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霸王六斬
    第一百三十二章 霸王六斬

    “第一刀,駕臨天庭,仙神辟易!”

    霸王的聲音響徹雷海,回蕩虛空,穿透三界,手中低垂的黝黑長刀突然之間像是多了一把刀鞘,出現短暫的“絕對靜止”!

    長刀出“鞘”,沖出了束縛,打破了絕對的靜止,爆發出之前凝聚的所有力量,由下擊上,快得無法想象,演繹出一道分天紫光,輝煌絢爛,充滿霸氣,讓天地為之顫抖,風云隨之變色,形如匍匐。

    虛空裂開,蒼天兩斷,第一刀,拔刀之式,仙神辟易!

    孟奇早就收斂住奇怪的感覺,專心致志“旁觀”,拔刀之前凝聚了全部力量和法理,制造出“絕對靜止”,暗藏了深奧的變化,讓他暫時連一點皮毛都參悟不了,相對而言,出刀之后的“快”與“霸”就是情理之中的后續了。

    “若能結合玄功法身招式‘萬物返虛’的核心技巧,或許能參悟出這一刀的玄奧,甚至別有神妙……”孟奇心中忽地浮現出這個想法。

    斬斷上天后,霸王長發亂舞,眉須皆張,肌肉鼓起,滿是力量的美感,踏前一步,暴喝一聲:

    “第二刀,殺上靈山,諸佛涅槃!”

    長刀一折,平斬而出,蘊藏無數難以分辨的變化,仿佛一道秋風,橫掃落葉,滿是肅殺凋亡之氣,不見陰柔,只有剛猛!

    紫電騰躍,細致入微,擊碎著每一寸虛空,凋零著每一個生命!

    萬物之終,諸佛涅槃!

    看到這一刀,孟奇似乎看到了玉虛清源刀法和天打五雷轟的影子,也看到了“天刀綱要”等自己學過、見過的刀法的影子。就好像它囊括了絕大部分刀法的精義和變化,由簡入繁,由繁歸簡。窮盡天機!

    以孟奇現在的刀道造詣,無法窺出具體的變化。只能盡量體悟“影子”,感受秋風之肅殺凋亡!

    霸王目光高傲,仿佛在蔑視著一切對手,冷酷開口:

    “第三刀,身入九幽,妖魔授首!”

    長刀突然往上彈起,接著猛地下劈,沉重到壓破虛空。快速至宛如真正雷光,陽剛之意至強不折。

    轟隆!

    霸王絕刀落下,變得無比巨大,就像天地之間所有雷霆的凝聚。

    轟隆!

    刀中虛空,蕩陰滅穢,雷光炸開,向著四周急速蔓延,吞沒了天地。

    即使外景動手已能波及很大的地方,這一招也是不折不扣的范圍攻擊,除了核心處虛空塌陷破滅外。向著四周沖擊而去的雷光在很大范圍內威力沒有強弱之別,能清空一片不弱的敵人!

    而且它運用巧妙存乎一心,若劈中的地方由虛空變成敵人。則是攻堅一刀。

    對孟奇來說,第三刀似乎是神霄九滅部分招式的演繹和深化,所以,成為他到目前為止,能參悟出點皮毛的唯一一招!

    至陽至剛,妖魔授首!

    用心體悟并結合“至陽蕩邪穢”對照參考,孟奇頓時陷入了刀法的沉迷之中,但霸王沒有等它他,忽地長嘯一聲。僅是睥睨傲笑之意。

    四周雷海瘋狂起伏,洶涌澎湃。演繹到極點后,發生了連環爆炸和破碎。虛空為之裂開,混沌彌漫,天地迅速坍縮,似乎要凝為一點!

    霸王傲立中央,看著虛空蔓延破裂而來,一切都遭遇了毀滅,變得幽幽暗暗,混混沌沌,幾近虛無,沒有絲毫動容,長刀猛地收回身側,再有凝固之相。

    他高傲到極點地昭告:

    “第四刀,天地不存,我身獨存!”

    刀光乍亮,似乎就是平白無奇的前斬,但有著無堅不摧的姿態和所向披靡的霸氣,幽暗破開,混沌破開,生生于大破滅大毀滅之中斬出了一道縫隙,一條道路!

    這……孟奇似乎看到了自己的“開天辟地”,兩者有著某種程度上的相似!

    念頭剛起,孟奇就見絕刀轉柔,陽極陰生,兩儀交變,四象衍化,竟然在霸王周圍短暫自開一界,讓他于大破滅中鶴立雞群,昂然存活!

    這是自己還未創出的“開天辟地”后續!孟奇看得目瞪口呆。

    大道三千,旁門八百,殊途而同歸!

    一界撐開,雷海恢復原狀,顏色次第變深,霸王神情變得肅穆,但沒有凝重,沒有畏懼,沒有害怕,右手一拐,長刀不知斬向了哪里,不在前,不在后,不在左,不在右,也不在上,不在下!

    總之,孟奇完全看不出這刀的走向,耳邊傳來霸王淡漠輕蔑的聲音:

    “第五刀,過去種種,煙消云散!”

    天地似乎澄清了許多,霸王透出幾分灑脫,黝黑長刀重現于他的手中。

    這一刀,孟奇簡直渾渾噩噩,毫無頭緒,不像之前幾刀,即使參悟不出,得不到皮毛,但至少能看出刀光整體走向與最后的效果。

    這時,霸王深吸口氣,身體陡然變大,頂天立地,長刀橫舉身前,以一種霸道到極點的姿態一字一句吐出:

    “第六刀,踏進長河,命不注定!”

    轟!轟隆!轟隆隆!

    一條波光粼粼的虛幻長河凸顯,不見來處,不知去向,雖未染上滄桑、積滿塵埃,卻給人一種亙古不變,歲月流逝的感覺,仿佛靜靜俯視著紅塵俗世的“老者”。

    長河各處,飛出一個個身影,有穿著黑色盔甲的“霸王”,有懷抱白衣女子的提戟男子,有雙手托鼎的少年,如此種種,不一而足,遍布虛空各處,靜靜懸停。

    黝黑沉重的霸王絕刀斜斬而出,一道道人影亦從各個角落各個方向同時揮出了自己的兵器,刀光劍影,密密麻麻,像是四面八方、上下、過去現在而來的暴雨!

    轟隆!

    無數道光芒交匯,封死了所有躲避的可能,一切隨之消失!

    孟奇“眼”中盡是絢爛的光芒。再不見任何事物,耳畔傳來霸王不拿捏姿態也充滿霸氣的聲音:

    “傳承烙印暫時不能給你,除了總綱。剛才感悟多少便‘拿’多少。”

    光影浮動,六式合一。演繹出核心總綱,顯現難以言喻的道與德,演繹出重重法理。

    孟奇目不暇接,盡量參悟,漸漸對霸王六斬的總綱,也就是具體的修煉法門而非招式有了初步的了解。

    霸王從雷霆剛猛霸道之意出發,另辟蹊徑,不再同于遠古雷神。以修煉“霸氣”為核心,氣勢、心態、肉身和元神全方位的霸道,傳聞有強者在霸王面前,被他霸道氣勢懾住心神,明明實力還在當時尚未大成的霸王之上,依舊被斬殺當場。

    總綱入神,霸王六斬只得“身入九幽,妖魔授首”與“天地不存,我身獨存”兩式得到傳承,能參悟出皮毛。其余四式,除了最后兩式孟奇毫無所得,剩下兩式都有所體悟。算不得皮毛,可也能用之加強本身刀法。

    “霸氣……”孟奇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忍住了腹誹的沖動。

    剛才“霸王”說“暫時不能給”,他就知道除了烙印,還有一絲絕刀的靈性。

    為什么暫時不能給?

    在防備和擔心著什么?

    疑惑之中,孟奇身體有漸漸輕松之感,元神也慢慢恢復活潑,“九天雷神”的因果開始消退,天地變得澄靜。種種法理凸現,與法相呼吸相應。尤其以雷霆、陽剛等最為明顯。

    就在他沉浸于此之時,精神突然被打斷。感官恢復,重新“看”到了殿,看到了靜靜擺放著的黝黑長刀,它絲毫沒有跟著自己離開的跡象。

    即使是神兵,在沒有得到它認同的情況下,若無實力的壓制,根本使用不了,霸王絕刀作為絕世神兵,更加如此,它如果不愿,天下間怕是無人能夠將它拿起!

    柳漱玉連退幾步,與霸王絕刀拉開了距離,傳音孟奇:“有宗師靠近了!”

    她可不想孟奇暴露,這會連累自己!

    孟奇了斷了因果,得到霸王六斬的總綱與四式法身招數,對刀道的掌握更上一層樓,已是心滿意足,沒有絲毫貪婪和不舍。

    之前他準備用輪回符是死中求生,寄希望于玄女見自己消失,追索往外,然后自己再回歸潛逃,但這依賴于時機,非自身能夠掌控,如今柳漱玉還未暴露,能借助她離開,當然求之不得!

    柳漱玉纖手一抓,將那名男弟子攝起,再退幾步,已是到了殿門口。

    這時,玄女應身和兩名宗師進入,她趕緊道:“師尊,我擔心他趁亂圖謀霸王絕刀,打算將他先丟出殿外。”

    玄女應身輕輕點頭,示意柳漱玉做得不錯。

    她目光掃過,順便完成了檢視,但以不到宗師的實力,又沒用輔助手段,如何看得穿孟奇的變化?

    至于那兩名宗師,縱使地位不下于柳漱玉,可誰會閑著沒事干用搜查全身的方式得罪玄女傳人?反正有她師父在!

    柳漱玉將那名男弟子提回商水仙子旁邊,趁機脫離了殿。

    當她看到商水仙子變回本尊時,瞳孔收縮,知道中了妖女之計,但此時此刻,她只覺自身仙靈之氣急速攀升,元神澄清,再無外在牽絆,終于成為貨真價實的“玄女傳人本尊”!

    “她倒是守信,也夠狠辣,叫她娘親的小女孩說殺就殺……”出身神都世家,柳漱玉哪能和大羅妖女比狠辣。

    深入云海的參天大樹旁,當代玄女一手托著遺蛻,一手往上飛騰,便要追索而去。

    可就在這時,大樹迅速枯萎坍塌,化作枯枝。

    “建木一枝?”蓮臺飛來,當代歡喜菩薩皺眉看著地面。

    為了不被調虎離山,加上也不清楚九天玄女遺蛻氣息,她是等到變化驚人才趕過來。

    “應該是。”當代玄女恢復高雅飄渺的姿態。

    “這種寶物,怎么沒有嚴密保護?”歡喜菩薩頗為不解。

    “祖師并未說明此物來歷,只做普通。”當代玄女目光變得幽深。

    歡喜菩薩不便再問,打量了一眼九天玄女遺蛻,感覺到了尸體內蘊藏的強橫力量。

    “不愧為上古以戰斗聞名的女仙,天庭排在前列的神靈……”她收回目光,轉回另外一側。

    因為顧小桑已經逃脫,霸王絕刀又安然無恙,當代玄女掐指一算則朦朦朧朧,難見明確結果,所以覺得孟奇已跟著顧小桑逃離,并非封鎖多久仙界便放開。

    在柳漱玉遮掩下,商水仙子一行順利回轉,到了洞府,孟奇悄然遠遁。

    出了光怪陸離的離華島,通過了天然形成的迷陣,孟奇回到了波濤無邊海上,呼吸著略顯腥潮的空氣,感受著涼爽的海風,暖而不熱的陽光,只覺身心輕松,像是重新活了回來。

    在道的事情還算順利,但半步法身、諸多強者和自成一界的威懾,稍微行差踏錯一步就會徹底消亡的壓力,顧妖女的詭異莫測古靈精怪,都讓孟奇精神高度緊繃,戰戰兢兢,直到此時,才陡然放松。

    和風旭日,天地美好,孟奇閉上雙目,感覺種種法理、規律與自己的法相遙相呼應,元神再無沉重凝滯之感。

    虛相暗顯,感應和觸摸著法理,隱有交織,尤其雷霆、陽剛等方面。

    孟奇知道,自己距離第一層天梯邁出了很大一步,算是推開了半扇門,再花費六七個月的水磨工夫就是剩下半扇的問題了。

    大海起伏,一道水線蔓延,孟奇飛向江東,身后一輪紅日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