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意料之中
    第二十四章 意料之中

    孟奇望向天外,只見附近星系宛若風中燭火,搖搖欲墜,更遠之處則被無窮無盡的混沌所吞噬,歸于了虛無,只留下似虛似幻的殘影,就像背景畫卷。

    這種層次的終結都只能影響而無法毀滅地球及周圍星系,“渡世寶筏”之稱當真名副其實。

    但這不是孟奇觀察的重點,他眉心忽地裂出了一道縫隙,睜開了一只豎眼,蘊藏著琉璃古燈,遍照所有細微,無有遺漏,以尋找“渡世寶筏”能撐住紀元終結的奧秘,或者說力量的源泉,藉此窺出是哪位彼岸的手筆——在身成彼岸,無極與道一大成后,他的“菩提慧眼”自然而成。

    大日黯淡,宛若螢火閃爍,地球飄搖,仿佛巨浪殘舟,無形無名之力籠罩于外,不知所起,不見所歸。

    “有點意思……”孟奇對顧小桑低語了一句。

    以自身目前的彼岸境界與實力都無法準確判斷渡世寶筏的力量源泉?

    顧小桑不見驚訝,笑意盈盈道:“若此地沒點古怪,魔佛又豈會將提前脫出封印的希望藏在這里?”

    孟奇微微笑道:“那我們再往上個紀元之末回溯,看看地球究竟是什么時候成為渡世寶筏的。”

    在真實界內,受限于刀斬金皇的因果枷鎖與承接的藥師王佛大愿,他雖然實力已初步等同于初入道果雛形的古老者,但境界的提升相當緩慢,回溯過去還停留于太古時代最后一個紀元之初,難以踏入太古前面幾個紀元,更別提開天之時,最初的最初,不過地球是渡世寶筏,時光長河與以往若有似無貫通,回溯事半而功倍。

    “我感覺相公心里已經有所判斷。”顧小桑梨渦淺淺道。

    孟奇看了她一眼,回以笑容:“你不也有了猜測?”

    波光粼粼,虛幻的時光長河再次充塞天地,孟奇逆流而上,破開光陰,一邊助顧小桑體悟回溯過去的玄妙,一邊往著更古老的歷史里走去。

    經歷了幾次物種大滅絕,也就是渡過了幾次紀元的終結后,孟奇心有所感,忽地停頓,望向了四周,只見白雪皚皚,冰封星球,低溫酷寒,凍絕著一切,所有的生靈所有的溫暖都消失殆盡。

    然而,有莫名力量自無窮高處降下,讓冰層內凍結的部分事物殘存著生機,處于蟄伏狀態,一旦紀元再開,寒冷褪去,它們又將重新活躍,迎來物種的大爆發。

    這一次,那護持著渡世寶筏的力量不再無形無名,無源頭無歸處!

    孟奇凝視著無窮高處,看到那里祥云成海,霞光萬千,瑞氣成團,于是帶著顧小桑一步邁出,來到了附近,腦后明凈圓光浮現,清冷如月,完滿無暇,蘊藏著所有可能所有事物。

    祥云之海內,忽地飛出了一道身影,穿著太古洪荒年間的服飾,臉上有著古老而蠻荒的油彩圖騰,強橫之處幾乎等同于造化大神通者。

    “來者何人?”這古老的仙神厲聲喝道。

    可祂話音未落,就感受到了孟奇的微妙氣息,看到了那輪圓滿無暇、蘊含一切的寶光,語氣陡然放緩,拱手行禮道:

    “不知是哪位天尊大駕光臨?”

    頓了頓,祂遲疑著多問了一句:“莫非是玉虛宮元始大天尊?”

    那無極混沌之意,那開天辟地的最初感,都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稍顯稚嫩!

    孟奇略帶笑容,坦然相告:“本天尊得法于玉虛宮,成道在未來,回溯時光至此,不知此地是哪位道友居所?”

    作為渡世寶筏的“看門人”,這位古老的仙神不該不知彼岸的不同常理。

    聽聞孟奇之言,看了看他旁邊明顯不是彼岸的顧小桑,這洪荒時代的古老仙神恍然大悟,含笑道:“原來是這樣,難怪在下之前并未見過天尊,只覺與玉虛宮元始大天尊近乎相同。”

    說完,祂又感慨了一句:“成道在‘未來’,那‘未來’應該也成當前節點了,在下目前怕是在歷史當中,而以天尊近乎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境界都不識得在下,表明在下未曾活到那時,長生之路終究是一場迷夢……”

    類似境界的仙神可瘋可狂可冷酷,但絕不會懵懂無知,差不多是一點就透。

    孟奇正待寬慰兩句,言后面紀元有轉世之事,未必就徹底隕落了,這畫著蠻荒圖騰的古老仙神卻繼續說道:

    “既不得長生,在下之名便不辱天尊圣聽,至于此地,乃道尊居所,三十三天外紫霄宮!”

    道尊居所?紫霄宮?孟奇沒太多的震驚,像是早有預料。

    能讓自己窺不出力量來源者屈指可數,縱使元始再出,靈寶現世,道德出手,亦得多重布置方能瞞過,故而答案呼之欲出,地球是兩位道果者之一的渡世寶筏!

    而魔佛是被佛祖鎮壓,將“他我”藏在佛祖的渡世寶筏不是自投羅網嗎?

    故而真相只有一個,此地是曾經道尊的渡世寶筏!

    難怪祂相信藏在地球的“他我”,也就是自己,能瞞過佛祖,瞞過其余彼岸!

    難怪地球的封神傳說相比真實情況會多一位鴻鈞祖師,多一處紫霄宮,有了不同衍變,這怕是道尊烙印影響世間,又似是而非,被凡俗牽強附會為鴻鈞。

    難怪地球光目前回溯就經歷了好幾次紀元的終結!

    難怪金皇在此界傳教都得按照基本的規矩來!

    難怪地球教派眾多卻少有神通顯世!

    如此一來,很多事情似乎都能得到解釋了,昔日雷神今朝魔佛與道尊的關系匪淺!甚至有可能是借助太古雷池,從上個紀元瞞天過海“偷渡存活”到本紀元的古老人物,甚至也許就是道尊做減求空的另一大產物,相對正常的產物,就像唐三藏之于佛祖,之于無上真佛!

    故而天帝才言祂都摸不清楚雷神潛藏的底細,故而祂才能以弱小之身控制道尊另一做減求空的產物——天道怪物,故而祂才會知曉如此多的秘辛,獲得東皇、天帝與魔主的信任,故而阿難凈土峰頂,祂才會言有恐怖大敵,危機感十足,因為末劫就是要毀掉道尊與佛祖做減求空的所有產物,讓祂們徹底超脫,故而祂成就彼岸相當容易,甚至沒來得及遇到什么阻攔……

    魔佛的真面目瞬間呼之欲出!

    但孟奇心頭還有更多的疑問,如果這個判斷是真的,那怎么解釋雷神和阿難屢次的背叛?祂從中幾乎沒能攥取到任何好處,而大幅度削弱其他彼岸勢力與對抗祂的危機更是背道而馳。

    至于元始天尊為何能知曉阿難隱藏“他我”的秘密和地點,就更加成為謎團了!

    更加重要的是,自己獨立后,地球的秘密必然曝光于了彼岸者們眼中,不難發現這是道尊的渡世寶筏,天帝為什么還要說雷神有別的秘密。

    是否祂通過親身經歷判斷雷神是道尊做減求空的產物有很大疑問?

    這時,顧小桑也傳音道:“妾身記得六道輪回之主的兌換譜里,截天七劍有缺。”

    換言之就是魔佛阿難根本沒掌握所有截天七劍,而搜集到全本的截天于祂這種級數的彼岸者而言有的是借口,根本不需要藏私。

    孟奇微微頷首,對那位古老的仙神道:

    “不知貧道能否拜見道尊?”

    里面留下的烙印是被天道怪物占據了,還是魔佛阿難?

    古老的仙神行禮道:“在下先去請問道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