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拉攏幫手
    第三百三十三章 拉攏幫手

    蘭若寺外,林木焦土,夜風輕蕩,幾分寒冷,幾分昏暗。

    孟奇負手立于骨灰壇旁,收斂了氣息,平凡了雙眼,隱匿了璀璨的星線和說不清道不明的高渺感覺,變得像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江湖旅人。

    但隨著燕赤霞和愚僧相繼回歸,用親身經歷肯定了孟奇的話語,在場之人望向這位蒼天宗宗主的目光徹底改變。

    他竟然真能察覺時光倒流,送人穿透天地屏障,前往另外一界,不是神魔也堪比神魔!

    這份手段,這份能力,足以證明他的武道修為,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天下又多了一位大宗師,甚至尤有勝過!

    即使孟奇此時此刻沒有刻意彰顯氣勢,亦讓他們如同面對神魔,只覺對方返璞歸真,無法測度。

    “阿彌陀佛,事關重大,待老衲消弭了這處九幽縫隙,就請施主與老衲一道前往天師府。”愚僧睜開雙眼,一片剔透琉璃。

    女帝若與黑山老妖結盟,只有說動天師,三人聯手,才有不小勝算。

    愚僧察覺得出蒼天宗宗主孟奇實力并不比自己強,只是“黃天當立”的境界頗為玄妙,洞見了種種真實,故而能見他人所未見,聞他人所未聞,發現時光倒流背后的秘密并借助聯系反向穿透。

    能將蒼天大堊法推到前無古人的境界,他果真有大智慧大毅力……愚僧暗自贊嘆了一聲。

    孟奇哈哈一笑,緩緩轉身,隨著愚僧走向九幽縫隙處。

    兩人閃爍間便消失不見,只余裊裊之音回蕩在左使孫俊林心中:

    “此事非你之力能及,回宗門通告右使和散人們,安排門下暫時偃旗息鼓,隱匿潛藏,防止黑山老妖報復。”

    看見兩位大宗師聯袂離開,燕赤霞等人都感覺到事態的嚴重,并升起少許慶幸感慨之情:天佑蒼生,蒼天宗宗主關鍵時刻將“蒼天大堊法”推到了過去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境界,成為第五位大宗師,三人聯手,足以壓下女帝和黑山老妖。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孫俊林喃喃自語,悠然神往,若有朝一日,自己能有宗主這等境界,時光倒流不抹記憶,天地之界難阻元神,那真是死都甘愿!

    什么是神魔?這就是在世神魔!

    杜青青回過神來,美堊目一轉,看向燕赤霞:“燕大俠,沖哥所處的世界具體如何?”

    她暫時沒辦法前往,只能打探細節,聊慰芳心。

    燕赤霞陷入了回憶,許久方道:“很有意思……”

    龍吟虎嘯天師府,云蒸霞蔚昭圣山。

    秦霜蓮與史天高立在大殿內,不敢欣賞外界仿佛仙境般的奇峰美景,收斂著心神,等待當代天師的召見。

    他是這方世界最有實力最有勢力的大人物之一,而這樣的大人物一只手都能數凈,被世人尊稱為“大宗師”,能得他的召見,秦霜蓮和史天高難免心潮起伏,激動難耐。

    她們乃經歷過一次死亡任務的輪回者,相對普通外景,都能稱得上見多識廣,然而,即使如此,她們之前也未見過大宗師級數的強者,就連任務背景里都很少有,畢竟以她們目前的實力,還不到遇上大宗師和類似境界強者的時候。

    所以,即將見到一位真正大宗師的事實讓她們浮想聯翩,會不會有奇遇?會不會有報酬豐厚又相對簡單的任務?

    這種大人物,縱使僅是指點一二,也會讓自己等人受用不盡!秦霜蓮心跳略微加快,緩緩吐出口濁氣,暗中傳音史天高:“只要搭上天師府這條線,我們的主線任務就八堊九不離十了,但千萬不要亂接任務,亂開支線,即使天師委托,即使報酬豐厚,也得冷靜思考,衡量危險程度。”

    作為小隊隊長,她竭力克制著自身的貪婪。

    史天高身材中等,卻給人一種沉重的感覺,異常結實,聞言點頭道:“我們互相監督,絕不能利令智昏。”

    說到這里,他感嘆了一句:“沒想到我們在鬼村的遭遇會引來天師府關注,抱上這條粗大堊腿。”

    秦霜蓮顰起了眉頭:“我始終覺得鬼村之事前后的危險上有本質飛躍,仿佛出現了連環變化,這才被天師府注意到,會不會誰暗中做了什么?”

    “你懷疑他們之中有人亂開支線?”史天高聞弦歌知雅意。

    秦霜蓮久久不語,好半天才嘆了口氣:“我們的主線任務原本不用牽扯天師府的……”

    類似的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得盡快弄清楚是誰,若有隊員始終自作主張,不聽招呼,拿整個小隊的性命冒險,就必須當斷則斷!

    “算了,暫時不要想這些事情,等過了這次任務,你我就能踏入外景境,破繭成蝶,再非常人。”史天高勸道,“到時候,便可以擊殺更強的邪魔,不用再眼睜睜看著親長同僚戰死,家園被毀,自身卻無能為力。”

    他們出生于一個籠罩在九幽陰影里的世界,不穩定的九幽縫隙非稀罕事物,強橫之輩雖然出不來,但邪魔之潮常有,一波強過一波,每一次都會造成大量的城池鄉村毀滅,數以千萬的人族慘死,更多的人流離失所,而這樣的邪魔之潮似乎永遠沒有盡頭,只得茍堊延堊殘堊喘的平靜時期,有時二三十年,有時甚至七八年,陰沉、壓抑和淡淡的絕望便是他們眼中的主色調。

    秦霜蓮眼簾垂下,遮住傷感,右拳悄然握緊,多虧有六道輪回之主,自己等人才能獲得一線希望,只要一次次完成任務,一次次提升自己,就有消弭邪魔之潮的可能!

    據她所知,這方世界的大宗師就曾經關閉過幾條九幽縫隙,有朝一日,自己若能登臨這種恐怖的層次,應當便能親手結束那段血腥又絕望的歷史!

    至于輪回任務中的死亡,總比毫無希望毫無反抗之力地被邪魔殺死好!

    這時,后殿出來位小道士,請兩人去見天師。

    兩人當即摒除了雜念,跟隨小道士進入后殿,這里布置的很是簡單,云床、丹爐、書架、案幾和珍寶閣構成了一位大人物的起居之所。

    云床邊上,精致銅爐點著檀香,冒著裊裊之煙,盤旋于附近,而天師端坐云床,面目模糊,仿佛被青煙所籠罩,不知老少,不見美丑,但自有一種縹緲中蘊含道韻與威嚴的感覺,周堊身方寸之地似乎衍化出了一片清氣繚繞的超然所在。

    秦霜蓮和史天高不由自主低頭,拱手行禮。

    眼前之人確實是大人物,遠超自己想象的大人物!

    天師聲音亦飄飄渺渺,問了幾句鬼村的事情,秦霜蓮一一如實作答,史天高做著補充。

    突然,天師停住了問話,抬首看向外面,他們則心中一動,回頭望向入口,只見一僧一俗聯袂進來,僧人穿著灰袍,慈眉善目,雙眼緊閉,四周充溢淺色琉璃,晶瑩剔透,清凈自顯,而俗者青袍瀟灑,面容俊美,雙目幽深,仿佛藏著歲月積淀的塵埃,身體周圍空空蕩蕩,似乎虛無一物,又像蘊藏著天地萬物。

    兩者氣機未曾碰撞,涇渭分明,難分高下。

    這等氣勢,這等風姿,竟與天師不相上下!秦霜蓮和史天高皆是驚嘆,油然猜測:

    “難道也是大宗師!”

    “僧人應當是愚僧,青袍者是誰?不可能是女帝,亦不像黑山老妖……”

    換做他人,可能會猜測新近有強者突破,但秦霜蓮和史天高作為輪回者,最先泛起的念頭卻是:

    “別的輪回者?”

    “能與大宗師媲美的輪回者?”

    “渡過了三次以上死亡任務的資深輪回者?”

    他們下意識屏住呼吸,生怕驚動了對方,這種輪回者豈止恐怖可以形容!他們多半都經歷過傳說中仙神的考驗,得到讓人無法想象的奇遇!

    “你們明日再來。”天師對秦霜蓮和史天高道。

    兩人趕緊告退,沉默著出了天師殿,然后才彼此對視,震驚中略帶惶恐地交流:

    “如果真是輪回者,那他就是我見過最強大的輪回者!”

    “也可能是這方世界新近突破的強者……”

    對話中,兩人返回了客院,看到絳色衣裙的隊友迎了出來,神情焦灼道:“秦姐姐,方知洞突然暈厥,不省人事!”

    “什么?”秦霜蓮頓時將資深輪回者之事拋諸腦后。

    天師殿內,孟奇與愚僧將事情完完整整講了一遍。

    天師捋著胡須,久久不語,愚僧這中立者愿意幫助自己對付女帝簡直是天降驚喜,更別提他還拉來另外一位大宗師,可他們講述的事情委實超出想象,夸張難言,讓人不敢盡信,即使出家人不打誑語,別人亦會懷疑他也上當受騙。

    見狀,孟奇道:“誰也不知那特殊裝置什么時候能夠修好,所以必須盡快動手且雙管齊下,一邊對付女帝與黑山老妖,一邊尋找神秘碎片,否則若是有人在外改變天地的法則,操縱時光的倒流,女帝他們就立于不敗之地了,絕非我們聯手能夠抗衡。”

    “若天師不信,老夫可將你的元神送往那界一探究竟。”

    “啊秋!”南宮沖從夢中驚醒。

    剛才他夢到又有人被蒼天宗宗主送過來,夢到蒼天宗宗主親自附身自己,以尋找神秘碎片,蘇醒后都驚魂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