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被保安追
    周茉不但是她的營銷推手,還臨時充當她的助理兼保姆。

    拍完所需的照片,鄭蓉蓉的新貓就給她抱著。

    周茉也沒養過寵物,好幾次差點脫溜,手忙腳亂的。

    「哎呀,周小姐,你小心點啦。貓跑了,就抓不回來了。」

    「周小姐,它怎麼亂動呀?我擺好的POSE又給它弄亂了……」

    「……真麻煩,毛都粘我衣服上了!」

    夕陽很美,小區風景也美如畫,鏡頭前的人也嬌俏可愛,妝容自然,笑容甜美,實在是一副賞心悅目的靚麗風景。

    周茉卻無心欣賞,耳朵接收著鄭蓉蓉不停的指手畫腳和差使,還兼負著站崗放哨的重負。他們三人一貓的行跡實在比較另類出挑,偶有過路的小區居民都投來探詢和審視的目光。

    周茉不得不小聲催侯榮:「侯哥,行了嗎?拍的差不多了吧?」

    「換套衣服再拍兩張。咱們難得混進來,多拍幾張預備不時之需。」

    「好吧,動作快點,抓緊點。」

    怕什麼來什麼!

    「你們是什麼人?」負責任的保安終於出現了,一次來仨個,身板都結實,像是練過的。

    周茉心一緊,看向侯榮。

    「哦,我們是某某的親戚朋友。」侯榮報了一個小區居民的名字。

    保安就用對講機讓同事查詢,生怕放過他們這些漏網之魚。

    侯榮一看,唬弄不過去,就向周茉使眼色,步步後退,陪著笑:「各位大哥,我們不是壞人、」

    「身份證拿出來。」

    「幹嘛呀?你們又不是警察,還能隨時隨地查身份證的權利啊?」

    「少廢話,這是小區的規定。」

    「你小區的規定也不能大過法律吧?」

    周茉趁著侯榮纏著保安的功夫,一直退,一直退向停車場方向去,然後就看到鄭蓉蓉換好一套隨性休閑風格的衣服裊裊走過來,急忙打手勢:「不要過來!」

    鄭蓉蓉困惑的停下。

    侯榮不知怎麼,被仨保安給揪住了,他不但反抗還撒腿就跑,嘴裡還喊:「快走快走!」

    鬧不清發生什麼事了,周茉箭步衝過去,拽著鄭蓉蓉就往他們停車位方向狂奔。

    「站住!」越跑越可疑,保安開始追,還用對講機叫支援。

    「快快快……」侯榮無愧於他『猴子』的外號,身手敏捷如猴,跑似一陣風,鑽進車內駕駛位,就開始衝出停車場。

    高檔小區保安也不是吃素的,對這輛車進行了圍追堵截,成功的吸引了小區居民的注意,圍觀人越來越多了。

    「你們搞什麼?」鄭蓉蓉拽著把手,不高興:「咱們又不作賊,幹嘛躲呀?講清楚就完了。」

    周茉一想:「也是哦。」扭頭對侯榮:「侯哥,不是你朋友的朋友早就打點好關係了嗎?我們幹嘛做賊心虛似的跑呢?」

    侯榮百忙中嘿嘿傻笑:「呃,那個通行證呀,臨時的,有時間限制的……」

    「不會吧?這麼不靠譜?」

    「不錯啦。這裡門禁真的很嚴格,比某些政府部門還要嚴,我能怎麼辦呢?」

    周茉不服氣:「憑啥呀?」

    鄭蓉蓉抱著她的新貓,有一下沒一下的撫摸著,木然道:「憑這裡的住戶非富即貴唄。你們只知道鄭蔚住這裡,卻不知道還有好幾位當紅明星還有資深老戲骨和著名主持人都在這裡有房產哦。」

    周茉下巴一掉。

    「我也是做了功課的。」鄭蓉蓉嘆氣:「網上資料不多,我是跟朋友打聽到的。唉,什麼時候我也能在這裡有套房子就好了。」

    「鄭小姐,等你大紅特紅時,一定會的。」

    「那就謝你吉言嘍。」

    侯榮車技了得,七拐八轉的,竟然被他成功突圍,竄出小區,匯入滾滾車流中,僥倖的擺脫了追兵們。

    「哎呀媽呀,嚇死我了。」周茉拍拍心口,虛驚一場。

    鄭蓉蓉嘲諷:「你們就是這麼做事的呀?好不專業的感覺。」

    「鄭小姐,我可以解釋的。」侯榮期期艾艾道:「這個小區吧,你也知道,跟普通小區不一樣,一般人根本進不去。就是有朋友住在這裡,也是要先經過保安門崗那一關,然後由保安再聯繫業戶,一層一層把關。我呢……」

    「行了,下不為例呀。」鄭蓉蓉不想聽他太多廢話,板著臉:「我不希望還有下次類似的事發生。」

    「當然不會了。我保證。」侯榮心裡想:甭想再混下次了,放心吧。

    鄭蓉蓉掏出手機登陸渣博,臉色終於陰轉睛了:「咦喲,漲不少粉呢。」

    周茉順勢就捧著她:「鄭小姐,只要按照我們設定的路線走,你以後每一天你都會一直漲粉的。很快就會成為最具人氣的大威博主了。」

    「嗯。」鄭蓉蓉心花怒放。

    按照這趨勢走,離紅的日子不遠了。

    電話鈴響起,是鄭蓉蓉的,她看看來電,臉色稍稍不自然,接通后不但掩住手機還背過身,小聲:「……對,我不在家。在路上,剛跟朋友逛街……嗯,還沒吃晚餐呢?餓著了,哦朋友臨時被叫回公司加班,我就一個人準備回家。你在哪?哦,好,好的。」

    「麻煩,靠邊停車。」鄭蓉蓉掛掉手機,聲音恢復命令式。

    周茉多嘴問了句:「這裡離你家有點遠,而且附近地鐵口也要走一個路口呢。」

    鄭蓉蓉臉色淡漠:「我知道。」然後把貓和她的裝衣服的拉杆箱統統塞給周茉:「幫我拿著,明天給我。」

    「啊?」

    「我有事,不方便帶著。」

    周茉指指自己:「我,我拿到哪去?」

    「公司呀,或者你家暫時保管著。」鄭蓉蓉還好心安撫:「箱子也不是很貴,幾千塊錢。衣服也還好,加起來一萬多而已。」

    周茉牙縫裡抽冷氣:「我,我好像也,也不方便?」

    「我相信你的人品。」鄭蓉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這麼笑說:「你看起來也不是那種佔便宜愛慕虛榮會偷便試穿別人衣服的女生。」

    這哪裡是誇呀,這明明就是當面敲打嘛。

    周茉再傻,也聽出這弦外之音了,臉色頓時不好看,抿了抿嘴角。

    鄭蓉蓉卻無視她的情緒,開始自顧自的翻隨身名牌包,對鏡補妝描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