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地仙遺蛻
    第一百六十章 地仙遺蛻

    地仙湖核心小島。(www.juyit.com 君子聚义堂小说网)

    目睹曹泰橫死后,守在外圍的子弟一邊收拾尸體,一邊分出人手,奔向小島深處,凝結著萬載寒冰的地方。

    中央處,堅冰層層疊疊,白雪皚皚,這名子弟僅是開竅,已能感到寒意入骨,他運轉功法,冰玄勁發,一掌拍在冰門位置,附近無有生機,所有都被寒冰凍結,浮光映照出模模糊糊的景色。

    冰門亮起寒光,仿佛冰魄流轉,但并未打開,而是傳出一道悅耳的女聲:

    “曹泰出了什么事?”

    作為看守禁地的長老,豈會有外景登島而無察覺,只是礙于規矩,除非有人接替,否則等閑不能擅離職守,免得大陣和地仙遺蛻無人操縱,給敵人留下可趁之機。

    ——大陣需要宗師鎮壓才能在全力激發后長久維持,而地仙遺蛻更是只能宗師級以上的強者才能操縱。

    改名曹家子弟慌忙道:

    “泰哥死了!”

    “有法身突襲陪京,家族吃緊,請九姑援救,內外夾擊!”

    曹飛月雖然隱約感應到了曹泰的“身死”,聞言還是又震驚又悲憤,曹泰可是家主嫡親孫子!

    等聽到后面一句話,她已是變了顏色,脫口道:“法身突襲?”

    曹家沒有異寶現世,又未往死里得罪哪位法身,怎么會遭遇突襲?

    莫非……她瞳孔收縮,想到了某事,想到了前幾日兩位金帳薩滿的暴露滅口!

    難道是沖和與陸大發現端倪。直接動手試探,以窺出曹家的目的?

    前因后果皆備,還有曹泰拼死求援,倉促急迫之間,曹飛月關心則亂,哪還顧得考慮其他,直接激發陣法,騰起冰魄寒光,化作一只巨大眼睛。遙望陪京,只見那里異光耀眼,大陣波動遠遠傳來,確實有法身突襲!

    外面的曹家子弟又驚又慌看著這一幕,作為享受著曹家種種好處的人,肯定極端害怕曹家出事。

    江湖傳言。大劫將至,莫非真是如此,連身為頂尖世家的陪京曹氏也不例外?

    他不過六七竅,還沒實力進入萬載寒冰下面修煉,不具備叫開冰門的資格。

    冰層深處,有冰屑彌漫成“霧”的斗室。室中有一個看不見底部的泉眼,咕嚕冒出的不是清水。而是幽藍色的流狀寒冰,它們流淌而出,往著四面奔涌,吸納著僅有的熱量,沿路慢慢凝固,若有不知好歹的普通開竅觸摸,立刻從血脈到皮膚全部凍結。成為冰雕。

    泉眼有一丈方圓,里面浸泡著兩具尸體。都是高冠古袍、大袖飄飄的模樣,有濃厚的中古特色,而非太古。

    他們肉身不朽,皮膚輕輕鼓蕩,仿佛還在吐納著冰流,呼吸著元氣,一個周身毛孔隱約竄出紫色雷光,一個眉須皮膚皆呈現冰晶之狀,雙目緊閉,生機全無,靠冰眼維持著力量的不消散。

    在泉眼兩側,分別坐著曹飛月與素凈雅致的曹娥,后者周身繚繞著略顯飄渺的雷光,抵御著冰眼附近的“寒冷”,精神探出,感應著紫雷地仙的肉身,緩慢摸索著他內景、竅穴、血肉和皮膚的奧秘,以通過修煉一樣功法的仙人“演示”,最為正確地修煉自身法相,感悟法理,為前路打下最堅實的基礎!

    曹飛月外貌中年,氣質成熟,容顏姣好,確定陪京確實被法身突襲后,慌忙起身,對著冰晶地仙行叩拜大禮,雙手結印,精神化作繩索,蔓延入這名地仙的眉心。

    轟隆!

    冰眼似有震蕩,冰霧散開,飛屑四卷,這名地仙的雙眼陡然睜開,晶瑩剔透,仿佛兩枚冰魄寒心,迸發出的冷意讓修煉《地仙七十二篇》中“冰玄勁”的宗師曹飛月也打了寒顫,似乎元神孤零零陷身冰眼。

    地仙飛出冰眼,落到曹飛月身邊,旁邊的曹娥雖然無法感應外界,但從剛才曹飛月與子弟的一問一答中明白了大概是怎么回事,此時望過來的目光有期待亦有擔憂。

    “地仙遺蛻,紫電玉尺,陪京大陣,當今任何一名法身都討不了好。”曹飛月言簡意賅寬慰了一句,將大陣操縱之權移交給了曹娥,叮囑她在自己離開后立刻關閉冰門,激發大陣。

    家族危機,不可耽擱,曹飛月匆匆交代了兩句,讓曹娥控制陣法,打開冰門,自身操縱著冰晶地仙,飛遁而出。

    萬載寒冰裂開大門,兩道晶瑩寒光遁出,她們將離未離之際,半空突然劈來一道劍光。

    劍光赤紅,透著無法言喻的鋒利,似乎無物可擋,無人可擋,只能被它透過,飽飲鮮血。

    它浩浩蕩蕩而來,將看守子弟吹飛,將曹泰的尸體卷起,斬向曹飛月!

    這里還有埋伏?曹飛月心中一驚,沒有想到寶庫的事情,而是感覺敵人覆滅曹家之心甚堅,愈發不敢怠慢,印法變化,地仙發出長嘯,一掌拍出,虛空似有凍結,連氣流都凝結成冰,變得幽藍晶瑩,急速蔓延向劍光。

    無聲無息間,劍光開始凍結,仿佛赤紅色的琉璃,半空沖和分身屈指一彈,曹泰尸體裂成了無數血肉,毛發橫飛,以打穿冰層的姿態嗖嗖打向曹飛月。

    噗噗噗!

    劍光與血肉堪堪抵消了幽藍的蔓延,但曹飛月沒有注意到的是,一根頭發借著風力,稍微繞了一個圈,飛入了還未來得及合攏的冰門。

    若里面是宗師操縱,肯定能發現端倪,及時阻止,可惜,現在是曹娥!

    戰斗變得劇烈,地仙大發神威,打退了來犯的敵人,冰門重新關閉,陣法完全激發,短暫不用擔心外敵入侵。

    曹飛月哪敢耽擱,借助地仙的力量。似乎穿透了虛空,兩步趕至陪京!

    冰門內,毛發落下,飄在了角落陰暗里,躲開了盤問,正是孟奇本尊。

    他借助微塵寰宇旗和靈寶天尊以一氣化三清之術進行的少許指導,讓分身能變成血肉,讓本尊可化作自身頭發,神不知鬼不覺潛入了曹家禁地。

    抬頭望去。這里是生生從冰塊里挖出了通道,蜿蜒往下,兩側冰層深處,藏著一兩道身影,都是借助這里修煉冰玄勁的曹家外景。

    孟奇悄然激發了最后從靈寶天尊那里敲詐來的障目符,隱匿了身形。消除了氣息,大搖大擺往下行走。

    ——發現金帳薩滿后,靈寶天尊趕回仙跡入口一趟,重新兌換準備了點物品。

    曹家祖宅內,瘋王高覽與魔師韓廣相對而坐,一冷酷一瀟灑。耀世雙星終于碰面。

    感應到曹家家主的目光,韓廣悠然笑道:“我們若動手。只要殺不掉外面那位,事情立刻暴露,曹家成為眾矢之的,于你們而言,這才是大禍事。”

    “單個法身,你們曹家還擋不住?”高覽面無表情開口,手邊放著一口黑皮劍鞘的長劍。“金帳薩滿已經被我除去,沒了人證。光靠猜測,誰能釘死一個頂尖世家?目前還未談妥,機會亦未出現,自行暴露有害無益。”

    曹家家主鄭重點頭:“是。”

    他拿著神兵,沖天而起,對兩位法身表示了充分信任。

    頓時,天雷滾滾,半空化作雷霆海洋,一浪高過一浪,幫曹獻之和陣法抵住了靈寶天尊的進攻,幫先前的宗師擋住了致命攻擊。

    “你真受得住誘惑,我們兩人,兩具地仙遺蛻,神兵與大陣,全力以赴有不小希望殺掉外面的靈寶天尊,很可能也是純陽沖和,這樣都不心動?”韓廣微笑開口,姿態瀟灑。

    高覽冷傲看了他一樣:“還未準備妥當。”

    “孤心懷天下,豈能因小失大!”

    寒意越來越重,角落甚至有幽藍色的冰流,靠著障目符,孟奇輕松深入到冰眼附近。

    這里彌漫著白霧,但非水霧,而是細碎冰屑連成,內層禁法暗轉,讓孟奇明白再往前走,障目符就沒有作用了。

    他想了想,搖身一變,化作另外一名曹家外景,乃這幾日觀察的成果,同樣修煉冰玄勁。

    行了幾步,冰霧里站起一道身影,周身繚繞冰魄玄光,是在這里修煉的絕頂高手。

    “承軒,你也來了?”一旦開始修煉,對外界事情的關注就會變少,而且禁地的外景來來往往,誰又能完全弄清楚?

    孟奇點了點頭,故作默認:“外面似乎有動靜,小侄心緒難平,起身走走。”

    這名絕對高手沒有懷疑,剛才地仙遺蛻出冰眼的動靜,他亦能感應到。

    雙方交流了幾句,孟奇借口詢問曹娥,與他脫離,再往冰眼行去。

    沿路幽藍冰流漸多,孟奇觀察氣機變化,轉了個方向,往冰眼相對的位置而去。

    重重冰壁之后,露出一汪幽藍池塘,水冷而不結冰,正是冰魄寒乳,煉丹妙物。

    池塘底部還有寒乳生成,發出咕嚕之聲,孟奇施展真武大帝告訴的法決手印,化作一道流光,投入了池塘。

    咕嚕!

    天地變化,孟奇只覺自己穿過了一層層帷幕,眼前水波蕩漾,淹沒至胸,遠處重重殿閣呈現。

    半空有冷月,四下看不到邊際,似乎已自成一界!

    凝目四望,孟奇眉頭突然皺起,因為到處皆是斷壁殘桓,像是被人破壞,唯中央黑色大殿屹立,水光浮沉,安然無恙。

    有人進來過?但沒能打破真武大帝對寶庫的封禁?孟奇腦海內油然冒出這個想法。

    冰眼處。

    曹娥收斂心情,繼續摸索紫電地仙的身體奧秘,以作參照。

    忽然,她心中蕩起一絲異樣,忍不住睜開眼睛,這一看,幾有魂飛魄散之感,因為面前的地仙遺蛻自己睜開了眼睛!

    雙眼射出兩尺電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