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等待的也是今日
    第四十五章 等待的也是今日

    于彼岸而言,時間與空間都不再是距離,魔佛右手伸展,四指彎曲,以大拇指點出“絕圣棄智”時,就已然按到了玉虛宮內,按到了太上無極元始慶云垂在孟奇眉心前的混沌幽光與那朵金蓮之上。

    暗紅與漆黑一閃,金蓮隨之飄落,孟奇仿佛還受到剛才何暮與九璃“偷襲”成功的影響,竟反應遲緩,直至檐前水幕般的混沌幽光裂開,魔佛“絕圣棄智”之指即將點中他的眉心,才探出雙手,一手絕刀幻化,紫電崩塌,生滅不息,一手異光升騰,紫白金黃,三德具現,分別擋在眉心和砸向魔佛那具黑暗恐怖的邪軀!

    見此情狀,魔佛不僅沒有懊惱,反倒露出一絲冷笑,身體陡然崩散,化作一道道扭曲黑影,從四面八方每個角落點向孟奇,仿佛將他包裹在了里面。

    給我去死!

    砰砰砰砰砰砰!所有的碰撞在剎那間同時完成,匯成了一聲,如來逆掌之“萬魔同舞”!

    朵朵功德金花凋敝,條條福德紫霞崩散,道道紫電暗雷炸開,像是煙花盛放,襯托著那具恐懼黑暗的魔軀與無力盤坐云床的孟奇。

    他異芒升騰三寶具現的光手截住了魔佛分托人皮木魚的諸多手臂,可擋在眉心的紫電神掌未能攔住絕圣棄智之指,被點中了眉心,僅能死死握住魔佛那條手臂,阻撓著祂的手指更進一步,絞碎真靈,波及本性靈光。

    猶是如此,絕圣棄智之力奔涌貫通,化作了吞噬同化的紅黑逆向萬字符,不斷打入孟奇的道體之內,仿佛一根根啃咬下來的利齒。

    魔佛要吃掉孟奇,獲得圓滿!

    那根手指緩慢往前卻異常堅定,占據了明顯上風,孟奇的“無極”、“道一”和“開天”三印相繼由各個竅穴幻化神靈打出,卻因本身受制,先前入內昊天之血影響,被魔佛身后那株屹立的扶桑古樹輕輕搖曳便消弭無蹤。

    魔佛一眼紅一眼黑,瘋狂與猙獰畢露,全力而為,壓得孟奇兩只手掌慢慢彎曲,幾盡失控。

    我完全埋葬了昊天上帝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只留一點生機與記憶,依仗東皇傳承自道尊的遺法,瞞天過海,寄托太古雷池轉世,形同真正隕落,為的就是逃過太古最后一個紀元的宿命,為的就是重新主宰天地,證得道果,為的就是今時今日!

    只要將你吞噬,獲得圓滿,同化了你的境界與神通,在煉化了九幽,又有扶桑古樹之力的情況下,末日來臨時,我便是最強彼岸,是開啟下個紀元的關鍵!

    而且如此一來,三清不得超脫,祂們若不助我,就將一起沉淪,葬身末劫!

    億年時光流逝,我就是一個早該死去,卻從太古活到了當前的復仇惡鬼!

    布置多年,隱忍多年,等待多年,這個時候,還有誰能救你!

    “真定如來”神情恬靜,拇指與中指交觸,悠然拂出,帶著清凈佛光,掃向了魔佛,但是純白光輝爆發,不容半點雜質,一下將他震懾在原地,看到了一只有著四十顆佛牙的巨嘴張開吞來。

    一只淡金拳頭突兀襲來,純白光輝繚繞的恐怖巨嘴被打飛,“清源道君”運轉,現出法天象地,抗衡著無上真佛,可“真定如來”身前,又多了一只混亂瘋狂的暗紅巨手,擋住了他“普度眾生”之掌。

    原本的扶桑古樹界域寸寸垮塌,與魔氣侵染的海外仙界交融,青帝結跏趺坐,抵抗著來自本源的反噬,緩慢將它們拔出,無暇他顧。

    多個紀元前,開天辟地時,道德天尊與阿彌陀佛激戰正酣,真實界外,天帝以建木提前枯萎為代價,結合光陰之刀,艱難阻止著元始天尊從西游世界歸來,山河社稷圖靠著人皇劍、妖圣槍的鎮壓,搖曳束縛著封神世界。

    真空家鄉內,皎潔圓滿的明月高懸,灑落冷輝,有兩道高漠淡然的目光透出,靜靜看著魔佛緩慢吞噬孟奇,沒有出手,卻似乎隨時能戳破任何救援孟奇的意圖。

    菩提凈土里,準提道人、玄冥鬼帝和黑天帝結成陣法,試圖以自身存續來牽扯菩提古佛。

    菩提古佛金身清凈,沒有做任何舉止,像是已然接受了現實,平靜望著玉虛宮里的生死之爭。

    忽然,祂微笑瞄向準提道人,清雅開口:

    “魔佛背叛成性,暗手眾多,與祂合作,我又豈會不多做防備?”

    “什么?”準提道人脫口而出,突地有了不好預感。

    菩提古佛嘿了一聲:

    “三尸完滿后,本就要讓你們相繼獨立,承我名號,擔我因果,這是獨屬于我的做減求空之路。”

    “這本來不會輕松,我準備了一個紀元,才差不多摸到門檻,打算末劫嘗試,誰知卻遇到酆都隕落,如今還得多謝魔佛道友,替我輕松完成,接下來或許還有機會撿個漏。”

    祂看著準提道人、玄冥鬼帝與黑天帝瞬間變化的神情,悠然道:

    “至于現在嘛,我為什么要救元始、靈寶與道德證道果的關鍵,助祂們超脫?”

    顧小桑收攏了未來,于當前節點歸入自身,然后只見過去不少歷史內有光芒騰起,皆是孟奇曾經帶她回溯光陰留下的烙印,構成支點,讓她有路可尋。

    身影遁出,逆流而上,顧小桑完全隔絕了對外界之事的感應,因為她知道幫忙的唯一辦法就是自身盡快掙脫苦海,登臨彼岸!

    七殺道人制住了何暮與九璃,眼見魔佛大占上風,不斷吞噬消化著自家掌教天尊,心頭又有畏懼冒出,只想遁出此界,逃之夭夭,茍延殘喘。

    就在祂即將遠遁時,心中忽地冒出一個念頭。

    以往能退,此次再退,還有退路嗎?

    如果魔佛吞噬同化了掌教天尊,不僅會獲得圓滿,而且還能更進不知多少步,畢竟祂之前的強勢就因為掌教天尊的提升被削弱,到時候,自己逃向哪里,躲到哪里,又有哪位彼岸愿意在不涉道果之爭時得罪掌握了下個紀元開啟關鍵的魔佛?

    這一次,退無可退!

    念頭一明,七殺道人頓時翻滾起了滔滔殺性,身體化作黑芒,與冥海劍合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劍光舒展,以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之勢,劃破時空,斬向了魔佛。

    魔佛背后的扶桑古樹忽地枝葉搖晃,萌發清光,抵住了冥海劍的劍光。

    無聲無息間,劍光消散,扶桑古樹只飄落下一片樹葉,七殺道人臉白如雪,眼中盡是絕望,自己全力一劍也無法打破魔佛的防御。

    魔佛發出瘋狂大笑,點入孟奇眉心的手掌又深入了一寸,吸收吞噬得愈發劇烈:

    “扶桑古樹乃下個紀元開啟的關鍵,是接近道果之寶,是昔日道尊苦心煉制,在吸收了上個紀元破滅的精華后,不是真正彼岸,光是同等級數的神兵,根本打不破它的防御,遠勝你還未成長起來的大道之樹,青帝嘗試煉化多年,都沒有成功!”

    “偽彼岸不行,彼岸級神兵不行,不知有哪位彼岸會來救你!”

    魔佛狀似瘋癲,邪魔之態畢露,身前飛出了輪回印,扭轉天時,改變大勢,要加快吸收孟奇。

    齊天大圣孫悟空等持有離地焰火旗這類彼岸神兵法寶的造化圓滿者紛紛出手,遙遙來襲,但始終無法奈何扶桑古樹。

    魔佛狂笑,撼動了祂們的心靈,混亂了祂們的神智,可完全沒有搭理祂們,眼中只有瘋癲與即將獲得圓滿的狂喜,死死盯著孟奇,要記住他徹底消亡時的丑態。

    我為了瞞過彼岸,不僅故布疑陣,要讓人以為昊天轉世成青帝,要讓人以為茍延殘喘的是東皇,而且還做出了一些近乎自殘心靈的舉動!

    今時今日,便是收割報酬的時候!

    就在這時,祂忽然感覺點中孟奇眉心的那根手指停滯不前,被紫電神掌握住的手腕竟像落入了桎梏,遭遇了封印!

    一直神情平和的孟奇看著魔佛,微微笑道:

    “如果我早就知道了呢?早就知道了你是昊天上帝呢?”

    什么?魔佛眼睛一瞇,瘋狂褪去,智慧凸顯。

    孟奇頭頂太上無極元始慶云重新煥發了光彩,身前多了一條手臂,拳頭瞬間打開,露出了剛才何暮與九璃偷襲他的昊天血芒。

    血芒灰飛,一點點寥落,孟奇眼中的笑意更加明顯。

    昔日,狐貍青丘曾經暗中傳了我一句話,說“妖圣誕生于天地之初,歷經好幾個紀元而不滅,見多識廣,看淡時光,心靈修為不比佛陀差,怎么可能突然在上古末年喜歡上阿難”,后來知阿難是雷神的佛門之身,覺得雙方同是先天之靈,又都是造化,還算匹配。

    可是,話里面真正的重點在于“歷經幾個紀元”,沒有同樣經歷的大神通者又如何能讓妖圣看上,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而陸壓背棄元始老師之事,讓我開始懷疑。

    等發現雷神當年諸多事情,我就愈發疑惑,妖圣怎么看得上你?

    只有當年橫壓洪荒年間,讓東皇成就彼岸艱難,讓道尊險些沒能藉此證得道果,讓妖族最后歸入麾下,讓九鳳到死不忘復活的昊天上帝才行!

    當然,后來明悟你昊天上帝的身份也有別人的提點。

    至于為何要先行示弱,弄得如此狼狽,為的就是讓你陷入吞噬同化的狀態,陷入能被我牽制的狀態,一時無法逃脫!

    一看到那寸寸成灰的血芒,魔佛心頭就升起了極端危險之感,可是,孟奇一手無極,一手道一,一手紫電,一手三寶,死死將祂困住!

    一點無形火光閃現,魔佛只覺扶桑古樹被蕩開,有尖利之物刺穿了自身邪甲,貫通入內。

    祂感應而去,只見妖皇殿內伸出了一根鳳翅黑金槍,隔著重重時空,刺中了自己!

    這一擊,金皇與菩提古佛都未能反應過來!

    而山河社稷圖與人皇劍亦早就飛了回來,盤旋繚繞于妖皇殿周圍。

    妖皇竟然放棄阻攔元始天尊?祂不怕局勢就此逆轉,不怕三清證道超脫嗎?魔佛身體蠕動收縮,抵御著無形之火的灼燒。

    妖皇殿內,那層層簾幕忽地分開,很久很久沒有出現于世人面前的妖皇踏了出來,容顏仿佛集世間之美,難描難述,氣息非常怪異,竟有絲毫不屬于妖圣的點滴殘留!

    她手持鳳翅黑金槍,眼中盡是痛恨與仇怨,冷冷道:

    “我舍棄自身,甘愿以一點靈光頂替妖皇娘娘,成為祂做減求空的產物,接受祂的烙印與過去未來,等待的也是今日!”

    魔佛臉色大變,脫口而出:

    “鳳兮!”

    妖圣鳳兮!

    負心薄幸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