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一料遮一料
    『號外號外,當紅女星與同劇組男一號因戲生情,收工同乘一輛車回住宿,一夜未出,疑似戀情實錘。』

    配圖共有四張。

    第一張是當紅女星楚惟盈在劇組拍戲的劇照;第二張是跟男一號換了戲服走向保姆車的畫面;第三張則是二人進入楚惟盈小區樓底下的並肩照;第四張就直接是第二天凌晨男主角獨自出門的圖片。

    除了第一張,后三張的畫質都比較模糊,但楚惟盈和男一號還是能被清晰認出來。

    「卧槽,是林少棠啊。」周茉呲牙驚呼。

    叢正不解:「他怎麼啦?」

    周茉興緻勃勃:「這個林少棠,也是當紅男星,顏值與實力兼具。在圈內風評比較好,也頗得一些老戲骨前輩的讚揚,戲途是一片大好。不過網上傳聞他早就隱婚生子了,沒想到,現在卻跟國內最當紅的女星傳出緋聞。」

    叢正沒聽明白:「什麼叫緋聞?」

    「就是……哎呀,你去網上搜搜看。」周茉不願在這種枝節小事上浪費口舌,湊頭跟嗲妹小聲議論:「哎哎嗲妹,你說這事真的假的?」

    嗲妹指指公司營銷號最新爆料:「有圖有真相,還能有假?」

    「干咱們這一行的,你眼睛所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相。」周茉煞有其事抬杠。

    嗲妹瞅一眼趙木蘭辦公室方向,小聲:「應該是真的吧?楚惟盈的公關宣傳一直是承包給木蘭姐的。這則料也是木蘭姐親自吩吩放到網上的,還能有假?」

    周茉轉著筆,若有所思:「也許是因為新戲的宣傳了。圈內那誰誰誰,不是每部戲都會傳出跟男一號鬧緋聞的料嗎?這也是一種營銷宣傳手段而已。」

    「不像。」嗲妹搖頭。

    侯榮也加入否認:「我也覺得不像是為了新戲宣傳。跟男主角傳緋聞,還被拍到圖像,這對楚惟盈也沒好處呀。我認為他們是真的在談戀愛。」

    「那,至於這麼高調嗎?」周茉二比一,不再質疑。

    侯榮好像很懂的樣子:「都被狗仔記者拍到了,與其遮遮掩掩否認,不如大大方方爆出來。一來,試試兩家粉絲的反應如何?二來,楚惟盈最近人氣有所下滑,需要這樣的猛料提升人氣。」

    「沒錯沒錯。」嗲妹深表同意。

    周茉蒙圈:「楚惟盈的人氣下滑了嗎?我看指數,挺高的,一直維持在流量前三的地位。」

    侯榮嘻嘻笑:「長江後浪推前浪。你這些天都不上網看娛樂新聞嗎?海納影視集團旗下的新人楊語芬,勢頭很猛,大有成為流量新人王的趨勢。」

    「楊語芬?」周茉聽著陌生。

    「你呀,簡直不是個合格的公關營銷推手。」侯榮嫌棄:「干咱們這一行的,要多關注娛樂新聞,明星八卦和爆料秘聞之類的嘛。」

    「切。我關注民生新聞怎麼啦?事關我的吃喝拉撒,難道不比明星們的醜聞緋聞重要?」周茉還倔強頂嘴。

    「懶得跟你說。」侯榮不跟她一般見識,縮回頭開始全力以赴炒作楚惟盈這則新料。

    薑是老的辣。

    趙木蘭預估正確。

    楚惟盈跟林少棠的疑似戀情新料一出,立馬引爆全網。

    楚惟盈知名度高,長的美,演技也還過得去,無不良愛好,幾乎沒什麼醜聞和負面新聞,且異性緣很好。女粉絲竟然比男粉絲還多,是可愛又乖巧甜美的國民妹妹形象。

    林少棠平時形象也維持的不錯,圈內雖然在傳他隱婚生子,但都沒有得到證實,而且又得貴人相襯,在圈內很吃得開,粉絲也屬於理智追星,幾乎不會幹那種弄虛作假的轉發和數據,在路人中的口碑也好於同期男星。

    這兩人突然傳出緋聞,還有圖為證,不但各家營銷號紛紛轉載,就是兩家粉絲都下場了。

    理智粉是祝福為主。

    腦殘粉是撒潑打滾不相信為主。

    路人們則是吃瓜為主。

    營銷號開始加班加點,盤點兩人的成名史和過往真假料。

    一時間,網上有關楚惟盈和林少棠的熱度衝上頂峰,很快就成了渣博頭條榜首,不但成功掩蓋了十八線網線鄭蓉蓉小三的爆料,還成功的將億類公司養的幾個營銷號流量帶起一波新高度。

    「木蘭姐,謝謝你哦。」

    趙木蘭在辦公室緊盯網上輿情,對現在熱度和節奏很滿意。

    「不客氣,阿盈。」她在跟楚惟盈通電話。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呢?」

    「保持沉默。等事態進一步發酵。放心,都在我的掌控中,不會出現不可控的局面。」趙木蘭信心十足。

    楚惟盈在電話那一頭稍稍默然,就輕笑:「嗯,我繼續拍戲。暫時跟他保持距離。」

    「沒錯。這幾天一定會有成群結隊的狗仔記者密切跟蹤你們,保持平常心,不要給他們拍到進一步的實錘。」

    「明白了。」

    辦公室外,周庭為田文文沏好茶端到手邊,嘴歪鼻斜的嘀咕:「她們真是走狗屎運呀。這就掩蓋過去啦。」

    田文文也在跟進楚惟盈的輿情動態,這是她的工作內容之一。

    目光瞥瞥周庭:「你呀,懂個屁!」

    「維維安,我,我是不太懂。還請賜教。」周庭露出諂媚的乾笑。

    田文文拿起她剛幫忙泡好的檸檬茶,輕啜一口,心情還不錯,所以就用高高在上的姿態:「這都不懂,你也太笨了吧?雖然鄭蓉蓉的小三醜聞是被掩蓋過去了,但在網上卻留下無法抹去的污點印跡。以後,只要有人炒她,就會被有心人爆出小三的舊聞。網上呢,別的不多,所謂的道德衛兵鑒婊專家最多。你說,再怎麼營銷炒作,她還能紅嗎?」

    周庭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傻樣,並且鼓掌拍馬屁:「好厲害啊維維安。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呀。謝謝,我又學會一招。」

    「喲,你還掉書袋?」田文文翻白眼。

    周庭馬上自打嘴巴:「對不起,說順嘴了。」

    連引用古人俗話,她都誠惶誠恐的,這是多怵田文文啊。

    眼看快下班了,大夥都忙了這一下午,開始伸懶腰放鬆情緒了。

    周老闆站在辦公室前,金邊眼鏡面滑過一片波光。

    「侯子,周茉,進來。」