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別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別離

    怒江一戰,一品強者,上師“始”召喚真正神靈降世,劍出而法隨,斷絕了通天之路,消除了神魔氣息。∈♀頂點小說,x.

    見杜懷傷得上蒼眷顧,乃真命天子,武通侯吳徹、大將軍寇進等臨陣倒戈,唯有“武皇”獨孤世死不肯降,獨戰九大上三品,以同歸于盡為代價,力斃兩人,重創三人,虎死不倒威!

    義軍渡過怒江,整頓兵馬,傳檄京城。

    沒過多久,關于怒江大戰的消息經由百曉堂遍傳南北,人人側目!

    另傳前代一品強者,據說坐化多年的“御天蒼龍”之洞府現世,大門洞開,無有防御,內中似不久前還有人居住,然而不見搜刮物品的跡象。

    氤氳升騰,點點潤澤浸入肌膚,孟奇的虛弱迅速消退,就連“天心我意訣”造成的法相破損也得到了復原。

    雖然懷疑六道的治療另有隱患,但身處輪回世界,常常在生死之間徘徊,孟奇只能飲鴆止渴,希望將來找到彌補的方法。

    “杜懷傷所率義軍渡過怒江,征伐京城,主線任務完成,每人獎勵四千五百善功。”

    “陣營對抗任務中殺死輪回者三人,一流高手一名,絕頂高手兩名,每人獲得七千善功。”

    “死亡任務無評價,每人獎勵一張輪回符。”

    “第二次死亡任務通過,輪回更深,將接觸到更多古代遺跡和各大種族輪回者,包括但不限于妖魔鬼怪神靈,并開放法身功法、招式和神兵法寶、仙丹仙符兌換的專屬任務,不再受任何限制,不再只能選擇隱患極大或殘缺的類型;可以對自身小隊命名,作為稱號;可將處于絕對掌控中的秘境和源地等作為小隊駐地,出口能定位在本方世界三個地方,并連通一個輪回世界。時光流速同步,但暫時不能作為附屬。”

    通過第二次死亡任務后,權限確實大了不少啊……孟奇跨出氤氳,由衷感嘆。

    雖然加入仙跡后,最后一點顯得雞肋,但狡兔三窟,日后說不得有派上用場的機會,唯一的問題在于,自己幾人都沒有絕對掌控中的秘境和源地。

    看來還是提升太快,輪回飛速。確實積累啊!

    就他松了口氣,思緒翩飛之際,六道輪回之主的聲音再次響起:

    “成員齊正言使用了別離契約,脫離小隊,成為自由輪回者。”

    目光一怔,念頭凝固,淡淡的悲傷從孟奇心底涌起,該來的終究來了……

    “這……”從上個任務結束開始,江芷微就一直覺得齊正言有點古怪。隨著這次任務的進行,類似的感覺愈發清晰,可她完全沒想過齊正言會一下脫離隊伍,大家是刎頸之交。有什么不能攤開來說,共同探討解決之道的呢?

    阮玉書嘴巴抿著,上一次死亡任務是死別,這一次是生離?

    對備受寵的世家嫡女來說。輪回世界讓她嘗到了世間的悲傷、痛苦和無奈。

    趙恒歷經隊友的死亡,于這方面看得較淡,僅是震驚和訝異。回想著齊正言這段時日的所作所為。

    “成員齊正言有留言,是否選擇現在傾聽?”六道輪回之主聲音高遠,不知所在。

    江芷微與孟奇互相看了一眼,見他輕輕點頭,沉聲道:“傾聽。”

    半空一滯,齊正言熟悉的聲音傳來:

    “我人生的前二十年,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直到認識了你們,不僅得到了功法、兵器和實力的提升,而且還收獲了真正的生死之交,可以不用擔心自己后背的生死之交。”

    他慣來沒什么情緒,然而說這番話的時候,竟有幾分動情:

    “張師兄沉穩寬厚,不因自己的身份,對我們有半點輕視,而是一視同仁,乃我心目中真正的師兄,是我竭力向往的對象;江師妹雖然專注劍道,但大氣爽朗,仗義厚德,不顯冷漠,反倒讓人如沐春風,若不是這樣認識,或許是我傾慕的對象;阮姑娘與我想象中的世家嫡女全然不同,看似冷淡,實則善良,不存偏見,沒有膽小,拼命不下于我等;趙恒志存高遠,卻不見孤高自傲,能放下架子融入隊伍。”

    “小孟看起來嘻嘻哈哈,沒個正經,跳脫得像是猴子,但會照顧別人的情緒,古道熱腸,心有俠念,重情重義,能為朋友不顧生死,能激于義憤兩肋插刀,是可以推心置腹的對象,如果沒有他的表率和打趣,也許我早就偏激墮入魔道。”

    孟奇聽得百感交集,鼻頭發酸,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猴子你妹啊!齊師兄你是不是關鍵時刻總會變成話嘮?”

    阮玉書眼眶微紅,江芷微呼吸屏住,淡淡的悲傷在流淌。

    齊正言繼續說道:“然而,世間不是只有我們,從來不存在不受外界干擾的情義,我在魔墳得到了魔主的傳承,在靈山因為不甘,選擇了接受,經過一次次事件,尤其是感悟無字之碑和孟師弟對墨家學說的改造,我形成了自身的理念,愿意為之付出生命的理念!”

    “雖然我不會成為傳統意義上的邪魔左道,但終究會與大家有理念上的沖突,這是道路之爭,沒有回轉的余地。”

    他的動情收斂,變得淡漠,充滿了一種滄桑感:“以前我很欣賞和向往那種可以不顧正邪之別互相成為知己的高人強者,而現在我知道,情義再深,知交再厚,道不同,不相為謀,非因正邪,只為心中理念!”

    “到底是什么理念?”江芷微看向孟奇,他肯定知道。

    孟奇言簡意賅將齊正言的理念和自己的勸說講了一遍,江芷微和阮玉書頓時沉默下來,感受到了深深的鴻溝,神情復雜,眉頭緊皺,對齊正言談不上痛恨,又絕對不能接受,只覺難以喘過氣的無奈。世間總有無可奈何之事!

    原本以她們的年紀和閱歷,還遠遠不到能夠體會理念沉重、道路之爭的地步,但齊正言之事,讓她們提前有了這樣的無奈。

    趙恒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知在想什么。

    六道控制,齊正言的留言暫停,直到孟奇講完,才繼續下去:

    “日后再會,或許便要兵戎相見,我不會留手。也請你們不要留手,清明時分記得上墳便算不負情義。”

    平淡但決然殘酷的話語入耳,孟奇悲傷嘆息之余,也有了無可奈何的感受,比起將來可能與顧小桑的沖突,齊師兄的事情更讓人難以接受。

    接受難以接受的事情,或許就是一個人成熟的標志吧……孟奇暗自苦笑。

    齊正言嘆了口氣,語氣轉為平淡:“垂釣者與魚的關系,魔主的記憶里有類似的描述。在多個紀元前,在太古之初,天生之靈誕生便為傳說,與當前人族妖魔有著截然不同的本質。它們有無數投影存在于萬界各方,不僅無壽命之憂,而且近乎不死不滅,但一次次紀元的更替。天地大變,投影與本體出現了微妙變化,近乎脫離本體。成為相對的魂魄,其后誕生的人族妖魔,本體與投影皆是隔離,只有難以察覺的聯系存在。”

    “若想成為傳說,不僅要溝通宙光碎片中的自身,還得讓萬界各方的魂魄重成投影,歸于自身,諸界唯一。”

    “垂釣者便是本體,魚則為投影隔離衍化后的生靈。”

    聲音消散,再無后續。

    所以,永生族之人是本體存在,我則是垂釣者的投影于地球衍化的生靈,然后被拉到此處?孟奇似乎抓到了關鍵的地方,但萬界各方又是什么東西?

    苦苦思索,感覺還是差了一個環節,孟奇按捺心思,轉頭看向江芷微、阮玉書和趙恒,只見他們都透著茫然,似乎不太能夠理解,于是隨口問了幾句,發現他們對萬界各方與自身世界的關系同樣迷茫。

    “我得回去請教一下師父。”江芷微想到在這方面沉浸頗深的蘇無名。

    聽到蘇無名,趙恒頓時聯想起陸大先生,嘆了口氣道:“沒曾想陸大先生已到了這種程度,簡直像是傳說中的大能。”

    “我覺得另有隱情,否則以這樣的境界,哪有草原和邪魔九道興風作浪的機會?”江芷微對“天下第一劍”很感興趣,美目流盼,看向孟奇,木雕是他拿出來的,應該知道得更多。

    孟奇苦笑道:“我也渾渾噩噩,什么都不清楚,但被木雕所救,總得去畫眉山莊道謝一番,希望陸前輩能解我們心中疑惑。”

    直到此時,他才想到一個問題,這樣算不算透露輪回之事?

    從六道沒有抹殺看,似乎不算?

    “好了,我們先將戰利品換成善功,分配兌換,并了解下次任務。”江芷微收斂起好奇之心。

    趙恒當即拿出了一口斬馬刀,儼然便是擊飛了江芷微的那口:“獨孤世這口刀當時就落在附近戰船,隨手就攝了過來。”

    “不錯。”孟奇吐了口氣,將齊正言之事與魚的解釋壓在心底最深處,拿出了森羅天君的寶兵物品和苗聰的芥子環、寶兵。

    江芷微看了一眼道:“前者是你殺影王時的收獲吧?獨自完成,歸于個人。”

    苗聰屬于陣營對抗任務中的收獲,當時孟奇和齊正言參戰,江芷微等人則在牽制刺客,根據約定,大家均分。

    可惜的是,刺客為了遁入虛空,身上沒帶其他物品,寶兵則被斬玉刀劈成了數截。

    孟奇沒多說什么,將森羅天君的物品換了七千八百善功,苗聰的芥子環、延壽丹藥和寶兵則總共換了一萬五千五百善功,獨孤世的斬馬刀五千善功,最后,每人平分到五千一百二十五善功,加上阮玉書歸還的三千一百善功,趙恒的六千善功,孟奇善功總計三萬九千九百一十五。

    江芷微一萬六千六百二十五,阮玉書一萬三千五百二十五,趙恒一萬零九百二十五。

    “我打算兌換時間和輪回符一起用,爭取經過磨礪,邁過第一層天梯。”趙恒首先得。

    能與輪回符疊加的時間最多只有一年。

    孟奇則看著輪回符,想到了封神世界,想到了楊戩所言玉虛宮內的“物品”,但他不想現在就去,玉虛宮行跡神秘,又被高人關注,沒有宗師的修為,恐怕比這次死亡任務還危險,最好晉升宗師后,拉上靈寶天尊,這才比較有把握,若是現在去封神修煉,即使一年兩個月的時光充足,有機會突破,但沒辦法再尋求援助,光靠齊桓公有點輕敵。

    楊戩的留言讓他對玉虛宮之行充滿期待,再怎么謹慎都不為過!

    “差一點到四萬善功。”孟奇牙疼般道。

    “四萬善功,你想兌換《易筋經》第二卷?”江芷微一下反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