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白龍馬,蹄朝西
    第十九章 白龍馬,蹄朝西

    原本佛剎所在的地方,大光明逝去,江芷微恢復了感官,然而四周已無他人,不見了孟奇、阮玉書和趙恒,也不見了迦葉尊者的大阿羅漢金身,似乎瞬息間有了斗轉星移。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這與迦葉展開拳頭放出的無量光芒無關,那僅僅能影響感應,不涉挪移虛空之道,當另有人刻意為之,而能夠讓孟奇和自己都毫無察覺,恍若尋常,即使有大光明干擾,也絕非普通手段能夠為之,這是直接勾動了天地規則,讓它們暫時做出了改變?江芷微心頭一動,手提長劍,快步靠近佛剎,試圖尋找蛛絲馬跡。

    她剛前進幾步,琉璃為瓦、黃金為磚的佛剎突然自行坍塌,像是受到了自上而下的恐怖壓力。

    江芷微抬眼望去,只見道道漆黑縫隙交錯的山路之上,緩慢走下了一頭青色獅子,它渾身毛發斑駁,布滿了腐朽的痕跡,有黑氣白霧鉆進鉆出,行走間,踏平了了裂縫,鎮住了狂風,如履平地。

    青色獅子背上端坐著一尊菩薩,臉和身體皆呈純凈白色,頭戴天冠,綁著五個發髻,象征著佛門五種智慧,如大圓鏡智,法界體性智等,分別對應著前五識、第六識意識、第七識末那識、第八識阿賴耶識與八識之總體第九識,他右手持著智慧之劍,左手托著純凈無暇的青色蓮花,花上放置著一本般若經,與座下青色獅子不同,未受死氣白霧沾染,充滿大清凈大慈悲之意。

    但是,本該滿是智慧的雙眼空洞無神,照見了重重宇宙,卻不見自性。

    江芷微暗嘆一聲,將心靈升入太上忘情的狀態。將擔憂、焦躁等情緒盡數納于其下,無別對待。

    眼前這位菩薩是堪比迦葉尊者的強敵,他是佛門象征著智慧的菩薩,諸凈土公認的最強四大菩薩之一(文殊為智,普賢為行,觀音為慈悲,地藏為大愿)。勝過其他大菩薩。

    他就是文殊菩薩!

    佛祖的左右二侍之一!

    想不到文殊菩薩也入滅于當初的靈山之役,徒留金身,為宵小之輩操縱!

    一條條漆黑縫隙隨著文殊的靠近而平復,四周竟生出幾分清凈之意。

    太上忘情,清凈與污穢無別,江芷微現出法相,劍意匯聚,抬起了手中長劍,文殊則將智慧之劍高舉。

    趙恒能見自身時。已然處于一條干涸的瀑布前,遠處雷光青蓮生滅。金箍棒傲立天地之間,四周漆黑縫隙彌補,卻恰好讓這條瀑布遺跡殘存。

    趙恒沒有動,因為瀑布頂端站著一只巨大的金翅大鵬鳥,頭頂“冠冕”,尖尖的嘴巴沾染著蘊含莫大威力的金黃血液!

    這是真正的大鵬鳥,扶搖直上九萬里的大鵬鳥,不知是當初妖圣之“子”,佛祖收服的那只,還是有著鵬魔王稱號的那位大圣?

    總之。都是神話時代再現,光死后殘留的氣息,就讓自己不寒而栗。尤其那尖尖的嘴巴,更是使自己毛骨悚然,發自內心的畏懼。似乎這是自己天生的克星。

    那金黃血液怕是天龍之血……大鵬克制真龍蛟蛇之屬,讓號稱真龍天子的自己同樣受到壓制!趙恒迅速判斷出原委。

    金翅大鵬鳥并未現出真身。否則此地無法容納,它雙眼猩紅,沒有半點生機。只有邪異的冷酷,爪子踏入虛空,伸進了不同的宇宙,羽毛沾染上了少許灰白。

    “竟然直接撞上了這樣的敵人……”趙恒露出一絲苦笑,右手突然彈動,多了口堂堂正正的威嚴尊貴之劍。

    金翅大鵬鳥低下了頭顱,猩紅的眼睛看向趙恒,冷酷不變。

    阮玉書抱著棲鳳琴,四周繚繞的廣寒月光被狂風吹得晃動,眼前是條龐然大物!

    如果說碭山君盤繞起來像座小山,眼前之物則形如山脈,巍峨博大,但讓人奇怪的是,它明明如此之大,卻能盤縮于山路口,沒有直入半空,與漆黑裂縫為伍,也沒有蔓延身軀,將左近覆蓋,有種須彌也能藏于芥子的意味。

    這條龐然大物頭似馬,眼似龜,項似蛇,角似鹿,通體純白,鱗片大如門板,閃爍著淡淡的琉璃光芒,儼然便是一條天龍!

    它雙眼大如湖泊,內里空空蕩蕩,殘留著少許不甘。

    不知為什么,阮玉書腦海里忽地想起孟奇曾經因為討論西游之事而胡亂哼唱過的小曲:

    “白龍馬,蹄朝西。”

    封神世界。

    公子羽駕車穿過了幾個或大或小的諸侯國,看到不少地方多了淫祠野壇,讓不少妖魔鬼怪披上了神靈的外衣,而且有修士直接行走世間,干涉人道,不再避忌。

    從而有的地方顯得混亂,征伐不休,內亂不已,有的地方看似平靜,卻因為淫祠的存在,良俗墮落,仁義不復,醞釀著更深的危機。

    “幾位諸侯不智,竟放任不管。”孔昭目睹這一切,深感嘆息,只想做點什么,結束亂象。

    閉著眼睛狀若沉睡的孟奇忽然睜開了眼睛,聲音滄桑中帶著磁性:“何為智?”

    “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智。”孔昭有感而發,意思是致力于服務民眾的義覺,尊敬鬼神但遠離它,可以說智。

    說完,孔昭目光凝視在孟奇身上,等待著老師的指點。

    然而孟奇又閉上了眼睛,還是沒有說話,僅僅心里暗嘆:

    “治大國,若烹小鮮,以道蒞天下,其鬼不神!”

    其鬼不神者,就是若以大道教化天下,則無鬼神存在的空間,也就不能發揮作用,傷害生靈!

    與孔昭態度相同中又有極大不同!

    靈山深處的那位想讓我再而衰,三而竭,確保萬無一失?

    孟奇心念稍有浮動,身軀忽然虛化,仿佛融入了虛空,似前似后,似左似右,難以分辨地行動著。

    他還是選擇了以虛空印和無極印混亂方位的特征避開迦葉。

    雙手抱拳,嘴含微笑,腳踏婆羅之花的巨大暗金身影探出了右手,大光明籠罩方圓,消弭了虛空縫隙,而暗金色的手掌五指張開,籠罩向孟奇,形似如來神掌之“掌中凈土”,但又有禪宗韻味,別具一格。

    上下左右混亂,孟奇悄然遁走。

    忽然,他頭頂多了一只暗金手掌,方圓幾百丈,如金云蓋頂般落下。

    腳步一錯,孟奇穿透虛空,趁著附近沒有虛空縫隙的機會,遁出十幾里,然而,遁光之前,那只巨大的暗金手掌正迎著孟奇而來!

    這時,上下顛倒,左右混亂,孟奇與暗金手掌的位置詭異對調!

    正常情況下,孟奇已能從容遠去,可是,他的眼前還有只暗金佛掌!

    無處不在,包容一切,再是神通玄妙,似乎也翻不出這五指之山!

    只有拔刀出劍硬生生斬出道路?

    孟奇暗嘆一聲,有所決斷,丟出了一件事物。

    想不到這么早就要用它了。

    這是一具巨大的骸骨,漆黑深邃中流轉著潔白的光輝,與虛空各處似乎都有牽連。

    半空中,油然凸顯出一道道身影,有袞袍帝冠的陰曹皇者,有穿著深沉盔甲的冥神,如此種種,不一而足,共同支撐起了一條血黃色的虛幻長河,它不知起自何方,也不知流向何處,再非暗金佛掌能夠囊括!

    黃泉骸骨對迦葉遺蛻!

    操縱者分別是孟奇與靈山深處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