人,除了自己,都必須檢查,歡喜菩薩來也一樣!

    如仙般飄渺的意念在孟奇感覺中是如此可怕,柳漱玉亦有此感,雙腿竟有發軟之意。

    這個瞬間,她有和盤托出,戴罪立功的念頭!

    就是不知師尊能不能防住契約的反噬?

    危險加身,死亡的喪鐘一聲響過一聲,孟奇精神緊繃,似乎已無可奈何,動也是死,不動也是死,除了投降,成為道傀儡,仿佛再無他法!

    就在這時,一眾男弟子所在的大殿內,青磚縫里的頭發無風自動,瞬間飄向了殿,在隱秘處變成孟奇的樣子,氣息完全一致,撲閃之間,試圖從側面混入殿。

    血肉有靈,分身之術!

    孟奇并未將所有希望寄托在顧妖女身上,沒有期待過她的后手,而是暗中留下一根頭發,做最后吸引玄女注意之用!

    強者就得牢牢依靠自身!

    人影悄然混入,似乎將里面之人視為了玄女應身。

    玄女突有所感,意念橫掃過去,孟奇所化石頭就要見縫插針,一邊感悟絕刀一邊啟動輪回符,反正因果不涉及感悟多少!

    “娘,柳姐姐之前總偷偷說我是什么玄女傳人流羅,是不是真的啊?”小女孩一副好奇期待的樣子。

    顧小桑左手托著她的烏發,右手妙曼梳動,笑吟吟道:

    “你當然不是玄女傳人流羅。”

    她笑容收斂,余下淺淺一絲譏誚:

    “你是九天玄女。”

    小女孩的笑容頓時凝固,眼中的天真爛漫迅速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