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耽擱一下
    第七十八章 耽擱一下

    電閃雷鳴,將院子照得白燦燦一片,醞釀已久的雨水隨之傾瀉,嘩啦啦席卷了長空,澆灌于李重康等人身上。

    他們恍然未覺,沒做任何遮掩,不過當豆子般大小的雨滴快砸中時,總會被無形氣層彈飛,難浸分毫。

    渡過第一次雷劫后,最顯著最重要的變化就是法力自生、隨時護體和騰風駕霧,居高臨下。

    雨水飛濺,白沫成霧,孟奇將手中拂塵一揚,搭于臂彎,呵呵笑道:“既然諸位道友喜歡在院中議事,老道只好奉陪,適才提到須得留下幾位潛藏,以等待機會出現,配合九王爺拿到那非比尋常之物,如今,老道要問一句,哪些道友愿意?”

    后面六個字舌綻春雷,聲聲震神,讓九王蕭坤等渾身一顫,徹底清醒了過來。

    你看我,我看你,花費了十幾息的工夫,他們總算弄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紛紛陷入沉思。

    留于京城,必定異常危險,容不得半點暴露,與以往的顯赫生活截然不同,但在場都是京城高手,根植于此幾十年乃至幾代十幾代人,多有眷念不舍之情,而且出京后人生地不熟,又要被朝廷追捕,并不會舒服太多。

    一時之間,他們念頭紛呈,難以做出決斷,耳畔雨聲嘩啦,隔絕了塵世的喧囂。

    “晚輩愿意留在京城,輔佐九王爺。”李重康臉色變幻了幾下,咬牙說道。

    如果局勢出現轉機,重現道門往日盛況,彼時登基稱帝掌握權柄者必然是九王蕭坤,當下雪中送炭可比日后錦上添花強!

    有了李重康帶頭,畢重德和風火觀觀主魯四全都表達了潛藏于京城的決心。

    “好,三位道友不計生死,實為道門楷模,請受老道一禮。”孟奇打了個

    許天師隕落后,便是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人。

    蕭坤先是愣住。接著眼角一跳,驚疑開口:“前輩慎重,裴太師的‘玉皇神拳’震古爍今,不能小視,還是等前輩恢復巔峰再做計較吧。”

    雖然你重渡了一次雷劫,再成真人,但與裴太師這七劫真人的差距還是不可以道里計,豈能行此螳臂當車之事?

    回想剛才的事情,他與在場諸位都確定了云集真人只有一劫的實力,但從他輕松渡劫如游戲看。往日盛名并非虛假,積累仍有,只是不知出了什么岔子,以至于境界全無,修為盡失,正緩慢重臨巔峰。

    李重康等人紛紛點頭,贊同九王之言,從云集前輩今日趁商議的休息間隙就渡了一次雷劫看,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不提七劫。至少恢復原本實力不成問題,而六劫真人已是如今道門屈指可數的存在了,萬萬不能以身犯險!

    孟奇拂塵一揮,微微笑道:“九王放心。諸位道友放心,只是會一會,又非硬碰硬,而且山人自有妙計。”

    說完,他穿透雨幕,走回了房中。竟是“我意已決”。

    其余人等面面相覷,一時又沉重又擔憂。

    宮廷深深,御書房內。

    披著九龍戲珠袍的當今天子蕭玄負手立在窗邊,望著數日不散的陰雨,嘴唇緊抿,勾勒出剛硬的線條。

    他年近七旬,卻不見一點老態,血肉皮膚仿佛蘊藏著龐大的力量,雙眼幽深如海,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和九王蕭坤站在一起,別人恐怕會認為是兄弟。

    太師裴道通沉穩坐在御賜的靠背椅上,看著蕭玄的背影,沒有半點浮躁的情緒,仿佛一座巍峨山峰。

    他將自身打理得一絲不茍,鬢角、唇邊和下頜的須發沒有半點雜亂,像是鋼雕石刻之相,而一雙眼眸威嚴昭著,讓人不敢對視。

    在裴道通的上首,擺放著蕭玄批改奏章的書桌,書桌中央安放著一盞琉璃燈,淡金為色,晶瑩剔透,燈油透明,若有似無,如今一點火光似豆,隨風搖動,讓四周光暗不斷變幻,頗有幾分詭異色彩。

    “這兩日的大索都沒有找到一位道門雷劫真人?”蕭玄沒有轉身,依舊望著窗外,陰云密布,細雨不斷。

    裴道通沉穩開口,不帶一絲情緒:“是,懷疑有人走漏消息,天數已然改變。”

    蕭玄忽地長嘆了一聲,轉過身體,看向書桌旁邊:

    “是啊,天數確實變了,尊者何以教我?”

    在御書房內,除了天子蕭玄與太師裴道通,竟然還有一個人!

    書桌側方,立著一位穿灰色僧袍的和尚,他正看著那盞琉璃燈,面容俊美,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

    聽聞蕭玄的問話,這灰袍僧人微微一笑:“陛下不用慌亂。”

    蕭玄皺了皺眉頭,沉聲問道:

    “阿難尊者,你的意思是?”

    被稱作阿難尊者的灰袍僧人含笑道:

    “靜觀其變。”

    雨水如絲,陰云漸散,裴道通乘著轎子離開了宮城,一行還有九王蕭坤。

    他閉著眼睛,狀似沉睡,實則在思考這幾日京城之變,以把握到其中關鍵處。

    大師隨從眾多,隊伍龐大,前行速度不快,花了一陣工夫才離開朱雀大街,轉向青陽坊,到了這里,蕭坤便要與裴道通分道揚鑣了。

    四周因連綿多日的雨天,行人稀少,各自舉著油紙傘,小心翼翼行走,風吹過,地上積水漣漪,不見半點塵埃。

    就在這時,轎子中的裴道通忽然睜開了雙眼,點點雷芒匯聚于眸子之中,像是在簇擁著至高無上的神靈,映照出了旁邊僻靜小街的全部景象:

    一個身穿黑袍的清癯道人正緩步行來,他手提著斗笠,沐浴著細雨,仿佛在享受著自然種種。

    一步,兩步,三步,天地仿佛被無限拉大,雙方像是陡然變小。

    云集真人!九王蕭坤嚇了一跳,驚懼又擔憂。

    “才一劫……”裴道通低語了一句,右手探出,無數銀芒交匯,凝聚出了一根花紋古樸的雷霆之箭,有著實質觸感的神箭。

    正當他要打出這根雷霆之箭時,卻看見孟奇微微一笑,云淡風輕。

    天空忽地黑暗,鉛云匯聚,像是要壓垮京城,無數銀白閃電匯成一道,轟然下劈,恐怖之勢將裴道通與孟奇隔絕于兩側。

    轟隆!

    雷光炸亮,銀芒如水蕩開,涌向了裴道通。

    承受著天罰的孟奇渾然未覺,又邁出了一步。

    轟隆!

    又是一道雷霆落下,金銀交雜,威勢更甚剛才。

    而翻滾的雷球里,黑袍清癯的孟奇纏繞著電芒踏出,又是一步。

    轟隆隆!

    蒼天震怒,金色雷霆五道齊下。

    蕭坤看得目瞪口呆,嘴里喃喃自語著:

    “二劫……三劫……四劫……”

    一步一雷劫,一息一登臨!

    裴道通看著孟奇緩緩行來,雷電加身,竟有氣勢被奪之感,手中的神箭居然打不出去。

    到了最后,烏云像是來到了地表,雷霆成海,一圈圈蕩開,越是往深處走,越是恐怖異常。

    各色紛呈的雷海徐徐分開,孟奇提著斗笠,出現于了裴道通不遠處。

    他一邊戴上斗笠,一邊微微笑道:

    “老道也七劫了。”

    裴道通目光一凜,氣機牽引,雷霆神箭終于打了出去,穿透了孟奇,但他的身影仿佛泡沫,竟緩緩消散了。

    若非雷霆氣息尚存,剛才之事當真如夢似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