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誰也不想當輸家
    黃昏,夕陽無限好,餘暉灑進來會客室,通透安靜。

    侯榮清清嗓子,壯了壯膽,拿出小抄本,小心翼翼問:「謝老師,我能問問起因嗎?」

    謝安坐在他對面,逆著光,不答反而淡聲:「我以為老周會派出趙小姐處理我這件事。」

    「木蘭姐她請病假在家休養。」侯榮陪著笑臉解釋:「謝老師你放心,我跟我的同事一定會圓滿解決你這次危機事件的。」

    「哦,那你們的解決方案是什麼?」謝安三言兩語掌握主動權。

    侯榮正襟危坐,認真:「我們主要想通過你的夫人出面平息事件。」

    「呵,她……」謝安無語的搖頭扭臉望向窗外。

    窗外是藍天,有晚霞點綴天際。

    「我們是這麼打算的,這件事如果放任鬧大,對你們雙方都沒好處。只要把利益得失擺在眼前,我相信你的夫人會做出正確選擇。」侯榮一鼓作氣講完,略頓了頓補充:「當然前提是她不想把事鬧大。」

    有幾個關鍵詞吸引了謝安的注意力,他轉回頭:「利益得失?」

    「沒錯。」侯榮到底是資深員工,平時雖然不負責危機公關這一塊,但也參與運作過前輩經手一些的完美案例,心中多少有點底蘊。

    「夫妻是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侯榮漸漸找回信心,口若懸河:「謝老師你是主持人,形象特別重要。平時給觀眾的印象都是溫文而雅,知識淵博平易近人又樂於提攜晚輩,在圈內口碑也極好。一旦家暴事件處理不好,人設崩塌,接下來事業也許不會全面垮掉,至少會暫時停擺。」

    謝安嘆氣,深有同感的點頭:「對。」

    侯榮繼續分析:「就算你沉寂一段時間,一年半載后復出,事業能不能回春不得而知,反正收入這一塊,是肯定損失巨大的,對不?」

    「沒錯。」

    侯榮得到認同,立刻挺直腰背,輕鬆道:「如果你的名譽和事業受損,對你太太來說,並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吧?畢竟,你們還沒到鬧上法庭的階段吧?」

    默然幾妙,謝安緩緩笑:「很有道理。」

    侯榮抓緊機會問:「所以,你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謝安攤下手,聳聳肩:「我很遺憾我的家務事鬧的滿城風雨,其實我已經跟我太太道過歉了。只不過她還在憤怒中。無法溝通。」

    「然後呢?」侯榮低頭在小本本上記了一筆。

    謝安垂眸苦笑:「我沒想到會在醫院遇到狗仔記者,那是家高端私人診所。當然現在追究這個沒什麼意義。事件曝出來后,我就聯繫了我的經紀人,他說讓我暫時保持沉默,不要過多解釋。因為已經掛到熱搜榜,不理智的網友太多,反而會說多錯多。」

    「這倒是。」侯榮笑了。

    「經紀人說他會想辦法處理。然後半個小時前告訴我會有專業的危機處理團隊過來協商解決……」

    侯榮指指自己,笑眯眯:「是的,我們是專業團隊。」

    謝安無語的瞥他一眼:橫看豎看,都不像是專業人士。

    算了,通過他剛才的分板,好像也有兩把刷子就不計較了。

    「這件事的起因我不想多說了。就是夫妻之間的平常小口角,我太太先動的手,我只是招架,無意中推到她而已。」謝安輕描淡寫的帶過。

    侯榮又記下:「好的。」雖然不一定派上用場,但還是記下來保險些。

    「好了,我要說的,都說完了。」謝安閑適的翹起二朗腿:「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侯榮堆起滿面笑容:「謝老師,謝謝你的坦承。不過後續可能也需要你的配合。」

    「嗯?比如?」謝安做個舉例的手勢。

    侯榮也不知道周茉跟謝太太溝通的怎麼樣了,就避重就輕:「如果你太太同意澄清的話,那麼我們會安排你們夫妻雙方共同出面發個聲明什麼的,必要的時候,出鏡秀秀恩愛破除傳聞之類的。」

    「我都OK。」謝安當然沒問題。

    ……

    一樓客廳。

    「保證書我可以寫,但凈身出戶之類的協議書我是不會簽的。」謝安聽完老婆提的條件后,慢條斯理的拒絕一半。

    謝太太冷哼一聲威脅:「如果你不答應,我是不會幫你澄清醜聞的。」

    「那就不澄清,等事態自然平息嘍。」謝安不為所動,還挑挑眉:「反正網友的記憶只有七秒。等到新的熱點出來,舊聞自然會遺忘。」

    謝太太也不是消息落後的家庭主婦,反唇相擊:「只是會掉出熱搜而已。網友也許會不記得,但你的冤家同行會時不時翻出來以此為把柄作為你的污點攻擊,搶你的飯碗,逼你退圈。」

    侯榮和周茉分坐兩旁,聽聞,不約而同點頭。

    當然,謝安也不是吃素的,他竟然微微一笑,還挺有魅力的:「是哦。同行會搶我的飯碗,逼我退出主持圈,然後呢我就失業了,沒收入了。這間房子貸款還不出,銀行收走,我就只能回老家種地了。你滿意了?」

    謝太太一怔,遲疑了。

    謝安落魄了,失業了,滾回老家成為普通人了,她就真的高興啦?

    答案是否定的。

    周茉察顏觀色,馬上就遞台階給她:「謝老師,謝太太,大家之所以坐下來是解決問題,不是來製造問題的對不?你們是功成名就的恩愛夫妻,在很多人眼裡是人生贏家。誰也不想退回去當輸家對吧?不如各退一步,好不好?」

    謝安不吭聲,靜靜看著老婆等她表態。

    這番話也許是觸動了謝太太內心某個柔軟的地方,她臉色稍稍平和,避開老公的視線,轉頭溫和問周茉:「怎麼退?」

    謝安臉上立刻浮現得意的淺笑。

    老婆的調子軟了,就好辦了。

    侯榮沒有閑著,一直在滑動手機,聞言趕緊抬頭:「財產協議這塊,私下籤訂沒有法律效力。就目前的司法實踐而言,一般情況下法庭不支持凈身出戶。」

    周茉好奇追問:「如果有一方犯了重大過錯呢?」

    「也只是在財產分割時會有所傾斜而已。」

    大家就把目光都聚焦在謝太太臉上,現在就等她最終表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