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過目不忘
    『啪』頭上被輕輕拍了下,嗲妹軟軟娃娃音從頭頂傳來:「喂,小子,你看什麼呀?」

    叢正很不高興的扭頭:「幹嘛打我?」

    「因為你欠揍。」嗲妹雙手抱臂似笑非笑。

    「我怎麼啦?」叢正茫然反問。

    嗲妹食指小幅度指指周茉:「她,是你的救命恩人兼表姐兼靠山……」

    「我知道呀。」叢正認真點頭。

    「長姐如母,聽過嗎?媽媽是用來尊敬的。」嗲妹在線教誨。

    周茉噗哧笑了:「我成慈母啦。」

    「有個這麼大的兒子,多省心省事呀,恭喜你喲。」嗲妹玩笑戲謔。

    「去你的。我當姐姐就夠了,當媽多操心呀。」

    嗲妹捂著嘴笑:「你現在跟當媽有什麼區別?哦不對,你還當老師,太辛苦了!」

    「所以呀,你不幫忙分擔下我肩上的重任嗎?」周茉不放過任何哄勸的機會。

    「漏!」嗲妹拒絕的很乾脆。

    她們在鬥趣打嘴仗,叢正就低頭認真寫字,慢慢的寫完,期待抬眼:「茉茉姐,我寫好了。」

    周茉不經意垂眼,目光一滯。

    紙上清晰又重重的有兩個很中規中矩的『叢正』,不是她的字跡。

    「這是你寫的?」

    「是呀,就剛剛呀。」叢正忐忑:「寫錯了嗎?」

    嗲妹歪過身,驚訝:「寫的很好呀!完全沒錯。」

    周茉收起訝色,抬抬下巴:「再寫一遍給我看看。」

    「好。」叢正很聽話,拿起筆,調整下握姿,一筆一畫寫的很慢,但落筆很重。

    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筆畫的順序一點沒錯,完全正確。

    「不錯呀。」周茉頗感欣慰:「叢正,你會寫字呀?」

    叢正搖頭:「不會,第一次寫。」

    嗲妹跟周茉對視一眼,再次震驚:「那你怎麼筆畫全都沒錯?真的是第一次寫字?」

    「我是看茉茉姐寫字,然後記下順序,就按照她的方法寫。」叢正撓撓頭。

    嗲妹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提高嗓門:「哇,你天才啊,看一遍就學會了?」

    叢正很無辜攤下手:「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看就記住了。」

    「哇塞!」嗲妹大力一拍周茉的肩,半真半假:「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過目不忘?茉茉,你撿到寶啦。」

    周茉的稀奇勁過去了,淡漠的抬眼側頭:「這個寶,轉讓給你好不好?」

    嗲妹縮回手,一本正經:「君子不奪人所好。你們慢慢學吧,我睡美容覺去了,晚安!」飄然回房,置身事外。

    叢正小聲問:「什麼是美容覺?」

    「就是早睡早起,然後皮膚就會保持的比較好,皮膚好,容貌就加分。」

    「哦。」叢正還是似懂非懂,但他明智的沒有追問,怕周茉也扔下他睡美容覺去了,豈不是失去學習的機會了?

    瞅一眼牆上的鐘,周茉把手機搜索到一年級教學視頻:「你先看著,我去沖涼,一會來檢查你學習的進度。」

    「好的。」

    對於她的一切安排,叢正幾乎都是言聽計從。

    周茉不是個精緻女孩,因為沒錢,她活的挺糙的。

    所以,洗頭加洗澡,她只發了十分鐘就搞完了,順便還抹下大寶牌保濕面霜,神清氣爽香噴噴回到餐桌,叢正很認真專註的盯著手機視頻,如饑似渴的學習。

    「怎麼樣?」周茉抹著便宜手霜笑眯眯問。

    「嗯。」叢正視線還在手機屏幕上。

    『叮咚叮咚……』電話鈴響,視頻被打斷。

    周茉一看來電備註:侯哥。

    趕緊接起帶著笑:「侯哥,什麼事啊?」

    侯榮先嘆氣,問:「周扒皮沒打電話給你吧?」

    「沒有,怎麼啦?」

    「哦,我跟他彙報了下咱們業務進展,然後他把我臭罵了一頓,說是莽撞瞎搞,萬一嚇跑客戶,損失要算在我頭上……」

    周茉詫異:「他怎麼這樣?那個小區多難混進去呀,他又不是不知道?」

    「唉,誰叫他是老闆呢。」侯榮欲哭無淚,深深沮喪:「我不該跟他說的太詳細,自己找罵。」

    周茉安慰:「侯哥,別自責,這不是你的錯。我覺得你做的已經很好了。咱們爭口氣,好好努力,爭取再度旗開得勝。」

    「但願吧?」侯榮沒啥信心:「鄭蓉蓉這個事有點難度,比不得謝安的家事……對了,茉茉,我打電話過來是想跟你商量,咱們要不要明天一起跟周扒皮提個要求?」

    「什麼要求?」

    「咱們兩個人都是新手,經驗不足,不如找個有經驗的同事前輩搭把手帶帶我們……」

    周茉苦笑:「好是好,就,公司前輩都忙自己那一攤子事,誰會搭把手?當然,要是木蘭姐能抽空指點我們就好嘍。」

    「反正咱們先提要求,周扒皮若是同意,他會安排的。」

    周茉想想有道理。

    公司的人手安排,本來就是老闆的事,她操什麼心嘛。

    「好吧,明天咱們一起去提。」兩人都慫,要結伴去跟老闆談條件。

    掛斷電話,周茉陷入沉思。

    以周扒皮的德性,公司是不會輕易養閑人的。所以每個同事手頭上都有活,根本不可能騰出空搭把手帶新人。

    比如資歷最深,最有經驗的趙木蘭,她組成一個專門的團隊,負責公司最嫌錢最吃緊的營銷,業務量驚人,團隊每個人都必不可少。

    另外的公司同事也是三三兩兩組成小組負責項目,明確分工,偶有交集和合作,但基本上來講,都忙,沒有太多閑下來的時刻。

    所以明天跟周扒皮去提要求時,該怎麼起頭,怎麼引入主題,怎麼說服他?這些都得提前打好腹稿。

    「茉茉姐?」看到她獃獃怔怔的,叢正輕聲喚。

    「今天就學到這裡,你也早點睡,明天跟我一起上班。」

    「哦。」

    好累!

    回到房間,周茉直接撲到床上,半天不想動彈。

    身體疲勞,心也累!

    要不要換個工作的想法突然冒出來,但很快就被她否決了。

    好不容易在億類公司熬到快轉正了,薪水會上調一點,這個時候走,太不划算了。

    而且以她二本學歷,在北市能找到正規公司,還包住宿,運氣爆棚好不好?換工作,會比在億類公司輕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