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掌控因果
    第一百零八章 掌控因果

    苦海無垠,遍及諸天萬界,生老病死,愛恨情仇,求而不得,執念難消,讓人不得解脫,世世沉淪。

    孟奇腳下,凝結的三條虛幻大道為舟,載著他橫渡汪洋,一眼望去,不見彼岸,處處浪高風疾,隨時可能傾覆,再沉苦海,“溺水”而亡。

    越近大道越難行,苦海無邊,何處是岸?

    玉虛宮內,孟奇頭頂的盤古幡、道一琉璃燈和太上無極元始慶云紛紛沉下,落下泥丸,周圍異象消逝,恢復了正常。

    廣成子當即立起,拱手笑道:

    “恭喜掌教師弟身成造化,踏入苦海最后一段。”

    “恭喜掌教師弟身成造化,神通具足。”文殊廣法天尊和赤精堊子、玉鼎真人、道行仙尊等亦起身恭賀。

    即使上古鼎盛年間,大神通者亦是頂尖勢力的根本,強如佛祖猶存時的各方凈土,造化也不過十來位,皆能稱佛做祖,縱橫一時,如今孟奇突破,成為大神通者,除開元始嫡傳、當代掌教這些因素,光憑本身,在玉虛宮內亦有舉足輕重的位置,于強者紛紛回歸的諸天萬界算是排得上名號了。

    恭賀之聲回蕩,孟奇微笑頷首道:

    “皆是苦海沉淪人,幾位師兄師姐無需如此多禮。”

    話音未落,他眉心處深藏的道一琉璃燈忽然詭異閃動,傳出一道道陌生的聲音:

    “你就給了我吧……我發誓,必回家休妻,娶你入門,若有違背,天打五雷轟!”

    “此事機密,各位都得簽訂契約,不得外泄,否則陰火焚身,尸骨無存!”

    咦,這是……孟奇略有訝異,旋即明白,因為“諸果之因”的特殊,在凝聚虛幻大道后,就有其他因果功法結出虛幻道果后的少許神異,讓自己相當于活著的部分因果之道,而立誓、契約等都涉及報應之事,屬于因果范疇,歸自己統御。

    如此一來,不是會知道很多秘密?孟奇嘴角慢慢綻開了一絲笑容,更為重要的是,如此神異的“諸果之因”配合八堊九玄功,自己隱瞞天機,心血來潮的能力會有極大提升。

    念頭轉動間,他右手微微彈動,打算“新官上堊任三把火”。

    一座布置清雅的閨房內,容顏美麗的少女坐于床邊,雙手交叉于胸口,做出防備的姿態,她的面前立著位三十來歲的男子,頭戴軟帽,身著儒服,神情激動,雙目略有充血,正以斬釘截鐵、誠心誠意的姿態道:

    “子吟,你就給了我吧……我發誓,必回家休妻,娶你入門,若有違背,天打五雷轟!”

    鬼神之事飄渺,寧可信其有,不得隨意唬弄,少女見男子如此焦急如此鄭重,連天打五雷轟的誓言都敢立下,心里一陣感動,就要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巴,讓他不要亂說。

    就在這時,一道光芒乍起,白熾閃亮,照徹了整個閨房。

    道道銀蛇接連從窗戶鉆入,劈在了男子身前,足有五重。

    轟隆!

    雷聲迸發,青煙冒起,男子與少女間的地板全部焦黑,散逸著糊味。

    “這……”兩人面面相覷,一時竟不知天南地北。

    真的天打五雷轟了……

    只是好像劈歪了……

    少女正待說話,男子嘴唇翕動,臉露驚慌,忙不迭道:

    “子吟,我還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急匆匆離去,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回蕩:

    我就隨便發個誓,老天爺要不要這么較真啊!

    少女呆呆出神,忽然嚶嚶哭泣。

    密室內,穿著各色服飾的九人正簽訂著陰火契約,他們有的邪氣森森,有的黑袍罩頂,明顯是左道中人,有的則威嚴外露,眼高于頂,仿佛官府人家,似乎正暗中勾結在一起,要完成什么秘密事情。

    “人皇雄才偉略,但也無法掌握每一個細節,只要你們能助我等混入六扇門,腐蝕大周官僚,日后好處不可思量,比如……”渾身籠罩著黑袍的為首者侃侃而談。

    這是老生常談之事,在場諸位早已明白,說話間就完成了陰火契約的簽訂,紛紛起身,相視而笑,寒暄了一陣,交流著感情。

    “誰也不能肯定當今天子可以走到哪一步,我們腳踏兩只船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某位眼高于頂的官宦以這句話作為今晚的結尾。

    他們正待離開密室,房門忽然被撞開,只見腰懸金章的捕頭緩步踏足,虎視眈眈,而四面八方已被圍得水泄不通。

    “本捕頭剛收到消息,知曉你們密謀擾亂朝廷,特來捉拿你們!”金章捕頭威嚴開口。

    九人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表情皆是茫然。

    事情方才達成,契約剛剛簽訂,而且除了彼此,外人都不知曉,房間左近又無監視窺聽的布置,誰還能將消息外泄?

    這他娘有鬼啊!

    孟奇端坐玉虛宮上首,一邊和廣成子等積年大神通者交流造化境的修行經驗,一邊處理著各類誓約,但沒過多久,他就過了新鮮有趣階段,略作更改,將絕大部分事務重新歸于因果之道,讓成形的道一琉璃燈輔助處理,自身只負責涉及法身以上或出現自己名諱的契約誓言。

    從這方面就能看出報身與法身的不同,前者是通過回報,改變自己,貼近大道,因此在圓滿前必須循規蹈矩,謹守大道有關的事宜,行事不得出格,而法身則是以自己為主,師法自然,根據“道”的某方面凝聚屬于本身的虛幻大道,因此在本質不變的情況下,規矩可以全憑心意更改,少受約束,逍遙自在。

    “到了這個階段,我們妖族必須嘗試……”忽然,有關契約的話語傳入孟奇腦海,讓他神情略微凝重,這,這似乎是妖圣傳人小狐貍青丘的聲音。

    他正待專心窺察此事,聲音忽然模糊,像是被什么給遮掩住了,此后再無類似消息傳來。

    孟奇皺了皺眉,若有所思想著:“難道是妖皇知我已身成造化,于是刻意幫妖族重要事務進行了遮掩和處理……”

    不知妖族剛才在謀劃什么?

    和哮天犬的造訪有沒有關系?

    昆侖山玉虛宮。

    “哈哈,掌教老爺身成造化,神通具足了!”大青根叉腰狂笑。

    雖然它實力不怎么樣,但好歹活了那么多年,見識過不知多少大能大神通者,剛才敏銳察覺到了天地之間某些方面大道的異常,接著發現供奉的孟奇魂燈大亮,有超出苦海,不再受到“淹沒”的感覺,于是明白了原委。

    修煉著武道的于半山聽聞大青根之言,亦是欣喜異常,激動道:“老師身成造化,乃中古以后萬界生靈第一人,此等壯舉得遍傳天下,讓世人共賀!”

    “可師尊并沒有吩咐此事啊,說不得他想隱瞞一陣?”齊錦繡猶豫道。

    大青根心頭一動,頓時笑瞇瞇道:“兩位放心,我們先試著做,若掌教老爺不樂意,自會阻止我們,再說,這種讓世人共賀的事情,豈能讓掌教老爺主動吩咐,那有失身份啊!”

    見于半山和齊錦繡還是猶豫,大青根拍著胸脯道:“這樣吧,事情就交給我來辦,你們不用插手,到時候老爺若是責怪,也怨不到你們。”

    “只是要做共賀之舉,肯定需要一批元皇幣作為經費,麻煩兩位簽個字……”

    嘿嘿,如此一來,我就能光明正大賺元皇幣了!

    于半山和齊錦繡想了想,根據自身權限,輔助大青根獲得了一批元皇幣。

    當日,于半山修煉完畢,回到房間,拿出萬界通識符,進入之前游歷江湖所結識朋友的群組,正待發言,就見里面彈出了一個消息:

    “今天是昆侖山玉虛宮元皇仙尊踏破關隘,身成造化的大好日子,轉發這個消息到三個群組,立刻就能獲得一百元皇幣!”

    這……于半山嘴巴半張,忽然有了不好的感覺。

    而玉虛宮門房內,大青根正孜孜不倦地轉發著,以賺取元皇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