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入門
    第九十四章 入門

    聽起來挺有道理的樣子,可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孟奇看著顧小桑的笑顏,緩步走了過去,念頭飛轉著,逐一進行審查,分析隱含的意味。※%頂※%點※%小※%說,x.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清香撲鼻,一道人影猛地靠近,肘部觸及了柔軟,顧小桑已雙手環住了自身左臂,狀似含羞帶怯,實則雙眸生輝,如含星子,聲音清而婉轉,似真似假笑道:

    “相公,此行圓滿,妾身已證傳說,我們該夫妻雙雙把家還了。”

    孟奇身體陡然一僵,完全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發展,不知多久了,自己都快忘記什么是溫香軟玉了。

    對他這笨拙反應,顧小桑螓首低垂,如在忍笑,可突然之間,她卻感覺孟奇左臂一抽,竟掙脫了自身的環繞。

    略微發愣時,一只大手伸了過來,握住了她仿佛玉雕般的纖細優美手掌,與蔥段般的五指交叉相扣,然后她耳畔傳來了孟奇低沉的聲音:

    “你證得了傳說,過去種種算是有了一個了斷,從今往后,我們將有全新的未來,在這個未來里,我有宿仇魔佛,你有大敵金皇,而背后目前支持我們的彼岸大人物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改變想法,天意難測,所以,我們將共同面對充滿危機與變化的未來。”

    “在這個過程里,不是你依附我的關系,不是我幫你遮掩金皇的窺探就高你一等,而是從過去的同病相憐,到如今的互相扶持,比起你剛才那樣的環住手臂,狀似依人,我更喜歡這樣的十指交扣,攜手共進。”

    說完以后,孟奇心頭有些忐忑。等待著顧小桑的回答——身在原點內,討論彼岸大人物倒是無須顧忌。

    而顧小桑依舊垂著螓首,收斂著氣息的波動,讓人摸不透她的想法。

    就在孟奇想打破這種沉默時,顧小桑含笑出聲了:

    “想不到蠢蠢的相公竟能說出這么有道理的話來。”

    然后,她左手捂住嘴巴,低低笑道:

    “想牽手就直說嘛,何必冠冕堂皇地掩飾……”

    兩人攜手往外,遁出了生死原點,回到了昆侖山玉虛宮。

    此時。顧小桑又重新躲入了孟奇左手竅的宇宙內,她借助混沌青蓮子所含先天之德的積累已然消耗干凈,往后的修煉必須更多借助煉化的部分生死原點了,因此不得不閉關穩固,行百里者半九十。

    當然,更多也是為了不被金皇發現——雖然日后從傳說到造化不是靠閉關就能突破的,顧小桑遲早會暴露自身,但酆都身亡,真武承諾不外泄此事。這般大好局面下,肯定是能瞞多久是多久,爭取他日被金皇發現時,顧小桑又更進一步提升了自己。孟奇則已然踏足造化,成為彼岸之下舉足輕重的棋子。

    回到玉虛宮,穿過門房與大殿,孟奇重歸靜室。端坐云床,也開始了自身的消化穩固,準備將四象印、虛空印、七十二變等提煉升華近道。包容于混沌無極當中,為造化境界打下最堅實的基礎。

    門房內,大青根放下萬界通識符,疑惑地用枝條揉了揉軀干:

    “老爺似乎很開心的樣子,這趟外出肯定收獲不菲啊!”

    而趁玄悲為凈土內冤魂惡鬼講經說法的機會回來溜達的哮天犬重重點頭道:

    “對,俺有眼睛快被閃瞎的感覺。”

    嗚嗚嗚,墨家機關列車翻山越嶺,停在了昆侖山腳的城池旁。

    孫家家主整頓衣裳,帶著孫武,走出了車門,神情已然變得嚴肅。

    這里是傳說仙境昆侖山!

    這里是道門圣地玉虛宮!

    突然,一道道光芒毫無征兆地亮起,孫家主和孫武被閃花了眼睛,下意識就舉手遮臉。

    緊接著,他們察覺一堆人圍了過來,各種奇怪的器物相繼遞近。

    “孫家主,我是武林驛站的特派采訪員,你對自家孩子能拜入玉虛宮有什么感想?”

    “我是面對面直播的主持人,孫武,值此重要的日子,你有什么話要對全天下的武道修者說的?”

    “請問,元皇仙尊究竟看重了孫武哪點?”

    “我是視頻教學網站的負責人,想請孫家主與孫小友分享一下成功的經驗,該如何錘煉自身,才能被昆侖山玉虛宮收為弟子?”

    此時的孫家主與孫武已經一臉懵逼,完全沒想過會遇到這種狀況,徹徹底底地陷入了茫然。

    ——萬界通識符出現時,孫家主已經步入了較為成熟的年齡,對里面新鮮的東西不太能接受,因此僅局限于瀏覽各地重要新聞,通過南荒教學網站練武,遭遇采訪這種事情,那是完完全全沒有概念,而孫武年紀幼小,即使有上一輩子的記憶與意識,真正接觸萬界通識符也沒幾年,雖然知道直播知道采訪,但從來沒想過自身會成為“主角”。

    經過短暫的忙亂和圍觀群眾的幫忙,一大一小終于恢復了正常,面對各種問題,孫家主咳嗽了一聲道:

    “其實老夫也不清楚元皇仙尊為何看重犬子,他老人家神龍見首不見尾,行事高深莫測,豈是我等凡人能夠揣測?”

    “至于感想……人啊,這一生的命運當然得靠自身的奮斗,但也要考慮際遇的重要,犬子既然得到元皇仙尊青睞,那就不能辜負這天大的機緣,必須以艱苦的奮斗來把握……”

    一番采訪后,孫家主竟有些沉醉其中,這種萬眾矚目、光耀人前的感覺是他過往從未體驗會的美好,若非時辰已到,孫武滿十歲了,必須登臨昆侖山,進入玉虛宮了,他都想繼續下去。

    昆侖山云蒸霞蔚,煙霧籠罩,仙境之意躍然紙上,孫家主帶著孫武立于山腳一陣后,嘆了口氣,又欣喜又感懷道:

    “武兒,之后的路得你自己走了。”

    孫武握了握玉虛門下的令牌,輕輕點頭,然后大禮拜別父親,踏足了入山之路,身后是一堆堆的采訪者和圍觀群眾。

    他剛前行一步,忽然看見前方云霧瘋涌,向著兩旁卷開,將靈秀蔥郁的山峰徹徹底底顯露了出來,而小徑通幽地,山勢疊翠處,立著一座簡樸的道觀,它被陽光直照,沐浴著金芒,輝煌壯麗的同時給人一種古老而滄桑的感覺。

    “玉虛宮……”后方不知誰近乎般道了一句。

    這便是云深不知處的仙家圣地!

    這便是當世仙尊元皇蘇孟的道場!

    孫武邁開步伐,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里登臨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