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十剎破陣
    第一百六十三章 十剎破陣

    飛霞掛天,異彩寥落,玉清宮輕輕震顫,感受到了古井傳來的動靜。

    不用回頭,不用停頓,孟奇就知道那位羅教傳說與遭遇的“元始投影”戰斗到了最激烈處,而且行將脫困,自己若是被九曲黃河陣攔住太久,事情就無法挽回了。

    天仙與傳說的差距有多大,孟奇心知肚明,并且傳說大能不用像偽傳說偽彼岸般需要聚集才能發揮全力,舉手投足間便是摧毀河系星團的力量,一拳之下,自己必將灰飛煙滅,哪怕手持著克制對方的打神鞭,也必須得偷襲才可能管用。

    所以,這次入陣,不僅僅要闖過,還得很快闖過,否則萬事休矣。

    心如明鏡,不染塵埃,孟奇忽地閉上了眼睛,鎖住了耳竅,封閉了觸覺,收回了所有感官,天地變得沉靜,宇宙盡在心中。

    他遺忘了勝負,遺忘了艱難,遺忘了身后不斷飛出異彩霞光的古井,神識與心念里只有那口刀,那口發出絢爛紫色,將天地照得朦朦朧朧,宛若虛幻的霸王絕刀。

    嘩啦!

    孟奇閉著眼睛,神情平靜無比,一步踏入了九曲黃河陣,四周景象頓時變化,浪潮滾滾,混濁蕩起白沫,天地被一條滔滔長河完全充塞,每一滴水都能消磨道力,分解法身!

    半空混元金斗一旋,一道金光落下,速度之快讓人根本無法躲避,就像是清晨的陽光,夜里的明月,心中的感情,當你看到或感受到時,它已經照入了你的心靈。

    這樣的話語往往只是用來形容,而如今則是較為貼切的描述。

    真正的光有多快,它就近乎多快,有所感應時,早就打落于身。封住泥丸并所有變化,全盛時,清源妙道真君楊戩都未曾躲開。

    太上無極元始慶云在同階時能夠擋住,可如今一地仙一天仙。

    金光照落。已至孟奇頭頂,忽然,一口不該也來不及出現于此的絢爛紫刀突兀浮現,恰好擋在金光之前。

    紫電亂竄,金芒散落。照亮了孟奇的臉龐,他雙眼依舊緊閉,神情沒有浮動,全心全意相信著自己的實力自己的刀法,相信著手中那口紫色絕刀。

    當當當當!

    混元金斗旋轉,一道道金芒打落,剎那而至,接踵奔來,各攻一處,而霸王絕刀不斷閃現。時而左時而右,似乎同時處在了不同位置,間不容發地劈開了所有金光,演繹出傳說般的無處不在。

    其實,虛空印入刀的情況下,這種能小范圍內制造無處不在效果的閃現并不難辦到,難的是高速戰斗里的判斷,地仙的一念有多快,金芒的照落就有多快,而且不是固定位置。得預先判斷才能恰到好處擋住,以孟奇如今的境界,即使感應到的同時便做出判斷,揮出長刀。也是遲了,早被打中,封住變化,墜入消磨道力與法身的九曲黃河里。

    你感應到的時候,你就已經“死”了……

    唯有相信絕刀的感應絕刀的判斷,運轉虛空刀法。幾乎未卜先知般出招,才有可能防住。

    孟奇雙眼緊閉,神色沉靜,手中紫色長刀不斷閃現,或劈或砍或削,總是迎接著金芒的到來,刀身雷霆濺射,光芒燦爛,不減分毫,未被混元金斗的力量封住。

    與此同時,他頭頂飛出了一朵幽幽暗暗的元始慶云,垂下道道混沌光芒,在腳下結出了朵朵混沌青蓮,托著孟奇的法身步步前行,被渾濁的九曲黃河水消磨干凈后又自然長出了一朵。

    碧景璇屹立陣中,左手一指,變化了禁法,頓時,河水發出轟隆咆哮,滾滾而來,消磨著道力,分解著刀光,襄助混元金斗,呈鋪天蓋地十面埋伏之態。

    砰砰砰!

    孟奇還是沒有睜開眼睛,右手揮動,不斷閃現的刀光竟連成了一條雄壯威武的紫電巨龍,盤繞己身,飛擊金芒,吞噬河水,將滔滔浪潮隔絕于外,雷霆剛被河水消磨,又永無止境般生出。

    縱然有水花漏網,落在混沌幽光之時,也僅能消磨一層,瞬間恢復。

    抗住九曲黃河陣的攻擊后,孟奇的步伐隨之加快,朵朵混沌青蓮散了又現,現了又散,助他橫渡著河流。

    蹬蹬瞪,蹬蹬瞪,孟奇大踏步前行,金芒被劈得亂飛,浪潮被生生斬開,僅僅兩三個剎那,他已是闖至中流。

    碧景璇雙手結出印法,往前一推,混元金斗忽地停止了轉動,往下一傾,頓時天河倒傾,大壩決堤,金芒仿佛不要錢般涌了出啦,與渾濁的河水相合,將天地吞沒了,將四周吞沒了,孟奇就仿佛來到了宇宙終結之時,再沒有閃避的余地,因為都是毀滅。

    孟奇雙眼閉著,仿佛入定,對淹沒了一切的金芒河水沒有任何感應。

    就在這時,一道亮至絕巔的紫色迸發,鋒銳與霸道直接擊破了前方金芒,開辟了天地,然后,紫電分化,結成不同陣法,于孟奇身周營造出一片雷霆世界,抵御著風浪。

    天地不存,我身獨存!

    身隨刀光,孟奇如變游魚,穿梭于滾滾黃河之中,向著岸邊靠攏。

    碧景璇見他如此難以阻擋,輕輕嘆了口氣,左手取出了一物,望空一丟,化作了兩條恐怖蛟龍纏繞而成的剪刀,直取孟奇。

    蛟龍一陰一陽,似剪刀如磨盤,能分開萬物,剪斷世界,威懾感引來絕刀感應,往前一劈,當得一聲正中蛟身。

    可這個時候,混元金斗同時打落了三百六十五道金芒,分別攻向了孟奇不同竅穴,要讓他首尾難顧。

    孟奇神情依舊平和,身體突地膨脹,一個個開辟出的宇宙散發出磅礴氣息,毀滅一切的感覺陡然降臨。

    轟隆!

    孟奇竟然選擇了自爆法身!

    轟隆!

    宇宙破碎,血肉崩解,白熾吞沒了天地,所有力量灌注入了霸王絕刀,讓它綻放出刺滅一切的霸道紫芒,劈開了金蛟剪,劈開了金芒與河水,以勢不可擋的姿態直接洞穿了九曲黃河陣,飛入了蓮花池,刀柄與刀身布滿了血痕,昭顯出剛才戰斗的慘烈。

    不到五個剎那,天地間一等一的禁法九曲黃河陣便被絕刀打穿。

    距離與時機都是如此恰當,前者若是再早一點,距離岸邊尚遠,九曲黃河陣有足夠時間修復自身,將自爆的威力完全消磨,絕刀未必能徹底飛出去,時機若是再早,碧景璇尚有金蛟剪用來側擊,拖延速度,形勢同樣充滿變數,哪能像現在這樣讓碧景璇根本反應不及。

    唯一的問題在于,孟奇都自爆了法身,闖過陣法還有什么意義?

    就在這個時候,霸王絕刀之上的血痕開始蠕動,瘋狂吸納著附近的混沌之氣與氤氳仙氣,不斷分解,滋生血肉,迅速便長出了孟奇的法身。

    滴血重生!

    孟奇雖然還沒到傳說,血肉有靈到不了這個程度,但有“他我印記”,互相配合,足以完成類似“重生”!

    而早在入陣前,他已經將身上所有事物丟入了絕刀內的天地。

    只有這樣才能最快時間闖過九曲黃河陣!

    血肉蠕動,法身再成,碧景璇收起混元金斗與金蛟剪,頭也沒回,邁開步伐,在玉清宮接連不斷的顫抖里直接離開了。

    說到做到,絕不糾纏。

    而韓廣立在原地,饒有興致打量著這邊,似乎不打算做什么。

    轟隆!

    古井飛出的霞光越來越亮,震顫越來越狠,傳說大能似乎就要脫困了。

    孟奇法身再成,氣息尚未恢復巔峰,已然遁入了那片混沌,打算取走那朵混沌青蓮。

    突然,一道身影閃過,寬袍大袖,手有六指,毀滅深深,正是韓廣的閻魔化身,他趁九曲黃河陣被破的瞬間,悄然派出化身,要搶在孟奇之前收取那朵孕育著什么的青蓮。

    他才是想拿到顧小桑后手,鉗制金皇的那位!

    孟奇因滴血重生晚了一步,似乎只能眼睜睜看著韓廣染指那朵蓮花。

    霍然之間,混沌似有微變,韓廣眼前的青蓮消失了,而且發現自己來到了混沌與蓮池交界處。

    他抬頭望去,混沌深處,孟奇立在了青蓮旁邊,雙眼睜開,幽暗深邃。

    孟奇平靜說道:“雖然不是純粹的混沌,但也非常近似了,足以用來混亂時空邏輯,前是后,左是右。”

    “在這里,我就是元始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