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抵天之樹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抵天之樹

    殿內,孟奇“血肉有靈”所化的分身隱氣匿形從側面潛入,將里面坐鎮之人當做玄女應身來對待,覺得有瞞天過海的可能,即使暴露,也能靠著“沾因果”威懾。

    這樣的態度顯然讓玄女本尊覺得真實,意念橫掃過去,氣流凝固,虛空收縮,竟然僅靠精神就生生“制造”出了一個牢籠,而強大的威壓加身,使得孟奇分身思維停滯,呆若木雞,不說拔刀出招,就連震驚都難!

    “不對!”分身的弱小讓玄女陡然睜開半閉的眼睛,妙目星辰璀璨,每一個星辰似乎都在演繹著一段人生。

    與她相仿,孟奇也知道分身瞞不過半步法身的當代玄女,趁她注意被轉移的機會,就要直撲霸王絕刀,感悟的同時便啟動輪回符,至于能不能悟出什么東西,無關緊要,反正主要目的是了斷因果!

    就在這時,殿似乎永遠籠罩著黑暗的后殿突然發出吱吱咯咯的聲音,一股滄桑悠遠的空靈氣息騰起,直沖云霄。

    它仿佛沾染了萬古積累的塵埃,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腐朽,強大的感覺橫掃一界,云海散開,氤氳聚攏,虛空琥珀般的凝固自動溶解。

    而且,這種強大與孟奇見過的所有現存法身都不相同,似乎更真實不虛,似乎天地之間只此一種,與他曾經感應過的魔主殘念和霸王虛影等相類。

    萬象洞天內,供奉著諸仙神的殿閣內,象征著“九天玄女”的牌位無風自動。

    封神世界中,諸多“九天玄女”廟皆有濛濛清光綻放。

    西游內,虛空凸顯少許碎片,仙氣升騰。

    劍皇魔后世界,“玄女廟”的神像似乎亮了不少。

    諸界唯一,是為傳說!

    “祖師遺蛻!”玄女本尊意念化手,往下一按,將孟奇分身壓成了肉餅,變回了頭發,而她的目光已是投向后殿,高雅清麗的容顏首次露出凝重。

    “九天玄女的遺蛻有異動?”孟奇亦是跟著震驚,這可是上古大能,在天庭隕落后依舊存活,曾經輔佐人皇成就偉業,她的遺蛻異動究竟意味著什么?

    在上古時,只有達到傳說境,才可以被稱為大能,當前也延續了這個慣例。

    不知為什么,震驚剛起,孟奇腦海內瞬間想到了顧小桑。

    難道是顧妖女的后手?

    她究竟想做什么?

    但孟奇顧不得想那么多,玄女本尊的注意從殿堂抽離,從霸王絕刀抽離,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豈能放過?

    “再說,九天玄女遺蛻關我屁事!”孟奇收斂心神,冷靜如冰,靈臺清明,催促柳漱玉往霸王絕刀方向靠。

    這段時日以來,經歷的種種艱難超過了柳漱玉以往的總和,她也算是有了蛻變,達到了歷練成熟的收獲,見狀七情上面,震驚不已,上前幾步,低聲呼喚:“師尊,出了什么事?祖師遺蛻怎會……”

    幾步之后,她已與男弟子并肩,霸王絕刀和玄女本尊分在左右,各差兩步。

    玄女本尊清麗的容顏有點凝重有點訝異有點疑惑,感覺復雜難言,清光一閃,直接遁入后殿,空留話語:

    “蘇孟調虎離山,意在遺蛻!”

    她隱約猜得到孟奇可能是與別人合作,遺蛻和霸王絕刀同時下手,讓自身手忙腳亂,顧此失彼,但比起用不了的霸王絕刀,顯然還是祖師遺蛻更重要!

    之前無法調動玄女離殿,那是因為沒有找到她真正重視的!

    與此同時,她的應身與玄女一脈兩位宗師飛速趕往殿,半是替換鎮守半是幫助處理祖師遺蛻之事。

    而這樣的時間差便是孟奇的機會!

    柳漱玉悄然再跨一步,霸王絕刀沉重之感已透過虛空撲面而來。

    突然,在與殿后方對應的某個樓閣,突兀冒出古老、淡漠、唯一、腐朽的空靈氣息,與玄女遺蛻有著本質上的相似。

    一道清光大亮,撞破殿閣和重重禁法,投向那處樓閣。

    玄女本尊措手不及,慢了一拍,而此時仙界的陣法已被沖亂,讓她無法借助挪移!

    孟奇在半步法身壓迫下始終處在危險重重的感覺中,當真步步驚心,如履薄冰,雖然沒有戰斗,但卻疲憊至極,現在總算看到希望,當機立斷,精神透出,觸及霸王絕刀!

    那口黝黑沉重的長刀!

    碧綠修長的樹下,顧小桑一手梳著小女孩烏黑亮麗的頭發,另外一只手不知什么時候已駢指成劍,點在了對方玉枕穴下幾分處,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小女孩臉蛋粉嫩,有著討喜的嬰兒肥,雙眼本該天真爛漫,此時卻深邃滄桑,似乎歷經歲月的洗禮,終于看淡了俗世種種。

    而她的氣息在一指之下陡然改變,淡漠而腐朽,像是死亡了不知多少年的腐尸,但又奇怪地保留了一絲生機,風吹不滅,搖曳不熄!

    “你!”她聲音高渺悅耳,仿佛仙音,但帶上了幾分陰冷滄桑。

    顧小桑笑吟吟看著小女孩,目光柔和,仿佛在看著自家女兒:“我可沒騙柳漱玉,遭遇了某些事情后,流羅確實只剩半條命,但這半命僅指、部分仙靈之氣與殘念,至于里面混入了什么,我知你知。”

    “你什么時候發現的?”小女孩氣息念頭閃過,非是正常交談。

    顧小桑梳子收回,含笑理著自身垂在胸前的頭發,避而不答:“你的‘遺蛻’飛來了,高興嗎?殘存茍活那么久,不就是等待這一刻嗎?”

    清光飛來,里面似乎有一具冰肌雪膚的女子身體,衣裙復雜,褶皺古樸,典雅飄逸,它生機全無,但肉身不腐,每一滴血每一塊肉每一寸皮膚都似乎蘊藏著無法想象的可怕力量!

    看著這具“身體”,小女孩神色透出幾分慌亂,似乎還沒有準備好,若提前遭遇遺蛻,會出現什么不好事情。

    她神色一沉,氣息陡增,施展出保命秘法!

    九道清氣沖出,結成一朵毫光萬道的祥云,試圖隔絕遺蛻,沖開顧小桑。

    突然,她腦海一痛,九道清氣失控,祥云平白垂下一丈。

    感應之中,顧小桑周身白蓮花瓣飄落,空靈飄渺,美得不似凡俗。

    “是你!”小女孩略微失聲。

    顧小桑手指依舊抵住小女孩后腦,似笑非笑道:

    “不是我。”

    眼簾低垂,遮住雙眸,似乎在調侃。

    遺蛻落在祥云之上,陡然爆發出飄渺超俗的仙靈之氣,而兩女所在碧樹忽地展開枝葉,瘋狂吸納,迅速生長,轉瞬之間,它已是長成參天大樹,穿透了仙界的白色云海,伸入虛空!

    顧小桑放開對小女孩的鉗制,右手按向這株參天大樹。

    潔白纖細的手掌剛剛觸及大樹之皮,她詭異消失,呼吸間閃現在云海之上。

    遺蛻撞破祥云,落向小女孩。

    小女孩眼中露出幾分決絕,身軀猛地崩散,一點靈光分開,借助某些微妙聯系,無聲無息消失。

    遺蛻失去目標,清光收斂,漂浮于半空,玄女本尊趕至,微皺眉頭,打量四周。

    顧小桑白衣飄飄,秀發隨風飛舞,屹立云海之上,回首看了一眼殿,接著嘴角勾起,瞄了瞄那點靈光消失的位置。

    然后,她一步邁出,在玄女本尊察覺前從樹頂進入了“虛空”。

    精神觸及霸王絕刀,孟奇頓生血肉相連之感,似乎失去雙臂之人重新長出了肢體,獲得了新生。

    眼前“雷痕”乍現,紫滴,孟奇周圍感覺頓生變化,再也不見漆黑沉重的長刀,不見柳漱玉與殿!

    身下青色之水漫起,淹沒了孟奇腳踝,生出麻痹之感,凝目看去,每一滴水都是由青色雷霆凝聚,而越往遠處看,越往深處望,雷水之色越深,藍色,紫色、黑色,沒有分明的界限,但又清楚衍變,透出極端恐怖的毀滅感,光是感應它們,孟奇就覺自身對雷霆刀法的掌握又更上一層樓。

    天空裂開,垂下一道道張牙舞爪的雷光,噼里啪啦,宛若森林。

    雷霆森林之中,一位巨人緩步踏出,肌肉虬結,遍布雷痕,面目不清,正是遠古雷神。

    他手中提著一根長矛,似劈砍似揮舞,青電交聚,代天行罰,劈開了虛空,撕裂了海洋。

    天打五雷轟!

    長矛一收,斜斜向上刺出,電光收斂于一,透出至陽至剛之意。

    轟隆!

    高度凝聚于一點的雷霆炸開,陽剛之感遍灑天地,魔氣消失,妖氣消失,陰冷消失。

    “至陽蕩邪穢!”

    長矛一斂,突然消失,隨后陰柔乍現,矛尖于無聲又無息間,從“敵人”背后冒出,反向刺來,雷光連環,如跗骨之蛆。

    “陰雷蝕身神!”

    孟奇看得如癡如醉,沉浸于神霄九滅的深邃之中。

    長矛正待演繹下去,突然有霸道無比的氣息沖來,化作刀光,斬滅了“雷神”!

    一個身軀昂藏的雄偉男子提著黝黑長刀,踏海平波而來,高傲,睥睨,霸道之態盡顯。

    “‘霸王’烙印阻止我感悟‘神霄九滅’?”孟奇從癡迷中清醒,分外奇怪。

    霸王長刀揚起,傲慢開口:

    “某只得六斬,但天下誰能相抗?”

    “第一刀,駕臨天庭,仙神辟易。”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