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跟老闆談賣買
    周茉的神態也在一秒之內有了顯著變化。臉上肌肉放鬆,嘴角上揚,眉眼彎彎,笑容謙卑:「木蘭姐,早。」

    趙木蘭對二人優雅的頷首,語調溫和:「早。」

    走到組長辦公室前,趙木蘭又側頭,對著還保持笑容的周茉,讚許的說了一句:「謝安的危機事件,你跟侯榮處理的不錯,加油!」

    「謝謝木蘭姐。」周茉得了偶像的誇獎,整個人開始飄飄然了。

    田文文斜眼不服氣的白她一眼,小聲嘀咕:「瞎貓撞到死耗子。」

    周茉拉下臉,冷漠回擊:「那你去撞一個試試?跟屁蟲。」

    『嘶~』田文文牙疼式抽冷氣。

    周茉心情並沒受太大影響,不等她反懟,昂首傲然擦肩而過。

    下一刻,周茉就走進老闆辦公室,雙手合什,陪著小心:「老闆……」

    周老闆正在電腦前敲鍵盤,沖她做個靜音的手勢。

    周茉心領神會點點頭,乖乖坐在椅上等。

    五分鐘后,周老闆停下雙手,抬眼問:「什麼事?」

    「老闆,我想跟你談一個……賣買?」

    「什麼?」周老闆往後一靠,眉頭就皺起來:「賣買?你還有副業?」

    「不是,不是這個意思。」周茉知道他誤會了,馬上就竹筒倒豆子,想把叢正安插到公司義務打雜跑腿的事全抖摟出來了,沒有任何保留。

    周老闆開始聽的一愣一愣的,到後來就苦笑不得:「我說周茉呀……」

    「老闆,不用給他發薪水哦。管頓午飯就行。」周茉特意再強調一遍,這個便宜不信周扒皮不佔。

    周老闆不是那麼好忽悠的,翻翻眼:「他是殘疾人嗎?」

    「不是,四肢健全,智力也沒問題。並且又高又帥,氣質跟明星似的,還特別乖巧聽話。」

    周老闆雙手抱於胸前,笑出聲:「哎呀,周茉,沒想到你還有滿嘴跑火車的才藝啊。就是編的太離譜了,不接地氣。」

    周茉有備而來,馬上保證:「老闆,我把他帶來了,就是一樓大廳等著聽信呢。要不,你親自過目?若是我有半句假話,你當場炒了我都行。」

    「喲霍!你還賭上自己的前途了?」周老闆有了幾分興趣,不過還是不太相信。

    周茉打鐵趁熱,站起來:「老闆,請給你三分鐘。」

    「好吧。」周老闆一向標榜自己是有人情味好老闆,可以跟員工打成一片的那種。

    三分鐘轉瞬即逝。

    叢正站在周老闆面前,略有局促,但大體上過關,沒有太多小家子氣的多餘動作和眼神,表情管理也到位,沒有眼珠到處亂轉。

    「老闆,怎麼樣?我沒說大話吧?」周茉很有揚眉吐氣的感覺。

    周老闆驚喜的打量叢正。

    身高五官臉型都沒得挑,簡直可以出道了。皮膚也沒有痘坑之類的,清爽乾淨,眼神也清澈明亮,竟然有一種淡定從容的貴氣,哪怕身上的衣服很廉價,也難掩好氣質。

    「叫什麼名字?」周老闆滿意輕點頭。

    「叢正。」

    「多大啦?有什麼才藝嗎?」

    叢正茫然,本能搖頭。

    周老闆不解:「什麼意思?」

    時機到了,周茉陪著笑臉,好聲好氣的解釋了一通,順便就把自己的最終目的也坦白交待了。

    「什麼?」周老闆皺眉了:「身份證丟了?偏偏他還記不太清楚具體細節?」

    「對噠。」周茉還刻意賣萌。

    周老闆有點為難的撓下頭:「這個……」

    幫忙辦張真實有效的身份證,在北市難度比較高,但是疏通疏通,打點打點,也不是不可能。

    作為土生土長的北市土著,事業又有成的周老闆多少還是有點人脈和關係的,只是用在叢正身上嘛……

    他又瞅瞅正襟危坐的叢正:是個乖乖仔的樣子。

    「老闆……」周茉愁眉苦臉:「幫幫忙啦。他很聽話的,而且力氣也大,打雜跑腿還可以兼職公司保安哦。是個多功能人才,最重要的是不要錢,這麼便宜的好事上哪找呀?」

    「顏值這麼高,打雜跑腿屈才了。」周老闆說了句實話。

    周茉沮喪:「可不。偏偏沒有身份證,不然我就要慫恿他出道當藝人賺大錢去了。」

    「哎,這個可以有。」周老闆也正有此意。

    周茉眼眸一亮,暗忖:難道周扒皮想包裝叢正?

    「唱幾句聽聽?」周老闆對叢正說。

    叢正看向周茉。

    周茉一時也跟他解釋不清就手機當場隨便翻出一首歌放給叢正聽,然後:「跟著他唱。」

    下一秒,她就後悔了。

    因為叢正的唱的太難聽了,比手指甲劃過玻璃還讓人頭皮發麻。

    「停……」周老闆也承受不來這種噪音,趕緊叫停。

    「老闆,他當不了歌手,也許可以演戲或者當模特啊?」周茉繼續攛掇。

    周老闆白她一眼:「行了。」

    周茉心一涼:完了,賣買沒談攏?

    「叢正可以留在公司,我另外會安排他做事。補辦身份證嘛,我來想辦法……」周老闆停頓的恰到好處,收惹到了周茉的感恩不盡:「謝謝,謝謝老闆。」

    「但是……」轉折來了,周老闆可不是做慈善的,附加了一個要求:「得簽一份有效契約,表明今後叢正的一切工作事宜,由我們億類公司全權負責。」

    周茉稍稍思慮了下,不太確定:「老闆,你說的是不是傳聞中的賣身契呀?」

    「你想哪去了?」周老闆不承認。

    「有薪水嗎?總不能叢正一輩子給你打工吧?」周茉還是把叢正的利益擺在前頭的。

    「當然有。」周老闆和氣笑:「只不過,先期沒有。等到他能掙大錢,我們會抽成,大概十分之八。」

    周茉一喜一愁。

    喜的是,周扒皮對叢正的外形很滿意,的確有想捧他出道當明星藝人的意思。但抽成也太高了吧?不愧是周扒皮。

    「四六怎麼樣?」雖然八字沒一撇,但周茉儼然以叢正經紀人自居了。

    周老闆似笑非笑:「不怎麼樣?」

    「那就三七?」周茉生怕周老闆反悔。

    叢正在一旁聽的雲里霧裡:「茉茉姐,你們在說什麼呀?」

    他聽不懂,是真的沒聽懂到底二人的談話內容是什麼?好像跟自己有關,可他完全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