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老對手輝映傳媒
    「嗲妹,封鎖消息,控制評論,轉移話題。」侯榮當機立斷,做出止損的措施。

    「OK。」嗲妹比個手勢,開始忙碌。

    周茉倒不急,四平八穩的:「這誰爆出來的呀?雖然是事實,但也爆的太不是時候了吧?」

    侯榮聯繫公司專為應對網路安全的同事:「我這就讓人查IP地址。」

    百忙中抽空吩咐周茉:「你也別閑著呀,快點『撲火』。」

    「哦。」周茉補救的手段很單一,就是登陸鄭蓉蓉的渣博平台,連續發了好幾張新貓自拍美圖,配上可愛萌萌噠的文案,還好,評論里暫時還沒有出現多管閑事的道德衛士們。

    她們仨人的辦公室是呈三角形聚集在一起,這會都忙活起來,顯得氣氛有所凝重。

    叢正一臉懵逼看了看,實在好奇,就湊到周茉身邊小聲問:「茉茉姐,出什麼事了?」

    「沒事。」周茉頭也沒回。

    「那,我可以做什麼幫忙嗎?」

    這麼懂事?周茉詫異側頭瞥他一眼,想了想:「嗯,你?暫時沒什麼事,你隨意。」

    這種腦力活,叢正幫不上什麼忙。

    「哦。」叢正抿抿嘴角,大概也知道自己供不上微薄之力,有些許懊惱吧。

    突然,嗲妹小聲怪叫:「不好!」

    「咋啦?」周茉被她唬一跳。

    嗲妹神色嚴肅:「鄭蓉蓉這條負面新聞的熱度本來退了,掀不起水花。但是,我跟蹤到轉發里有人艾特了其個比較著名的營銷號……」她加重語氣:「重要的是,這個營銷號是咱們冤家對頭『輝映傳媒』旗下的,一向是跟咱們公司不對盤對著干。這可怎麼辦?」

    周茉在網上湊熱鬧多,這種情況真實經歷時,就完全手足無措了。

    她轉向侯榮:「侯哥,輝映傳媒下場了。要是讓他們一頓攪和,只怕這單生意要黃?」

    老實說,侯榮臨場應變處理能力也有待改善。

    他一聽,稍慌了慌:「這,我,我向老闆彙報去。」

    唯今之計,好像也只能這麼做了。

    輝映傳媒也是家跟億類傳播公司同樣性質,業務重合度很高的營銷公關公司。

    因為是同行,且業務重合度相高當,爭在搶資源搶生意等等,所以是名符其實的冤家對手。當然表面上,兩家還是和樂融融,沒有撕破臉。私底下已經悄然交過幾次手了。

    億類傳播公司因為有業內大拿趙木蘭坐鎮,勝多輸少。

    輝映傳媒有個在網上很有影響力的營銷號,叫『圈內八卦知多少』,它爆料了幾則圈內八卦,當時看很荒唐,事後證明都是真的,所以現在但凡它爆什麼料,知瓜群眾很少質疑和嘲諷,都報著惟恐天下不亂的心情為它的轉發添磚加瓦。

    「茉茉,趕緊行動起來呀,別發愣了。」嗲妹催促。

    周茉喃喃:「我,怎麼做呢?」

    「先刪掉鄭蓉蓉那些曬奢侈品的渣博,同時密集的轉發寵物博主有關養貓的心得和體會。」嗲妹不愧是網癮少女,深諳其中之道。

    「對哦。」周茉一秒領悟,加緊刪貼。

    鄭蓉蓉近兩年,實在太愛在網上炫耀了。

    不但炫耀她在世界各地遊山玩水,還愛曬她的各種奢侈品包包和首飾什麼的,連買了幅墨鏡也能單獨開貼曬一天。

    「完了,那個圈內八卦知多少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整理出鄭蓉蓉這些年曬過的名牌奢侈品,然後開始深扒她的出身和家世了。」嗲妹哀嘆。

    周茉一怔,她也明顯感到湧進鄭蓉蓉渣博的人數有了質的提升。

    於是,她馬上設置了『關注才能評論』的功能。

    很好,果然粉絲數蹭蹭的上漲。每刷新一下,基本就漲幾十個,相當恐怖的增長量。

    前幾天那些留言『好可愛好可愛』的評論一下子沉入最底層,取而代之的則是有這麼幾類:

    一,路過,吃瓜看熱鬧來的。

    二,一看就是整容臉,網紅標配的錐子臉,全身上下除了性別,都是假的吧?哈哈哈……

    三,週遊世界,不要錢似的買買買,果然不是自己掙來的錢不心疼呀。原來當小三這麼掙錢,教練我也想當小三!

    四,八卦姐那邊觀光來的,希望深扒出金主的身份。看是誰這麼沒品味,喜歡這種假貨!

    五,別說,她的新貓還挺可愛的。

    六,只要我覺得她整的挺成功嗎?看著挺順眼的,想知道整形醫院的地址。

    ……

    「嗲妹,我控制不了事態了。」周茉忙著刪評和拉黑,但是留言的人太多,她雙手十個指頭忙不過來。

    「別急。我在召喚咱們養的小號出動,先穩住形勢,再轉移焦點。別上熱搜頭條就行了。」嗲妹一副老練的姿態。

    周茉稍稍放下心,索性也不管了,就讓這些污七八糟的評論留著吧,刪多了,拉黑多了,反而留人話柄。

    『噠噠噠』清脆的高跟鞋由遠漸近,最後停在周茉的格子間旁。

    「小周,出什麼事了?」溫和又堅定的聲音從天而降。

    周茉抬眼,對上趙木蘭關切的眼神,鼻子一酸,差點淚奔,哽咽:「木蘭姐。我,我跟侯榮負責的項目出了點狀況……」

    趙木蘭探身過來在電腦前瞄了幾眼,馬上就明白髮生什麼事了。

    這種突髮狀況,對她來講是小兒科嘛。

    「沒事。」趙木蘭輕輕淺笑:「我手上正好有阿盈的新料,這就爆出來掩蓋鄭蓉蓉的負面新聞。」

    「謝謝木蘭姐。」周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恰好,周老闆沉著臉出辦公室,本來是走向趙木蘭辦公室的,看到她在周茉這邊,腳步一轉快步而來:「木蘭……」

    「我知道啦。」趙木蘭淡定的做個安心的手勢,笑著對嗲妹:「小韋,準備一下,五分鐘後放阿盈的新料。」

    「是,木蘭姐。」嗲妹一臉的堅定與認真。

    整個公司,就只有趙木蘭稱呼她『小韋』,其他人都是叫『嗲妹』的。

    跟在老闆身後的侯榮長長鬆口氣,衝上來對著趙木蘭不停道謝:「木蘭姐,謝謝哈。太謝謝啦。雪中送炭,恩人吶。」

    「應該的。小事,不用大驚小怪。」趙木蘭沒放在心上。

    公司的小輩出了點小亂子,她手頭正好有解決的方案,及時止損,人之常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