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飛來的好事
    第二十三章 飛來的好事

    出了廚房,孟奇剛剛坐下,顧小桑便稍微靠了過來,在他耳邊壓低聲音笑道:

    “你剛才說我父親早亡?”

    到了地球后,她不知什么時候就悄然改了妾身的自稱,似乎要真實地扮演女朋友的角色。

    “你父親是南州玉家的人,早就壽盡坐化,相對我們的萬劫不磨而言,早亡沒什么不對。”成就彼岸,回溯過去,占有未來,幾乎沒有事情能瞞得過孟奇的注視,對顧小桑幼時的經歷并不陌生。

    顧小桑笑意更濃,氣息吐在孟奇耳朵,微微發熱:“那是過往身體的父親,至于現在身體嘛……”

    她突然婉轉低回地叫了一聲:

    “爹……”

    孟奇身體一顫,頭皮有些發麻,扭頭看向老媽,發現她對自己兩人耳鬢廝磨的親密狀態很滿意,輕輕頷首以做鼓勵。

    造化大神通不想讓她聽到的話語,她自然也就聽不到。

    聊了一陣,孟奇老媽進入廚房,開始準備晚飯,顧小桑看了她忙碌的身影一眼,右手玩弄著垂發道:“我要不要進去幫幫忙?”

    “不用,見家長的時候,你就是客人,如果去幫忙,咱媽反而會不自在。”孟奇搖頭回答,順口開起了玩笑,“再說我還從未見過你下庖廚,誰知道會做出什么東西來,羅教的圣女可不會教這個。”

    “羅教是不會教,可我也流落過輪回,經歷過獨自生存的狀況。”顧小桑笑吟吟道,“而且我這是心存體恤之情,哪像你坐得這么穩,一點也不懂得孝順。”

    孟奇嘿了一聲:“我要是進去,指定被她趕出來,可不能怠慢了嬌客。”

    兩人說著閑話,廚房身影忙碌,不時有切菜聲、鍋鏟聲傳出,讓一切顯得安寧而溫馨。

    晚飯未到,孟奇老爸便急匆匆提前下班回家,看到顧小桑亦是一愣一愣,不敢相信自家兒子能找到如此出眾的女朋友。

    雖然他一直以孟奇為自豪,但也非常清楚事實,兒子學歷普通,工作普通,長相普通,家里條件更是普通,除了有血性有堅持,性格活絡,擅于調節氣氛,與人交往,屬于丟在人群里瞬間就找不到的那種,拿什么讓這樣的女孩看中?

    至于性子活絡的優點,也不看看他過去二十幾年何曾帶過女孩回家!

    當真是瞎貓撞到死耗子了?

    抱著這樣的心態,老爺子面對“文靜乖巧”的顧小桑頗有點坐立不安,找了個借口,溜入廚房,與孟奇老母交換了意見,溝通了消息,這才穩住了情緒,抱著順其自然的想法回到客廳。

    晚飯時,菜肴豐盛,孟奇老媽與老爸自也不會對初次上門的姑娘問東問西,反正私下里能從孟奇那里打聽,于是將話題引向了孟奇小時候的諸般糗事,比如被狗攆了三條街,哭得稀里嘩啦,比如兩三歲時的洗澡裸照,而顧小桑不知是假意迎合,還是真感興趣,聽得津津有味,屢次笑得花枝招展,時不時還插言幾句,說著孟奇的呆頭呆腦,一時賓主盡歡。

    之后,兩人沒有多留,坐了一陣就借口出差之事,留下禮物與叮囑離開。

    “我還以為你會住一夜呢?”晚風徐徐,顧小桑撩著耳畔垂發,含笑看著孟奇。

    孟奇笑了笑,嘆了口氣:“這樣的生活不敢奢求太多,還是盡量不要打擾他們的平靜安樂,反正紀元終結,誰知道會有怎樣的結局。”

    “也是,再說下去,連你曾經喜歡過哪些女孩子,咱媽都會嘮叨出來了。”顧小桑笑靨如花,眼波如水,藏著幾分打趣,“不知你以往的眼光有沒有現在這么高?”

    “哈哈,哪會有……”孟奇干笑兩聲,轉移了話題:“真看不出來你能假扮得如此文靜乖巧。”

    顧小桑噙著笑容,眼中星子閃動:

    “相公焉知這不是我本性的一方面?”

    客廳內,孟奇老媽與老爸喝著補品,臉上笑容殘存。

    突然,老媽長吁短嘆道:“小桑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太好了,咱家那傻兒子怎么配得上啊,現在滿臉樂呵,將來指不定會受到什么打擊。”

    “算了,別擔心這件事情,孟奇如今還算年輕,即使沒有結果,轟轟烈烈一場也算充實了前半生。”老爸刺溜了一口靈芝茶,頗為感慨道,“雖然社會教育我們要有自知之明,但不是不能有夢想,而是得弄清楚自身目前的狀況,與夢想之間的距離,該怎么一步步靠近,這才是自知之明,光想著自知之明就不敢去拼,不敢去博,不敢去受苦,不敢去提升自己,那就只是給自身懦弱、膽小和無用找的遮羞布,我活了大半輩子,最近才算有點明白。”

    說完,他忽然感覺一陣寒意,扭頭看去,只見孟奇老媽滿臉疑惑地看著自己,語氣低沉道:“你年輕時候轟轟烈烈過一場?”

    這不是重點……孟奇老爸頓時出了一身冷汗。

    沿著小區樹木茂盛的道路散步,孟奇與顧小桑仿佛一對地球正常的情侶。

    但是,在他們頭頂,如鉤彎月就像被誰給拽著飛奔,幾息間便跑完了一夜的歷程,迎來了橘黃的朝陽。

    而這個時候,孟奇帶著顧小桑停在了一處大廳前,這里剛剛開門,豎掛著匾額:“xxx民政局婚姻登記處”。

    “登記過后,我們就是合法的結發夫妻了。”孟奇一本正經道。

    就算不登記,也沒人敢言咱們不是夫妻……顧小桑抿嘴一笑,順著孟奇的興味,假做嬌嗔道:“剛帶人家見過父母,就迫不及待來領證,你還真是急不可耐啊。”

    兩人踏入大廳,來到了一個窗口前,辦事的大媽怔了怔,脫口而出:“離婚在那邊。”

    “不,我們來登記結婚的。”孟奇拿出了雙方戶口薄、身份證、照片與填寫好的表格,當然,是憑空拿出,而整個系統內陡然就多了兩人的信息,孟奇對應的那部分與孟小奇略有區別,以免造成“弟弟”的麻煩。

    大媽接過資料,仔細打量了兩人,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姑娘,婚姻之事重大,可不能被騙了。”

    顧小桑本來想順勢做出泫然欲泣的神情,但不知為何多了點神圣莊嚴感,輕聲笑道:“阿姨放心,看他呆頭呆腦的樣子,在我們家里,只有我騙他的份。”

    大媽暗地搖了搖頭,不好再多說什么,翻看起了資料,確認沒有問題后便開始制作結婚證。

    看到兩個紅彤彤的本子遞了過來,顧小桑下意識看向孟奇,只見他也恰好望了過來,目光交觸,相視一笑,不知不覺中帶著幾分正式拿過了結婚證。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大媽端起茶杯,低聲自語道:“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她喝了口茶,順便移動鼠標,翻看起孟奇的信息:

    “姓名:孟奇。”

    “職業:元始天尊。”

    噗……大媽一口茶噴了出去,沾滿了屏幕,等擦干凈再看,發現是自己眼花了。

    “可為什么會眼花成元始天尊……”大媽百思不得其解。

    大廳外,孟奇與顧小桑的身影再次踏入時光長河,消失在了原地。

    另外一邊,孟小奇莫名其妙了幾日,突然接到了家里的電話。

    “最近過得咋樣?”老媽熟悉的聲音傳出。

    孟小奇如實相告:“心情不是太好。”

    就等著老媽安慰一下了!

    那邊沉默了十幾秒,方才語重心長道:“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會是你的。”

    老媽,你在說啥?孟小奇正待再問,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弄得他一頭霧水。

    說好的安慰呢?

    到了放假,他念著此事,趕緊坐車回家。

    大門打開,孟奇老媽看到他回來,微微皺眉道:“就你一個人?”

    “當然。”孟小奇茫然回答,不是我一個人,還會帶誰?

    孟奇老媽嘴巴張開,本待說些什么,可最終欲言又止,話鋒一轉道:“來,老媽給你做頓豐盛的。”

    孟小奇一臉懵逼目送老媽去買菜,總覺得背著自己有什么事情發生了,但他接下來就收到了一個好消息,老媽與老爸聯合宣布,不再逼他相親,于是將之前的問題盡數拋諸腦后。

    時光回溯,過去再現,孟奇帶著顧小桑沿著長河逆行了不知幾千萬年,忽然,他眼前昏暗,只見地球被黑霧煙塵遮掩,再看不到太陽,一只只龐大的恐龍尸橫遍野。

    “這是上個紀元之末,本紀元之初了。”他微微頷首道。

    地球乃渡世寶筏,自無兩個紀元間的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