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馬拉車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天馬拉車

    “沒事吧?”虛幻之水蕩漾,江芷微關切問了一句。★★

    孟奇閉上眼睛,還是火辣辣的痛,仿佛玄功未大成時被高溫濃煙熏過一樣,兩行眼淚不自覺滑落,視界里紅彤彤一片。

    “沒事,恢復下就好了。”孟奇強忍疼痛道。

    若非自己的玄功早就將眼睛的罩門煉沒,怕是已經瞎掉,“近”距離直視“恒星”實在太恐怖了!

    江芷微閉上眼睛,太上劍君之相凸顯,心湖映照星辰黑點,若有似無遙感。

    “一具豬妖尸體……”她眉頭不見舒展,反倒微微顰起,這么龐大的豬妖簡直聞所未聞!

    邁過第一層天梯后,她亦擁有了部分神通,比如“通天劍心”,大道不仁,觀萬物如一,沒有親疏厚薄之分,沒有距離遠近之別!

    若能到道門九尊、禪門古佛那種層次,光憑這門神通,說不得就能遍照寰宇,天涯似眼前,如今神通初成,小試牛刀,效果確實不凡。

    但有孟奇教訓在前,她僅略微“感應”,沒有近看,只是大概有了個模糊印象。

    “不出意外,應該是∝∠天蓬元帥。”孟奇還是睜不開眼睛。

    老豬居然死在了天河里,這么油滑奸詐的老豬竟然沒逃過此劫?

    他明明見勢不妙,包裹一卷,逃之夭夭,為何外面的天兵還有蘇醒的可能,他卻變成了烤全豬?

    他眼睛和表情都凝固著不敢置信的神色,是下手之人出乎意料,還是沒想到提前逃跑反倒撞中了刀口?

    “天蓬元帥?不能因為它姓朱,就真的是豬吧……”趙恒有些無語。

    六道介紹西游背景的時候是用的聲音,朱豬中間,正常人都會想到姓“朱”。

    孟奇吸了口氣:“我從別處得到消息,天蓬元帥確實是豬妖出身。”

    江芷微等人以為是仙跡,趙恒感覺是結隊之前。都沒再問,紛紛詢問孟奇看到的具體景象。

    孟奇大概描述了一遍,心中為二師兄默哀了一遍,雖然以前看西游記小說的時候特別討厭他,覺得他油滑,奸詐,懶惰,無賴,還喜歡撒謊誣陷,恨不得猴哥一棒打死他。但真正看到他死得這么凄慘,還是涌起幾分傷感,畢竟是伴隨自己成長的回憶。

    “與大日相比,也不顯得渺小?”趙恒愕然反問,這是何等的妖身!

    據說妖王、大妖之上還有妖神、大圣等層次,這屬于哪個?

    “像是死前用了法天象地之類的神通功法,死后如天兵般凝固了。”孟奇說出自己的判斷。

    阮玉書遙望了一眼那顆星辰,“烤全豬,呃。天蓬元帥,統率天河水兵,縱橫此界,應該不是自己失足。跌落危險地帶,或許能從他身上窺出九重天消失,天庭墜落之謎。”

    “可惜,那是大日般的星辰。我們稍微靠近,立刻化為青煙,沒辦法檢查尸體。鑒別死因。”江芷微感嘆了一句。

    孟奇腦海內已經勾勒出一連串場景,老豬坐鎮中軍,派出手下天兵天將巡視天河,然后敏銳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感覺天庭這次支撐不住了,于是席卷物質,包裹款款,不走南天門,試圖從天河潛逃,哪里知道,正當他得意自鳴的時候,被一個他想象不到的人出手襲擊,或者恰好撞入包圍圈,幾無掙扎就身死道消,臉上殘留不可思議的神情。

    之所以猜沒什么掙扎,是因為那顆“星辰”附近的天河沒有激烈戰斗殘留的痕跡,以老豬留下的妖身觀之,若雙方實力相差不多,或者激烈戰斗許久,怎么都得打碎“星球”,制造出種種殘痕,可那里風平浪靜,大日為心,諸多星球環繞,看不出曾經有過破壞。

    “要么實力遠高于老豬,又是出其不意突襲,要么屬于老豬完全沒有防備的對象。”孟奇閉著眼睛,若有所思想著。

    所謂實力,指綜合了陣法、寶物后的實力,非具體的敵人境界。

    而且,讓人奇怪的一點是,老豬的妖身能在大日表層焚燒多年而不徹底損毀,顯然相當強橫,下手之人怎么不順手掠走?

    想到這里,他急促開口:“芷微,你感應大日四周,看看有沒有漂浮釘耙之類的物品?”

    老豬的神兵,席卷的物品,師父師兄師弟的贈予,還在不在?

    江芷微再次現出太上劍君之相,運轉神通,純以劍心遙感,模糊以對。

    過了一陣,她搖了搖頭:“沒有,大日之力磅礴,若是周圍有物品漂浮,早就被拉近焚燒了。”

    “也是。”孟奇嘆了口氣,還可能被兇手取走。

    “時間不早,妖王怕是已經通過,我們得盡快綴上,免得還沒努力就被它們得手。”趙恒看了看天河上方,水波晃蕩,襯托得氤氳夢幻。

    孟奇閉著眼睛,只覺火辣好了不少,剛才就連精神感應都似乎被影響,難以及遠,像個真真正正的瞎子,聽到趙恒所言后,他轉頭飛向貫通池塘的水道。

    一道道水波蕩開,孟奇捂著頭,無辜站在一扇銅門前。

    自己的感官還受到影響,距離判斷有少許差錯,直接撞中了池塘底部,結果撞出來一扇古樸的銅門!

    還好練得是玄功,要不然就頭破血淋了!孟奇默默慶幸了一句。

    “這里居然還有扇門?”趙恒奇怪道。

    銅門晃動了一下,緩緩打開,似乎沒什么封禁。

    江芷微等人提劍按琴,戒心高漲,不知道銅門之后會冒出來什么。

    “天馬?”孟奇站得最近,最先感應到里面的狀況。

    那是一片寬闊空蕩的廣場,停著稀稀疏疏的馬車,它們都只有車身,沒有套上馬匹,封禁光芒籠罩。

    唯有停在門口,堵住了通道的那乘,有四匹天馬拖車,白毛綿長,神駿英武,血肉蘊藏著爆炸般的力量,雖說沒強如法身,但卻有詭異之感,似乎具備著某種強力神通,而馬車四下密閉,通體金色,雕刻飄逸花紋,上面書寫篆字:

    “天河水師!”

    這是屬于天河水兵的坐騎?以天河的浩瀚無垠,莫非天馬具備破開虛空行走的神通?如此方能巡視!孟奇艱難吞咽了口唾沫,好想要一匹這樣的馬!

    天馬亦是凝固,鼓起的肌肉,飄動的鬃毛,全都違背常理地靜止,孟奇右手伸了伸,終究沒敢觸摸收起,要是把它弄得蘇醒,說不得會帶起連環反應,上面天兵天將一擁而下,在自己等人制服天馬前團團圍住,不給支付善功提前返回的機會。

    再感應里面,發現封禁之力亦是凝固,也就是說,一旦恢復,將有上古天庭時的風采,而自己等人的實力和境界根本不夠看……孟奇有點沮喪。

    種種思緒只是電轉之間閃現,齊正言已經輕咦了一聲:“這乘馬車像是要進入天河,但還未成行便遭遇大變,凝固當場,里面坐著的會是誰?”

    被他話語這么一提醒,孟奇眼睛霍然睜開,看向車廂,只見車門緊合,各處縫隙密閉,材料隔絕著感應和窺探。

    是準備加入巡邏的天兵天將,還是提前察覺不對,想要借助天河逃出此地的重要人物?所以老豬才明白出了大事?

    車廂內沒有絲毫聲音發出,萬古皆靜,幽深莫名,孟奇吐了口氣,克制了貪婪,毫不猶豫轉身,往上浮起。

    以自己等人的實力,冒不起這個險,若是人仙、地仙一流,被喚醒之后,哪怕用出神兵主材都無用!

    若是重要人物,他們駕馭馬車,將逃向哪里?

    這個疑問裊繞在孟奇腦海,伴隨著他靠近池塘表面,但他并沒有馬上浮出,而是略作變化,感應四周,確認妖氣殘留,蔓延向遠處后,才跳了出來。

    “天兵沒醒。”江芷微回頭一看,那里還保持著著原樣。

    齊正言點頭道:“看來妖怪們頗有經驗。”

    孟奇眼睛眨了眨,大概恢復,極目看去:“妖怪們確實沒動任何物品。”

    同樣小心翼翼潛過,不擅動分毫,而且對天河完全不敢興趣,一門心思只在長橋盡頭。

    沒再多說,五人隱匿氣息身影,順著殘留的妖氣追蹤而去,從妖怪們前面變到了它們的后面。

    可以進行獵殺了!

    長橋延伸,越過天河,隨著孟奇等人趕路,前方氤氳里漸漸透出模糊的輪廓,那里樹木蔥郁,有清氣升騰,有亭臺樓閣。

    戲肉來了!孟奇心中一喜,只要那里沒有凝固的神仙天將,隨便得到點什么,都能值不少善功,加上獵殺妖王所得,最后即使沒完成任務,應該也能小賺一筆。

    “嗚!”

    突然,一聲狼嚎慘叫遠遠傳來,尾音飄忽,像是遭遇了什么極端恐怖的事情。

    孟奇與江芷微等人對視一眼,心中冒出寒意。

    是它們自相殘殺,還是天庭碎片內藏著什么“怪物”?

    這章過渡,所以就不寫滿三千,兩千九百多字,多余的送給大家

    精彩東方文學提供等作品文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