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四象印
    第三百八十九章 四象印

    玉虛宮再現,宮殿巍峨,古井神秘。

    無當山金光洞內,忽有紫白金黃三色光華沖霄,照出祥云萬朵,彩霞千條,像在迎接著某位大人物的歸來。

    身體時而虛幻時而真實的楚莊王猛地睜開了雙目,內中仿佛蘊含萬界異景。

    眼睛剛開,他右手已然握住了那柄玉如意,身體拔高,投向莫名之處。

    在唐國,在漢地,在秦界,在明境,各有帝王打扮之人感應到時光長河之外,茫茫混沌當中的微妙變化!

    而比他們更早,有所準備的齊桓公與孟奇已周身包裹住金色蓮花,穿透重重虛空,元神肉身奇詭變化,漸漸有了無處不在之感,如同登臨九重天。

    視線一清,熟悉的昆侖古井和熟悉的玉虛宮出現于孟奇眼前,兩人沒有耽擱,直奔大門而去。

    突然,旁邊閃出一人,袞袍帝冠,面色金黃,五絡黑須,正是楚莊王,他擅長大小挪移之道,即使慢了一拍,也不比孟奇等人稍遲!

    楚莊王氣勢磅礴,似乎與虛空連成了一體,化作了一尊主宰此地的神靈,右手持著紫白金黃的玉如意打向齊桓公,左手則握成拳頭,遙擊孟奇。

    有了上次之事,他明白與玉虛宮有緣者非是齊桓公小白,而是墨家矩子蘇墨,因此早有準備,成竹在胸,右手玉如意糾纏,遲緩剎那“袖里乾坤”的影響,左手則幾乎全力施展萬界挪移拳,要將奪寶的心腹大患送到荒莽偏僻的宇宙當中,讓他暫時回不來!

    他一拳搗出,重重宇宙虛影環繞,似乎以拳頭為核心形成漩渦,浩瀚吊詭,直接將孟奇籠罩,而玉如意放出億萬道紫白金黃的毫光,功德福德清寧,暫時抵住了齊桓公張開的袖袍,抵住了昏暗混沌的天地,抵住了自成一界的牢籠。

    宇宙虛影變幻,孟奇身影越變越小,形如蚊蠅,被放逐出了天外,穿透了晶壁,越來越遠!

    忽然,這道身影在無垠空寂的宇宙當中瓦解,化做了一根頭發,先被凍成冰晶,繼而腐朽,灰飛煙滅。

    就在這時,楚莊王頭頂半空,一道人影突兀浮現,青衫磊落,袖袍飄飄,撲往玉虛宮大門,闖過了法身的攔截,儼然便是孟奇。

    他知道楚莊王練成了萬界挪移拳,自身虛空印也小有成就,剛見對方出拳便迎風變化,借助靈寶火刀藏匿隱遁本尊于虛空,以分身代受了這一拳,從而抓住機會,閃過了楚莊王的攔截。

    如今,孟奇已然外景巔峰,且手持神兵,身懷諸多絕世功法,比當初如來神掌爭奪戰中的水月庵庵主強不少,自能短暫抗衡法身,與他們周旋!

    砰!大門被撞開,孟奇閃了進去,沒有任何停留與等待。

    如果敵人只有楚莊王,與齊桓公聯手將他攆走甚至除去才是正道,但現在,時間緊迫,另外幾位法身隨時可能趕來,一旦耽擱,便失了先機。

    眼見孟奇閃過了自己的萬界挪移拳,楚莊王臉色微沉,左手一豎,五指張開,化作短刀,往玉如意前一斬。

    刺啦,虛空像是幕布,被生生撕裂開來,袖里乾坤與紫白金黃毫光之間出現了一道天塹,將恐怖的吸力與即將成形的牢籠短暫隔絕。

    抓住機會,楚莊王腰間飛出了一個淺灰色的木偶,與三德之光交匯,主動投入了齊桓公的袖袍。

    他在“袖里乾坤”之下吃了幾次大虧,所以苦心準備了相應物品,可抵消一次袖里乾坤,當然,物品有限,也僅僅能抵消一次。

    袖袍合攏,“大風”消失,楚莊王身體一晃,直接分裂成八道人影,每道人影皆是栩栩如生,氣息真實,讓人難辨真假,以此影響齊桓公的判斷,以免被袖里乾坤生生吸回去。

    八道人影或直或繞,從不同方向奔往大門,追趕著孟奇。

    “八門天關……”齊桓公念頭一閃,表情凝重了幾分。

    此乃楚莊王昔年仗之成就霸業的神功,多年未曾使用,想不到竟推至了真正八門天關的境界。

    他應該已經窺破了虛空奧妙,身體能同時出現于八個地方,不算太遠的八個地方,故而八道身影皆為真實,無有虛假,甚至能幾乎不分先后從八個方位出招,圍攻對手,若不能一網打盡,根本無法傷到楚莊王。

    這門絕學據說是封神之戰時期,某位天仙為突破至傳說境界所創。

    齊桓公不敢怠慢,往前邁步,身軀迅速變大,化作一尊神人,頭頂丈許大小慶云,身周金燈與金蓮沉沉浮浮,浩大古樸,尊貴莊嚴。

    這尊神人手持打神之鞭與仿制的玉虛杏黃旗,直追楚莊王而去。

    輕車熟路,孟奇身化刀光,開天辟地,生生斬破了混沌幻境,沖過了重重房舍,風馳電掣般奔往四象殿。

    此時,玉虛宮另外幾面皆有帝王打扮的法身出現,其中唐文王面白無須,身著淡金皇袍,頭戴溫潤玉冠,外表斯斯文文。

    他屹立門前,并未急著進去,而是閉上眼睛,運轉神功,然后右手往前一抓,清光浮現,凝出了一面通透古鏡,照人照己照史!

    古鏡迅速幽深,水波晃蕩,閃過一幅幅場景,最后定格在了四象殿前,映照出了孟奇的身影!

    他上次不知是誰入內,也不知具體在何方,功法難以施展,但如今只剩四象殿到開天殿這條路還有寶物,自不難鎖定。

    四象殿大門已開,讓人能一眼看到內中場景,主體白色,門柱赤紅,青磚與黑瓦交相輝映,而最上首的案幾之上,擺放著一個虛幻玉盒,通透溫潤的玉盒。

    玉盒半開,內里一片混亂,地火風水肆掠,赤青黑白生了又滅,滅了又生,仿佛煮沸的開水,咕嚕不停,物質不存,虛空難立,僅是遠遠看到,孟奇就毫不懷疑其中蘊含的恐怖,若它是法寶或神兵,即使傳說境界的三霄娘娘之一落入,一時三刻也會化作污血!

    “原來四象印對應的是它……”熟讀封神榜的孟奇恍然大悟,而腳下動作不緩,已從遠處奔到了四象殿門口。

    突然,他身體左側清光乍現,凝成了一面古鏡,古鏡之內是位斯斯文文的皇者,右手直接從鏡子內探出,仿佛自虛幻來到了真實,屈指一彈,點向孟奇!

    PS2:我的微信公眾號進行迎中秋國慶書評比賽了,200字以內的書評都可以,滅運奧術一世的書評都可以,比較好的將有現金紅包獎勵,前三等獎還能有奧術周邊實體書和大紅包,具體情況看微信公眾號,搜尋愛潛水的烏賊,帶V的那個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