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分派任務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分派任務

    荒山多秀,東方微白,忽悠了一圈的孟奇回到了自家昆侖山玉虛宮。

    按理來說,見完正道法身后,他該前往南荒,與齊正言做好溝通,免得被魔君暗中動手腳,制造誤會,但仔細思量后,孟奇還是決定不親身南下。

    自己與齊正言實質關系如何,只有寥寥幾人知曉,既然清楚魔君在旁窺視,就不能給他在這方面挑撥離間的機會,讓天下之人都覺得自己完全站在南荒一側,沒有橫壓天下的實力前,這會大大削弱自己說話的分量。

    何暮與方華吟正各自修行,耳畔突然響起自家師父柔和磁性的聲音:

    “你們過來一趟。”

    兩人帶著疑惑的神情,踏入了孟奇的靜室,同時行禮,齊聲問道:

    “師父有何吩咐?”

    孟奇身后幽幽暗暗,仿佛有一片看不到邊際的混沌,氣象萬千盡藏其中,端得有幾分為人師表的模樣,他微微笑道:“為師喚你們前來是有兩件事情交給你們去辦,以充磨礪。”

    “但憑師父吩咐。”何暮與方華吟皆是面色一喜。

    他們一個已升華了功法,轉為了孟奇自“截天七劍”中創出的武道,甚至對“截天七劍”總綱與“道傳寰宇”也有少許領悟,一位則修煉“元始金章”突破至外景,剛有穩固,正是對自身武功充滿信心,躍躍欲試的階段,迫切想要外出游歷,對孟奇所言的磨礪頗有興致。

    孟奇右手一探,抓出了一口五彩仙劍,赤青黃白黑諸色明凈,融洽如一,內里仿佛承載著一方巍峨浩瀚的五行天地。磅礴恐怖的感覺讓何暮與方華吟都不敢直視,本能低下了頭顱,像是有一日降臨于了他們眼前。

    這是神兵?

    比自己聽說過的神兵威能不知強了多少倍!

    覺醒天仙層次的神兵?

    “這是為師佩劍。小暮你持此劍南下,前往南荒。拜訪魔帝,將這封書信轉交于他,沿途若有阻攔,皆可持劍斬之,若是遇到高人,為師自會借此劍隔空出手。”孟奇將五彩仙劍與一封書信憑空推給了何暮。

    何暮略感惶然,雙手伸出,誠恐接過。只見赤青黃白黑光芒鑄就的劍身上有兩個古樸篆文:

    “離仙”。

    他身心皆是一沉,似乎接住的不是一口長劍,而是厚重無垠的天地。

    “是,師父。”何暮深吸了口氣,應承了下來,頗感責任重大,此行必然不會少了磨礪,而這也恐怕是自己少有接觸神兵長劍的機會。

    他忍不住摩挲了一下離仙劍的劍身,作為一名劍客,極為享受這種鋒銳。

    旁邊的方華吟睜大眼睛。好奇看著“離仙劍”,師父不愧為天榜前列的高人,不僅僅有絕世神兵“霸王絕刀”。還有一口天仙級的“離仙劍”,光是這方面,就顯得強勢至極,不知自己會被賜予什么寶物,分派什么任務?

    然后她看到師父孟奇自青色袖管內緩緩取出了一個黑輪,上面鑲嵌著佛家七寶,繪滿詭異花紋,有一種直探心底,靜靜俯視著自身的微妙感受。雖然不如“離仙劍”強橫恐怖,恰如大日。卻神秘深邃,難以把握。

    “這是為師偶得的‘三世明王輪’。昔年天榜第一,草原活佛呼圖克圖的隨身神兵,它主擊精神與心靈,有別于普通神兵,而且還能降服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神秘非常,為師讓你們兼修的‘變天擊地’就是脫胎于此,華吟,你擅長陰陽印,觸及生死之道,又感悟過元心印,修煉過‘變天擊地’,當能初步應用它。”孟奇說得較為詳細,以教導弟子。

    方華吟慣有耐心,忍住激動,恭恭敬敬接過了“三世明王輪”,然后靜聽師父吩咐。

    “這里有一張清單與諸多材料,你持‘三世明王輪’進入萬象洞天,拜訪萬象宗與墨宮,根據清單,換取其余材料,然后前往海外仙境,找到位于東海盡頭的金烏派,遞上為師拜帖,請他們用這些材料煉制相應物品,剩余就是酬勞。”孟奇邊說話邊拿出了“阿難陀龍王鱗片”、“九幽魔髓”、“妖神級蜈蚣毒液”和殘破的八寶功德池等材料,其中不少輔材已經在中古墨宮交換完成,如今是查漏補缺。

    看著這些明顯散發著恐怖氣息,光是一點痕跡就能讓自身死無全尸的物品,方華吟與何暮都感覺師父收藏之豐簡直驚人,再打造兩三口神兵都不在話下。

    別看我們昆侖山玉虛宮沒什么氣派,其實可以抵過好幾家頂尖勢力……他們突然冒出了這個念頭。

    方華吟同樣深吸了口氣,打開芥子環,將師父給的物品裝了進去,包括那張剛剛手書,看起來沒什么特異的拜帖,然后感覺自身芥子環發出吱吱嘎嘎的響聲,似乎有點承受不住那一股股磅礴恐怖的氣息。

    若沒有師父的封禁,芥子環恐怕已經被它們的氣息給破壞了……

    接受了任務后,何暮與方華吟告辭退出,孟奇看著他們的背影,微微一笑,閉上了雙眼,鼻孔噴薄混沌之氣,頭頂現出盤古之幡,祖竅燃燒琉璃古燈,背后凝成了“元始道人”,身前漂浮起諸多材料。

    萬界通識球的核心部分依賴于“諸果之因”,無法假手他人,完全交給金烏派,只能自己煉制,而且自身還得修煉,繼續開辟竅穴宇宙,掌握“一氣化三清”這門大神通,時光捉襟見肘,必須爭分奪秒,因此要懂得適當相信他人,不必事事親臨親為,收徒的好處就有部分體現在這里。

    并且對何暮與方華吟而言,類似的磨礪機會也是極大好處,屬于雙贏之事。

    萬象洞天乃方華吟老家,稱得上輕車熟路,加上云鶴真人遣弟子幫忙,她幾乎沒費什么工夫就將清單上剩余的材料兌換完成。架起遁光,貫通東西,來到了海上。

    之前兩年因為不到外景。無法飛行,她沒能跟隨何暮前來海外仙界尋找師父。但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走路,根據何暮對海外仙界的描述以及多年底層磨礪的經驗,她收起了鋒芒,財不露白,迂回打聽,很快就鎖定了金烏派所在,通過幾次超遠程傳送。抵達了云海非想界“天一島”附近,看到了流淌太陽金焰般的扶桑古樹。

    到了這里,方華吟整了整衣冠,拿出拜帖,暗持“三世明王輪”,飛抵金烏派山門。

    “來者何人?”金烏派守山弟子問道。

    “昆侖山玉虛宮弟子方華吟受掌教吩咐,前來拜見范掌門。”方華吟不卑不亢道,同時遞出了拜帖。

    昆侖山玉虛宮?金烏派弟子先是一愣,旋即瞪大了雙眼,海外仙界的歷史雖然也缺失了很多。但因為扶桑古樹、三霄島等地方的存在,因為金烏派傳承極其久遠,對上古之事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昆侖山玉虛宮不是昔年元始天尊的道場嗎?

    開天辟地第一尊!

    莫非真是元始天尊嫡傳?

    金烏派自衰敗后。一直秉承著和氣生財、廣交盟友的理念,守門弟子不敢怠慢,慌忙接過拜帖,遞往掌門居所。

    雖然很可能是招搖撞騙者,但中土仙界回歸,很多事情讓自己等底層修士模模糊糊,不甚了解,也許真有元始天尊嫡傳呢?

    而且這位姑娘氣質沉穩中透出幾分飄渺與神秘,讓人不敢直視。似乎會視線與精神共同沉淪!

    “大日使者”范離雙正翻看著古籍,忽見弟子來報。

    “昆侖山玉虛宮?”他也是一驚。這六個字蘊含的分量在上古堪比天庭與靈山,當今之世竟然有人敢擔這塊牌子?

    聽聞中土仙界確實有人自成玉虛嫡傳。叫做“元皇”蘇孟,至于實力如何,還不得而知。

    他接過拜帖,輕輕展開,只見上面書寫著兩行龍飛鳳舞之字:

    “聽聞金烏尚存,某不勝欣喜,今日有事物需要煉制,還請范掌門多多相助,余材皆為報酬。”

    “昆侖山玉虛宮,蘇孟敬上。”

    蘇孟敬上……剛看到這四個字,范離雙眼前忽地一花,耳畔如有雷聲。

    轟隆!

    拜帖之內,虛空破開,無法描述的混沌衍生,繼而刀光一閃,天地開辟,上清下濁,四象肆掠,滿目毀滅。

    緊跟著,地火風水初定,物質自生,諸多浩瀚大日成形,顆顆星辰閃耀……

    天地有靈,土中生魂,點亮了漆黑的宇宙……

    萬物有終,時光虛空與物質能量同滅,混亂吞沒了天地……

    從始自末,拜帖隨著宇宙的一生化為了灰飛,范離雙額頭冷汗淋漓,既沉迷又感驚心動魄。

    這,這是天仙的手段?

    不知多少年未曾出現的天仙!

    不愧是昆侖山玉虛宮,不愧是“元皇”蘇孟!

    他猛地站起,飛向山門外,迎接玉虛弟子方華吟!

    波浪滾滾,樓船橫渡。

    夜帝正享受著服侍,忽然看見云月沖了進來。

    “公子,公子,我又找到太乙天尊韓廣的另外一個身份!”云月欣喜道。

    “哦,什么身份?”夜帝含笑舉杯。

    云月笑瞇瞇道:“公子你可得獎賞我,今日金烏派相熟之人傳來消息,說是有昆侖山玉虛宮弟子前去請求煉制。”

    “這有什么關系?”霍離殤好笑道。

    云月故意咳嗽了一聲:“這兩年里,中土與七海二十八界彼此對抗,最近才緩和了關系,中土不可能知道金烏派尚存,善于煉制器物,即使推衍天機,也會因為扶桑古樹的存在而失敗,昆侖山玉虛宮這么快找到金烏派肯定是聽人提過,或者親身經歷過,所以我懷疑‘元皇’蘇孟或者他相熟的某位法身是‘太乙天尊’韓廣的另外身份。”

    夜帝忽地坐直,表情變幻連連,似乎想通了什么,眼睛微微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