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見家長
    第二十二章 見家長

    重重宛如晶壁的時空屏障隔絕之外,似虛似幻的天機迷霧當中,蔚藍而美麗的星球億萬年轉動不休。

    兩道身影閃現,孟奇與顧小桑降臨于了自家所居老舊小區外,周圍虛幻的時光長河凸顯,靜靜流淌。

    他拉著顧小桑的手,逆流而上,分開光陰,回到了以前,那是自身剛“穿越”到真實界沒多久的時候,附近的鄰居們一個個褪去了斑白,少了皺紋,回到了壯年時的模樣。

    顧小桑先是閉目體悟著時光的點點滴滴變化,感受著過去歷史的唯一,接著才睜開雙眼,仿佛盛放著璀璨星子的幽深美眸打量著四周,顧盼生姿。

    “這里的穿著打扮別有一番風味啊。”她笑吟吟說道,身上衣裙變幻,化作了一條寬松而飄逸的白色連衣裙,花紋簡單,清新脫俗。

    但她并未就此滿足,皺了皺鼻子,抿了抿嘴,比了比腰間道:“這里太寬松,顯得像懷胎了幾月……”

    說話間,她不知從哪里抽出了一根淺色的皮帶,直接從外面扎在了腰上,既是裝飾,也束出了腰身,平添了幾分婀娜靈動的氣質,加上頭發披散,又直又長的烏黑隨著側頭瀑布似傾瀉,遮住了半邊臉龐與晶瑩耳朵,透出若隱若現的美態。

    看到小桑只用了大概幾息的時光便掌握了地球這個年代的審美,孟奇深感羞愧,因為身上是標準的格子襯衫、牛仔褲與白板鞋,多少年如一日,沒有絲毫進步。

    顧小桑提了提腳,將靴子變做了粉白色高跟涼鞋,襯托得小腿又細又直,膚色白皙,幾有晶瑩之感,這才回頭看向孟奇,抿著嘴,含著笑,上下打量,一遍又一遍,但就是不說話。

    “有什么問題?”孟奇故作老神在在之態。

    顧小桑笑瞇瞇道:“沒什么,總算明白相公為何先前天庭時還是童子之身了。”

    噗,孟奇險些嗆到,還好有著彼岸的強大自制力,一本正經道:“誰都有什么也不懂的階段。”

    顧小桑沒有搭話,伸出雙手,幫孟奇理了理衣領,將他的格子襯衫換做了深藍近黑的修身襯衣,以配合他目前的成熟氣質,毫無疑問,牛仔褲也變成了休閑褲,白色板鞋化為了黑色透氣皮鞋。整個人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這樣勉強可以了。”她拍了拍手,退后一步,看著孟奇回復了地球時的模樣。

    波光褪去,兩人自時光長河內出來,正式踏入了這段歷史,迅速就接受了一道道目光的洗禮,無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總忍不住看向顧小桑,驚嘆于她的容顏與氣質,只覺美得像是一副圖卷,甚至有路人看得太入神,以至于撞上了行道樹。

    見此情狀,顧小桑保持著嫻靜的神情,文雅的姿態,可低垂的目光里卻流動出了明顯的笑意,像是偷吃了母雞又裝得一本正經的狐貍。

    在某位彼岸的渡世寶筏,淡薄了金皇的存在,又是跟著相公回家,她暫時放下了心頭陰影與種種謀劃,多了幾分輕松與自在。

    孟奇無視了一道道疑惑的目光,拿出偽裝成手機的萬界通識符,自行充當基站,以原本的號碼撥通了家里。

    “說吧,有什么事情?這個點給自家打電話,是錢不夠用了?”老媽一副知子莫若母的語氣篤定問道。

    孟奇咳嗽了一聲:“是這樣的,我女朋友今天到附近出差,我想著順便就帶她上門見見家長。”

    “什么?”老媽的聲音突然拔高了八度,“小兔崽子,見家長多正式的事情啊,哪有順便的,當人家姑娘是啥了!等等,你什么時候有女朋友了?”

    “交往有一段時間了,之前還沒到見家長的程度,怕有什么變化就沒說。”孟奇解釋道。

    顧小桑在旁邊婷婷而立,右手攪動著垂下的黑發,一圈又一圈,悠閑含笑地聽著他滿口胡謅。

    “喲,兒子長大了,會打埋伏了!”老媽又是嘲諷又是欣慰,“你們什么時候到?那姑娘叫啥?”

    “顧小桑,您叫小桑就行了,我們快到了。”孟奇語氣溫和道。

    也只有類似的時候,他才能真切感受到“我”的存在,怕有朝一日像金皇那樣的彼岸者一樣徹底失去后天之性。

    “快到了?小兔崽子,你怎么不早說!”老媽恨得牙癢癢,“快到人家姑娘去附近商場轉轉,老娘我得趕緊出門買菜,不能弄得寒磣了!”

    說完,她啪得掛掉電話,風風火火沖出了家門。

    孟奇目送老媽遠去,對顧小桑攤了攤手道:“咱媽就是這種性子,我們在附近轉轉,順便弄一弄見面禮。”

    他早就準備好了大青根的枝條、靈芝人參等普通人能夠承受的仙物,但總得夾雜點正常的禮品,不能顯得太突兀。

    “已經準備好了。”顧小桑左手提起,多了一堆煙酒保健品之物,笑吟吟道,“剛才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就分神化念去附近商場轉了轉,他們還給我打了五折。”

    她對這里的生活顯得分外適應,至于錢從哪里,那當然是虛空造物。

    孟奇接過禮品,看向小區內的舊秋千,微笑道:“我們去那里坐著等吧,以前為夫一直有個夢想,就是帶個女朋友,陪我坐一坐那秋千。”

    兩人緩步過去,顧小桑坐在了秋千上,沒有晃動,而孟奇立在旁邊,與她說著閑話,夕陽低垂,灑下赤光,將兩人蒙上了一層金芒。

    有幾位年輕人經過,看到這幅畫面,頓時驚為天人,悄然拿出手機,隱蔽拍了幾張。

    “比那些明星漂亮多了!”

    “滿分十分,我給十五分!”

    “以前要是有這樣的女同學,我背《洛神賦》就不會那么艱難了……”

    他們低聲交流,看著拍下的照片,忽然覺得有什么東西太礙眼了。

    “回去把旁邊那男的PS掉就好了……”拍照的青年憤憤不平道。

    等他們回到家中,開始進行PS,卻發現怎么也無法抹掉孟奇身影的存在,一時汗如雨水,感覺遇上了靈異事件。

    坐了一陣,孟奇接到了老媽的電話,示意他可以帶媳婦回家了。

    登上樓梯,按動門鈴,房門很快打開,像是等待已久,老媽笑瞇瞇迎到門口,正待說話,忽地愣住,被顧小桑容顏與氣質所懾,一時竟難以成言。

    還是顧小桑不動聲色,噙著乖巧的笑容道:

    “伯母好。”

    “好,好好。”老媽回過神,震驚地將兩人迎入房間,疑惑的目光偷偷看向孟奇,嘴巴微動,像是在詢問著什么。

    自家傻兒子怎么能拐到這么漂亮這么有氣質這么有涵養的姑娘呢?

    難道這姑娘別的都好,就眼睛有點問題?

    可是這樣的姑娘,萬里挑一都難以形容半分,現在的社會誘惑又多,孟奇這傻小子也算不上多出眾,怎么守得住啊!

    分別坐下,孟奇為雙方做了介紹,老媽竟始終有所拘謹,只覺眼前的姑娘就像天上的仙女,而顧小桑掛著淺淺的笑容,盡職盡責地扮演著文靜乖巧的女孩。

    不得不說,妖女真是扮什么像什么,分外受到孟奇老媽的喜愛。

    趁著孟奇去廚房倒水,老媽找了個借口,偷偷溜了進來,壓低聲音道:“小兔崽子,你可得給我說實話,這樣的姑娘咋能看得上你呢?”

    “老媽,你兒子很有內涵,而且以后將升職加薪,成為CEO,走上人生的巔峰,小桑慧眼識英雄。”孟奇含笑說道。

    老媽被他的不正經給氣樂了,只好轉移了話題:“小桑多大了?我看著她也就是十七八歲啊。”

    “她臉嫩,大學快畢業了。”孟奇睜著眼睛說瞎話。

    老媽點了點頭:“她哪里人?家里做什么的?”

    “省城人,父親早亡,母親是跨國企業總裁。”孟奇想了想道,羅教算是跨界企業了吧?地球上也有信奉無生老母的。

    老媽倒吸了口涼氣,鄭重道:“兒子啊,這么好的姑娘可遇而不可求,日后有什么樣的結果,你都要懂得感恩,平靜接受。”

    她覺得以顧小桑的條件,雙方長不了,目前也就是那姑娘眼睛被侍糊住了,清醒后基本沒有可能。

    雖然將自家兒子比喻成侍感覺有些不對,但她覺得依照對比,還是比較恰當的。

    “她和她媽媽關系很差,水火不容,已經脫離了母女關系,據說和她父親之死有關。”孟奇一半真一半假道,總不能說這文靜乖巧的姑娘心狠手辣,背了不知多少條人命……

    “可憐的姑娘,你要好好對人家。”老媽語重心長,退出了廚房,給孟奇他爸打電話,讓他回家吃飯。

    身在另外一個城市內,住在出租屋內的孟小奇忽地驚醒,打了個噴嚏,總感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