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有緣
    第一百三十章 有緣

    ,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四周虛無,深沉漆黑,空無一物,莫說光陰時而微弱,仿佛消失,一切皆如凝固,時而混亂不堪,撕扯法身與真靈,就連虛幻的因果聯系都蜷縮得厲害,稍遠一點便被近乎絕對的無遮掩,以孟奇目前“諸果之因”的強橫都難以窺探,只能模糊而隱約地感應到。

    這種情況下,前方漂浮的那半座殿閣就仿佛道標,容不得孟奇繞過,即使里面竟然還有昏黃的燭光依舊燃燒,像是點亮了空曠點亮了混沌的燈塔。

    頭頂慶云籠罩,身周幽光如水,孟奇一步邁出,登臨了殿閣門外殘留的臺階,透過虛掩制造的縫隙,看見里面有一道素白衣裙的身影,背影婀娜,氣息清雅,出塵脫俗,不染塵埃,正在撥弄著一盞金色琉璃燈,挑著燈焰,讓它愈發明亮。

    對這道身影,孟奇并不陌生,單手負后,推開殿門,緩步踏入,灑然打著招呼:

    “原來是流羅姑娘,不知如今該稱呼你玄女傳人,還是九天玄女?”

    流羅身周淡淡仙氣橫溢,對抗著滲透入內的虛無侵蝕,明顯有著造化境界的威能與一種古老而悠遠的感覺。

    素白衣裙的身影緩緩轉過,裙袂微蕩,極盡優美之態,露出了一張清雅秀麗的臉龐,果真便是當初的玄女傳人流羅。

    她眼波含笑道:“蘇掌教愿意怎么稱呼就怎么稱呼,名號身外之物,何需在意?”

    孟奇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前遇見半截石碑的時候,你和上古天庭殘留的幾位神靈才剛入最上層,想不到竟比某恢復得更快,猶有余暇點亮燈盞。”

    “九天玄女”流羅笑吟吟道:“身為昔年天庭主持兵戈征伐之事的神靈,對天帝之威當然不會陌生,對此地大部分殘留亦不會陌生,蘇掌教莫非覺得不解?”

    “理所當然。”孟奇看著這位上古大神,忽地嘆了口氣道,“你于道內傳下的應身之法看來確實是為自身復活蘇醒所創,代代玄女,代代傳人,皆是載體。”

    每代玄女傷盡有情男兒,背負無數孽債,乃可恨之人,想不到可恨之人亦有可憐之處,命不由己,復活爐鼎!

    流羅搖了搖頭,仙意清雅感覺內多了幾分威嚴:“蘇掌教所言差矣,若非被金皇道標顧小桑破壞,我又何需借助彼時柳漱玉的身體?”

    “神軀法身與本性真靈分隔,前者不朽,有人護佑,后者藏于仙界某處,延緩時光,消除衰老,一旦契機到來,兩者重逢,便能再現昔日頂峰,但如果提前遭遇,代代印記立刻反噬侵擾,仿佛身陷一次又一次的輪回,稍不小心就灰飛煙滅,再無歸來機會。”

    聞言,孟奇頓時想到了當初仙界之行時顧小桑的神神秘秘,以及那叫自己“爹”的小女孩,嘴角暗自抽搐,心里一陣敬佩,真虧九天玄女當時喊得出口,不愧是上古大神,不受俗世道德與流言影響。

    “代代印記?”他敏銳地抓住了關鍵點。

    此時,燭光已至最亮,將殘破的大殿照得仿佛白日,流羅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平靜回答:“要想用我剛才提及的辦法活過萬古,來到末劫,最重要的前提是烙印不絕,代代皆有,靈性長存,這就是我傳下玄女應身法的緣由。”

    “凡修煉該法的每代玄女和每代玄女傳人皆為我之應身,代我存活,替我延續。”

    “原來如此。”孟奇恍然點頭。

    流羅繼續說道:“她們就相當于我應時應運而生的化身,各有人生,各有因果,各有情感,不會受到我的干擾,也不會被我占據,直至壽盡而亡,歸于天地,完成一個輪回,徹底消散。”

    孟奇沉吟了下道:“也就是說,除開那微妙難察的因果聯系,她們從自身認知到整個人生其實都與應身無關,你不引發,她們便是真正的玄女,真正的玄女傳人。”

    “使用這種方法,你就不怕應身強大到超過本尊,反客為主嗎?”

    流羅微微一笑:“我傳下的應身法本就止步傳說,即使機緣巧合,不到造化也難以威脅到我。”

    孟奇若有所思點了點道:“那每位玄女或者每位玄女傳人的應身也算你的應身吧?自有一定因果聯系?”

    流羅只覺他語氣有些古怪,但還是頷首道:“算。”

    說到這里,她輕嘆一聲,略含唏噓道:“沒有彼岸庇佑,不到觸及彼岸的造化頂峰境界,要想活過萬古,來到末劫,只能各顯神通,有的靠流傳名聲于書籍紙張,有的靠斬‘我’之部分替死,徹底沉睡,有的傳播信仰,借助香火,而我只能用應身法。”

    當初天庭墜落,天帝橫死,讓這些九天大神們紛紛失去了庇佑。

    孟奇不再提及此事,環視周圍,只見這殿閣造型古樸,多有仙意,隨口問道:“這是當初最上層哪座大殿?”

    流羅的聲音多了幾分追憶和感慨:“此乃我等靜候天帝召見的大殿,彼時最上層處處封禁,就連我和紫薇星主等也只能在特定地域活動,無法一窺全貌,想不多萬古過去,凌霄殿早已跌落塵埃,其余亦灰飛煙滅,這座殿閣卻還剩一半,真真世事難料。”

    “當初的大戰委實激烈,彼岸之威簡直超過了想象。”孟奇看向外面的虛無,回憶之前見到的元始與靈寶戰場,略作沉吟道,“怕是連流經此地的時光長河都被打得支離破碎了,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碎片同在?”

    流羅心有戚戚然般道:“那次大戰確實波及了時光長河,連我們被天帝召見時的‘過去之身’亦遭毀滅,若非天帝回護,我怕是活不過那次劫數,紫薇星主便是因此而徹底隕落。”

    聽聞此言,孟奇頓時一陣疑惑,天帝還有余力護佑九天玄女等少數神靈?他最終都跌入塵埃,徹底隕落,化成光陰刀了!

    正常而言,若有余力,不是該為自身創造機會嗎?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救造化境界的屬下哪有保住彼岸之身重要?

    彼岸大人物只要活著,便有無限可能,便有機會改變過去,復活屬下!

    除非,除非,天帝已知事不可違,也逃脫不出去,故而瞞天過海,將希望或后手留在了九天玄女等少數神靈身上,以此圖謀將來?

    天庭墜落后,九天玄女銷聲匿跡了一段時日,然后以巔峰狀態“下凡”襄助人皇,幫他奠定了基業,而人皇之后莫名坐化!同時,九天玄女一脈創立道,并收留了歡喜菩薩一脈……孟奇腦海內閃過了諸多念頭,品出了些許古怪之處,雖然還無法弄清楚細節原委,將事情串成一條線,但隱約聞道了陰謀的味道。

    當初人皇坐化絕非僅僅牽扯無生老母……

    被天帝護佑存活這種重要細節,九天玄女怎么會告訴自己?孟奇心頭一動,抬眼看向流羅,只見她嘴角微勾,似笑非笑,仿佛盡知自身所想!

    正當孟奇準備開口詢問時,他忽然感覺到了磅礴氣息的靠近,回首望去,只見一尊腦后有著二十四輪圓滿佛光的金身佛陀落到了臺階上。

    “燃燈古佛……”孟奇凝重開口,“當真不是冤家不聚頭。”

    分散后遇到的第二位大神通者竟然就是燃燈古佛!

    燃燈微微一笑,慈和謙遜道:“非也,非也,只是有位道友和施主具備微妙聯系,宿世緣分,隔著混亂時空亦能感應到。”

    說話間,他腦后那二十四輪圓滿佛光內閃過了一道道身影,或滿臉苦色,或俊美含笑,儼然便是魔佛阿難!

    更多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閱讀,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