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飛蛾撲火
    第一百五十九章 飛蛾撲火

    九華山、五龍山、太華山、玉泉山和金庭山等仙家洞府如同星辰,懸于青冥之外,處在無垠星空邊緣,夜間望之,可與明月爭輝。

    此時,聽到無生老母的警告后,一枚枚“璀璨”皆有閃爍,像是受到了驚嚇,噤若寒蟬,但旋即恢復,彼此的意識瞬間跨越漫長的距離,直接進入了玉虛宮,顯化出對應的形象,一時竟相顧無言。

    “老師依舊沒有蹤跡顯露。”廣成子苦澀笑道,意念交流。

    今時不同往日,封神之時,師父處在諸天萬界最頂端,除開一說就錯的超脫者,號稱最古老的彼岸,自己等玉虛十二仙雖有殺劫,但底氣十足,腰桿很硬,從來沒懼怕過任何一方勢力,面對靈寶師叔,自身都敢侃侃而談,到了當前,老師為求道果,失蹤萬古,所有的痕跡所有的布置都是上古年間留下的,讓人不敢相信祂會及時歸來,而道德師叔又被阿彌陀佛攔住,難以出手護持。

    這種情況下,面對一位貨真價實的彼岸大人物警告,誰敢不聽?

    不聽的下場如何,廣成子的腦海內已經浮現出封神時三霄娘娘各自的際遇,當真飛蛾撲火,螳臂堊擋車,連一點波瀾也無法引起就黯然退場了!

    玉鼎真人坐得筆直,驕傲暗藏,冷淡不倨,像劍客多過仙人,最初的惶恐驚愕過去之后,始終保持著沉默,直至聽聞廣成子苦澀之語,才漠然環視幾位同門,言簡意賅地開口:

    “什么是掌教?”

    不等幾位同門回答,他自顧自往下說道:

    “一派象征,玉虛之首!”

    “若連掌教被殺,你我都畏懼死亡,袖手旁觀,那還要什么師兄弟?那還要什么玉虛宮?不如直接散去,各奔前程好了!”

    話語斬釘截鐵,身軀已然站起,玉鼎真人氣勢勃發,劍意沖霄,看著廣成子,朗聲道:

    “同輩早已凋零,你我還茍且什么?手中誅仙四劍是拿來做什么的?”

    “沒有彼岸,被人欺到門前,再是退讓,又有何用,今朝能點名殺掌教師弟,明日就可以下帖讓我等自毀,同仇敵愾莫過于此,退無可退,便無需再退!”

    廣成子還未開口,旁邊的赤精堊子就神情平和地拍著紫綬仙袍站起,微微笑道:

    “誅仙四劍在我等手中,沒有彼岸庇佑,躲得過今日的無生老母,也逃不掉將來的截教報復,而且,掌教師弟一亡,燃燈便能拿到道一印,登臨彼岸,到時候,你我下場可想而知,明日是死,今朝是死,孤注一擲可否?如果連這點勇氣都沒有,拿什么來求注定飄渺的仙道?”

    說完,他走到了玉鼎真人身旁,并肩而立,掌中戮仙劍光大盛。

    之前的對話,聽得哪吒熱血上涌,恨不得立即起身,戰死沙場也在所不惜,但他肩膀上忽地多了一只手掌,輕輕將他按在了原地。

    感應之中,身邊的道行仙尊又恢復了始終笑瞇瞇的表情,悠然開口:

    “末劫來臨,你我自當應劫,貧道先行一步!”

    道袍飄蕩,一道黑色厲芒沖出了玉虛宮,與金庭山內氣沖斗牛的仙劍合二為一,凝出的三朵道花忽地燃燒起無形火光,不計代價將自身催發到了造化圓滿的層次。

    “好!”玉鼎真人高喝一聲,赤霞如同匹練,飛出了無窮高處,周身淡金大盛,竟直接兵解了仙體,將所有的一切化作孤注一擲的恐怖劍光,紅映星空。

    赤精堊子對剩下的廣成子、文殊廣法天尊和哪吒打了個稽首,意念回歸了太華山,然后只見一道白芒刺破時空而出,周圍繚繞黑白陰陽之相,但又迅速坍陷凝聚入了劍光。

    他亦是將一生道行盡付此劍!

    “哈哈,老師賜誅仙四劍,恐怕就是為了今朝,三位師弟等我共同應劫!”

    見此情狀,廣成子大笑出聲,九華山內的本尊頭頂現出畝許大小的清光慶云,簇擁著三朵快要結出道果的虛幻之花,或青綠古樸,或紫氣繚繞,或至陽無陰,它們紛紛崩解,像是無窮無盡的火油,助誅仙之劍熊熊燃燒。

    看著四位同門慷慨應劫,文殊廣法天尊不知多少萬年未曾波動的靈臺泛起了漣漪,眼中竟有些許模糊,正當她要跟隨前往時,耳畔響起了廣成子低沉的聲音:

    “文殊師妹,你與佛門關系不錯,當能渡過此劫,請為玉虛忍辱負重,保存此身,望你將來登臨彼岸,興盛本門!”

    “廣成師兄……”文殊天尊喃喃低語,眼睜睜看著那道青色劍光直追前面三道,燦爛劃破重重時空,斬向了糅合陰曹地府的真空家鄉,耳畔只有廣成子最后的叮囑回蕩:“看好哪吒,不讓他逞強……”

    赤青黑白四道劍光仿佛燃燒了所有生命的飛蛾,照亮了幽暗,義無反顧向著懸于迷霧里的真空家鄉撲去,三道造化圓滿,一道近乎彼岸,結成了誅仙劍陣,有進無退,有前無后,只爭朝夕!

    劍氣無量,劍光絞碎了一切,廣成子哈哈笑道:

    “回報老母,我玉虛宮向來護短!”

    赤青黑白大亮,落向了真空家鄉四極,帶來了時光的凝固,虛空的破碎,萬事萬物的毀滅。

    一道淡漠飄渺不帶絲毫情緒的聲音隨之響起: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一輪圓滿無暇,皓如明月的寶光自陰曹地府內升起,照亮了諸天萬界,包容著一切的一切,無論毀滅,還是殺戮,亦會其余終結之道,皆在其內,如同回到了家鄉。

    赤青黑白四道劍光越是靠近,越是渺小,漸漸的,就像是滿月面前的一個個光點。

    再接著,光點被月華包容,消失于了文殊廣法天尊的視界之中,沒能蕩起一點漣漪。

    道之所在,義無反顧,飛蛾撲火,在所不惜。

    “諸位師伯!”哪吒拼命掙扎,白凈的臉龐滿是斑駁,但身軀被遁龍樁鎖住,怎么都脫離不得。

    文殊廣法天尊緩緩閉上了眼睛,仿佛回到了封神之前,廣成師兄敲鐘,赤精堊子師兄,玉鼎師兄,道行師兄,太乙師兄,以及自己等同門從各家洞府前來,聚于老師座前,專注聽著講道,閑時三五成群,遨游諸天萬界。

    時至今日,除開生死不明的普賢與慈航,只剩下我獨自一人了。

    寂寞啊……

    廣成子等師兄的遭遇,孟奇如有所覺,眼眶已然泛紅,看著眼前的絕刀,勉強笑著開口:

    “刀兄,若我今朝身死,你就跟著小桑,萬望護她周全。”

    說著,他扭頭看向顧小桑,左手伸出,握住柔荑,微微一笑道:

    “如果我變成怪物,就等你彼岸,再來喚醒我。”

    話音未落,顧小桑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孟奇就眼露決絕,將妖異血桃所有的氣息都引入了體內,然后放開了絕刀對東皇殘余血肉的鎮堊壓!

    轟隆!

    雷海轟鳴,東皇殘余血肉瘋狂蠕動,從青銅古鐘虛影變做了一團扭曲的漆黑,感應到那讓祂垂涎三尺的氣息后,猛地沖出了刀身,投入了孟奇體內,讓他臉上一根根血管青筋當即凸起,襯托得最后那抹笑意異常猙獰。

    這個時候,孟奇頭頂元始慶云落下,以無極混沌之意將自身連同東皇血肉一起包裹,而那枚妖異血桃則轉移給了顧小桑。

    轟隆!

    一聲巨響爆發,震動了三界六道,絕刀紫光大亮,仿佛飛出了一條虛幻的時光長河,萬方雷霆凝聚,像在朝拜著主宰,霸道之意貫穿了過去與未來。

    東皇血肉一去,絕刀再無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