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又被送回來了
    北市舊小區桂元苑,旭日東升,忙碌的一天開始了。

    四周的早餐店和小攤前都人潮湧動,煙火繚亂,熱氣騰騰,香味撲鼻。

    周茉買了十一個大白饅頭和一碗湯,提著到小區邊上球場台階坐下,自己只吃一個,其他的都落了叢正的肚子。

    「飽了吧?」十個饅頭啊,一塊錢一個,是她兩天的早餐費呢。

    「嗯……」叢正眼皮掀掀似乎在顧慮什麼。

    「有話直說,乾脆點。」

    叢正得了鼓勵,就真的大膽:「沒怎麼飽……」看到周茉臉色沉下來,馬上補充:「有半飽。」

    周茉呲牙咧嘴,面目扭曲:「才半飽?你是大胃王嗎?」

    咦,這小子可以去參加大胃王比賽耶。

    但是好像費時費力,而且她哪有功夫幫他報名搞定後續呢?

    「走,我帶你去個能吃飽飯的地方。」

    叢正疑惑:「真的?」

    「我從來不騙人。」周茉義正言辭說的跟真的似的。

    穿街走巷,大約步行十分鐘,周茉停在一座看起來五成新的酒樓前,四個大字亮瞎眼:鴻發酒樓!

    玻璃大門上貼著一張紅紙寫著:招聘啟事。

    主管兩名,男女不限,條件XXX。

    廚師若干,男士優先,條件XXX。

    服務員若干,女生優先,條件XXX。

    洗碗工若干,男女不限,條件XXX。

    「看到沒,洗碗工,男女不限,也沒有年齡限制,最適合你了。」周茉特意指關鍵重點。

    叢正補冷槍:「我不認字。」

    周茉一秒垂頭,馬上又精神一振:「不需要認字。這一行要求不高,會洗碗就行了。」

    「我也不會。」叢正垂眼小聲。

    「放心,你不是說,看一遍就學會了嗎?洗碗特別簡單,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周茉拍拍他,語重心長:「你能行的,最重要這是酒樓,管吃管住的地方,你可以盡情敞開肚子吃到飽。」

    叢正抿抿嘴角,不情不願:「那就,試試吧?」

    九點半,有人上班了。

    鴻發酒樓大堂領班瞄一眼叢正,很滿意他的外形:「不錯。」

    聽清了報名要求后,領班傻了會眼:「應聘洗碗工?」

    周茉陪著笑:「是的,我表弟偏遠山村來的,有點不適應大城市的生活節奏和高科技,所以暫時只能從底層做起。管吃管住就行,工資什麼的,你隨便給。」

    領班又細細打量叢正:氣質不錯,聞不到泥土氣息啊。

    「那就,試用三天吧。」領班沒有理由拒絕這麼低要求的求職工吧。

    「行。」周茉笑眯了眼:終於推銷出去了。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叢正。」叢正輕聲答。

    「身份證……」

    「哦,他投奔我來的時候火車上被扒走了,我這就給他去派出所辦理臨時身份證,今天他就先在這裡試用吧。」周茉有備而來。

    領班稍加思索點頭:「可以。」

    洗碗工要什麼身份證嘛。尤其顏值這麼高的洗碗工,沒有暫時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周茉走出鴻發酒樓,感受到上午的陽光美美噠。

    先去附近超市買了點菜和速食麵,回家繼續睡大覺。

    六月中旬的天氣,在北市已經可以穿短袖短褲了。

    周茉是被熱醒的,因為捨不得開風扇,省電唄。

    抹抹一腦門的汗,周茉頭昏腦脹的爬起床,洗了個冷水臉,然後下麵條吃。

    看看時間,快十二點了。

    『咚咚咚……』房門被擂的響,還伴隨著劉大媽大嗓門:「小周,小周在家嗎?」

    周茉懶洋洋,趿著拖鞋開門:「劉大媽,你……」

    眼珠一突:叢正跟屁蟲似的跟在劉大媽身後。

    「小周,你怎麼搞的?」劉大媽埋怨道:「小叢一個外地鄉下人,對咱北市人生地不熟的,你怎麼能讓他一個在街上瞎轉悠呢?」

    「我……」

    「幸好,咱片區小雷工作認真負責又熱心,這不,虧得有他,小叢才不至於在街頭流浪。」

    又是小雷!

    劉大媽轉頭又溫和叮囑:「小叢呀,咱這裡不比你們鄉下,北市特別大,馬路多,人也多,車輛尤其多,你最好先在小區轉轉,再讓你表姐帶著逛遠點的地方,千萬別一個人出門。」

    周茉聽的直咧嘴:「劉大媽,他又不是弱智。」

    劉大媽不服氣:「鄉里人,哪裡見過咱北市這場面。」

    特別驕傲自豪的語氣,『咱北市』成她的口頭禪了。

    周茉當著她的面就撇拉嘴角:「是呀,鄉里人沒見過馬路這麼堵,空氣這麼差的地方。」

    「你,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說小周……」劉大媽要跟她來一場地域辯解賽了。

    周茉不客氣截下她的話,淡淡;「謝謝你劉大媽,我會好好照顧表弟,絕不再給您和小雷同志添麻煩了。不送啦。」

    劉大媽護短話到嘴邊又生生咽下,很是堵得慌。

    關上門,周茉重回餐桌邊繼續吃麵條。

    叢正小心挪過來,默了默小聲解釋:「我不是故意的。就不小心……」

    「不小心吃太多被嫌棄啦?」周茉譏笑他。

    「不是。」叢正搖頭:「他們還好,不嫌棄我吃太多。」

    周茉就納悶了:「那是什麼原因你被趕出來了?」

    原因很簡單:酒樓員工大概會在十點左右一起吃飯,叢正的確食量很大,一人抵五個成年人的份,但是酒樓不缺飯也還能承受。

    安排了洗碗的活,他開始笨手笨腳的,打碎了兩個盤子。好吧,這點損失也在酒樓的可接受範圍,畢竟新人嘛,笨手笨腳的在所難免,何況人家長的帥又高,就原諒吧。

    恰好,今天酒樓有附近居民辦什麼謝師晏,人手有點不足,就臨時把叢正拉過去幫忙。

    叢正完全不懂上菜,他負責的那一桌亂七八糟不說,還把一碗湯差點淋到某個客人的頭上。

    這下,再高顏值也拯救不了他的重大失誤,於是他被主管當場勒令滾蛋。

    周茉重重垂頭,提高嗓門嚷:「上菜你都不會?你看別人怎麼做事的,照做不就行了?」

    叢正很無辜:「我就是照著旁邊小姐姐的作法,也不知怎麼搞的就……」就失誤了。也不想想,他是新人菜鳥,服務員小姐可是駕輕就熟,當然不能生搬硬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