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告一段落
    第三百二十九章 告一段落

    時間不夠充分,遠遠達不到收買所有派系所有人的地步,如今,事情的傳播面臨失控,被捅到了京堊城,蒼穹游戲公司高層一時也失去了鎮定,下意識請教沉穩依舊的女帝:“那我們該怎么做?”

    “事關重大,京堊城肯定不會坐視不理,一旦出動正式軍隊,就非目前的我們能夠抗衡,所以,不要抱有僥幸之心,必須做最壞的打算。”

    “朕和其他人先返回碎片內的世界,你們則毀掉那套特殊的裝置,將碎片和相關數據轉移到安堊全的地方,自身潛藏逃離,等到風頭平息,我們又不用大規堊模游戲來搜集數據了,自能堊神不知鬼不覺再次制造那套特殊的裝置,重新開始降臨,悄然控制高層人物。”女帝不慌不忙道。

    她幼年便接掌皇位,在虎視眈眈群狼環伺之中成長,一步步踏入了大宗師的行列,面對過的危險處境錘煉了她堅韌冷靜的心靈。

    蒼穹游戲公司高層臉色變幻連連,終于咬牙切齒點頭:“好!”

    此時,坍塌的大樓附近,一位位圍觀者回過神來了,他們看著彌漫的煙塵,有的驚懼惶恐,有的莫名興奮,但同為新時代人類,宣泄情緒最喜歡的方式基本一樣:網絡!

    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網絡就被引爆,一條條相似的標題出現在各大論壇各大網站:

    “我TM在做夢嗎?游戲BOSS反穿越現實,女帝視頻是真的!”

    “真事!蒼天宗宗主降臨,徒手拆樓!”

    “有視頻有真堊相,大宗師真的來了!”

    “這個世界還是真的嗎?”

    “衛星監控可以作證,我真的看到蒼天宗宗主了!”

    “好帥!超越人體極限的美!”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大家幫我鑒定一下是不是我的眼睛欺騙了我。”

    震驚,惶恐,茫然,迷惑,以及隱藏的興奮在網絡上肆意傳播,每一個帖子每一條新聞內都配有不同個人終端攝錄的影像,各個角度的影像:身著青衫的蒼天宗宗主單膝著地,右手握拳打出,電光繚繞,絢爛華麗,緊跟著,大樓出現龜裂,一面面窗戶炸開,玻璃碎裂成一個個小圓塊,然后整體轟然坍塌,揚起煙塵。

    過程中沒有爆炸聲,沒有四溢的沖擊波,沒有耀眼的火光,大樓框架仿佛徹底腐朽,再難支撐住自己。

    目睹者的瘋狂驚呆了網上其他人,有的故作冷靜道:“同一個節點引爆所有水軍,營造近乎真實的氛圍,手段真不錯。”“大片拍攝的毫無痕跡,蒼穹游戲公司看來真突破了當前的技術困境。”

    也有人出現了動搖,游走于各個帖子,觀看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視頻,留下:“真的嗎?”“騙人是我孫子。”“敢不敢拿自宮來發誓?”等言論。

    而從昨晚便經歷南宮沖一系列帖子的“寧采臣萌萌噠”“最愛聶小倩”和“餐風露宿”等人則茫然看著自家電腦屏幕,久久平靜不下來,不知該怎么回帖。

    這不會是真的吧?

    事情的脈絡很清晰,而且當街擊毀大樓肯定會在監控衛星那里留下影像,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如果事后拆穿是宣傳,那蒼穹游戲公司就犯了眾怒,損失不會小。

    真的嗎?游戲BOSS能從游戲鉆出來,走進現實?

    這比科幻還科幻!比夢境還夢境!

    以后不能隨便嘲笑網上求助的人了!

    煙塵彌漫里,所有人都失去了孟奇的蹤跡,神龍見首不見尾。

    “董元。”突然,可視電話里的威嚴男子回過神來,發出聲音。

    董元打了個機靈,下意識誠惶誠恐道:“先生有什么吩咐?”

    “我讓秘書調閱了附近衛星的監控,你沒有撒謊沒有發瘋,接下來,我會拿著視頻向元老院請求動用軍隊,你配合有關部門封鎖網上消息,將這件事情定性為蒼穹游戲公司的惡意宣傳,不在大眾中引起恐慌,不讓別國知曉,也正因為這個原因,蒼穹游戲公司將被處以重罰。”先生有條不紊吩咐道,“與蒼天宗宗主在一起的兩位國民好好招待,不要采用暴堊力,稍后會有秘密部門來詢問消息。”

    “是,先生!”董元猛地站直。

    蒼穹游戲公司外,虛空蠕動,幾艘百米高的金屬戰艦通過相位挪移徐徐駛出,從四面八方包圍了這座建筑,反物質炮如山林立,一旦里面有風吹草動,立刻便會遭遇徹底毀滅的打擊。

    一隊隊士兵乘坐仿生合金螳螂,從戰艦底部降落,按照戰術隊形分割穿插,小心翼翼沖入樓中,沿途破壞著各種裝置,短路幾條供電主線,而蒼穹公司剩余員工一個個眼神呆滯,仿佛行尸走肉,沒有做任何抵抗,順從地被抓住。

    一隊士兵進入電梯時,忽有一道透明人影閃出,無聲無息撲到了其中一人身上,儼然就是孟奇!

    在展現了證據后,他散掉了電能,以元神的形式潛伏在蒼穹游戲公司附近,隨時準備附身,跟隨政堊府軍隊探索,以此規避掉危險,弄清楚更多狀況,看到那枚神秘的碎片。

    越往上走越是冷清,要么無人,要么滿地尸體,很多裝置都被刻意破壞,難以復原。

    士兵們行動加快,迅速躍過了前面三十二層,抵達了最后一層。

    這里已面目全非,像是引爆了一顆高威力炸堊彈,按照吳游銘描述,原本該放置特殊儀器和神秘碎片的地方空空蕩蕩,只余斷壁殘垣。

    “他們提前轉移了……”孟奇不由暗嘆一聲對方的果斷,竟絲毫不拖泥帶水,猶豫不決。

    士兵們將結果匯報的同時,繼續搜尋著此地,突然,有人找到了一扇密門。

    經過小心翼翼的嘗試,他們打開了密門,看到了全是燃燒灰燼的房間,而墻壁上有觸目驚心的血漬,鮮紅猙獰,構成了一排文字:

    “暫寄汝項上人頭,待月黑風高之夜,吾趁興來取!”

    邪意、血腥、污穢等感覺撲面而來,孟奇念頭一閃:

    “果堊然是黑山老妖!”

    從知道這款游戲叫做“黑山老妖”后,自己就有所猜測!

    而且這句話正是對自己所言,近乎戰帖!

    兩日后,南宮沖終于從迷天新聞公司出來,神情恍惚,殘留悲傷和解脫。

    悲傷的是舅舅到了極限,宣告了死亡,解脫的是終于從這件事情擺脫,不用再受游戲BOSS奴役,不用再擔心國家的搜捕。

    經過一系列嚴密的詢問,情報人員確定南宮沖屬于受害者,十年典藏版游戲來自他的舅舅,游戲BOSS反穿越非他所能理解,也不是他幫忙,后期則屬于被脅迫的狀態,知道的秘密并不多,因此,讓他簽署了保密協議后,將他釋放。

    雙腳踩著街道,南宮沖還有一種飄飄忽忽的感覺,這幾天的經歷簡直驚心動魄,光怪陸離,前所未有的危險和緊張,也前所未有的精彩和激烈,是一輩子害怕的往事,也是難以忘懷的烙印。

    “他應該回到黑山老妖世界了吧……”南宮沖油然想道。

    幾天的拷問讓他很疲憊,于是找了個露天咖啡館,要了杯咖啡。

    “我可以坐這里嗎?”有人問道。

    南宮沖有氣無力回答:“那邊不是很多座位?”

    話音未落,他突然驚覺,這聲音何等熟悉!

    猛地抬頭,南宮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龐,年輕俊美,略顯滄桑,白T恤,牛仔褲,嘴角微笑。

    “前,前輩,您,您還在啊……”南宮沖頓生噩夢再次襲來的感覺。

    孟奇笑了笑:“本該回去,但想到承諾了你一件事情,所以等了兩日。”

    “什,什么事情?”南宮沖自己都不記得了。

    孟奇臉色一正:“看好了。”

    他端坐椅子,身體忽地往四面八方拖出不同殘影,展示著不同動作的殘影,或大鵬展翅,或手綻蓮花,最后,一道道殘影歸身,凝成了如同佛陀般的身影,當頭一掌,拍在南宮沖額頭。

    諸多文字鉆入腦袋,南宮沖愣了愣:“武功?”

    孟奇輕輕頷首:“能助你打開九竅的武功,而且,即使天地法則不一,但人身一太極,天地一太極這個基本點是不會變的,調整內天地,貼近這里的規則,日后未嘗沒有踏入外景的機會。”

    自己玄關無悔,已是沒辦法大幅度調整內景,只能期待日后返璞歸真,觸摸大道,再不受規則限制。

    南宮沖回想剛才所見動作和得到的文字,迅速興奮了起來,同時,他有點疑惑道:“前輩,這功夫怎么有點佛門的意味?”

    “你心性浮躁,正需要佛門功法靜心,專門為你創造。”孟奇點頭道。

    不自宮就做和尚……南宮沖嘴角抽搐了一下。

    “好了,我得回去了。”孟奇坐在椅子上,一道道電光緩慢散開,融入虛空。

    見狀,南宮沖長長吐了口氣,心中暗想:據說蒼穹游戲公司的裝置被毀掉了,前輩看來是不能再次降臨了,自己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這時,他耳畔再次響起孟奇的聲音:“幫老夫搜集神秘碎片的線索。”

    “呃?”南宮沖愣住了。

    “老夫還會再來的。”孟奇的聲音裊裊。

    自己又不是女帝等人,既然已經建立了聯系,有道一印和粘因果的情況下,自能投影元神過來。

    南宮沖嘴巴半張,眼神呆滯又茫然:“前輩,您還來啊……”

    “嗯,到時候,為了不引人注意,只能勉為其難做你的隨身老爺爺了!”孟奇的聲音徐徐消散。

    “隨身老爺爺……”南宮沖頓生想哭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