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無法抗衡的敵人
    第二十章 無法抗衡的敵人

    神話傳說和佛經典故里才出現的文殊菩薩來到真實,與自己遙遙相對,舉劍欲發,江芷微有些恍然如夢,也有些莫名激動,身為一名虔誠劍道的武者,很少有事情比用自己的劍直面神話人物更讓她興奮,尤其文殊菩薩還是神話時代與諸佛菩薩里也赫赫有名的“智慧之劍”!

    面對這種大能,危險不言而喻,江芷微甚至都不覺得自己有任何勝算,即使對方真靈已消,徒留金身,然而,劍道的漫漫求索之路怎么可能永遠一帆風順,敵人的實力始終在有一定勝算的范圍內?這是游戲,不是現實!

    不置諸死地,不拋棄其他,眼里只有自身之劍與對面敵人,就很難真正體會那種唯我唯劍的狀態。

    正常而言,人仙地仙級數的遺蛻,若無靈智,由旁人操縱,只相對于準法吅身戰力,就像陪都曹氏的兩具地仙遺蛻,江芷微目前能從容應對,甚至戰而勝之,可一旦他們因為種種原因,有了一定靈智,能自主行動,則堪比地仙,正如生死無常宗的北極真龍尸骸和先天神尸,若遭遇這種敵人,江芷微自忖只有一定可能保命逃走。

    到了天仙遺蛻的層次,因為內天地已然化作洞天,乃一方真正世界,威能遠勝于地仙遺蛻!它們又分成兩種,一種入滅已久,洞天死寂,只要沒生死無常宗煉制北極真龍尸骸或先天神尸時的種種機緣巧合,則只能憑借強橫肉吅身對敵,相當于人仙級戰力,另外一種,洞天殘存,還未徹底寂滅,能反照現實,改變法理,那就非常恐怖了,不是陸大先生或自家師父這種有傳說特征的地仙,都未必能夠應付,宗師遭遇會瞬間覆滅,就像心圣遺蛻,非江芷微能夠應付的范圍。

    若它們還能再有一定水準的靈智,那差不多堪比天仙了。

    而此時此刻,江芷微面前的是一具傳說大能的遺蛻,完好的遺蛻,應該具備著所有傳說特征的遺蛻!

    更為重要的是,文殊菩薩乃諸凈土四大菩薩之一,過去身乃燃燈古佛的老師,燃燈古佛又是佛祖如來的老師,功德皆備,智慧殊勝,怕是已經像齊名的地藏觀音般踏過傳說,身證造化。

    這是一具造化遺蛻!

    即使萬古逝去,文殊菩薩金身內蘊含的“真實界”(天仙成洞天,傳說衍洞天為宇宙,造化將宇宙往真實界方向發展,直到登岸,身內真實界初步完善)寂滅,不能反照現實,也無法再溝通重重宇宙、諸天萬界,更沒有再生靈智,在被人操縱的情況下,殘留的威能怕也猶勝陸大先生和自家師父!

    “這就是我需要面對的敵人……”江芷微內心有所喟嘆,不知是畏懼,還是滿足。

    她背后現出了太上劍君之相,劍意凝成軀體,化作衣裳,雙目非無情,一視而同仁,將所有戰斗外的情緒盡數收納,無別對待。

    還有一個機會!

    敵人再強,也只是一具死尸,沒重生靈智的情況下,有著一個天生的、無法掩蓋的弱點!

    念頭一閃,江芷微出劍了,法相、心靈、肉吅身、感應等盡數與白虹貫日劍相融,斬出了一道純粹無他的劍光。

    天地之間,舍此外,再無江芷微!

    劍光輝煌又明凈,宛若夢境中才能見到的美好,透著幾分虛幻的味道,劃過了遙遠的距離,斬到了文殊菩薩身前,讓他的大菩薩金身與坐下青獅都呈現一種虛化透明的詭異狀態,與劍光就像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彼此互不干涉。

    這一劍,斬道見我,不及金身,只問心靈,在法吅身前是元神,在法吅身后是真靈!

    而作為一具沒殘留執念的遺蛻,哪里還有真靈可言?只得操縱者的靈性!

    江芷微這一劍正是要避開文殊菩薩遺蛻最強的一點,攻擊最薄弱的地方,斬斷操縱者與金身間的聯系,而沒有了操縱者遺蛻,就是真正的死尸,哪怕還能反照現實,改變法理,無法收取,也能小心繞過!

    劍光美得不像現實,穿過了潔白純凈的金身,透入了文殊菩薩體內的“真實之界”,那里盡是智慧之光。

    無邊無際的光芒如同大海,照得劍光通透,毫無秘密可言。

    就在這時,文殊菩薩的法吅身動了,一手指天,一手往下,智慧之光陡然爆發,潮水般涌吅向了江芷微的劍光,糾纏它,遲緩它!

    “唯我獨尊”對“斬道見我”。

    如來神掌對截天七劍!

    雖然文殊菩薩沒有真靈,但唯我獨尊調動了殘存的智慧之光,遍照寰宇,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以實力與境界上的壓制,強行消弭著江芷微的劍光。

    此路不通。

    江芷微念頭一轉,劍光再變,身體虛化,似乎在燃燒著元神。

    一尊太上劍君之相手持長劍凸顯于虛空,腳下有著若有似無的莫名長河。

    劍廿三,提升了威力降低了反噬的劍廿三!

    法相揮出了長劍,滿空都是光芒,本就幽暗的附近一下失去了光彩,只余黑白二色,宛若凝固,從這里看向遠處,青蓮與雷霆的生滅緩慢了不少。

    騎著青色獅子的文殊菩薩似乎被層層琥珀包圍,呆立在了原地。

    一劍斬出,江芷微甚至不敢驚擾文殊菩薩,轉身就往深處飛遁,臉色極其蒼白。

    若此時以斬道見我攻擊文殊菩薩,而非劍廿三后續,則容易打破近乎凝固的時光,讓他恢復,如果正常進攻,則很難斬破金身,劍廿三創造出來的停頓只能用來逃之夭夭!

    遁光剛起,文殊菩薩頭上的五個發髻突然放出琉璃凈光,穿透了黑白世界,凝固出五尊金身佛陀像,象征者五大智慧的五尊佛陀,中央大日如來,西方阿彌陀如來,北方不空成就如來,南方寶生如來,東方阿閦如來。

    五尊金身佛陀分別念出自身真言,半空凝出一個個金色萬字符,文殊菩薩周圍凸顯出一條虛幻長河,緩緩流動,永不停歇,沖刷著他的身軀,

    凝固的時光隨之瓦解。

    文殊菩薩抬起右手,智慧之劍斬出。

    頓時,江芷微四面八方皆有一尊文殊菩薩的金身出現,呈不同之相,有通體金黃,高舉長劍者,有法吅身赤色,七頭二臂者,他們都面無表情,嘴巴張開,發出宏大之聲:

    “阿,啰,跛,者,娜。”

    江芷微身心受到震動,長劍竟然揮不出去,只能眼睜睜看著智慧之劍斬來。

    這時,她左手暗捏的事物迸發光芒,照出了無數道光華,每道光華似乎都通向了一方宇宙,凝聚出不同的江芷微!

    昊天鏡碎片與道傳寰宇的結合!

    數不清的江芷微迎著智慧之劍斬出了無量光華!

    碰撞聲凝成一道,江芷微被直接打飛,口噴鮮血,元神、法相與肉體的力量完全枯竭。

    她剛剛撞到殘破山壁上,就看見文殊菩薩金身探出左手,五指張開,籠罩下來,層層凈土呈現,但萬般佛陀無蹤。

    手掌蓋落,江芷微已沒有能力逃脫,身上諸多光華閃現,又被這一掌按滅。

    五指合攏,她被收入了掌中凈土。

    文殊菩薩金身騎著青獅,轉過方向,緩緩走向深處。

    琴聲悅耳,生機濃郁,阮玉書判斷自己躲不開那條白色天龍后全神貫注彈奏起了“龍龜背生譜”。

    它能讓人煥發生機,也能讓死者安寧,正是最好的選擇。

    白色天龍靜靜聆聽著,眼中的不甘與死寂在掙扎。

    劇烈掙扎之后,它突然仰起頭,張開了巨口。

    龍吟之聲遠蕩,將琴聲沖散,阮玉書眼耳口鼻盡數泌吅出鮮血,腦海嗡隆作響,元神被震懾,無有反應。

    真正的龍吟蒼莽。

    天仙級的真龍!

    叮叮咚咚,她體內琴心自然運轉,抵御著龍吟的侵蝕,然而一波波寒氣水浪自白龍身上涌吅出,凍結了虛空,凍結了她的身軀。

    趙恒劈出了八劍,火龍、白龍、黑龍等張牙舞爪飛向了金翅大鵬鳥,試圖以天子劍的威力抗衡這可怕的妖物死尸。

    可是,天子劍法凝出的幾條真龍還未靠近大鵬鳥,就突然消散了,這些虛幻之物似乎也懂得畏懼。

    趙恒咬緊牙關,身周點點玄黃光芒凸顯,每一道光芒都映照著一盞油燈,蘊含吅著溫馨的人道氣息。

    驚世八劍之“萬家燈火”!

    長劍斬出,燈火輝煌,人世降臨此處,驅散著陰邪,讓金翅大鵬鳥痛苦搖擺。

    見狀,趙恒抽身便走,速度飛快。

    飛遁了一陣,他正慶幸擺脫,一只沾滿龍血的尖嘴伸了過來,叼吅住了他的脖子。

    只是一個動作,金翅大鵬鳥就追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